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nez火熱都市小说 網遊之王者再戰 ptt-1674 解方分享-fd83l

網遊之王者再戰
小說推薦網遊之王者再戰
属于夏日特有的炎热与焦躁随着火之月最后一日的翻过而消失在了段青等人的身边,取而代之的则是秋天到来的时候特有的萧瑟与清凉,大战刚刚结束没多久的草原战场仿佛也像是配合着这种类似季节的变化一般,迎接着愈发沉默的大批呼伦族的骑兵来回巡游在草原上的模样。同样混迹在这些人群的边缘地带,名为格德迈恩扛着大盾的身躯也停下了自己一直坚守着的护卫动作,他回头望了一眼依旧相互躲在临时营地内部、不时用不安的目光望着这片草原景象的那苏族人群,最后还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情况怎么样?”淡淡的脚步声随后也由他的身后响起,带着雪灵幻冰打好了包裹走出营地的景象而来到了他的身后:“朝日东升呢?”
“他又出去混了,听说是去前方探查消息。”咂着嘴巴说出了这样的回答,格德迈恩一脸不以为意地回答道:“那家伙的性子你也清楚,他不可能闲的下来,所以我也懒得管他了。”
“戒备的心思还是不能少,毕竟对方随时都有可能打过来。”点了点自己的脑袋,雪灵幻冰随后也跟着放下了自己放松的神情:“当然,放那家伙出去也算是一件好事,反正有关现在的形势和危险,他应该都心知肚明。”
“这满城的风雨,早晚有一天是要压下来的。”
目光在远端的大片焦土草地上不停飞驰的呼伦族骑兵身上掠过,雪灵幻冰最终还是将自己的视线聚集在了身后的那一层层连在一起的白色帐篷之间,随着秋风的寒意一同降临在他们面前的这股浓浓的凝重感也像是高高天空毫不留情的赠予,伴着吹过的秋风一起从白发女子的耳边掠过:“……那么我就先过去了。”
“去找他?”似乎早就明白对方今天的行程,格德迈恩隐藏在大盾后方的脸上似乎也显露出了一抹微笑:“这个时候是不是太晚了一点?”
“怎么可能,绝对来得及。”嘴角露出了同样的自信笑容,雪灵幻冰那向前走去的脚步也跟着停了停:“就算你不相信那个突然复活的女人,你也应该相信我和段青的眼光。”
“既然他都这么懒散地混日子了,他的心中肯定也已经计划好了吧。”
傲氣至尊 恨世追魂
靈異鳳眸獵老公 月迪兒
冲着对方摆了摆手,这位背着包裹、背后还包着两条厚厚长布条的女子随后也再度步入了焦黑草野的范围,看上去在这片区域中乱跑的那些呼伦族的骑兵随后也开始若有若无地接近这个独自前行的女子,那如同游荡野怪的行动模式却是很快就在另外两道在草原深处角落中显现的人影面前渐渐退向了远方:“今天的进程怎么样?”
“不知道。”叹息着回答了雪灵幻冰的问题,转过身来的段青疲惫地晃着自己的灰色魔法袍:“别问我,那个疯女人的行事风格已经开始变得越来越难以理解了……哎哎哎!有点隐私的自觉好吗?你敢不敢不偷听我们的对话?”
“因为我对背地里说我的那些坏话非常敏感。”埋首在另一端草地当中的婀娜身姿抬起了少许,正在划着另一道符文的娜希娅随后也带着明媚的笑容转头望向了段青:“不想让我惩罚你这个笨学生的话,你就给我更老实一些,我可不想因为你破坏了我观光的心情呢。”
“请随意,请随意。”双手拱着向前示意了几下,段青那维持在表面的笑脸也跟着回头的动作而垮了下来:“唉,所以说比进入了更年期的老女人比起来,得到了焕发第二春机会的老女人明显更加危险——饶命饶命,我不说了好不好?”
“……看来你们两个的关系真的非常不错呢。”
望着眼前这名开始不断躲避飞射而来的魔法飞弹的灰袍男子,雪灵幻冰的嘴角也不由自主地跟着翘了起来:“按照你之前的说法,她一直在精神上和你保持着联系?”
“算是吧,毕竟这家伙的背景你也清楚得很。”狼狈地趴倒在了地上,让过了另一道魔法攻击的段青苦笑着抬起了自己的头:“要不是突破了次元壁,她也不会被莫尔纳关在牢笼里那么久的时间,到现在还在为重新得到了自由而庆幸不已啊。”
“我突然有点理解她现在的状态了。”端着下巴望着远端还在挥舞着手指到处播撒魔法符文的那道剪影的背影,雪灵幻冰若有所觉地低声说道:“回想起我三年前刚刚脱离家族的时候……那个时候的我的心情,似乎也有一点点相似呢。”
“你们楚家原来是有多么不待见你啊?”于是段青也竖起了自己的眉毛:“难道你不是你们楚家最得意、最厉害的当代子弟?不是将来预选的继承人?”
“当然……不是。”眼中闪过了一丝落寞,雪灵幻冰眼角边显露出来的光芒也随着她故意转头的动作而隐藏了起来:“我在过去的某段时间里也曾经为了这个所谓的继承人而努力过,但最终也只是留下了一段不好的回忆而已——我们还是不要谈这个话题了。”
“芙拉呢?”强行打起了自己的精神,她向着四周显得空荡的草原四周望去:“昨晚她们两个人之间的交涉,最后的结果如何了?”
“还能怎么样,两个强悍女性之间的较量。”叹息着概括出了自己所目睹的那番景象,段青的脸上也摆出了后怕一样的表情:“双方都能看出来对方隐藏在表面之下的非人般力量,但双方都没有将自己的底细和盘托出,所以最后的交流自然也就变得无比困难了。”
“娜希娅——薇尔莉特没有说明她身上的情况么?”瞪了瞪自己的眼睛,雪灵幻冰声音疑惑地继续问道:“那她们两个什么时候认识的?”
“她当然没有交代,芙拉好像也没有看出她‘灵魂附身’的状态。”段青点了点自己的头:“不考虑无尽之桥的避难港上曾经发生过的那些事情的话,我也不知道这两个存在什么时候见过面,毕竟她们都已经存活了好几百年,指不定在什么地方见过……喂!”
“我哪句话提到你的年龄了?”
再度闪身躲开了另一端迅速飞来的一枚魔法飞弹,摆出了狼狈姿势的段青无奈地向前发喊道:“你还安装了关键词检索器吗?”
“如果你们实在闲得发慌,你们可以过来帮忙。”两个人的耳边随后传来了娜希娅遥遥响起的低沉叹息声:“我们现在才围着这里走过了三分之一的路途,离完成还早得很呢。”
傲嬌詭夫太兇猛
“好好好,不谈就不谈了。”按了按自己的眉毛,段青随后也向着一旁的雪灵幻冰打了个手势:“你要不要过来一起?”
絕劍弄風 魔煙
“好吧,反正我现在也没有什么其他事情可做。”向着自己身后的呼伦族聚落方向遥望了一阵,雪灵幻冰随后也朝着四周那些还在围着他们旋转的部族骑兵低声示意道:“不过他们好像还一直盯着我们呢。”
“他们肯定也察觉到了事情有些不对劲,所以天天监视着我们想要干什么。”段青则是发出了一声冷哼:“要不是害怕那一道神迹所代表的力量再度降临到他们自己身上,这群人说不定早就已经对我们动手了。”
高校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創新案例 教育部思想政治工作司
“季风呢?‘无风’的情况还可以坚持多久?”歪着脑袋思索了一会儿,雪灵幻冰却是忽然问出了这个问题:“在风道没有恢复之前,兽潮应该会再度出现的吧?”
“巡逻的骑兵们应该也在处理这些东西,只不过已经被包围的我们现在没有察觉的机会而已。”向着那些巡逻骑兵所在的另一边天边示意了片刻,段青随后也挑了挑自己的眉毛:“另外还有北方,那边的动静似乎也不小。”
“说起来,一直沿途追杀我们的人也好久没有出现了。”雪灵幻冰的眉头则是跟着皱起:“如果不是因为呼伦族本身的强大和武力震慑劝退了他们的话,那这其中的原因——”
越南囧途
妃從天降:冷皇太神秘
“你们两个!”
未等这位白发女子说完自己的话,属于娜希娅那带有微笑的神秘身影就忽然闪现在了他们两个人的面前:“你们的闲话实在是太多了!你们在浪费我的时间!”
“呃,马上马上。”抓了抓自己的脑袋,冲着雪灵幻冰打了一个手势的段青随后也带着笑转过了身:“进行到哪一步了?能量场有相互连接在一起么?”
“这里的草原看上去非常贫瘠,土壤的元素蕴含量也非常低下。”已经带着飒爽的动作转过了身,娜希娅头也不回地继续回答道:“应该是呼伦族设置的那些古代魔法装置一直吸收着附近地脉的缘故,魔法结构出现了明显的偏移和集中呢。”
“重新恢复魔法结构已然不可能,将魔法元素能量重新充斥在这片土地之下……唔,听上去也是不可能完成的工作。”思忖着低下了自己的头,走上前来的段青随后也开始找寻起了解决的办法:“想要寻求我们所需要的那个效果,看上去只有‘替换’这一种方式,或者是使用领域的力量——拜托芙拉的话,这一点应该可以做到吧?昨晚的时候你没有向她提到过这个要求么?”
“当然没有。”发出了一声微不可查的冷哼,再度向前的娜希娅大大方方地甩开了自己的下一个施法动作:“我可是继承了紫罗兰之名与神使之力的人,这份固属于自己的骄傲怎么可能轻易舍弃?”
boss甜寵:金牌萌妻太嬌蠻
“想要寻求那个存在的帮助的话,你们自己去吧。”
*****************************
養龍爆發戶
“那个人类倒是说得很直白。”
一段时间之后的临时营地另一边,一动不动静立在草原上的芙拉对着刚刚赶过来的段青低声说道:“吾可以理解那个人类此时的心情,不过……请恕吾拒绝你们的请求。”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冲着一旁的雪灵幻冰歪了歪自己的脑袋,段青随后也冲着对方显露出了苦涩的笑容:“能告诉我为什么吗?如果是因为娜希娅的话,我们可以居中帮您交涉一下——”
“不是。”打断了对方的话,双手交叠在华丽法袍前方的芙拉声音平静地回答道:“龙族的尊严并没有你们所想象中的那么重要,这其中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吾无法做到。”
“你们的要求几乎不可能实现。”
依旧是无比简短的回答方式,芙拉随后又像是意识到什么一样将双目中散发开来的金光收敛起了少许:“吾——我理解你们现在的心情,但想要完成如此大规模的空间转换,即便是加上那个人类的力量也难以做到,因为这触及了世界的构成法则。”
“没有单独的存在可以更改这样的法则。”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似乎正在与什么东西凭空对峙着:“魔法,能量,空间结构,以及无数依附在空间结构上的生态……这可不是简单地将一样东西搬到另个一地方就结束了,法则的冲突会导致整个空间的崩溃,从而造成大陆的毁灭。”
“但是这条风道,以及蕴含在地下的地脉,已经变成了现在这副扭曲的样子。”段青皱着眉头指了指自己的脚下:“这难道就没有违反规则吗?”
“这片土地的异变并不是一瞬间完成的,而是由长久时间以来的潜移默化逐渐形成的。”摇了摇自己的头,芙拉用低沉的话音继续回答道:“世界法则不会允许瞬间的大规模替换,但长久的演化却可以被允许,只要给予足够的时间,即便是再诡异的法则都可以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里存活下来。”
“给予足够的时间……吗?”喃喃自语地重复了一遍这句话,段青眼中的光芒也开始随之变得越来越盛:“我明白了。”
“那就让我们再讨论一下有没有完成这种状况的可能性吧。”
身旁的雪灵幻冰与面前的芙拉同时显现出来的惊异眼神中,他若无其事地向着眼前的两个人如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