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6a9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攻約梁山 山水話藍天-739鬥將下讀書-cihn6

攻約梁山
小說推薦攻約梁山
马进自己悄悄认为,既然张宗谔已经败了,不知逃哪去了,败得这么快,败得不知他怎么败的,那么,宋江的借力收拾梁山的如意算盘就已经破了,就不应该还坚持和梁山打这一仗。
只是,他是降将新入伙的,不好说什么,此时装哑巴不动是最理智的。
另一降将贺刚倒是心动想上阵斗一斗。
他恨极了赵岳。
若不是梁山给了济州原官军庇护的出路,那些官军就绝不会瞒着他弃城逃跑,只能听他指挥跟着他奋力坚守城池。尽管到现在他也明白,城无论如何也是坚守不住。哪个州城也经不住贼寇用无数人命铺天盖地日夜不停地攻打,济州城必破无疑,但,那是另一回事。
逆天紅顏
他现在也是强盗了,已经没有回头路,但他心里仍然不愿意效忠二龙山。他爱的是当官享受荣华富贵,是光宗耀祖和权势恩泽族人,当强盗能有什么出息?贼寇尔,世人唾骂,难成大业。却无奈只能面对现实,只能先老实呆在二龙山存身徐图后事,有机会就再投入朝廷。
眼下,他很想出马杀了赵岳。杀赵岳几个大将也能解恨。
贺刚对自己的武艺很自负,已经忘了败在张宗谔刀下的耻辱。他认为那是自己心慌处在逃亡仓皇中,状态不佳,无心拼斗才会败给区区一民贼贼首。若是换个环境,定能杀之建功扬威。
淺淺遇,深深纏
醫道至尊 秋白
贺刚心中一阵阵翻涌着上阵的冲动,却也并没有动。
无奈入伙后,他立马和先一步无奈入伙的马进混成团伙。马进强勇却不动,他也不动。马进毕竟在梁山泊周围当官的时间比他长很多,对梁山的了解肯定比他个初来的人多太多了。马进装聋不动,那说明马进忌惮梁山,不敢逞强出战。他也就不必自大逞勇上阵冒险了。他又不忠于二龙山,没必要为了宋江的面子和讨好宋江就冒险。
二龙山众将一时竟然无人动。
赵岳虽年少,却凶名太胜,众将不了解梁山的底,心怀多种忌惮,不想抢出头冒险。
宋江不禁有些尴尬。关键时刻还是一向勇当先锋的独角蛟秦会勇敢地顶上去了。
赵岳笑了声,扭头看了不远处跃跃欲试的金毛犼施威一眼叫了一声。
施威一点头叫声:“末将去会会这头独角蛟。”策马舞刀冲上疆场,也不搭话直接开片。
这一回,二龙山头领更专注于观战,都想借此进一步看看梁山到底有什么能人。
施威、秦会皆是当世一流凶将,都想打败对手为自己和乙方扬威提气,上手就来狠的,砍山刀对虎头断金枪一时间斗得难解难分旗鼓相当,不知不觉四十几回合过去了。秦会渐渐吃住劲了,首先吃亏在马上,还有武器也不行。
施威的刀是海盗帝国特制的将刀,虽不能吹的那样削铁如泥,但斩钉或劈开十枚铜钱是没问题的。秦会是二龙山大将,用的虎头枪也是山寨特制的,却也经不住施威一次次发狠的猛劈猛砍,枪杆上被砍出一道道痕,把秦会心疼得不行,枪杆上砍得一条条刀伤也让枪使不得那么顺滑如意,影响了秦会的心情和武艺的发挥。
双方的甲也有差距。
施威仗持宝甲护体,对一般的枪划等危险根本不在乎,相对就能更放得开手脚狠拼。秦会的甲也是锰合金特制的大将甲,比宋辽西夏等的这时代的甲都坚韧,却比不上施威的甲,施威不怕他的枪,他却得怕施威的利刀,多了顾忌,相对就缩手缩脚的,打得憋屈,很不痛快。
施威和秦会的身体素质差不多,占尽装备上的优势,本身的武艺综合素质也在秦会之上,年少在赵岳眼皮下习武着实吃了苦头,沾名师光也下了苦功,拳脚刀枪射箭暗器步战马战样样精通,精得多了不是白精,至少是身体更灵活心更有底气,玩命的时候就能体现出好来。
这家伙本就是个天生杀才,得理不让人,得势更不让,斗了几十合摸出了对手的底,心中有了数,知道自己比对手强,士气越发高昂,心态士气这很重要,会变得越发勇猛难敌。
秦会越打越被动,士气低靡,信心丧失,主要是憋屈得慌,坚持了一会儿,知道取胜无望,只会更陷入被动丢人,马也疲惫成了拖累,很容易连累他丧命,他恨恨一枪后败回去了。
施威也不追赶。
赵岳不要秦会的命。施威按计划就嘴上损损人,刺激二龙山强盗,然后就得意洋洋回去了。
二龙山两战皆败,大没了面子,似乎真成了赵岳嘲讽的那样只配窝山上吃草。
宋江本就黑的脸越发黑得难看,却也不好怪罪秦会什么,还安慰了几句。得回报秦会的奋勇当先全他宋江的脸面。不能凉了这样的大将的心。
孙立也说话了,半是安慰秦会半是为秦会向宋江和众人解释为何战败了。
重生時空的愛戀
“这个金毛犼施威是赵庄人,江湖传闻有三个结拜兄弟,同为赵岳家的护院,都勇猛凶悍过人,人称镇宅四煞,是赵岳的心腹部将,当年随文成侯抗辽守沧州就有威名。现在看此人甚是凶强,正在当年,也确实有真本事,定受过名师指点,我观他武艺很全面,马上步下拳脚刀枪定然皆是高手,综合本事确实在秦兄弟之上。但秦兄弟最吃亏的是战马盔甲武器。这些都不如施威,打得放不开手脚。让施威占尽凶威,能斗五十几合,秦兄弟已经本领出众,可称虽败犹荣。”
秦会已经很不错了,敢为先锋,又能斗得施威杀不了。败了也光荣,至少比你们这些连上都不敢上的渣渣强。孙立心里就是这意思,说那些话是交好勇猛讲义气的秦会,为秦会挽面子。
秦会感激地看了孙立一眼,把枪上的众多疤痕伤让众人看了看。众将都倒吸口凉气。
宋江等也听明白了,原来赵岳的人厉害在武器盔甲上。
再一想刘无忌与杨适二人,也是吃亏在武器上。二人的戟也被对手伤了…….
孙立的解释让二龙山将领对自己的本事有了自信,却也同时多了顾虑。
尼麻麻的,宝甲护身,砍不死啊,杀他只能对付脖子,或者用重击碎脑袋,这太局限了,可不好对付,上去交手就吃亏……唉!沧赵太聪明了,造刀甲也让人不及,可惜了这家……
我和大叔的秘密往事 我就是我1219
有人却是来了精神。
正是殷泰。
他主动策马上场了,一扬沉重战斧,如雷大叫:“赵岳小儿,有胆你可敢上来一战?”
殷泰可不怕对手有宝甲护身。
DOTA之刺神傳說 YY雄
他使重武器,就是斧头劈也能造成重伤,什么宝甲在战斧下也没用。我就算砍不开你的甲,也能砸得你骨断胸塌、脑袋开花……来呀,梁山好汉,你们谁敢来试试本将的神力和高强身手?
信心满满。
他如今也确实有资格信心满满。
二龙山第一猛将霹雳火秦明如今也未必是他对手了。
赵岳瞧瞧这家伙的张狂样,又瞧瞧殷泰独特的能刺能劈的枪斧,心说,你的武器是我给你设计的,你的斧枪武艺也是我变相赐与你的,你成长到如今是我特意成全的。你得瑟个屁?
不过,这家伙确实成长起来了,再不是以前那个靠着天生蛮力充高手的农夫山大王及武艺土把式了。赵岳这的军中还真少有能做殷泰对手的。
正好看看这家伙的武艺到底成长成什么样了。顺便也教训教训这家伙。
不要太自信,不知天高地厚。天下能人辈出。什么强者阴毒者都有。战场,轻狂易死啊。
赵岳心中转着心思,看了看史文恭,笑道:“总教头,这家伙还得你教他懂做人。”
这话让史文恭倍有面子,尽管以他的本事和性子如今早不在在乎这些虚荣了,却仍很高兴。
按计划,殷泰也是由史文恭来斗。
史文恭笑了一声,嘴中短促崩出两字:“遵命。”表示我再有本事也尊你听你的。
赵岳听懂了,对史文恭会意地笑了笑。
史文恭嘴角含笑,然后脸一肃,目闪骇人厉芒,露出本性,提戟策马上阵。
他也不耍花样,照旧是快马铁戟猛一撅。
天下武夫能架得住他这一招的,已经是难得的强者。架不住的,不论因为什么原因伤了死了,那都是弱者,是渣渣,没资格以武称牛逼。这是最简单最快的一手检验方法。
史文恭历来上场就会下手无情,对殷泰的这一招同样毫不留力。
殷泰若是被杀个措手不及死了,那是短命,也没有资格在以后的凶险乱世中对金军搏命厮杀。女真军厉害的特点之一就是矫健快捷凶猛之极。辽军很多大将不是本事不济,正死在女真的这个超人特点上,常常是本应该能打败金将,结果却交战中几下子甚至一下子就死了。
殷泰,人长得五大三粗象个没脑子的莽汉,心却细,贼有心眼,极惜命,打仗时就会警惕起来,甚是留心,总防备地足足的,这回自负武艺难免有点轻狂大意,但一看到上来的对手的气势顿时就一惊,那点冒起的轻狂大意消失得干净,立马策马提速加强冲击力并凝神聚全力准备。
二人对冲,猛烈交击而过。看得双方将士都心一悬。
狼王弟弟監護人
殷泰的警惕细心狡诈本性习惯又保了他一条命。
史文恭毫不留情的凶猛一戟没能捅死殷泰,也没能把殷泰撅下马。他圈马而回,瞅了瞅殷泰,习惯性阴狠严厉的脸笑了一下,“力量不错。不知你武艺如何。再吃我一戟。”
總裁老公抱緊我
影愛
殷泰吃了这一记就心中起了惊悸。
好可怕的力量,好可怕的戟速,好高明的一击……
他握了握手缓解双手的麻木,赶紧打起精神准备挡这个未知姓名的可怕对手的再次进攻。
二人又凶猛对冲了一记。
殷泰越发手麻心惊,在坐下马的惊嘶颤抖中,哪还有之前的半点牛逼自信轻狂劲,全部的心神都提起来了,大吼一声给自己加勇气值,策马抢主动,抡起大斧抢攻上去,再不肯被动吃亏。
这一对的争斗比前面两场激烈凶险了太多,看得双方将士一个个眼珠子快瞪出来了,下意识憋着口气,下意识死死握紧着武器,就仿佛是他们自己在场上陷入搏命厮杀。
二龙山这边最能瞧出名堂的是超一流高手孙立。
他也瞧得眼睛似乎直了,呼吸似乎都停了,好久才会喘一口气,全神贯注死盯着场上,只看了七八回合,他就看明白了,殷泰神力神勇,暴发了全力,战斗力如今果然已不在他之下,有成为二龙山第一将的趋势,但这场厮杀却是输定了。
梁山使戟的这将太厉害了,武艺高得惊人,戟似惊龙,人似魔神,凶煞之威仿佛如实质,只这股瘆人气势就能吓倒一般的武夫好手……就是我上去,怕是也走不过二十回合……
孙立惊骇如此寻思着,转眼就看到场上的情况变了。
想仗着力大斧重抢攻夺回优势的殷泰就这么会就陷入了挨打中,只顾着拼命防卫,哪还有士气或机会进攻,只又斗了三合,殷泰就趁着对着本阵的错马而过直接败下来了。
以殷泰之强勇,这场争斗却只进行了十几回合就结束了。
梁山此将可怕至斯。
史文恭没有追杀,更没有以他最拿手的射箭暗算再检验殷泰一下,轻松地也直接回去了。
殷泰顺利逃回本阵,安全了,那张魔鬼般的花花脸上却仍是满满的惊悸,哪还有什么嚣张。
宋江看得满脸震惊,震惊到都忘了再次失败丢脸的羞臊愤怒,黑脸却变白似的,城府再深也不禁在震惊后抑制不住的露出了沮丧神色,甚至脱口而出:“这什么人竟然勇悍至斯!?”
老鬼徐槐不通武艺,却也震惊不已,眯着眼感叹道:“沧赵强横,果有能人呐。”
其他二龙山头领要么惊骇还在张着嘴,要么死紧地闭着嘴,无人吱声,显然还处在震惊中,没返过神来。不少人眼中闪过惊惧之色,显然对打梁山心生了怯意。
这样的高手,强大到不可思议。
要和这样的人作敌人,谁能不怕在交战中撞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