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x1ha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刺客之王笔趣-第四百二十三章 飯桶熱推-xcvpu

刺客之王
小說推薦刺客之王
有的时候,自信还是嚣张很难界定,完全是看人主观感觉。
高玄说能打十个,在李管家看来就是嚣张猖狂。在祁艳看来,高玄就是有着足够的自信。
当然,祁艳也不会叫十个人和高玄打。她不过是四千块招个保镖兼司机。
第一关键是要可靠稳妥。第二要有点战斗力。除此之外,就不应该有太高要求。
龙腾武馆开了几十年,馆主马博元虽然不是很能打,可人品却很不错。在这一片名声极好。
而且,龙腾武馆就在本地扎根。
高玄有龙腾武馆背书,至少足够可靠。打倒保镖虽然取巧了,却也能看出真有功夫。
祁艳当场拍板让高玄留下,并让仆人给高玄安排住的地方。
庄园足够大,安排个高玄没问题。而且,高玄人跟着一起住,也方便管理。
高玄成功入职,马力也放心了。他和高玄交代了几句,无非是让高玄小心做事,小心做人。
高玄对大师兄自然是要感谢一番,约好有空请大师兄吃饭,又把马力送到大门口。
临走的时候,马力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你摔他那一招是哪学的?”
龙腾拳馆教的是太极和八极,可没有摔跤的功夫。
“太极缠丝手听劲化力,然后随便一摔就行了。”
高玄说:“大师哥,我这可是师父传的正宗太极。”
马力将信将疑,太极拳么,其实都是用来养生的。要说打架那是八极拳。
太极拳的道理当然好,接化发,以柔克刚等等。只是两人对战,别人一拳过来,你要么挡要么让,哪有时间给你接化发。
这意味着别人一个动作,你要做三个动作。想要练到这么精微的层次,那真要是一方高手才行。
马力跟着父亲学了一辈子,知道他父亲在太极拳上也不过是平平。到是八极拳颇有造诣。
时间仓促,马力也来不及细问。只能相信高玄的确是突然开窍了,功夫大为长进。
等送了马力离开,高玄回到自己住处。他住的地方是一座裙楼,比起主楼来小了不少,间隔也足有一百多米。
这座四层小楼,有三十多个房间。不过一层只有一间洗手间。
高玄来的晚,就随便给安排在了一楼的边角,这房间只有十几平米,一床一桌一柜。北面有个小窗户,能在日落的时候看到点阳光。
关键是外面就是修剪平整漂亮的草坪、花木,这个时节,外面都是蚊子。尤其是低层,蚊子更是多的可怕。
他们这种底层保镖,房间里当然不可能安装空调。甚至连电风扇都没有。
外面温度高达三十五度,房间里没开窗,更是闷热潮湿。
这也是老管家看高玄不顺眼,故意没给他电风扇。就是想折腾高玄。
校花的惡魔王子 憶菲兒
高玄到是不在意这些,他皮肤紧密封闭,阻挡外部热量。同时,体内热量可以通过呼吸转化出来。
对于身体的细微操控上,全世界人加起来都比不上高玄。
所谓的恶劣环境,也只是对普通人而言。
高玄现在皮肤紧密柔韧,就算有蚊子飞进来也无法刺破皮肤吸他的血。
高玄现在也没有练习拳脚的必要,他只需要足够的能量。
没有需要的情况下,他躺在床上休息,尽量节省能量。
作为一个新人,高玄也很不受待见。毕竟他才来,就把同事打了。还得罪了李管家。
李管家只要一句话,就没人愿意搭理高玄。
在这个家里,祁艳是家主。可是,所有内勤外务,都是李管家掌管。
保镖、司机、厨子、园丁、仆人等等,这些都是李管家调配。哪个也不敢得罪李管家。
到了晚上,都没人喊高玄吃饭。
高玄耳朵贼,一群人跑去厨房吃饭哪里瞒得过他。
他毫不客气跟着来到厨房,这里有两张大长桌,就是给外勤、内务这些人吃饭用的。
厨房准备了四大盆饭菜,有个厨子负责给盛饭盛菜。
看到高玄过来,满身油腻胖厨子一瞪眼:“你是谁啊,没见过,怎么跑这来混饭了。快出去。”
要是一般年轻人,被人这么一吼多半要不好意思。
高玄却笑吟吟的说:“我叫高玄,以后就是这家人了。我喜欢吃肉,肉给我多多的打。”
四大盆菜,有一盆就是土豆烧牛肉。一大盆摆在那,颜色鲜亮味道浓郁。
黄金城上流人士都喜欢吃海鲜。不过这群保镖仆人们,肯定就没资格吃海鲜了。土豆牛肉比较实惠。
黄金城外有很多牧场,牛羊成群。牛肉也相对便宜。
高玄一指土豆烧牛肉:“这个多来。”
厨子不高兴了:“我又不认识你。你去找个证人来。不然我知道你是干什么的啊。”
極品寶寶辣皇後
高玄一看这厨子就故意为难他。不就是吃个饭,这园子里大概有一百多口人呢,大半都是底层。这厨子盯着他说事,没人指使才怪。
他对胖厨子一笑,那灿烂笑容到把厨子笑的有点懵。
厨子有点不安的说:“你和我笑也没用,今天这饭就不能给你。”
高玄一伸手捏住厨子胖手:“我觉得你需要加深一下印象,再说一遍,我叫高玄。”
DNF槍手異界縱橫2
不等高玄说完,厨子就惨叫起来。他感觉手好像要被高玄捏断了,这种剧痛更是痛的他满头大汗,整个人如同水洗了一般。
其他人纷纷侧目,高玄笑着扫了众人一眼。他晶亮眼神真如利刃一般,目光转过,众人没有一个敢和他对视的。
以高玄精血之强,气势之盛,哪怕不刻意施展目击之法,也不是这些普通人能承受的。
按照游戏的说法,所有人和高玄目光一对,都要接受一轮意志检定。
除非是极其厉害高手,经过后天锻炼磨炼出强大意志,才能直面高玄目光而意志不溃。
本来很热闹的厨房,一下就没了声息。就只有厨子还在放声惨叫。
高玄又笑着问厨子:“记住了么?”
厨子吓的都快尿了,疯狂点头:“记住了记住了。”
豪門暗欲之失憶嬌妻
高玄放开厨子的手,他好心提醒:“胖子,你和我玩不起。你懂么?”
“我懂,我懂。”
厨子真怕了,这种上来就直接耍横的,他可没勇气和对方斗。
真惹怒了对方,没准几拳把他打死了,那他死的多冤。
厨子给高玄饭盆里盛了大半土豆牛肉,其他菜也都盛满,高玄这才端着饭盆走到一边。
也没人敢和高玄挨着,看到高玄过来就端着饭盆跑了。
高玄可不管这些人,自顾连吃了十大盆饭菜。这差不多是二十人的分量。
几大盆饭菜被高玄一个人吃光了,不但胖厨子看懵了,其他人也都吓一大跳。
这小子莫不是个饿死鬼投胎。这个吃法,胃都都会撑炸了。
高玄胃部消化能力是常人百倍,这些东西吃下去直接就都转化为能量。可不会出现胃部撑坏的情况。
高玄其实还能再吃,只是再吃就太拉风了。而且,饭菜也吃光了。
女神的貼身司機 漁火
他把饭盆随便洗了洗,踱着步子走了。
等到高玄背影消失,厨房里一下热闹起来。
“这小子是饿死鬼吧!”
“这小子晚上不会撑死吧……”
“看着挺干净利索一人,居然是个饭桶。”
“听说了么,这小子把王彪都打了。”
跟着夫人的王彪,人高马大,非常能打。平素对其他人也特别霸道。
听到王彪被打了,众人又是惊奇,又是高兴。这么多人,没有一个喜欢王彪的。
“管家不喜欢这小子。”
“为什么啊?”
有人就解释了:“这不明白着么,管家想安排自己的人。”
“哦哦……”
众人都是心领神会,李老管家的把持内务,手深得特别长。大家都很清楚。
夫人似乎也看不惯这种情况,所以才会特意从外面找人过来。
众人都觉得高玄干不长。得罪了李管家,高玄没好日子过。
高玄人走远了,可众人议论他却听的清清楚楚。这也在他意料之内。
死亡借貸
李老管家那样子,就是摆明了不想让他进门。
这种豪门内部,关系肯定是错综复杂。满是各种乱七八糟的勾心斗角。
在高玄看来,这样层次斗争很无聊。只是当事人并不这么看。
高玄到也无所谓,他反正就在这混饭吃。等赚了两个月钱,身体应该也调整的差不多了。
回到房间,高玄安稳睡了一觉。第二天一早又去厨房吃饭这,这次不用人招呼了。
高玄也不管厨子怎么弄,反正饭菜管饱,他就只管吃了十大盆肉包子。几大盆汤。
虽然昨天晚上见过高玄的吃法,厨房这般人还是被高玄震住了。这位是真能吃!
厨房一群人都苦着脸,如果高玄顿顿这么吃,他们工作加量不用说,连伙食费都要多开销不少。这部分开销却又找谁报销?
高玄不管这些,吃饱饭潇洒走人。
他才回房间,就有仆人跑过来找他,让他开车送小小姐上学。
车是日系车,内饰不错又省油。而且车改装过,车门车窗都加过加固,看起来是防弹的。
高玄检查了下车,觉得这家人还真小心。
等他开车来到主楼门前,就看到一个穿着小裙子小女孩,长相七分像祁艳,只是小脸更圆,看上去更可爱。
跟着小女孩的还有一个年轻漂亮女子,穿着素雅长裙,长发梳着利落马尾。整个人看着美丽又清爽。
女子打开车门让女孩上车,她又绕到另一侧上了车。
上车后女子对高玄一笑:“你好,我叫祁菲,是李嫣的表姐。”
高玄一听就明白了,这是祁艳家里的亲戚,跑过来给小孩子当保姆。
“我叫高玄。”
祁菲说:“我们去金光路第三小学,你知道路吧。”
“大概知道。”
黑暗遊戲
高玄说:“你提醒我一声。免得走错了。”
李嫣有点紧张的说:“菲姨,我不能迟到啊,迟到老师会说的。”
祁菲安慰:“不会迟到的。我们开车很快。”
高玄开车从庄园出来,他对城里还的确不熟悉。好在有祁菲指引,道路也算通畅。很顺利就到了学校门口。
学校大门站着几个保安,还有老师,看的很严。家长都不许进。让高玄意外的是,祁菲居然跟着进了学校。
狼暴
也不知道祁菲是老师,还是祁艳就这么牛逼,买通了学校。
小孩子中午不放学。只要晚上放学来接就行。
高玄自顾开车回了龙腾武馆,去拜见了老头马博元,把祁家的情况说了一遍。
老头也很开心,高玄精神勃勃的状态和以前判若两人。又找到一份好工作。
他交代说祁艳很厉害,公司越做越大,当然也得罪了一些人。据说和红刀帮结了仇。所以安保上很是愿意投入。
城里很安全,送孩子上学放学更是不会有什么危险。提高点警惕就行了。
老头经验丰富,高玄恭听教诲,中午混了顿午餐。
在师父家里,高玄实在是不好意思多吃。
到了下午五点,高玄开车接小女孩和祁菲回家。一路安全无事。
晚饭时候,高玄再次完成制霸厨房的壮举。
高玄吃完饭正要回去,却被一个仆人拦住,说是夫人要见他。
来到主楼,祁艳正在客厅沙发看书。看到高玄来了,祁艳放下书问道:“祁菲和我说了,你开车技术不错。也稳当。”
高玄一笑:“那以后你就不用派车跟着了吧?”
祁艳有点意外,她想了下却没回答这个问题,转而问道:“听说你食量比较大?”
“能吃能打。”高玄答了一句。
祁艳哑然失笑:“说的好。”
等高玄离开,李老管家冒出来说:“这人言语轻浮,又如此能吃、”
不等李管家说完,祁艳说:“非常人行非常事。这是个奇人啊。”
她又淡淡看了眼老管家:“难道我们连个能吃饭的人都养不起了?”
老管家一凛,急忙低头再不敢多说。
有了祁艳的话,厨房总是为高玄准备二十人份的食物。没过几天,高玄饭桶之名就传开了。
过了十几天,高玄领到了第一笔工资。虽然他只上了半个月班,可祁艳给他发了足月的工资,四千块整。
高玄拿了工资,先买了些礼物去看师父,又请师父、大师哥吃了顿饭。
妃誠勿擾 zxj小z
接下来的日子,高玄白天没事就去找自助餐吃。
自助餐便宜的几十块一位,贵的几百块一位。高玄只要去过一次,就会被列入黑名单。第二次是绝不允许高玄再去。
自助餐杀手的大名,很快也传开了。而且这个消息越传越广,越传越夸张。就是富人们,也都听说了祁艳有个饭桶保镖,超级能吃。
这天祁艳在家里举办宴会,招待她的朋友和商业伙伴。
秉燭怪談
厨师准备了一只烤全牛,这也是的黄金城宴会的习惯。有了烤全牛,就证明主人用心了。
等烤全牛摆上餐桌,众人都笑,“烤全牛来了,祁总真是用心了。”
“每次宴会都有准备,这烤全牛却都没人吃,也是浪费啊……”
祁艳的好朋友钱佳瑜突然说:“艳姐,听说你家有个特别能吃的饭桶。这整好有烤全牛,让他过来吃个看看……”
众人一听都轰然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