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6fkh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起點-第一百九十九章:文驚天下,文聖之資,天下震撼!文人瘋狂!【新書求一切】鑒賞-vfr5d

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小說推薦不會真有人覺得修仙難吧
魏国贡院。
也有不少十国学子在这里参加最后的考核了。
很多修士,肉身塔一通关,便直接赶往贡院。
他们不想耽误时间,毕竟知道自己打不破记录,倒不如赶紧来贡院,好好复习复习。
并且因为第三关是文举考试,所以贡院外聚集大量修士,他们很期待这次贡院考核。
毕竟天骄打斗看多了,偶尔看点文斗也挺有意思的。
“是叶天骄来了。”
“叶师兄来了。”
“啧啧,生子当如叶天骄啊。”
“也不知道叶师兄文采如何啊。”
“叶师兄一看就是读书人,我赌他文采肯定不俗。”
“是啊,叶师兄一看就是读过书的人,估计不会差到哪里去。”
众人议论,认为叶平气质就如同绝世儒仙一般,下意识觉得叶平应该是读过点书的人。
魏国贡院下。
叶平十分客气地朝着众人微微作揖。
紧接着来到贡院门下。
此时此刻,贡院门下,左右两旁摆放着许多书籍,也有几位长老在此把守。
“叶平,这两旁的书籍之中,有本次文举试题,你可以选择先看看。”
“一旦踏入贡院,则不能离开,谨慎一些。”
长老出声,告知叶平,这两旁书籍当中有文举的试题。
因为一旦踏入贡院当中,就不能离开了。
“多谢长老提醒。”
叶平点了点头,对于文举,叶平到不觉得自己十拿九稳,虽然刚穿越时,靠着前世墨宝出尽风头。
但文举科考不一样,你文章再好,若是不对题的话,肯定无法通关。
所以叶平十分谨慎,他翻开两旁书桌上的书籍,认真观看。
一共数百本书,其中大多数是人物事迹,叶平认真观看,不敢遗漏什么。
足足一个时辰后。
数百本书,叶平全部看完,而且记在心中。
确定无疑之后,叶平走入了贡院当中。
此时此刻。
贡院内,数百张书桌摆放着ꓹ 参赛的学子,只有一半ꓹ 绝大部分的学子,要么在肉身塔考核,要么还在外面阅读书籍。
毕竟文举对很多修士来说ꓹ 有些头疼。
他们懂得东西很多,但想要做文章还是有够呛的。
“上仙ꓹ 随我来。”
这时,贡院内的书童走来ꓹ 指引着叶平来到一张书桌面前。
书桌上ꓹ 有三块红色木块,书童指着木块道。
“上仙,试题就在这木块之中。”
他如此说道。
叶平点头道谢,紧接着翻开木块。
第一块上面,刻着【劝言】。
第二块上面,刻着【时运】
第三块上面,刻着【英杰】
所谓文举试题ꓹ 就是以其中一道试题做文章,出三道题ꓹ 是考验文人的实力。
若是所做文章ꓹ 能完美符合试题ꓹ 哪怕文章次一点ꓹ 都算是上上之品。
文章是文章,文举又是文举。
文举最看重的就是‘应题’ꓹ 而文章最看重的则是内涵。
看到试题之后ꓹ 叶平不由微微一愣。
联想到外面的书籍ꓹ 一时之间,叶平恍然大悟了。
果然ꓹ 试题就藏在书籍之中。
一时之间,叶平没有动笔,而是在沉思。
他在思索写什么文章。
劝言、时运、英杰。
黑萌妖君寵妃無度
挑一即可。
但若是想要一举高中,所做的文章,就必须要应所有题。
只是,这三道题,无论拆开那一道,叶平都有自信,能作出完美的文章。
但想要全部写出来,就有一些难度了。
“啊!!!到底该怎么写啊。”
贡院中,有修士忍不住皱眉,手中毛笔落下,墨水染湿了文章,他发出哀嚎,眼睛血红。
“贡院内,不得大声喧哗,驱走。”
一瞬间,一道洪亮无比的声音响起。
是审考官的声音,十国大儒,声音响起,刹那间一股无形力量,直接将这位学子送出贡院外。
这就是大儒的力量,言语通神。
叶平看着这一切,心中不由感慨,他没想到文人居然有这种能力,如若是早知道的话,说不定自己要走儒生之路了。
綜誰拿了我的心臟? 想吃魚的飯粒
不过眼下不是思索这个的时候。
叶平紧闭双眼。
他在苦思,脑海当中,一篇篇绝世文章划过。
但可惜的是,没有一篇符合主题,准确点来说,没有一篇符合这三道主题。
唉。
脑阔疼。
足足一个时辰后。
也就在叶平苦苦思索时。
突兀之间。
一阵清风吹来。
清风吹来,吹皱了叶平长衫。
但刹那间,叶平似有顿悟。
劝言,时运,英杰?
这一刻,叶平脑海当中,有了一篇文章。
下一刻,这篇文章,就如同一团太阳一般,在脑海当中升起。
“就是这篇!”
“就是这篇!”
“就是这篇!”
叶平攥紧了拳头,他欣喜若狂,对于一个文人来说,思如涌泉简直是可遇不可求的机遇。
苦思一个时辰,如今忽然明悟,这种感觉让人头皮发麻。
“呼!”
叶平深深地吐出一口气,随后他挥了挥手,一根淡青色的狼毫笔出现在手指之间。
下一刻。
叶平在空白的宣纸上,落字。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福祸。”
“蜈蚣百足,行不及蛇。”
“雄鸡两翼,飞不过鸦。”
“马有千里之程,无骑不能自往。”
“人有冲天之志,非运不能自通。”
叶平落笔,每一个字都注入精气神在内。
但就在叶平落笔的一瞬间,整张宣纸上,爆射出一束束金色光芒。
轰轰轰。
这一刻,贡院当中,一座座石像震颤,这些石像,乃是十国历代大儒的石像,而且能在贡院当中‘立像’之人,可不是普通大儒。
而是得到天地认可的大儒,掌握言语之力,口诛笔伐之间,可调遣天命,言出法随的存在。
这次监考的三大考官,也是十国当中的大儒,但他们也没有资格在贡院立像。
然而,贡院当中的大儒石像,却忽然震颤起来,引来无数人观看。
“怎么回事?”
“发生了何事?”
“你们看,叶师兄写的文章,居然会发光?”
“这是什么神通?我也想学。”
“一字千金,一字千金,这是一字千金啊。”
“什么一字千金?什么意思啊?”
“嘶,叶师兄这是在写什么文章啊?居然一字千金?”
贡院当中,所有参考的学生,不由震撼连连,尤其是几个学生,瞬间明白了什么,眼睛瞪的巨大,注视着叶平。
“到底什么是一字千金啊?一个字一千两黄金,很珍贵吗?”
有人还是不懂,忍不住询问道。
“你真是个文盲,所谓一字千金,代表着乃是此人文章价值无量,每一个字都价值千金,珍贵无比,但这只是形容,并非是说只价值一千两黄金,而是珍贵的形容。”
“是的,唯独镇国文章才能出现一字千金之异象,一篇文章洋洋洒洒数百字,一字千金,可镇一国之气运,没想到叶师兄不但实力逆天,连文采都如此飞扬?”
“应该是镇国文章了,天啊,镇国文章,这可是连大儒都无法写出的文章,古今往来,也唯独十国科考,才有可能出现镇国文章,这一篇文章,可镇一国之气运。”
“文章镇国,一方大儒,叶师兄这篇文章若是写完,可直接成就大儒之位,逆天了,这简直是逆天了。”
贡院中,也有一些修士懂得文举,知晓文人划分,所以忍不住出声,感到无比震撼。
“什么?一篇文章,就能直接成为大儒?”
“真的假的啊?一篇文章成就大儒?还有这种说法?”
“整个魏国,加起来也不过是七位大儒,随便写一篇文章,就能成为大儒?你唬我?”
然而有人感到震撼,压根就不相信一篇文章就能成为大儒。
在他们眼中看来,文章再好,也不可能让人直接成为大儒吧?
“可笑,你当儒道一脉,跟修行一般?儒道一脉,讲究的便是一朝得道,白日飞升,而且什么叫做随便一篇文章?睁大你的眼睛看看,这是镇国文章啊,大儒都不见得能够写出来的。”
“是啊,镇国文章,魏国有七位大儒,但这七位大儒,只有一位写出了镇国文章,得天地认可,为天地大儒,命有天运,言出法随,有上达天听之能。”
“酸了酸了,叶师兄当真不是人啊,修行天赋可怕,肉身实力也可怕,没想到文章也能如此非凡,镇国文章,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此时此刻,不止是贡院当中,贡院之外,也有所察觉。
一股无法言说的气息,弥漫整个贡院考场,那大儒雕像,更是不断震颤。
“肃静!”
然而就在这时。
贡院深处。
一道声音响起,是大儒的声音,他的声音,似乎有神力一般,一个字,便让整个贡院内外安静下来了。
甚至包括雕像,也全部安定下来了。
这里是贡院,是考场,自然要庄重肃静。
贡院之内。
三名大儒,坐在大殿之中,这三人都是老者,他们神色平静,但眼神当中有遮盖不了的惊讶。
“没想到此人这般年轻,便可写出镇国文章,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快穿之炮灰不約
“是啊,如此年轻,便写出镇国文章,着实让人羡慕。”
“唉,可惜了,如若他是大儒的话,凭借着一篇镇国文章,便可直接得到天地认可,成为天地大儒。”
“也没什么可惜的,看他骨骼气血,只怕不超过二十五岁,一尊不超二十五岁的大儒,举世难寻,百年之内,必可成为天地大儒,我儒道一脉,总算出了个旷古奇才。”
三人交流,他们也十分震撼,只是他们身为大儒,倒不至于说一篇镇国文章,就显得慌慌张张。
若是平日里,他们或许的确会更激烈一些,但如今是监考文举,身为审考官,他们更加注重形象与身份。
所以三人静坐在此,没有什么过激的举动。
当然,待叶平文章写完之后,他们显然会争先恐后地去观看。
贡院之外。
叶平笔走龙蛇,他忘却所以,一个个金色字体出现在宣纸上,每一个字都价值连城。
而叶平身后,也出现一道道才气,足足有八道才气。
此乃才高八斗之意。
叶平所写的文章,名为‘劝世章’,又称‘寒窑赋’、‘破窑赋’。
乃是千古名章。
应题也应景。
这篇文章的主题,是劝世人顺天意而行,不要看不起自己,也不要总想着与天争,有时候顺其自然,反而是一件好事。
其次的是,文章以许多名人做题,诸如,文章盖世,孔子厄于陈邦,武略超群,太公钓于渭水,颜渊命短,殊非凶恶之徒,盗拓年长,岂是善良之辈?
当然这个世界没有空子,也没有太公,叶平在贡院之外,看了许多英杰的故事,所以进行了修改,但意不变。
诗词一字改韵。
但文章不在乎一字一词,而是文章的内涵,文章的精华,文章想要表达的内容,才是一篇文章的核心。
到最后。
叶平落笔越来越快,念头达通,才如涌泉。
“有先贫而后富,有老壮而少衰。满腹文章,白发竟然不中,才疏学浅,少年及第登科。深院宫娥,运退反为妓妾,风流之女,时来配作夫人。”
“天不得时,日月无光,地不得时,草木不生,水不得时,风浪不平,人不得时,利运不通,注福注禄,命里已安排定,富贵谁不欲,人若不依根基八字,岂能为卿为相?”
叶平的文章越写越快,甚至到最后,他联想自己刚刚穿越之时。
为求仙道,而苦命挣扎,但偶然之间,得运之时,遇太华道人,从而踏入仙道,时来运转,大道自然。
足足一刻钟后。
当叶平写完最后一字之后,他整个人不由长长吐出一口浊气。
精气神在这一刻,达到了圆满,念头彻底达通,所有的烦恼,所有的苦思,所有的一切,皆然在此时放下了。
也就在这时。
整个贡院,忽然变得翠绿无比,下一刻一阵阵清风吹来,叶平身后,竟然硬生生演化出一颗菩提智慧树。
万道菩提树枝垂下,阵阵经文之声响起,让人莫名开悟,也让人莫名没有了烦恼。
叶平脑后,度化金轮出现,将他映照如一尊真佛一般。
也就在这时。
越少爺的傻白甜丫頭 九陽綰兒
轰轰轰!
轰轰轰!
书桌上的宣纸,突然爆射出无量的金色光芒,冲天而起。
整个贡院所有石像,在这一刻疯狂震颤,连大儒真言都无法压制而出。
甚至,一尊尊虚影出现在贡院上空。
这些虚影,手握书卷,弥漫出滚滚才气。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福祸。”
“天不得时,日月无光,地不得时,草木不生。”
阵阵诵经之声响起。
传遍整个魏国上上下下,无数修士百姓,皆然听到这篇文章,这是由大儒之魂亲自诵念的。
而贡院当中。
那三位大儒,在这一刻,彻底震撼了。
“绝世文章!这是绝世文章!这居然是绝世文章?”
“文章绝世,传千世之章?”
“这怎么可能?怎么是绝世文章?”
三尊大儒愣在了大殿当中,他们眼神当中,充满着不可置信,也充满着无与伦比的震撼。
因为叶平这篇文章,不是所谓的镇国诗,而是最高级别的绝世文章。
文章有五等。
传城文章,传国文章,镇国文章,千秋文章,绝世文章。
传城文章,可传一座古城。
传国文章,文可传国,才高八斗。
镇国文章,文章镇国,镇压国之气运。
千秋文章,文章传千秋,流芳百世,天地大儒若著,可成亚圣,文章传千秋,造福后世千秋文人学子。
绝世文章,文章绝世,世间独一无人,独登高峰,著文章者,可为半圣,天下文人学子之半圣。
王朝供奉,天下文人共敬之。
这种文章,五千年才可能出现一篇。
可没想到,十国大比,居然出现了一篇绝世文章?
咻咻咻!
此时此刻,魏国贡院之中,出现了一道道身影,这是十国学府的强者,他们第一时间赶来,脸上露出无与伦比得震撼之色。
魏国皇宫内。
满朝文武正在商议着什么。
可突兀之间,一阵阵洪亮无比的声音忽然响起。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天不得时,日月无光,地不得时,草木不生。”
古老的声音响起,这是天地大儒之魂在诵经。
传遍整个魏国。
皇宫自然最先听到。
一瞬间,满朝文武都愣住了,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就在刹那间,魏国当朝宰相,身子不由一僵,而后浑身颤抖地来到大殿之外。
“绝世文章,是绝世文章,有人写出绝世文章啊,我儒道一脉,又要出圣人了吗?”
他的声音极其激动,连皇帝都不在乎,拔腿就跑,朝着贡院走去。
“什么?绝世文章?许相,你等等我啊。”
霸道老公慢點來
“嘶,天地之间,五千年出个圣人,难道我人族要出圣人了吗?”
“快快快,是魏国贡院的位置,快去快去。”
一时之间,所有文官纷纷朝着魏国贡院跑去。
他们是文人,虽然入朝为官,但满身都是文人傲骨,得知有人著作出绝世文章。
自然而然激动无比。
至于皇帝?
大不了回来被罚,若是不能目睹绝世文章,他们当真要遗恨万年啊。
所有文官都跑了。
这一刻,朝堂上众人都有些懵。
“陛下,这些文官,简直是目无王法,居然敢提前退朝。”
此时,有武官怒吼,想要参他们一本。
可一瞬间,魏国皇帝的声音响起了。
“你们等等朕,朕跟你们一起去,退朝,退朝!”
魏国天子的声音响起,下一刻,他的身影也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