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jlm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ptt-第807章 你這話怎麼有股渣味兒推薦-8jwx5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峨眉掌教任寿,携五百上品灵石、中品灵器三件,特来道贺!”
“驭兽宗宗主虎力真人,携五百上品灵石,百年妖兽三只,特来道贺!”
“玄音阁阁主流亭仙子,携五百上品灵石,千年血灵芝三株,万年珊瑚一扇,特来道贺!”
好像约好的一样。
各大宗门送的礼都是大差不差,价值相差不离,俨然跟随礼一样都提前商量好了,谁的面子上都过的去,重些也无所谓,反正等到自家的时候还是要还回来的。
当然,这次送的礼是格外的重了。
毕竟才刚刚承了人家的人情,给的薄了也不好看,反正听到对方送来的贺礼,一袭正装的姚瑾莘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哪还记得之前乾老的嘱咐,早已经叔叔伯伯的叫了起来。
我的刁蠻大小姐
只是这么厚的礼,却是让昆仑派的两名精锐弟子颇有些尴尬,没想到自己的礼反倒有些拿不出手了,好在昆仑来的也只是弟子,不算太过无地自容。
比起来,五灵仙宗的礼就薄的很了,一百上品灵石,一件下品灵器。
美利堅倉儲撿漏王 爐中火暖你我
五梅背叛,五月重伤未愈。
如今的五灵仙宗,明显已经掉落了一个层次,最起码,峨眉和正元宗等人都已经不愿意带他们玩了,把他们排出了自己的圈子外面。
但面对面色苍白的五月真人,姚瑾莘却还是很恭谨的保持着一个晚辈的身份……完全没有嫌弃他的礼薄。
对了,还有飞雪别院。
公孙简亲至,并奉上两千上品灵石,中品灵器十件,上品灵器两件。
丰盛的简直不像话……
不过顾忌周轻云那难看的脸色,姚瑾莘到底怕死,没敢把师娘这个称呼说出口,但这阔绰程度,俨然亲娘了。
八卦正自然早就把玄机那点子破事跟姚瑾莘说了,她心里有谱的很,打算晚上再去拜访一下这位师娘,看看能否再敲些什么下来。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对于玄机未曾亲自出来迎接,任寿等人心头虽有意见,但却没什么微词,毕竟他已经是化神道人,身份实力已经与他们拉开了差别,出来迎接可谓念旧,不出来迎接,也完全是合情合理。
仙國帝尊
修仙界本就是实力为尊,众人争锋已久,但如今却已经不在一个层次了。
而对于这个问题,纵然他们没问,姚瑾莘仍然主动解释了起来。
理由很简单,玄机之前于战中贸然突破,虽成功进入化神之境,但毕竟还有诸多不足之处,是以需要闭关修炼才行。
这也是玄机当初让姚瑾莘尽快继承掌教之位的原因,果然,听到这个原因,几人的脸色都好看了许多。
籃壇之氪金無敵
姚瑾莘送诸位掌教去玄天峰上的客房休息了。
而此时,方正并不在玄天峰上,纵然再如何繁忙,这也轮不到他一介弟子招待客人,自有峰主代劳。
他这会儿正在九脉峰,试穿第二日的正装。
云芷清很明显有些伤感,陪伴了他多年的心爱弟子,如今却要成亲了。
新娘还是她最好的姐妹,这难免让她有一种自己最心爱的东西被人抢走的感觉。
而她现在的举动……
莫名的有种把自己的弟子打包送给她的感觉。
看着穿上正装,更显俊俏风雅的心爱弟子,云芷清叹了口气,面上难掩几分落寞之感,她幽幽叹道:“唉,从小的时候阿莘就总爱抢我的东西,只是后来长大了她就不抢了,没想到她是在憋着劲儿呢,现在算是一口气把过去十几年欠的都给抢走了。”
紅樓之賈政
“师父你这话就不对了,是她嫁给我,又不是我入赘过去的,什么叫她把我抢走了?”
方正张开双臂,任凭云芷清帮自己把胸~前的衣襟系好。
他低头,看着云芷清。
寧為癡兒
自从修仙以来,这些年他的个头又窜了些微,如今云芷清仅仅只是到他的下巴而已,她很用心的在帮他系胸~前衣带,不自觉的已经踮起了脚尖,从方正的角度看来,她几乎整个人都趴在了他的胸~前。
熟悉的馨香。
与当初入口的灵液颇有相似之处。
只是闻着,便感觉一阵燥热……好在他已经能很习惯这种味道的侵犯。
是以完全完全没有出丑。
他微笑道:“蜀山掌教又怎么了,嫁给我,到时候还不是要乖乖跟我一起住到九脉峰孝敬你,我又不会跟着她去玄天峰。”
“她就算不嫁你也会住在咱们九脉峰,我只是有些唏嘘而已。”
云芷清系好衣带。
轻轻拍了拍被自己压起的褶皱,落寞道:“以后,我就不是你最亲的人了……”
说着,她自己都忍不住摇头笑了笑,说道:“瞧我说的,都忘记了你是有父母的人呢,我本来就不是你最亲的人,但……看到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我感觉有点寂寞,感觉好像被你们抛弃了一样。”
看着神色落寞的云芷清。
神奇小農民
方正轻轻笑了笑,伸手轻轻揽住云芷清的香肩。
认真道:“你不是我最亲的人,但你是我最亲近的人,师父,对我而言,你永远都是与众不同的。”
“是真的吗?”
“我骗过你吗?”
“善意的骗算不算骗呢?如果不算的话,那就没有。”
云芷清犹豫了一阵,低声道:“方正,我能求你一件事情吗?”
“什么事情?”
“再陪我去一趟祖祠好不好?”
云芷清移开了头,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想再最后体验一次依赖他人的感觉。”
方正闻言心头怜惜之感更盛,莫名的冲动之下,说道:“不用去祖祠了,就在这里吧。”
说完,他拉着云芷清就往床边走去……
“可这里我有点儿放不开。”
云芷清有点抗拒的不想过去。
方正说完也觉得自己冲动,可看着云芷清抗拒的模样,却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师父,虽然在如今的他眼中看来,这个师父委实有些不够成熟,倒更像是一只胆怯的雏鸟,总是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壳里,不敢去争取外界的任何东西。
谁能想象年纪轻轻已是一峰之主的云芷清,其真实的秉性竟是如此的自卑而又胆怯呢?
云天顶虽然已经离开了蜀山,但他留给她的阴影,却影响了她的一生。
方正认真握住云芷清的手,认真道:“师父,你是不是觉得我跟师姐成亲之后,你就再不能这样了?所以你才会说这是最后一次,不会的,你记住,我跟师姐的关系再怎么变,那是我们两个人的关系,跟第三方无关,师父,我们的关系也只是我们两个人的关系,跟师姐也无关,只要你喜欢,我们随时都可以的,就像你不排斥师姐嫁给我,师姐也不会排斥你跟我亲近的。”
“可……”
云芷清本能的感觉这话似乎有些奇怪,好像有种渣味儿。
“来吧,师父,你这段时间里天天帮我收集灵液,身体肯定很累,在我身上睡一会儿吧。”
说着,方正拉着云芷清后退几步,已经直接靠在了床榻之上。
随即强拉着云芷清上来,双脚在她足上挑了几挑,一双云靴已经被踢了下去。
将她按在床里面,螓首轻轻放在自己的臂弯里。
方正柔声道:“睡吧,师父。”
云芷清幽幽叹了口气,想要挣扎,但那温暖的怀抱却让她沉迷,双足完全脱离了地面,感觉好像整个人都被塞进了方正的体内,这种把自己的身体完全交给方正的感觉,让她有一种莫名的安心。
难怪颜颜喜欢这么睡觉,感觉真踏实啊。
她轻声道:“好吧,就一会儿,记得别让小莘看到。”
想了想,似乎顾忌自己师父的尊严,她补充道:“也别让颜颜看到了。”
“知道了,休息吧。”
方正声音里多出了几分笑意。
“不许笑话我。”
“弟子哪敢。”
云芷清幽幽叹了口气,道:“我知道的,我大概是这世界上最没有威严的师父了,你一点都不敬畏我的。”
無限之分裂
说着,她稍稍动了下,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
睡意渐渐涌上心头,那灵液可不仅仅只是她的液体那么简单,更蕴含着她精修的真元,给了方正,于她确有不少损耗……这会儿与方正靠在床榻上,果然困倦的很了。
她很快睡了过去。
留下方正满是笑意的看着在自己臂弯里睡着的云芷清,很少见师父这么放弃心防的模样,可能她是真的有点落寞吧。
看来以后成亲了,要尽可能的多留在九脉峰陪她才行啊,不然她嘴上肯定不会说,但心里绝对又会寂寞的不行。
这么不知道争取……哪是师父啊,分明就是个不知道讨要糖果的孩子,让人忍不住就想要怜惜宠爱。
想着……想着……
时间慢慢的流淌,方正却全无半点睡意,只是静静的看着云芷清的睡颜,白日里清冷的面容,睡着后竟是如此的娇憨可爱,还流口水了……额……
方正脸色慢慢的变的古怪了起来。
看着云芷清因为靠在她的胳膊上,俏脸遭到挤压,樱唇微微张开,这会儿睡的熟了,自唇缝里,一条透明的丝线缓缓滴淌而下,落在他的衣服上。
这东西,有点……面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