螞蟻“失火” 殃及池魚?

螞蟻“失火” 殃及池魚?

(原標題:【深度】螞蟻“失火”,殃及池魚?)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曾經歷36天火速過會的螞蟻集團,在上市敲鐘前夜踩下“急剎車”。

先是被央行等四部門聯合約談,網絡小額貸款新規徵求意見稿也在同日火速出爐,劍指作爲螞蟻營收大頭的個人消費信貸擴張模式。11月3日,上交所與港交所的兩紙暫緩上市公告,更是將螞蟻推向“熱鍋”中央。

這起原本是史上最大的IPO被意外暫停,驚動的不止參與螞蟻這場資本盛宴的各方利益相關者,對於螞蟻身後排隊登陸資本市場的金融科技公司而言,尤其是已經完成上交所首輪問詢的京東數科來說,同樣是輾轉反側的一夜。

今年以來,隨着金融科技公司上市步伐加快,監管部門對金融和科技之間的交叉領域頻頻表態。在僅過去3天的11月,就連續發佈了兩份重磅文件:

11月1日,央行發佈《金融控股公司監督管理試行辦法》;3日,銀保監會與央行聯合發佈《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下稱《徵求意見稿》)。

隕落的商業巨頭EP10

無論是螞蟻上市暫緩,還是新規陸續出爐,背後都是監管給金融科技公司業務戴上“緊箍咒”。

滬指收漲1.30%汽車股爆發 北向資金淨買入超百億

對於互聯網巨頭旗下的金融科技“獨角獸”而言,未來不僅有可能面臨上市難度進一步提升的處境,更有可能意味着金融科技高估值的時代一去不復返。與此同時,網絡小貸新規徵求意見稿的到來,則成爲了所有小貸公司們最爲深切的隱憂。

監管會否再亮“黃牌”?

螞蟻暫緩上市之後,監管會否再亮“黃牌”?

四川1分送北京三連敗 哈達迪25+19翟曉川空砍兩雙

當前,頭部金融科技公司中,除陸金所趕在10月末登陸紐交所之外,另有京東數科還在上市進程中。據其於9月11日披露的招股書顯示,計劃募資約200億元,目標上市估值在2000億元左右。最新動態落在10月16日,京東數科方面向上交所提交了第一輪問詢函回覆意見。

此外,有望成爲首家上市持牌消金公司的馬上消金於9月11日獲批公開發行A股股票,同樣也在籌備上市進程中。

當前,監管對以上公司是否有進一步的動作並未釋放任何信息。但與螞蟻前後腳提交招股書的京東數科顯然不願成爲下一個新聞主角。

就在螞蟻集團被曝出暫緩上市當晚,一名京東數科內部人士向界面新聞透露,目前正在籌劃和監管溝通的事宜,尋求與監管溝通的機會。

另一位接近京東數科的人士則向界面新聞表示,“在螞蟻集團上市的風口浪尖上,監管可能會認爲這是同類型企業,需要避一避。”

數科概念高估值或將重構

除了是否影響其他金融科技公司上市進程之外,最受外界關注的還有,此次螞蟻暫緩上市是否將重構金融科技板塊估值。

據媒體報道,網絡小貸新規出臺後,螞蟻集團此次暫緩需要重新調整上市板塊的業務內容以及重新估值,其估值將進一步向金融公司靠近。

當前,金融公司估值遠遠低於科技公司,據WEMONEY研究室數據,從境外上市的國內互聯網金融公司和傳統互聯網科技公司的市盈率來看,互聯網金融公司的市盈率偏低,均值僅在5倍市盈率的水平,而傳統互聯網科技公司市盈率均值逾60倍。

受此影響,不少金融科技公司近年來都極力弱化其金融概念,突出其科技特色。一個普遍的現象是公司名稱的改變。

2018年11月,京東金融在提出“去金融化”的口號之後率先更名爲京東數科;2019年4月,玖富普惠更名爲“玖富數科”;7月,宜人貸更名爲“宜人金科”;9月,小米支付也改名成“小米數科”。今年8月,360金融也加入更名隊伍,升級爲“360數科”。

對於資本市場來說,科技的故事顯然更打動人。但對於監管來說,藉由改名來提升估值的行爲或許早應該遭到“敲打”。

經濟日報曾發文《金融科技不能“單兵突進”》,文中直指多數金融科技公司,稱少數持牌金融控股公司“改名”硬往數字科技等概念“蹭”,想貼上數字科技的標籤,難免有妄圖遊離於金融控股公司監管辦法之外的嫌疑,甚至還意圖要享受真正科技企業上市纔有的“市夢率”高估值、高股價、高融資額。

中國人民大學金融科技研究所高級研究員蔡凱龍對界面新聞記者指出,監管的表態,不僅將影響螞蟻的估值,長遠來看,對於排在螞蟻背後的衆多金融科技公司,比如京東數科,度小滿等而言都有影響。他認爲,金融科技行業將回歸理性估值,一旦恢復到理性空間,也減少了上市後再高臺跳水的風險。

整體來看,蔡凱龍認爲,“ 監管對整個行業發出非常明確的信號:金融科技企業將不再有機會進行監管套利。”

易觀金融行業資深分析師王蓬博表則表示,金融科技公司的估值是否會縮水現在還沒有定論,需要看後續進展,起碼從現在看,鼓勵上市的政策面不會改變。當前科技和金融業務成色將成爲是否受影響的關鍵,如果金融底色更爲濃厚,估值受到的影響顯然是更大的;對於想要強調科技概念的公司而言,進一步提升科技業務佔營收比例纔是重點。

網絡小貸新規衝擊波

基情滿滿!奧胖談最愛熱火時刻:和隊友浴室裸體幹架

螞蟻暫緩上市之際,於前一天發佈的《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下稱《徵求意見稿》)同樣成爲外界關注焦點。

誰贏了?王一博搭檔周迅與朱一龍李冰冰隔空對戰

有業內人士向界面新聞指出,該份文件中對於聯合貸款的出資比例約束、以及經營網絡小貸融資槓桿的約束,對於螞蟻集團的信貸擴張模式影響極大,很有可能也是螞蟻集團被暫緩上市的原因之一。

以上人士還認爲,此次網絡小貸新規,也很有可能直接影響正在過會中的京東數科上市估值。雖然京東數科在招股書中強調盈利模式主要向背後的金融機構收取服務費,但以信貸業務爲特色的京東金條與白條在2020年上半年營收合計佔比43%,作爲京東數科的拳頭產品,這一數字仍然會對其造成影響。

20款豐田酷路澤5700進口頂配行情詳情

但螞蟻並非個例,相比其未來有可能面臨的上市遇阻、或者估值縮水,當前《徵求意見稿》中就經營區域、借款限額、聯合貸款、融資槓桿、註冊資本提出的要求,是當前更多金融科技公司普遍需要解決的“近火”。

江蘇“鯤鵬+昇騰”生態創新中心2.0正式啓動,新生態如何實現更好的數字化轉型?

根據《徵求意見稿》第九條,經營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的小額貸款公司所使用的互聯網平臺運營主體的註冊地,與該小額貸款公司的註冊地在同一省、自治區、直轄市行政區域內。此外,註冊資本也大幅提升,《徵求意見稿》規定,小額貸款公司的註冊資本不低於人民幣10億元;跨省級行政區域經營則不低於人民幣50億元。

據界面新聞統計,當前除螞蟻之外,多家互聯網巨頭都不符合上述要求,僅以提交了招股書的京東數科爲例,目前擁有四家小貸公司:重慶兩江新區盛際小額貸款有限公司、重慶京東同盈小額貸款有限公司、北京京匯小額貸款有限公司、上海京匯小額貸款有限公司,註冊資本分別爲16億元、17億元、10億元和9億元,不僅分散在三地,也未有一家滿足50億的註冊資本要求。

此外,中關村互聯網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員董希淼還表示,目前經營網絡小貸業務的小貸公司約有250家,與目前主要的互聯網公司都在北上廣等一線城市爲主不同的是,近百家註冊在廣東省、重慶市兩地,此外,江浙滬以及江西等省份也有不少小貸公司經營網絡小貸業務;而資金門檻的設置雖然對大型互聯網公司旗下的小貸公司來說壓力並不大,但對新進入者而言仍然是不低的門檻,加大了一些互聯網平臺轉型爲小貸公司的難度。

另外,《徵求意見稿》對於聯合貸款的出資比例約束、以及經營網絡小貸的融資槓桿的約束,則更受市場關注。

傳蘋果擬明年2月之前生產250萬臺自研芯片Mac

《徵求意見稿》第十二條規定,經營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的小額貸款公司,通過銀行借款、股東借款等非標準化融資形式融入資金的餘額不得超過其淨資產的1倍;通過發行債券、資產證券化產品等標準化債權類資產形式融入資金的餘額不得超過其淨資產的4倍。第十五條第三款規定,在單筆聯合貸款中,經營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的小額貸款公司的出資比例不得低於30%。

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黃大智向界面新聞指出,這對於當前通過和銀行“導流”的信貸擴張模式而言,都將產生影響。

貝尼特斯:大連需找尋平衡點 丹尼爾森賽後回瑞典

據媒體去年10月報道,彼時整個聯合貸的市場規模已經達到2萬億左右,涉及數百家銀行等金融機構,其中螞蟻集團已經佔到一半以上,約萬億元;微衆銀行、平安普惠、新網銀行、京東數科、百度則佔據第二梯隊。

黃大智告訴界面新聞記者,由於在聯合貸款模式中,互聯網企業更強調扮演導流的角色,加上融資槓桿與其資本金的限制,往往傾向於以更小的自有資金去撬動更多的房貸規模,出資比例不會很高。如果提升比例,對於開展聯合貸業務的玩家都會產生影響。

他也表示,網絡小貸新規對於不同的互金主體而言,影響也不一。“如果對於頭部機構影響比較大的話,中小機構受到的影響可能更大。”他認爲,註冊地以及註冊資本的限制,對於擁有足夠資金實力的頭部企業而言,其影響是遠小於正在掙扎中的P2P企業的。

美國大選膠着 蔡英文會都不想開了

他指出,在當前200餘家展業的網絡小貸公司中,不足10家可以達到跨省經營小額貸款公司50億註冊資本的要求,很多在美股上市的互金公司市值都不足50億;但就省內小貸牌照而言,其性價比已經較低。

“這樣一來,整個網絡小貸牌照的價值會大幅度下降,消金牌照的會進一步提升。”他表示,網貸新規對於融資槓桿的限制對於持有消金牌照的機構而言,影響也會稍小,因爲“因新規受限制的小貸業務或許逐漸轉移至消費金融公司的主體中”。

20款豐田酷路澤5700進口頂配行情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