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puup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都市之最強狂兵-第5352章 霸!道!熱推-teemt

都市之最強狂兵
小說推薦都市之最強狂兵
曹峥的这个表情只维持了瞬息而已,转眼后,曹峥就直挺挺的躺下了头颅,再无半点声息。
鬥魔唯尊 錢菲菲
直到死的时候,曹峥都是瞪着一双铜陵般的眸子,眸子中,惊惧难散。
曹峥,就这样死在了陈六合的脚下,死的是这般的徒然,死的是这般让人毛骨悚然!
也就在这个时候,以最快速度想要赶来救援的卢烈与黑袍老者两人,也终于冲到了陈六合的身后!
虽然曹峥已死,他们来晚了,一切都晚了,可他们的杀气汹涌,攻势并未收起,他们惊怒交加,他们想要一鼓作气的把陈六合斩杀再次!
不过,陈六合岂会如他们所愿?
强杀了曹峥之后,陈六合猛然回头,目光如刃一般盯着两人。
近身狂龍
他没有丝毫停顿,一个转身,足下再跨出了一步!
这一步,比方才那一步的霸烈之气,还要凶猛了几分,显得更加狂暴,气势骇人至极!
“二步蹬绿水!”陈六合狂啸嘶吼,身上的红芒蒸腾,胜过了辉芒,他的身躯朝着黑袍老者冲撞而去!
感受到了陈六合那无与伦比的霸道,黑袍老者大惊失色,只感觉心神都在颤栗,完全不敢跟陈六合硬拼抗衡。
千钧一发之际,黑袍老者猛的收住了冲势,想要闪避而去。
可陈六合哪里会给他机会?一往无前的冲踏而出!
黑袍老者倒抽了一口凉气,关键时刻,他双臂护在胸前,抵御陈六合!
“轰!”两者轰撞在一起,黑袍老者根本无法抵挡得住“八步蹬天式”的霸烈威势。
当即,身躯就倒飞而出,内府受到了严重震荡,鲜血从嘴中洒出。
陈六合理都不理会已经从一侧攻来的卢烈,他朝着倒飞而出的黑袍老者就冲了过去。
“三步蹬青峰!”陈六合吼声震天,就宛若猛兽在咆哮一般的震耳欲聋。
“轰!”陈六合再次撞击在了黑袍老者的身上。
这一下的威力,用言语难以去形容太多,但那狂暴的气流与劲浪,席卷四方,足以证明一切。
逆戰之異種病毒 滄海木木
“砰!”黑袍老者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身躯被撞击之后,倒飞的更加迅疾。
这一飞,就飞出了二十多米远,才重重的砸落在了地面之上!
不过,砸落地面之后的黑袍老者,再也没有一点动静了,只有猩红的血水,从他的身体上,急促的流淌而出,很快,就在他的身下形成了血泊。
而黑袍老者的身上,也失去了最后的一丝生命气机,他变得僵硬,冰冷……
三步蹬青峰,已经把黑袍老者的内府组织,全部震得粉碎……
感受到了身后的霸烈劲气来袭,陈六合知道是卢烈的攻势又到了。
他看也没有去多看一眼,一个回身的顺势跨步而出:“四步蹬山河!”
这一吼,狂风大作,宛若那天上的烈阳之芒,都在瞬息暗淡了些许,仿若因为这威力而动容失色!
四步蹬山河的威力到底有多么的刚猛霸道?
这一点,似乎不需要再去证明什么了,连龙神,都曾被这一击给震得晃了三晃,由此一点,就足以证明一切!
要知道,那时候的陈六合,还仅仅是表现出了半步妖化的实力而已!
而他现在,展露出的,可是直逼半步殿堂的恐怖实力!
所以,其威力,很难去具体的形容出来,说是毁天灭地吧,那肯定是无稽之谈,夸张太多,但要说开山裂土,绝对是不在话下的!
八步蹬天式,一步比一步的威力成倍霸道!
終極召喚 界之境
錦竹詞
感受到了这让心脏都快要碎裂的极强威能,卢烈的脸色都变了,变得惨白一片。
仙獄農場 近鄉愁
甜言物語 龍小貓
但是在这个紧要关头,他却没有了闪避的余地,他也完全没想到,陈六合能施展出如此骇人的杀招。
这,似乎又是一种不应该出现在陈六合这个境界实力下的威能!
来不及多想,无可奈何之下,卢烈只能一脸凶狞,他强行出击,要跟陈六合拼个两败俱伤,他双掌交叠在一起,愤然的推了出去!
“轰!”陈六合的身躯,撞击在了卢烈的双掌之上!
而所产生的结果,则是在预料之中的。
施展出了四步蹬山河的陈六合,才叫真正具备了无敌毁灭之姿,根本就不是卢烈所能抵御住的。
哪怕卢烈此刻处于一个疯狂状态,那也绝不是陈六合的对手。
当即,卢烈的双掌,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崩裂了开来,那骨骼断裂,手臂扭曲,画面惨烈至极!
一声惨嚎刚刚喊出了口,声音开没有全部放开,陈六合就势如破竹,撞断卢烈的双臂之后,又撞击在了卢烈的胸膛之上!
“砰!”卢烈的惨叫声戛然而止,身躯如断线风筝倒飞而出。
他的身躯宛若抛物线,在烈阳下划出了一道无比狭长的弧度,几乎横跨了半个演武场,最终,直挺挺的砸落在了那大殿之外,高高的台阶之上!
巨大的动静消失,那恐怖的余波足足过了好几秒钟才彻底平息下去。
天地寂静,鸦雀无声,时间都仿若在这一瞬间静止了一般,空间都像是凝固住了。
久久沉寂,没有一丁点的声音传出,连心跳声和呼吸声,仿若都停止了。
演武场的外围,站着数十个天齐山的门人,他们都傻了,都已经被刚才所发生的一系列画面,给彻底的震傻了,脸色惨白的他们,脑袋早已是一片空白,灵魂都在发毛,都在颤抖!
“哇!”最终,打破沉默的,还是躺在大殿外的卢烈。
在如此霸道刚猛的杀招威力他,他竟然还没死,还吊着一口气没有下咽。
他一口鲜血从嘴中喷溅而出,躺在血泊中的他,吃力的挣扎了起来,但无法坐起身,只能勉强的撑起半个身躯。
他的双臂,扭曲的不成模样,特别是右臂,骨骼尽碎,整条手臂都碎裂不堪,皮肉相连而已!
他的左臂稍好一些,没有彻底废去,还能稍作动弹,他靠着左臂支撑。
他的胸口,坍塌大半,也不成模样,整个胸膛都血肉模糊,看那状态,基本上是离死不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