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gpeb火熱都市小說 霸衛 愛下-第七百六十九章 不甘居於人下閲讀-ja7y0

霸衛
小說推薦霸衛
齐国城门缓缓打开,哒哒马蹄声传来,众人驾马而出,奔向城外,目的地很是明确,冲出重围,向卫国的方向奔去。
撤兵三十里,姬余臣这才放心地端坐在营帐内,惬意地接过手下泡好的茶,现在他要做的,就是静静等待,等待卫国传来的好消息。
只见他抿了抿茶,还未做评价,却见帐外一侍卫焦急地跑入帐内:“王上,大事不好了,有人带兵冲阵进我军营中,似乎是想直奔卫国而去。”
姬余臣并未理会,只是淡淡地问了句:“多少人。”
市長,我愛你
“人倒是不多,为首之人较为陌生。”
“拦得住他们吗?”
“我等拦不住,为首之人武艺高强,众将士皆非其对手。”
“究竟是不敌,还是没有阻拦呢?”姬余臣一瞪眼,将士们士气低落,他也很清楚,以现在将士们的状态,压根就没有对战之心,不过这也正合他意,他们的目的若是去阻止虢公翰,倒也算帮了他一个大忙。
“臣,臣这就让人去阻拦他们。”那侍卫见姬余臣大发雷霆,连连诺道。
“不,放他们过去吧,在齐国城外驻扎这么多天,众将士也疲乏了,让他们好好歇息一段时间。”姬余臣一摆手,吩咐道。
“是,臣先告退。”出乎侍卫的意料,此次发兵攻打齐国,天子姬余臣可以说是最积极的,表现也最为刻意,可现在这群人带兵冲阵,他不但没有阻拦,反倒还放他们过去。

神級忠犬甩不掉
霸道總裁校園愛 樂無憂
说实话,在敌寨冲阵,卫扬心里有些慌慌的,不过在闯入敌寨时,无人阻拦他们倒是出乎意料,甭说阻拦他们了,就连象征的大呵一声都不存在。
向敌寨望去,只见松松散散的一群将士,正顾自己坐在营帐外,还朝着他们的方向望去,举起手中的酒杯,似乎还在与他们打招呼。
“大公子,这是怎么回事?”卫扬低声问道。
顛覆清朝
“莫要多问,抓紧赶路,这可得归功于陈刀将军,若不是他,我等还不会这么顺利地冲入敌阵。”姬伯虽也心有疑惑,这携地天子姬余臣到底在想些什么。
末世之死亡地獄
虽说虢公翰与其不和,可若虢公翰能攻下整座卫国城,对他而言,只有好处可并不坏处,他能一举成为天下天子,既能结束二王并立的局面,又能提升他的名望,何乐而不为呢。
聞香識女人
可姬余臣并不甘心居于人下,他很清楚,若卫国城真被虢公翰攻下,只怕虢公翰将称霸天下,现在他还有几分颜面,等到那时,虢公翰压根就不会把他这个天子给放在眼里。
“是。”卫扬也没有闲暇功夫来思考这些问题,他现在最担心的,仍是舅舅欧阳亮能否如愿守住卫国城,若虢公翰知道齐国这边情况,定会加快速度攻打卫国城。

晋国城。
在把选择交给世子姬还来定之后,张然明就一直待在府邸,许多时日过去了,也没传来什么消息,只见张然明向府外望去,平静,并无多想。
驚弓 李京光
卫国的重要程度不言而喻,若世子姬还懂事些,定会帮着劝荀成将军发兵相助,可若他别有用心,只怕此次二王并立的局面,将会一边倒向虢公翰。
蝕婚囚愛:邪肆總裁撩火孽情
天下第二 戴雪晴
“然明先生,您莫要着急,等明天一到,我便率兵前往卫国。”姬善一直跟在然明先生身旁,他斟满一杯茶,递到然明面前。
可此事并非他能说的算,他虽奉父亲之命,镇守晋国,可这前提是世子与晋侯皆不在晋国,而现在,世子姬还自作主张回来,他早已没有统兵之能。
“姬善公子,您觉得世子殿下会如您所愿么。”显然,张然明对此想法并不看好,他清楚姬还的为人,极度记仇,招婿之试落败,他绝不会这么轻易地放下。
“然明先生,总是在背后说本世子的坏话,这可不好。”倏然,府外朗然一声,姬还迈着自信的步伐,向府内缓缓走近。
他身后跟随着荀成将军,厉声斥道:“然明,我念你是我兄弟,对世子殿下这么不敬,我就不与你计较了。”
姬善见状,忙站起身,拦在他们面前,作揖道:“世子殿下,荀成将军,这里可是然明先生府邸,没有然明先生同意,你二人贸然拜访,这恐怕不大好吧。”
“姬善公子,然明与我一同征战沙场之时,您还没出生呢,当着我的面说这种话,丝毫没有小辈的模样。”荀成毫不客气地斥责道。
姬善被说的哑口无言,甭说他了,就算是他的父亲姬成师,在荀成面前,气势也会弱好几分,“荀将军,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您倒是说说,您是什么意思。”荀成再次质问道。
猛鬼老公輕點疼 白骨三千
“荀成,这样为难一个小辈,可不像是你的作风。”张然明缓缓站起身,呵道,“来我府邸,有事说事,没事,就请离开吧。”
张然明毫不客气,便下了逐客令。
姬还笑说道:“然明先生,您自始至终都未曾把本公子放在眼里,您这让我有何想法,麻烦请您移步府外,一见本公子的决心。”
“世子殿下,臣已年迈,见识不到您的决心了。”张然明欠身道。
“然明先生,您一直以为我对招婿之试的结果耿耿于怀,但实际上,我回来,可不是为了阻止荀成将军的,而是来争下这份功劳,方能守住我的世子之位,既然您这么说了,那我就不叨扰了,荀将军!”
“末将在。”
“点兵三万,即刻出发,赶往卫国,救下卫国城,替卫侯解围。”
“是,末将遵命。”荀成答复道,便向府外走去。
这番架势,可不像是开玩笑的,“世子殿下,您是认真的?”张然明有些不可思议地问道。
“那是自然,然明先生,我的脾气您最清楚不过了,让卫国落入贼寇之手,对我而言没有半点好处,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去帮他呢,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再让局面变得难以收拾,等结果造成时可就覆水难收了。”语罢,姬还便向府外走去,留下一句。
“然明先生,您就看好了,此次世子之争,我与大哥,究竟谁能更胜一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