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ftz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詭異入侵 txt-第0201章 偷拍?分享-xzy56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
只要许纯茹可以证明,当时坠楼案发生时,江跃并没有在她眼前,那就好办了。
坠楼案一旦和江跃结合在一起,他们就有充分理由办他。只要有理由办他,邓家的案件就能顺势结合突破,找到突破口。
现在他们缺的就是一个突破口。
贸贸然把江跃拘了,在没有半点证据的情况下,根本没法向上面交待。
别说行动三处护着江跃,更有星城主政大人估计也不会坐视不理。
就算没有这些关系,哪怕是江跃星城第一天才觉醒者的身份,也不是他们随随便便想办就可以随便办的。
没有有力证据,想轻易办江跃,根本不可能!
许纯茹的证词,不但没法将坠楼案和江跃绑在一起,甚至反而洗脱了坠楼案中江跃的嫌疑。
“许小姐,坠楼案发生之后,你们在新月港湾逗留了多久?”
“没多久,后来我们就离开了。”
“具体多久?”
“不记得,半个小时以内吧,应该是。”
“当时你们没有下去看热闹吗?发生了这种事,不应该是第一时间去看热闹么?”刘副处长忽然道。
许纯茹冷笑道:“谁规定一定要看热闹?这些日子诡异事情多了去,你每一件都去看热闹了吗?”
“根据我们调查新月港湾周围的监控,你们离开新月港湾,在坠楼案发生也没多久。你怎么解释?”刘副处长道。
“解释什么?我说了,我们逗留了没多久。还要解释什么?”
坠楼现场并没有监控覆盖,这是这个案件最大的难题。而且当时是大晚上,也没有现场目击者。
“许小姐,人命关天,要不你再想想?当时还有什么细节?”
“基本上就这些,想不起什么了。要不等我想起了再说?”
不可能犯罪 普璞
管处长默默点头,身体微微往椅子后背一躺,片刻后,他又恢复了常态坐姿,身体微微前倾。
“许小姐,新月港湾坠楼案,咱们先放一放。你和江跃离开了新月港湾,后来去了哪里?”
“随便逛,到处瞎逛兜风呗。”
管处长没说话,朝一名手下做了个手势。那名手下搬出一个电脑,打开一段视屏,投屏在对面的大电视上。
“许小姐,这段时间显示,你的车再次出现在监控中,车里只有你一个人了。在你车子再次出现在监控时,和你离开新月港湾中间大约隔了三四十分钟,这段时间,你的车子在哪?”
许纯茹美眸闪过一丝不悦之色。
没有回答管处长的话,而是朝那警局的黄某人问道:“黄叔叔,这算是问话呢?还是审讯?”
“问话,问话,当然是问话。小茹,你别多心,这是案件的关键。其实管处他们也是好意嘛!他们不想你被卷入到这个案子里,不想你被有心人利用了。这也是为你好啊!”
许纯茹却不是三岁小孩,冷笑道:“这么说我还是不识好人心了?我们离开新月港湾后,到处晃悠了好久,后来车子停在一个停车场外面不远的地方。在那里逗留了一阵。”
“逗留了多久?”
“你在监控中可以看到我车子出现,就是那么久。具体多久我不知道,你们这么会调查,应该算得出来。”
管处长和刘副处长对望一眼。
车子再次出现在监控时,和邓家凶案发生时,时间明显有重叠。
如果那会儿江跃和许纯茹一直在车上,那在证据链上,江跃确实就没作案时间了。
实际上,那时候江跃已经离开许纯茹的车子,许纯茹当时有点火大,在车上逗留了许久,并没有直接离开罢了。
却没想到,她当时没有直接离开,反而给江跃打了一下掩护。
“许小姐,根据监控,你车子再次出现的时候,车上只有你一个人。在此之前,江跃是什么时候下车的?”
“我们在停车的地方逗留了很久,他就是在那里下车的。”
“具体什么时候下车?下车后他去了哪里?”
“我离开前他下车,他让我一个人回去。”
许纯茹这一段并没有实说,还是选择替江跃遮掩。当然,她说得含糊其辞,并没有说具体时间,事后完全可以圆的回来。
管处长眉头一皱:“许小姐,此处细节关系重大,你确定他是在你离开前下车的吗?”
“对。”许纯茹点点头,言多必失,她索性惜字如金。
“那他下车后,去了哪里?是直接打车走的么?”
“我先走的,他去了哪里,我不清楚。有没有打车,我也不清楚。”
反正当时现场没有监控,无从还原。
许纯茹现在回想起来,江跃让她停车,显然是事先计算好的,挑选的就是监控无法覆盖的角落。
这个臭弟弟,还真是心思缜密啊。
到了此刻,许纯茹基本可以确定,后来邓家的凶案,多半和江跃是脱不了干系。
不过,许纯茹心里头早就接受了这一点。
问话问到这一步,基本已经很难继续了。根本找不到突破口,从许纯茹嘴里,根本找不到他们想要的信息。
刘副处长还不死心,追问道:“许小姐,第二天一大早,你又去了扬帆中学,那又是什么事?”
“私事。”
“方便说一说吗?”
“不方便。”许纯茹一口回绝。
刘副处长碰了一鼻子灰,有些郁闷地看了领导一眼。管处长轻轻摇头,示意他不要冲动。
管处长到底是老姜,笑了笑,站起身来。
“许小姐,耽误你时间了,要不今天就问到这里吧。如果许小姐想起什么新的细节要补充,随时打电话给我们。这里有我和刘副处的名片,请拿着。”
许纯茹轻轻接过名片,礼节性往包包里一揣。
“黄叔叔,那我先回学校了,已经耽误两节课啦!”
目送着许纯茹的背影走出去,管处长淡淡道:“24小时监控她的手机,电话,一切和江跃有关的信息,一条都不许错过!”
……
许纯茹走出警局,回到车上,在驾驶座上冷静了片刻,掏出手机,找到江跃的号码正要拨打,忽然心头一动,又收了回去。
“这些家伙,一个个都是老狐狸,肯定会监听我的手机通话。”许纯茹终究不是小孩子,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时,又把手机收了回去。
心里琢磨着是不是去扬帆中学给江跃通个消息,想想还是作罢。
现在过去,肯定会被这些无孔不入的家伙盯上,反而引起怀疑。以江跃缜密的行事风格,这些人要找到他的漏洞,只怕也没那么容易。
现在刻意跑过去提醒他,也许好心反而容易添乱。
“反正关键的部分,我已经替你遮掩啦!接下去,就看你自己的了。”许纯茹心中轻叹,方向盘一打,朝自己学校方向开去。
……
杜一峰的一席话,对江跃倒是敲响了警钟。
他当时自问邓家凶案现场做得很干净,现场不可能有任何证据能够指向他。
可现在回想起来,邓家会所案件之前,自己和许纯茹之间,倒确实没加遮掩。有人要是挖掘到许纯茹头上,或许真能打开一点缺口?
如果许纯茹嘴巴不严……
超級客戶端
江跃想到这种可能性,不过随即便想:“只要凶案现场没有直接证据,旁敲侧击的东西,终究只是猜测。只要我不认,能奈何我?”
本来江跃想打个电话给许纯茹,让她口风严实一点。
不过稍微一琢磨便放弃了这个念头。
这时候打电话给许纯茹,且不说安不安全,的确有点多此一举。
倘若许纯茹嘴巴严实,根本无需他打这个电话。若是许纯茹铁了心要开口,他打这个电话也未必管用。
好不容易等到下午放学,江跃谢绝了同学的邀约,开着杜一峰送的陆地巡游直接回了道子巷九号别墅。
小姑一家三口在家,家里明显热闹多了。
江影见弟弟又开了一辆同款车回来,着实吃了一惊。
宮心為上 粉筆琴
“小跃,车修好了?”
“你看像吗?”
“不像,牌照都不一样。你重新买了一辆?”
“别人送的。”江跃拍了拍引擎盖,打趣道,“希望这个车能开上几天,别一出门又给人砸咯。”
“乌鸦嘴!”江影美滋滋地绕着车子转悠了一圈,玉指勾了勾,“钥匙呢?”
车子都有两把钥匙,江跃将另一把钥匙丢给姐姐。
江影发动车子,轰轰轰,踩着油门一溜烟就飞出去了。
小姑抱着仔,摇头道:“这姑娘家家的,一点都不淑女。”
小姑父一旁幽幽道:“说得好像你淑女过似的……”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小姑柳眉一挑。
小姑父呵呵一笑,顾左右而言他:“今天天气真不赖啊!小跃,咱爷俩有一阵没下棋了,杀一把?”
“那就杀一把。”
小姑父的棋力不弱,在业余里头绝对算佼佼者,而江跃对象棋无爱,一向都是陪小姑父玩玩而已。
可即便如此,江跃凭借惊人的记忆力和洞察力,总能嗅到危机,总能找到战机,几个回合下来,姑父就有点抵挡不住了。
就在姑父被杀得溃不成军时,门外忽然传来激烈的争吵声。
其中一方的声音,赫然是姐姐江影。
江跃丢下棋子,直扑门外。
门外头,江影把车子横在别墅外头的道路上,将一个陌生人堵在路的另一头。
“你这女人讲不讲道理啊?这道子巷别墅是你们一家的吗?我就不能路过了?”
史上最強軍寵:與權少同枕
“别跟我来这一套,相机打开我看看。”江影拦在那人跟前,就是不让对方离开。
那人一张大众脸,看不出什么深浅。胸口挂着一个相机,听到江影说要查看相机,他本能就把相机往怀中揽了揽。
江跃上前,问道:“姐,怎么回事?”
鬼滸傳
江影气哼哼道:“这家伙一直在咱们家附近偷拍,我这两天都看过他好几回了。这次被我抓了个正着。他还想抵赖!”
那人眼神闪过一丝慌乱,却强行硬气道:“谁偷拍你们了?道子巷别墅区是星城有名的景点,我身为摄影爱好者,进来拍几张照片,不行吗?”
“摄影爱好者?这么说,你不是道子巷别墅的业主?”江跃皱眉。
“是不是业主关你什么事?”这人语气还挺冲。
“不是业主,你怎么进来的?”江跃冷冷问。
那人支支吾吾,开始东张西望,显然是有些心虚了。
江跃根本不想跟他废话,跨步上前,一把揪住对方的领子。那人顿时就好像被钳子钳住了似的,面色如土。
江跃冷冷一笑,将那相机从他胸口摘了下来。
那人伸手想拽住,江跃跟老虎钳似的手掌随手一捏,一股钻心疼顿时袭遍那人全身,惨叫一声,自觉地松开了手。
相机丢给江影:“姐,打开看看。”
江影不看不要紧,一看顿时来了火气。
“畜生,还说不是偷拍?小跃,你倒是看看!”
这相机最近的一二百次拍摄,全部都是围绕九号别墅,他们一家的日常起居,进进出出的规律,都被拍得清清楚楚。
白天晚上,几乎每个时段都有。
有相片,有视频。
江跃怒极反笑:“你这一天到晚,都不用睡觉的么?”
那人辩无可辩,苦着脸不发一言,大约是想装鸵鸟到底。
“说吧,谁雇你来的。你要是说了,我只追究雇主,不找你麻烦。”
“当然,你也可以咬着牙不说,不过后果你可要想好了。”
那人显然不是什么硬骨头的人,忙道:“我是真不知道谁雇佣我的,我是小报记者,那人找到我,给我钱,让我拍你家的情况,要求早中晚都得有。情况拍得越清楚越好。”
“他给你多少钱?”
“这……”
这人见江跃脸色不善,一个哆嗦,不敢迟疑,立刻道:“首付款三万,事后再给我七万。”
“十万块,就让你卖命?你的命这么不值钱?”
那小报记者脸色发白,一头虚汗,嗫嚅道:“我们穷人,钱比命贵。别说十万,一万两万,也得拼命。”
“相机留下,你滚吧。”
江跃也看得出来,这厮应该没有撒谎,不明就里被人雇佣过来。跟这种人为难,固然可以打一顿出气,却也没多大意思。
冷血殺手四公主 純淩曉宇
放他回去,或许反而能钓出大鱼来。
这人听说放他走,脸上倒是一喜。不过随即又期期艾艾,看着江影手中的相机,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