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v3p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蘇廚笔趣-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選擇看書-ms2ei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选择
两日之后,大陷谷北面行来了一支巨大的队伍,除了羸弱的人马,还有瘦弱的牛羊。
除了大宋商队的马车,还有鞑靼人自己的粗制马车,妇人和孩子们坐在车上,有的还抱着羊羔。
羊羔,才是部族的未来。
这两天苏油也没有闲着,大陷谷口已经摆开了一大溜的大锅,里边煮着肉汤,面糊。
还有热水和药汤。
受赵顼这灾星的拖累,大宋对救灾已经经验丰富,颇具章法。
见到吉多坚赞,苏油赶紧迎上去:“大和尚,你是活佛,今后坐镇双塔寺就好,这种事情派个弟子去不就行了?”
吉多坚赞合什行礼:“益西威舍此番救助十数万生灵,功德无量。”
苏油摇头:“这才刚开始,最多算是应了急,这位就是阻卜的苏日哲头人吧?”
苏日哲匍匐在地:“长生天到底没有抛弃它的孩子,它指示我们顺着大雁飞行的方向走出风雪。”
“阻卜、白鞑两族,遵从长生天的意愿,今后就是格日勒图最忠诚的部众。”
朕要娶你 沫若薰
啥意思?苏油没明白,不过赶紧将老人扶了起来:“忠诚在太饿和太饱的时候,与酒醉之后的话语一般没有效力。对你们提供帮助,只是出于人都应有怜悯之心,而你们的忠诚,也不是商品,哪怕它最贵的商品还珍贵。”
“如果我说我帮不了你们,忠诚是否就消失了?”
千嬌百媚 菠蘿蜜多
苏日哲顿时露出了惊恐之色。
苏油牵着他的手:“老人家别误会,我的意思是说,长久的互惠,比单纯的效忠,更加的可靠。”
“难道你们对辽人不忠诚吗?可他们为何要夺走你们种马,引来长生天的降罚呢?”
“我们汉人里有一个圣哲说过,如果君主对待百姓,如同对待自己的孩子,那他的百姓,就会待他如同自己的父母;”
“可如果他对待自己的百姓如同对待强盗,那他的百姓也会对待他如同仇敌。”
“两百车的粮食,只够你带领着你的部族走到这里,我其实并没有帮到你们太多,因此对于你们的忠诚,我现在受之有愧。”
“接下来,我们应该一起好好讨论如何度过这场灾难,甚至让两个部族,比受灾前还要繁荣。”
“做到了这一点后,我才敢替陛下,替大宋,感谢你们的忠诚。”
苏日哲这才明白,感激涕零地说道:“格日勒图已经救了我们的命,苏日哲也不敢再过分的要求……”
苏油摇头:“救命不是让你们苟延残喘等死,而是要给你们一个未来……走吧,我们去双塔寺好好商议商议。”
到了双塔寺,大家坐定,苏油给苏日哲上了一壶奶茶:“先喝点,既然已经到了大宋,大宋就不会不管你们的死活,这一点,首先请头人放心。”
听苏日哲讲起这场灾难,苏油才知道,游牧民族虽然强悍,但是很多时候他们发动战争,不如说是为了活命的赌博。
这次白灾,可得够大辽喝一壶的。
听苏日哲说,周边的多数部落都向辽国那边去了,毕竟游牧民族,更认以游牧起家,看似更强大的大辽作为宗主。
他们一开始也是,但是这条路是凶险的,因为路上所有人,都被严寒和饥饿变成了盗匪和恶狼。
阻卜和白鞑相邻,大宋的商品,主要就是通过白鞑流入漠北大草原,因此苏日哲首先想到的就是去找好兄弟抱团。
而白鞑本身也不好过,蒙根图拉克的父亲,也就是白鞑的族长额尔德木图已然病重,陷入昏迷。
当苏日哲带领着两族,走到一处叫那都海的地方的时候,额尔德木图突然苏醒了过来,用手指着天上的大雁:“跟着盲目的人群,只会见到傲慢和风雪;跟着聪明的大雁,才能找到温暖的春天。”
“往南方走,我的老朋友。那里有宫殿一般壮伟的寺庙,有佛祖吉祥的经音,还有智慧通彻如盐湖一样的格日勒图。”
“带着我们的部族,到南方去,到南方去!”
说完这些,额尔德木图就去世了。
额尔德木图,鞑靼语里就是“有才学”的意思,可是南方有大漠阻拦,这个决断并不好下。
就在这时,一块石碑引起了苏日哲的注意,上面写着一些古怪神奇的文字。
苏日哲命大家寻找,很快,又在南边发现了一块。
就这样,大家靠着寻找石碑,找到了从戈壁穿越过来的道路,一步步走出了大漠,抵达了盐海。
苏油摸了摸鼻子,这特么就是商队偷偷埋下的路碑,竟然被人家鞑靼人给破解了。
只好说道:“那是我让人埋下的,今后商队……”
苏日哲大惊:“格日勒图知道我们会有这场灾难?提前给我们布下了穿越大漠的指引?”
感激涕零地伏下身子,手舞足蹈地唱起来:“智慧光明的格日勒图,风雪在你的身前都只能停下脚步,你的睿智如同娄播贝的盐湖,不但洞彻清明,还是巨大的财富……”
苏油一点都听不懂,经过呼图翻译才连连摇头,赶紧将苏日哲扶起来:“老人家,我们的圣哲说过,一个睿智的人,应该像长生天经行不息那样,永远不要停下让自己更加完美的脚步;也应该像我们脚下的大地那样,能承载一切,培养自己深厚宽宏的品德。”
“长生天,只会帮助那些永远努力,永远不放弃的人。”
“所以你们要自己救自己。”
苏日哲恭敬地说道:“格日勒图,我们应当如何做?”
苏油说道:“你们有体力,能劳动,你们现在只是失去了牛羊,但是没有失去双手和双脚。你们完全可以通过劳动,将失去的牛羊赚回来,而且是更多,更好的牛羊。”
“现在河西路在采矿,我希望你们能加入到其中去,部族的男人,去帮助我们运输矿藏;女人和孩子,去帮助删丹的牧场繁育牧群。”
“男人的报酬,是每天三顿饭,每个月,矿主会给你们两百文铜钱的积蓄;女人和孩子的报酬,是所负责牧群的十分之一。”
“这个时间是一年半,等到灾难过去,新生的羊羔变成强壮种羊的时候,你们就可以返回草原了。”
“那个时候,男人可以用积蓄换成你们需要的物品,女人和孩子带上你们的收获。你们可以重新开始你们的新生活。”
苏日哲问道:“男人和女人,必须分开?”
苏油说道:“也可以不分开,但是我担心如果那样的话,你们最后会贪恋宋朝的生活,不愿意再回到草原上去。”
天橋圖 淚斬凡魔
“现在宋朝有政策,如果你们愿意成为大宋的子民,一丁给两百亩牧田,用于耕作和放牧。”
“这些土地,会成为小家庭的私产,除了为朝廷纳税,任何人都不再是其他人的附庸。”
“但是游牧的生活是不行的,因为那样会走到别人的地上去,干扰到别人的生活,自家的牛羊,也会吃掉别人的牧草。”
苏日哲有些不解:“牧草不是长生天送给我们的吗?”
鬼璽傳說
苏油笑道:“你们草原上的牧草是,我们这里,牧草是自己种出来的,所以才要划明地界。”
超級進化者
“删丹马场倒跟你们草原一样,不过那里是属于国家,属于大宋皇帝陛下的巨大马场,因此那里能够容纳下你们原有的生活方式。”
“但是不能对皇帝陛下的仁慈得寸进尺,军马场也容纳不下你们所有的人口,因此男人做工,女人和孩子放牧,是最好的,也是能帮助到最多人的选择。”
“对了,每隔六天,你们会有一天的相聚时间。”
“这两种方式,你们都可以选择,最好和大家商议一下。要是选择一丁两百亩草场的生活方式,你们以后就会成为宋人,纳入大宋的编户管理,不能在随意移动。你们需要耕作好自己的土地,照顾好自己的的家庭,为国家服役纳税,这就是宋人的生活方式。”
“要是选择继续过牧民的生活,以后要回到漠北大草原,那就男女分开,坚持一年半,最后带着积蓄的财物和牛羊,重新回到故乡。”
“不管你们选择哪种,我都会安排。因为长生天让你们来到这里,一定是有原因的,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