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3ze优美都市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討論-第1071章我就是來找事的推薦-2gsn9

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
“他们是谁?”左边的弟子看向徐子墨两人,淡淡的问道。
“我们是天武派的,”夏婉晴回道。
听到夏婉晴的话,麟云痕愣了一下。
这一路走来,他只知道两人的名字,但来历他也没敢多问。
也幸亏自己没说过天武派的坏话。
“天武派的?”那两名守门弟子愣了一下,随即上下打量了两人一番。
问道:“天武派不是只有一个名额吗?哪来的两人?”
“我是陪她来的,等她安稳了我便会离去,”徐子墨回道。
“你可以进来,”两名弟子指着麟云痕,回道:“天武派的要等等。”
“为什么要等等?”徐子墨问道。
“让你等便等,哪来那么多废话,”左边的弟子不耐烦的回了一句。
“你跟我们来。”
獨家公主絕版愛 蘇景°
他带着麟云痕朝道庭内走去。
不过刚刚转身,好像被一股力量推了一把,直接从道庭外的一千多台阶下滚了下去。
“程师弟,”右边的弟子着急的大喊道。
“咱们进去吧,”徐子墨说着率先踏入了道庭内。
“这样不好吧,这是擅闯,”夏婉晴迟疑的说道。
“没看见人家来势汹汹嘛,又何必谦虚,”徐子墨摆摆手。
走进这道庭内,方才能看清外宗的面貌。
用一个词来形容“浩瀚”。
入眼处,明心见性的菩提树有几千棵,围绕着眼前的通天大道一直栽种下去。
苍穹上,岛屿漂浮,玉宇悬空。
有神兽拖着亿万山峰横跨而来,有人吸取日月精华。
仙人、仙树、仙姿。
一吸气,便是如鲸吞般的灵气入腹。
夏婉晴甚至感觉自己停滞的修练要突破了。
“徐兄,”紧跟着进来的麟云痕说道。
“咱们要不要先去找长老?
要是被捉拿了,就彻底完了。”
“没事,我有认识的人,”徐子墨摆摆手。
“原来徐兄在这里有认识的人,那会好办许多,”麟云痕长舒了一口气。
“你何时在千牛道庭有认识的人了?”夏婉晴小声问道。
“萧不悔呀,你忘了?”徐子墨回道。
夏婉晴表情一滞,呆呆的跟在徐子墨的身后。
从这通天大道走过,两边开始遇见了一些弟子。
“萧不悔在哪?”徐子墨随便拽住了一名弟子,问道。
“你谁呀?敢直接称呼萧师兄的名号?”那弟子看着徐子墨,淡淡的回道。
一夜貪歡:總裁的幸孕妻 一路聽香
“核心弟子徐子墨,你不认识?”徐子墨淡淡的回道。
“知道三百仙山不,我住第二百座。”
这千牛道庭太大了,弟子又何止百万。
徐子墨就不信这些弟子能把每个人都记住。
那弟子被唬的一愣一愣,虽然感觉这个名字有些耳生。
但万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若真是核心弟子,那自己岂不是赚大了。
“原来是徐师兄,久仰久仰,”那弟子连忙问候道。
“师弟陈星,有眼无珠,你莫要怪罪。”
“带我去找萧不悔,”徐子墨摆摆手,吩咐道。
“师兄请跟我来,萧师兄一般都居住在孤云峰上,”陈星连忙回道。
旁边麟云痕两人是听的心惊胆战,这么明目张胆的冒充,要是被发现,估计又是罪加一等。
“师兄看上去挺面生的,”陈星一路上笑着问道。
“平日都是在修练,不怎么露面,你也知道,三百仙山中竞争很大的,”徐子墨淡定的回道。
“我懂,我懂,”陈星连忙点点头。
一边说着,三人来到了一座山峰前。
这山峰高耸入云,犹如一柱擎天,上面种满了灰色的松柏。
“这里便是孤云峰了,”陈星回道。
“知道了,你回去吧,”徐子墨摆摆手。
“师兄,我叫陈星,以后有什么事,可以尽管吩咐,”陈星连忙介绍着自己。
徐子墨摆摆手。
他看着面前的山峰,对两人说道:“去找萧不悔,然后让他带我们去道源之地。”
邪心 邪心未泯
“这样不好吧,”麟云痕回道。
“道源岂是谁都能去的。”
“我是来闹事的,你还看不懂吗?”徐子墨回了一句。
麟云痕的身影瞬间僵硬在原地。
珍居田園
“不是,徐兄,你开玩笑吧,”麟云痕连忙说道。
“你觉得我的所作所为,像是开玩笑吗?”徐子墨反问道。
他率先朝孤云峰上走去。
只留下身后一脸崩溃的麟云痕。
这孤云峰的环境不错,云端笼罩,仙气弥漫。
“徐兄,等等我,”麟云痕的大喊声从身后传来。
只见他也狂奔着跑了上来。
穿越攜帶幹坤 暗石
“怎么?想跟着上来了?”徐子墨笑道。
“既然已经一条路走到黑了,那干脆就走吧,”麟云痕说道。
“而且,我也不相信徐兄是那种会来送死的人。”
徐子墨摇头失笑。
走上孤云峰,颇有些一览众山小之姿。
这萧不悔住的地方着实不错。
在半山腰,几人看到了一座庭院。
这庭院的装饰不算繁华,却颇有些仙家道府的感觉。
围墙是用统一的青砖绿瓦构造而成。
走进大门,在院落的中央种植着一棵年代久远的菩提树。
旁边还有一尊老者的雕像。
“萧不悔在不在?”徐子墨大喊了几声。
下一刻,脚步声响起。
一身青袍,头发用发箍束缚的整整齐齐的萧不悔从内屋走了出来。
“何人喊我?”
“好久不见啊,”徐子墨轻笑道。
看到几人,萧不悔脸色一变,难堪的说道:“谁让你们来我孤云峰的,滚下去。”
“来看看你,不要这么大火气嘛,”徐子墨笑了笑。
他一挥手,一股强大无比的伟力降临。
随即便是虚空破碎,一直弥天大手从头顶镇压了下来。
“你想干什么?”萧不悔大喝道。
他周身威势磅礴,想要从大手的镇压下冲出去。
“轰”的一声,一道沉闷的爆炸响起,脚下的孤云峰都震颤了许久。
尘土飞扬,只见萧不悔的身体被镇压跪倒在地,动弹不得。
“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嘛,徐子墨这个名字会成为你接下来的噩梦,”徐子墨笑道。
“你们好大的胆子,敢在千牛道庭内行凶,”萧不悔大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