xdw56好看的都市小說 遼東之虎討論-第八百一十七章 伊犁河谷最後的戰鬥-8r8ug

遼東之虎
小說推薦遼東之虎
祖宽蹲在战壕里面,看着远处的山头。这山头足有一千米高,可在伊犁河谷来说,这高度真不算什么。
进攻已经连续进行了半个月时间,经过不断的拔点作战,印度人在伊犁河谷已经没多少立足点。眼前这个立足点,就是最后的坚固支撑点。打掉这地方,就算是占领整个伊犁河谷。
作为中亚最富饶的地方,只要占领这里,大明在中亚就算是立于不败之地。
拿起望远镜的时候,手掌有些疼。这是昨天从马上摔下来的结果,从战马上摔下来,不死也是重伤。祖宽很幸运,脚没被马镫勾住,身子落在草垫子里面。除了腿有些瘸,还有手被草梗扎破了之外,没伤到什么要紧的地方。
“还有多久?”祖宽放下望远镜,看向身边的参谋。
快感戀人
“还有五分钟。”参谋看了看怀表,向祖宽报告。
“还他妈有五分钟。”祖宽骂了一句,然后继续举着望远镜看。
战前的时间最是难熬,先遣连已经爬出了战壕。看着那些蛆一样蠕动着身体的家伙,祖宽的心里就骂娘。
好好的骑兵作战,现在打成了什么了?挖战壕也就罢了,居然出战壕的时候还要用爬的。虽然心里觉得这是骑兵的耻辱,但祖宽还是坚定的让手下人这么干。
自从出现了机枪之后,还玩骑兵突击这一套,死的不要太难看。看到过蒙古人面对机枪阵地的冲锋,那血肉横飞的场面祖宽想想心里都发麻。
那些蒙古骑兵高举着盾牌,呈锋矢阵如同黑云一样压过来。两侧更有大量的游骑,一边射击一边冲锋。
不明白蒙古人是怎么想的,就算蒲扇大的盾牌能防护住骑兵的胸口。难道说连马也能防护住不成?机枪扫射之下,蒙古人被射了个人仰马翻血肉横飞。
当时阵地上,面对蒙古人冲锋的只有两个连队和三挺马克沁重机枪。密集发射的马克沁子弹,在阵地前面形成了一堵钢铁组成的墙。每一个撞到墙上的人,全都死得比猪都难看。
自从那次之后,祖宽再也不敢提骑兵冲锋的事情了。现在的骑兵一师,除了行军还在马上之外,作战全都是距离战场几公里外下马步战。
“还有……!”手有些酸,祖宽刚想再问一遍的时候。胸口闷了一下,后面的话全都憋了回去。
飞快举起望远镜,多年军事生涯,祖宽知道这是重炮发射了。
果然,没过多久。对面的阵地炸开了锅,炮弹爆炸的威力,将石头送到百米高空又落下来。肉眼可以看到,冲击破向四周不断扩散。
战壕里面的印度兵,像是地鼠一样被震出来,好些人都是蹦出来就不动弹了。
过了差不多十秒钟,祖宽才听到闷雷一样的爆炸声。
炮击的爆炸声响成了一片,印度人阵地前面的铁丝网,地雷,还有各种障碍物都被掀翻到了天上。祖宽在望远镜里面,还看到了天上双手双脚不断抓挠的空中飞人。
轰轰隆隆的炮击持续了足足有五分钟,印度人的阵地上到处都是翻开的土。还有或者完整或者零三的尸体!
“吹冲锋号!”祖宽一声令下,身后立刻有参谋点燃了焰火。三颗红色的钻天猴飞到空中炸响,紧接着前边的阵地就响起嘹亮的军号声。
一时间杀声四起,无数士兵从战壕里面爬出来,高喊着向对面冲锋。祖宽在望远镜里面,看到打头的红旗在晨风中迎风招展。
印度人的阵地上,无数印度士兵从屯兵洞子里面钻出来。军官们有些好奇,今天大明军队的炮击时间短了很多。估计是他们的补给线也很长,炮弹尤其是重型炮弹补给困难导致的。
这对印度人来说是好消息,这种一百五十五毫米的重炮炮弹,一发下来就好像大地被雷神锤了一下。就算不被炸死,也会被狂暴的冲击波活活震死。
印度兵趴在战壕里面,瞪着大眼睛看着对面冲锋的明军步兵。拿着枪口准星往这些玩命奔跑的人身上套,距离一千多米就敢冲锋,这不是有病么?
别说有这么多机枪步枪等着,就算是让他们跑上来肉搏,一千米也足够让你气喘吁吁。
鉴于明军数量非常庞大,地下藏兵洞里面印度差不多全都跑了出来。身后传来爆炸声,这是大明炮兵在打炮火延伸。等到两军距离到步枪对射的距离上,大明炮兵的炮击估计就停了。
影子部隊
而这些冲上来的明军步兵,会被迫击炮加机枪消灭得干干净净。
看到严阵以待的印度兵,祖宽嘴角上翘。“再发!”随着祖宽一声令下,“嗖”“嗖”“嗖”又是三颗绿色的烟花飞上天炸响!
冲锋号随即停了下来,正在冲锋的明军步兵全都趴在地上。
印度兵都傻了,不明白为什么明军会在一千多米的距离上忽然停下来。难道说,考验老子的迫击炮准不准?他娘的,藐视老子的炮兵,架起迫击炮轰他娘的。
“轰”“轰”“轰”……!迫击炮不断轰击,好多明军士兵被迫击炮炸中,化成一团团血雾,身体残肢四散乱飞。
保持冲击阵型的明军,没一个动弹的。这时候乱跑,基本上会被四散飞溅的弹片打中。还是趴在地上比较保险一点儿!
八神太二的自我修養 哆啦i夢
明军阵地后面,忽然间烟雾蒸腾。印度军官看到那烟雾觉得头皮发麻,那他娘的是火箭炮发射后的烟雾。这时候再想进藏兵洞,晚了!一切都晚了!人是跑不过炮弹的!
三千界 君飛絮
一想到重型火箭弹落下来的威力,印度军官就有想死的冲动。
落下来的似乎不是火箭弹,而是一种不知名的炮弹。这种炮弹在空中的时候很亮,烟雾都不能遮住那些炮弹发出来的光。一时间,好像天上多出了许多太阳。
那些炮弹落到阵地上的时候,印度军就知道这玩意的厉害了。这种新型炮弹落在哪里,哪里就开始燃烧。
燃烧弹见过,可没见过这种燃烧弹。白色的火焰落在泥土上,泥土就开始燃烧,落在人身上,人就开始燃烧。甚至落在钢盔上,钢盔都开始燃烧。
一个军官腮帮子上不过落到了指甲盖那么大的一小点儿,他的整个脸都开始烧起来。剧烈的燃烧伴随着他的惨叫,看得四周的人惊恐不已。
不过明军没有给他们时间,随着更多的新型炮弹落下来,印度人的阵地上已经是一片火海。整个阵地都笼罩在浓烟之中,外面看不到里面的情形,里面也看不到外面的情形。
祖宽张大了嘴,知道长兴岛鼓捣出来的没好东西,可这玩意也太邪乎了。十二辆火箭炮车一个齐射,整个山头就烧得跟火炬一样。以前用过燃烧弹,可也没这东西威力大。再说燃烧弹都是明火,遇到土和石头不会烧起来。
可这东西,粘到哪里烧到哪里。这简直就是……地狱里来的武器!
从此之后,祖宽把这种燃烧弹深深的烙在信里面。白磷燃烧弹!
整个印度人的阵地,就好像是火炬一样的燃烧。一千米外的明军就瞪大了眼睛看着,有些家伙失神之下甚至站起身来。
傾國太後
没有想象中的炮弹射过来,也没有想象中的子弹射过来。一千米说远不远,可还是能听到阵地上印度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都是百战余生,沙场上转了多少个来回的老兵,惨烈的场面不是没见过,可听到这惨叫的声音也是一个个头皮发麻。
“团长,这白磷燃烧弹也太厉害了。这……!”参谋看得脸色发白。
電競之王之痞子傳說
“废话,要不是白磷弹厉害,老子能让他们打着红旗冲锋。那不是作死么?要的就是把这些耗子一样藏起来的印度人引出来,只要引出来,老子就他娘的一勺烩了。
可惜啊!这白磷燃烧弹只有这一百多发,不然老子凭这东西,就能打到孟买去。”其实祖宽也不知道孟买在哪里,这话就是明军将帅们的口头语。只要形容自己厉害,就说要打到孟买去。
整个山头的印军没了动静,而那座被烟雾笼罩着的山则燃烧了很久。当白磷燃烧殆尽的时候,冲锋号再次吹起来。
大明士兵们“嗷”“嗷”叫着往敌军阵地上冲,而对面一丁点儿反应都没有。没有枪声,也没有炮声。只有火焰燃烧的“噼啪”声!
一千米的距离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冲到阵地上,大明士兵被眼前的情形吓得呆住。
到处都是烧焦的尸体,就连地上的泥土也是被烧焦的。有些尸体非常诡异,身上的衣服还算是完好,可人已经烧成了骨头架子。看那骨头都是黑的!
还有些人,明明看着趴在地上。可摘下钢盔,你可以看到一个黑漆漆有些碳化了的骷髅头。
錦衣仵作 怪味腰果
迫击炮手们蜷缩在迫击炮边上,两只爪子勾勾着跟鸡爪子一样抽在胸前。
“啪!”一声枪响,一名明军士兵的胸前绽放出一朵血花。子弹从胸前打进去,又从后背窜出来,带出来更大一片血雾。
四周的明军士兵都围拢了过去,那是一个小小的射孔。无数子弹射向那个小小的社恐,打得射孔边上碎屑乱飞。
那射孔,居然是钢筋水泥的。
四周的明军围拢过去才发现,这他娘的居然是一座钢筋水泥的建筑。半埋在地下,上面盖着浮土。如果不仔细看,根本不知道这是一处坚固的地堡。
“操,伤咱们兄弟,弄他!”突击连连长一声吼,立刻有轻机枪对着射孔一里面一顿扫。有战士拽出来烟雾弹,顺着射击孔就塞了进去。
一颗,两颗,三颗!
足足塞进去三颗烟雾弹,很快地面上有很多地方就开始冒烟。只要有冒烟的地方,扒开浮土都是射孔。
而且看得出来,这些射孔是互相形成交叉火力的。如果不是燃烧弹让印度人伤亡惨重,说不定现在明军士兵被射杀了多少。
“奶奶的!还真毒啊,居然还有向后的射孔。”连长骂了一句,又向里面扔了颗烟雾弹。
藏在工事里面的印度兵,被烟雾弹熏得鼻涕眼泪一起流。一个个端着枪咳嗦着往外跑,明军士兵就躲在工事口不远的地方。打靶一样把这些跑出来的家伙一一射杀,有些硬扛着不往外跑的,那就活活熏死在里面好了。
山脚下的阵地,很快被明军攻占。
明军没有继续向上仰攻,而是迅速穿插过去,绕到山背后去了。
明军冲锋的时候,山上都没有炮打下来。这只能说明,山路实在太险峻,大口径火炮实在运不上去。这种阵地,没有去进攻的必要。只需要绕到他们的背后,断绝援助之后,慢慢的修理就好。
这是印度人在伊犁河谷最后的高地,明军有的是耐心,跟他们周旋
刚刚穿越过山谷,就看到数千蒙古骑兵向南仓皇逃窜。
葛尔丹这一次算是彻底失败了,本来还想着夺回伊犁河谷,却没想到半年时间,吴三桂派来是三万印度兵几乎全军覆灭。
自己的老巢伊犁河谷,也被明军完全占据。打阵地战都打不过明军,葛尔丹早就绝了主动进攻明军坚固阵地的心思。
看到情形不妙,葛尔丹只能脚底抹油溜掉。他知道回去之后,将会面对吴三桂的臭骂。可没办法,为了活命他只能投奔吴三桂。
暗帝的禁寵
宦海無聲
再向西就是波斯人的地盘,因为宗教信仰的不同,葛尔丹觉得自己不会被收留。一时之间,葛尔丹居然生出了普天之下无立锥之地的感慨来。
祖宽没有派人去追葛尔丹,两条腿追四条腿,本身就是件扯淡的事情。如果被人杀个回马枪,那人就丢大了。
吃下山头上最后一股印度人,牢牢占据伊犁河谷才是正经。
“有俘虏没有?”走上焦土遍地的战场,祖宽询问先头连连长。
“没几个囫囵的,只抓到几个轻伤的,正准备处理掉。”
“能走吗?”
“走路没问题。”
“让他们上山,劝山上的印度人投降。告诉他们,投降可以留条活命,不投降,就是个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