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us7x笔下生花的小說 託塔李天王-第七百四十八章黃飛彪戰死看書-3o0vm

託塔李天王
小說推薦託塔李天王
听到黄飞彪的话,张奎一时之间便沉默下来,此时黄飞彪的话正中张奎之软肋,此时的张奎怀才不遇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就在李靖入主陈塘关之时,张奎就梦想着自己也有一天,能够凭借胯下马和手中刀为后世子孙谋万世富贵,可是事与愿违,这么多年,依旧蹉跎。
“哼~,那汉子,莫要巧言令色的哄骗我家夫君,我家夫君乃是殷商忠贞之士,岂能如你们黄家一般,背主求荣,若是因不义而取富贵,那这富贵我与夫君情愿不要,岂不闻道不同、不相为谋,你们西岐便放马过来,看我们夫妇如何抵御你们号称百万的雄师!”
就在张奎犹疑之时,张奎的妻子高兰英纵马疾驰上前,厉声呵斥黄飞彪,高兰英的话让黄飞彪的话形成的气场瞬间消失殆尽,此时的张奎也反应过来,就在张奎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只见高兰英再次扭过头来,朝着张奎道。
“夫君,你忘了母亲之前的嘱托么,当年你入仕之时,母亲便叮嘱你要公忠体国,莫忘辜负当年闻太师的举荐之恩,此时闻太师便是死于这西岐小人之首,你若投奔西岐,可有脸面对母亲,可对得起闻太师在天之灵?”
“而且这功名利禄我们也可以自大商之内取得,此时正是我大商风雨飘摇之际,正是国家要重用人才之时,若是你我夫妻二人真的在此守住渑池县,阻止了西岐进逼的步伐,到时候我们立下泼天大功,相信大王也不会薄待我等,到时候既全了夫君之美名,又可得万世是富贵,何乐而不为?”
高兰英的话,让张奎面显羞赧的神色,此时张奎再次转过头来看向黄飞彪之时,一双虎眼之中的杀气迸显,张奎此时心中已经打定主意,今日便斩杀这黄飞彪,以此明志,而且这黄飞彪还是黄飞虎的亲弟弟,也是帝辛下令通缉之人,斩杀此人,也算不小的功劳。
“黄飞彪,你休要再巧言令色动摇本将军之决心,你们黄家几人,已经在背主卖国,人人得而诛之,今日我张奎便先斩杀于你,待到他日斩杀你大哥黄飞虎,便把人头一道送与朝歌,到时候你能给的富贵,甚至你们黄家都无的富贵,我张奎自然取得!”
黄飞彪眼见自己距离劝降成功只差一步之遥,半路杀出了高兰英,此时心中暗暗恼怒不已,要是此次黄飞彪兵不血刃便占领渑池县,如此功劳,以及招降如此大才,对黄家是极为有利的事情,现在这种情况,也只有一战了。
“既然话不投机,那黄某也不跟张将军计较了,你我便手底下见真章!张将军,岂不闻,天予不受,反受其咎。”
张奎此时也懒得跟黄飞彪说些什么了,只见张奎一夹马腹,手中大刀化作一道匹练,朝着黄飞彪就劈了下来,这一刀又快又急,张奎也是凭借此招,连番打败强敌,这才能在军中得到闻仲的看中,自伍长简拔至一军司马,最后在大战结束,外放渑池县。
可是黄飞彪自小就习武,家学渊源,对各种武艺都精通不已,虽然张奎马快刀急,也并非使得黄飞彪毫无办法,只见黄飞彪手中大枪甩出,直接抽在了张奎的大刀之上,无论是黄飞彪的大枪,还是张奎的大刀,都是极为沉重的兵刃。
破天龍騎 飛天豬豬俠
重生之腹黑長成記
皇上,給條活路!
“铛~~”
二者相交,发出的响声震天动地,无论是张奎,还是黄飞彪都没有想到对方的力气居然如此之大,这一击明显是旗鼓相当,可是在战场之外的黄飞虎看来,此次明显是张奎轻敌,而黄飞彪是早就有所准备,这才能打的旗鼓相当。
東周的東周
看到这种情形,黄飞虎的没有不由得皱起,这黄飞彪可不比他人,现在黄家一系的将领,损失极为严重,若是黄飞彪这黄家嫡系的力量在有所损失,黄家恐怕就要维持不住这一路大军,若是这一路大军被姜子牙再掺了沙子,黄家在西岐的地位恐怕就要保不住了。
与黄飞虎看法相同的还有此时在黄飞虎身旁的曹州侯崇黑虎,期初闻聘、崔英以及蒋雄三人陨落之时,崇黑虎还没仔细观察,此时崇黑虎才发现,这张奎的刀法当真是凌厉异常,崇黑虎此时自问,自己还真不是这张奎的对手,不过待到其摸到腰间的红葫芦,心中便安定许多。
就在黄飞虎和崇黑虎心思各异之时,黄飞彪与那张奎已经又过了数个回个,二人此时战马交错之间,兵器撞击产生的火花,就是在白昼之中,看的也是异常的清晰,可见二人比斗的激烈程度,可是就在这时,只听得黄飞虎身后大地震颤,一彪骑军自西方而来。
此时发生的情形,不由得吸引了场中所有人的目光,就是黄飞彪和张奎的手上的动作都为之一缓,待侧目看去之时,发现一杆大旗自地面平之上缓缓露出,其上一个斗大的“姜”字在这大旗的正中,而那大旗推进的速度也是极快,只是几个呼吸之间,大队大队的骑兵,出现在了旷野之上。
张奎看到姜子牙的大旗,心中就是一沉,刚才他口气虽然很大,但是他却并不是鲁莽之人,姜子牙的到来,证明现在西岐的主力已经到了这渑池县附近,姜子牙能一口气推进至渑池县,原本视为天堑的五关居然也没有太过迟滞西岐大军的步伐,张奎便知道这西岐军中自有能人。
而此时张奎再次响起这黄飞彪的招揽,心中又是一动,可是就在张奎稍微迟疑之时,他的神情就被夫妻多年的高兰英看到眼中,此时她如何不知张奎心中所想,不过这次她没有再次出言提醒张奎,而是一夹马腹,朝着正在回头看着姜子牙大旗的黄飞彪杀去。
“小心!”
“二弟!”
就在高兰英已经近的身前,手中日月双刀已经挥舞向黄飞彪之时,黄飞彪这才感觉到身后的劲风,以及听到黄飞虎和崇黑虎的提醒,这才反应过来,不过即使反应过来,时间已经来不及做出反应,只能勉强躲过要害之处。
只见黄飞彪身上鲜血狂飙,肩头和后背之上,两处战甲已经被划开一个大口子,其中白肉已经翻卷,黄飞彪的鲜血挥洒遍地,黄飞彪受此重创,心知自己此时不能在战场上久留,就是现在自己这个状态,不用高兰英或者张奎追杀,就是让自己在战场之上逗留一两个时辰,自己的血液也会流干。
念及至此,黄飞彪便强忍身上伤口处的疼痛,兜转马头,就准备疾驰着返回黄飞虎的军阵,可是此时的黄飞彪忘记了前车之鉴,就在不久之前,西岐的宗室子弟姬仲明与姬叔升,以及崇黑虎的将领闻聘、崔英以及蒋雄是怎么死的了,张奎胯下战马乃是独角乌烟兽,岂是他胯下的乌骓马能比的?
此时的张奎正在犹疑之间,就听黄飞虎等人大喝,便猛的抬头看去,正看到高兰英双刀砍伤了黄飞彪,而此时黄飞彪也正好要逃走,张奎此时也没有选择的余地了,现在依然伤了黄飞彪,仇怨已经结下,既然如此,那就没有理由放过这个黄飞彪了。
幽靈山莊 古龍
奶爸的肆意人生
只见张奎一夹马腹,胯下的独角乌烟兽便全力爆发,就在黄飞彪还没兜转马头之时,张奎便已经来到了黄飞彪身旁,手中偃月刀化作一道匹练,在没等黄飞彪反应的时候,便已经砍下黄飞彪的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