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m9cl优美小說 乞活西晉末笔趣-第七百零四回 石生自救讀書-be6xb

乞活西晉末
小說推薦乞活西晉末
馒头岭上,石生的射杀命令下的极其果决,极其解气,也及其突兀,令一众渐聚而来的将佐们几乎不敢置信,也都毫无准备。而嗖嗖羽箭过处,可怜的石朗与他的亲卫长,连同几名贴身亲兵,哼都没哼一声,便稀里糊涂的倒入了血泊,一双双死不瞑目的眼睛里,残留的不是愤怒,而是迷惘,是不敢置信。
惊变骤起,恰时旁观的一干羯胡将佐皆勃然变色,忙下意识的各寻自保,或避入亲兵之中,或藏身石木之后,反应过来的扎吉温,忙也带着亲兵将石生团团围起。倒是石朗剩余的数十贴身亲兵,猝然没了主子与直管领导,对手还是三军名义统帅,一时只能手足无措的围着石朗的尸体,呆愣愣不知何为。
即便到了这时,依旧少有将佐知晓石生要闹哪样,更多的仍仅以为石生是破罐子破摔睚眦必报,石堪甚至不满的斥道:“石生,你疯了不成?纵是受够了石朗,也不该此刻动手啊?”
扎吉温也凑近石生,压低声音,半是惊愕半是痛惜的提醒道:“主上,这眼见就要将所有高级将佐诓来了,届时亲兵一围,内外一逼,不就都降了嘛,轻松收关多好?您怎的临时忘了计划,偏生提前了片刻出手,岂非功亏一篑?为了跟石朗那厮斗气,值得吗?”
“计划个毛!你这白痴,刁膺那厮都溜了,咱们还按他所提计划行事,是嫌死得不够快吗?”反手一个大耳刮子打断扎吉温的唧唧歪歪,石生更是根本没空搭理石堪等人,只管边骂咧边左右扫望,从高地周边密密麻麻的羯胡队伍,再到高地之上的地形,下一刻,他手指山包高处,厉声喝道,“亲兵都跟我来,在此建立防御,守卫本将,快,要快!”
石生的突兀言行,令石堪等围拢半山腰的将佐再度懵逼,只觉这位大都护莫非真就因为走投无路得了失心疯?同样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还有石生那为数五百的随行亲兵,可他们却毫不迟疑的执行了石生的命令,包括已有所悟的扎吉温在内,转眼便在其他将佐做出反应之前,一齐转移到了馒头岭那拔地仅有三十多丈的制高点,并利用盾牌山石林木等等,迅速搭建起了一道铁桶防御。
到了这个时候,汇聚而来的一众羯胡将佐再傻,也已看出石生所为绝非失心疯,而是别有考量了。石堪将自己的身形进一步埋入亲兵队伍,这才厉声喝道:“石生,你这是何意,难道大难临头,就连我等也要视作仇敌了吗?”
或是受到了石堪的鼓舞,石朗的亲兵群中,也有一名不知名的百夫长持盾而出,手指石生质问道:“石生,你虽为公推的三军大帅,也无权随意斩杀我家将军!今日你若不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我等数千儿郎绝不与你善罢甘休!”
然而,好似注定了谢幕前的跌宕起伏,不待略显难堪的石生想好如何作答,变故再生。伴着大量人影的涌来,东方林间传来了阵阵立场各异却目标一致的怒吼:“石生那厮勾连刁膺,投敌将我等卖给了血旗军,弟兄们,杀他丫的报仇啊…杀掉石生,取其首级,弟兄们,反正保命啊…杀石生啊,弟兄们,杀掉这个将我等带入绝路的狗东西啊…”
“直娘贼,别无选择了吗?好你个刁膺,狗日的,只要今番能够逃得生路,看老子如何与你干休!”口中呢喃,已然读懂来龙去脉的石生,惊惧伴着侥幸在面上一闪而过,心底反而踏实下来,神情也愈加坚定,隐隐挂上嘴角的狠戾,则愈加狰狞。
蓦地,下定了最后决心的石生,手指因为乱兵潮而再度懵逼的石堪等人,他厉声喝道:“给某放箭,快,射杀所有可以射杀的将佐,能杀一个是一个!既已乱了,就叫它更乱些吧!”
“嗖嗖嗖…”“噗噗噗…”随着石生以生平罕见的毅然决然,突施辣手先下手为强,馒头岭上的大规模内讧终于正式拉开了序幕。转瞬间,流矢横飞,鲜血迸溅,哀嚎惨呼,那些反应稍慢的羯胡将佐亦或僚臣,一个点背就得身死道消,真真是死不瞑目。
寵溺無邊:千億總裁追逃妻
“石生果然吃里扒外,弟兄们上啊,杀了他这个杂碎,纵死也要拉他垫背呀!”肩头中了一箭的石堪,怒焰冲天的吼道,不过,他自己的身形却已下坡疾走,退往自家的嫡系兵马。
絕艷天下之農門棄婦
倒是那些石朗的残余亲兵,作为与主将共荣共辱共生死的一群人,已然不管不顾的带头杀向了石生。而在他们的身后,更多死了将佐的亲兵,乃至部分濒临绝境无从发泄的狼军们,也在愤恨驱使和气氛感召下,歇斯底里的杀往山包顶部。
貼身防火墻
不光是石生周边的山包区域,此刻,整个山林已经彻底沸腾起来。能够走到这里的军兵,本就不乏羯胡情节颇重的主,到了如今这一步,所有的负面情绪都下意识的集中向了显已背弃众人的石生,更多的人咆哮着向中央汇聚,杀往山顶的石生所在。
名門盛愛:冷少的契約情人 糯米團長
当然,混乱的人群之中,也有意欲护卫石生的嫡系兵马,还有只管找寻家眷保命逃生的军兵,更有些趁乱斩获将佐首级以反正立功的害群之马,他们成为进一步搅乱局势的因子,令林间完全乱成一锅粥。由是,这一片山林,彻底沦为一个充斥着鲜血、杀戮与背叛的炼狱…
山包顶处,咆哮怒吼,哀嚎不绝,石生的亲兵已经与杀上来的乱军白刃交手,刀光剑影间不断有残肢抛飞。总算石生见机的早了片刻,察觉不对便提前抢占了有利地形,组建了铁桶防御,本就精锐的亲兵们一时倒还顶得密不透风。
“弟兄们,只要顶住半时两刻,抗下这些乱军的第一波拼命,乱军自溃,我等便有荣华富贵啦!本将成为华国都督,自也少不了大家的好处!”铁桶阵中央,石生一边鼓劲一边调度,“传令本部兵马,速来坡下护主!”
蟲慌 糖醋於
后知后觉的扎吉温这时终于彻底回过味来,得了个空,立马凑前大献敬仰:“狗日的刁膺,他是挑起兵乱,玩林间营啸,希望主上与那些将佐同归于尽,自己好独吞功劳啊!好在主上英明睿智,果敢神武,适才不待与那些将佐混砸一处,便决然出手,否则卑下只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啪的一声,又一个大耳刮子落在扎吉温的脑门,伴以石生不耐烦的喝令:“别他娘的废话,快,干活去,给本将升起降旗!传令三军,都出林投降!还有,向林外血旗骑军发旗号求援!”
“诺!”扎吉温应声欲走,可刚迈出半步,复又转过身来,不无担心的问了一个颇有深度的诛心问题,“主上,血旗军会不会袖手旁观?甚或,刁膺的上房拆梯,本就是华王的意思?”
身体一阵,石生目光幽幽,旋即,他手指林外那面代表华王亲至的麒麟血旗,咬牙冷笑道:“所以要你立即竖起降旗求救!记住,竖高点,要让馒头岭内外的敌我双方都能看得清楚!哼,且不管其间究竟是何勾当,某就不信了,堂堂华王,一代雄主,真会当着数万人的面不要脸皮…”
同一时刻,馒头岭北方,麒麟血旗之下,大军拱卫中的纪泽正满面春风的倾听着林内的喊杀一片。在他身边,一众将佐乃至寻常军兵,也皆笑逐颜开,没有什么比坐看敌军自相残杀,自家只待点收胜果更为舒爽的事情了,而大家所付出的努力,基本就是玩了一次昼伏夜出的秘密长途拉练而已。
校園全能老師 漢唐風月
潛入皇家美男團 沐小池
羽扇轻摇,庞俊不无捧哏的凑趣道:“恭贺主公,英明神武,几乎不费一兵一卒,便令羯胡最后一支成规模战力土崩瓦解,呵呵,经此一役,羯胡剩余几郡势必闻风而降,整个河北也将尽落主公之手,我华国却伤亡寥寥,此乃洪福齐天,更是人心所向啊。”
突破之 驚艷一
“诶,此战还赖诸卿谋划之功,赖三军兵威之盛,也赖时机把握之准,士彦所言,可是有点谗佞之嫌啊,不过,本王爱听,哈哈。”得瑟一露而收,纪泽略带嗟叹道,“河北之战顺利如斯,蓟城一战斩首石勒,令羯胡群龙无首乃是关键,兴衰决于一人之手,此乃羯胡速亡之根由,于我华国百世基业,也是反面之鉴呀。”
豪門奪愛:冷梟束手就情
说笑间,马蹄哒哒,却是刁膺被军兵护送而来。老远的,刁膺便滚鞍下马,待得小跑近前,已是满脸羞愧,继而却见他语带哽咽的伏地拜道:“罪臣刁膺,赖大王洪福庇佑,幸不辱命。昔年罪臣为存亡所迫,卖身侍贼,助纣为虐,数典忘祖,如今虽受大王感召,痛改前非,然大错业已铸成,还请大王责罚!”
卧槽,卖队友卖得那么彻底,请功讨赏又玩得这么有艺术,头号华奸果非寻常水准!纪某人心中腻歪,正欲捏鼻子作势温言两句,却听边上的亲卫头子秦厦不无揶揄的叫道:“大王,看山顶石生帅旗所在,有将旗正在求救呢!”
纪泽一顿,与众人一同闻声看去,果见一面高高的杏黄旗正在山顶可劲的挥舞,那个突兀,想要看不见都难。而马前的刁膺,则哽咽的更真了:“罪臣办事不力,请大王责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