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v6ia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網遊之金剛不壞笔趣-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絕望的李芸讀書-dzi0u

網遊之金剛不壞
小說推薦網遊之金剛不壞
“日!太不要脸了!”
李芸这一手可把大家气的够呛。
这李芸化身巨人法相后力大无穷,攻击力极高。
五人都是顶尖高手,也就王远这般恐怖的修为,才能抗住他三拳两脚。
如此对手已经是极难对付了,王远使诈堪堪将其放倒,大家合力攻击之下方才把他重创,谁知这货竟然来了这么一手。
输出还没人家恢复的快,这特么的怎么打?
而且看现在这种情况,只要大家不能一波将其弄死,这家伙随时都可以满血复活。
“呵呵!”
李芸呵呵一笑,直直立起身来,双手一合大声道:“囚笼!”
“轰隆隆!!”
地面一阵颤抖,一根根巨木破土而出,冲天而起,繁茂的职业遮天蔽日将王远五人笼罩在内。
“快闪开!”
白鹤亮翅大叫一声,化作一道电光瞬间出现在了十几米外。
【天雷闪】!
和王远的【缩地成寸】一样,属于瞬间位移技能,是白鹤亮翅功法所带神通,化身为雷穿越诸物,瞬间抵达十丈之外。
其他人就没这本事了。
邪王追妻:王妃好有財 霽月
功德无量是梵天宗弟子,以短腿抗揍著称,千机阁身法是很快,也有很多位移技能,但却没有长距离瞬移法术,毕竟已经有隐身之法,若还能远距离瞬移,这天机阁就太变态了。
昆仑派更惨,天山派飞升之前强无敌,飞升之后真是一言难尽,除了保留了强控法术手段以外,以前的高身法高输出优势都被狂砍数刀,和丐帮的飞升门派青城并称难兄难弟。
絕世天妃:妖孽夫君太難馴
李芸这一招覆盖范围极大,若没有长距离位移法术或神通,单靠身法,肯定是躲不开的。
眼见几人要被盖住,王远双手齐出,一左一右抓住功德无量和唐山葬,使出释迦掷象功一甩,二人直接被丢到了白鹤亮翅脚下。
“牛哥,我呢……”剑寒西北急道。
他知道王远不喜欢自己,也知道王远心眼小,生怕王远怕自己坑死在这里。
“哼!”
王远瞥了剑寒西北一眼,一脚踢在剑寒西北屁股上,剑寒西北也被踢飞了出去。
“轰隆!”
随着剑寒西北飞出,巨大的木制囚笼从天而降重重落下,整个场景都为之一颤。
“完犊子了,老牛没跑出来!”
白鹤亮翅见王远被盖在了囚笼之下,不由得心里一凉。
这李芸属实厉害,若没有王远在前面独抗,自己四人想要将其击杀,恐怕有很大的几率会翻车。
“快救牛哥!”
唐山葬是个实干派,提着匕首就冲到了囚笼旁,一刀捅上去意图将囚笼打破。
方才若不是王远出手相救,这会儿在囚笼下面的指不定是谁呢。
“哈哈!”
李芸哈哈一笑,五指一张,汹涌澎湃的掌力对着囚笼自上而下就拍了下来。
“Duang!”
随着李芸一掌落下,囚笼当场被拍平,强横的掌力将地面拍出一个巨大的手掌印,单单是掌风就将唐山葬吹飞了数丈远。
先控,再打!
看着面前被拍成二维码的囚笼,所有人心有余悸。
这要是没有躲过囚笼的控制,这会儿被拍成二维码的就是自己了。
“不用着急!”李芸似乎知道大家在想什么似的,不紧不慢的笑道:“我会把你们一个个全都拍成肉饼,来饲养这里的草木”
随说着,李芸再次结印道:“囚笼!”
巨木又一次从地下升起。
“duang!”
然而就在这时,一根房梁粗细三四丈长短的铁管,带着呼啸的风声,重重的抡在了李芸的后脑勺上。
“砰!”
李芸的木头脑袋应声而碎。
巨大的木人往前一个趔趄,法术戛然而止,升起的巨木凭空消散。
白鹤亮翅几人抬头望去,只见王远抱着铁棒踏空而行立在李芸背后,威风凛凛气势冲天。
“是老牛!!”
看到王远,几人又惊又喜。
刚才李芸一掌落下之时,王远直接使出地行之术钻到了地下,李芸那一掌看起来是把王远拍成了二维生物,实则拍了个寂寞。
逃出升天的王远趁李芸得意之时绕到了其身后,就在他结印施法毫无防备的时候,抽冷子给了他一记【天下无双】。
天魔血遁状态下,天下无双集满气有着30倍的输出,只一棍子就将李芸的木头脑袋打了个粉碎。
“刷!!”
可就在大家都以为李芸这下彻底废了的时候,突然其脚下又是一道绿光升起。
本来李芸已经空空如也的双肩上,迎风一晃,再次长出了一个头颅。
李芸晃了晃脑袋,竟毫发无伤。
“这……这尼玛!”
见李芸如此不讲道理的开挂,不仅白鹤亮翅几人,就连王远都敢忍不住骂出声来。
太子老公不給力
“怎么办?”
唐山葬急吼吼道:“开高达,难对付也就算了,还特么打不死,这是玩人呢?”
“就是!狗日的恢复能力也太强了吧,脑袋碎了还能长出来……”
“恢复能力?”
王远眼睛一眯道:“我有办法了!”
“什么办法?”
大家好奇道。
橫夫奪愛 李雨霞
“当然是絶其根本!”王远道:“打死这货不过是费点力气,关键是这家伙无限制的恢复,只要断绝了他的恢复能力就好了。”
“断绝恢复能力?”
剑寒西北道:“这里是花园,到处都是树木花草,有树木的地方他就能恢复,怎么断?”
“把花园除了!”王远淡淡道。
“???”
大家愣道:“这是场景,怎么拆除?”
游戏里的场景可以再战斗中损坏,但是想要彻底拆除……那就很难了。
“嘿嘿!”
王远嘿嘿一笑道:“没有什么是一把火解决不了的!”
说话间,王远祭出葫芦法宝,葫芦对准了脚下树木。
“疾!!”
王远一拍葫芦底部,一团团火焰喷涌而出,落在了树木上。
“呼!”
火遇木则燃,开始往四下蔓延。
絕頂醫俠
“还能这样?”
白鹤亮翅几人见状一愣,也纷纷掏出法宝对着四周的草木就开始放火。
“混账!!敢烧我的花园!”
李芸见几个坏东西放火烧园子,顿时大怒双手一拉,猛地往下一盖喝道:“甘霖天降!”
“砰砰砰砰!”
一团团水弹从天而降,将地上的火焰尽数砸灭。
“哎呀?”
火焰被砸灭,大家极其意外,想不到这李芸还会水系的法术,这家伙身高四十多米,普通的水系法术被他用出来就是范围覆盖,放火的速度完全赶不上李芸灭火的速度。
“我挡住他!你们继续!”
寶貝,原來你是攻
王远纵身一跃踏空飞起来到了李芸正前方。
“就凭你,也想拦我?”
李芸见王远不自量力又要来和自己正面硬刚,奋起一拳带着绿色的光芒对着王远就砸了过来,隔着数丈远,王远都能感受到强大的风压。
王远背后的树木,更是被拳风吹得拦腰断裂。
面对李芸这奋力一击,王远也不闪避,双手齐出,再次使出【见龙在田】。
“噗!”
李芸一拳砸在了见龙在田的气墙上,拳力消散。
王远右手一抬,反手一招【潜龙勿用】。
李芸吃过一次亏,这次自是有所防备,微微一闪,掌力擦身而过,同时又一拳当头砸下。
李芸的巨拳,和王远本人差不多大……这一拳轰过来,比之上一拳更加沉重。
“来的好!”
王远双手五指张开,双臂猛地往斜上方一推。
“砰!”
一声巨响。
李芸的巨拳被王远硬生生用双掌托住。
只见王远全身肌肉高高隆起,被强大的全力砸的位移了数米远,脚下深深地沟壑足见李芸方才那一拳的力道。
“哼哼!”
李芸冷笑一声,再次发力,要把王远一拳碾死。
王远九转玄功催发到极限抵御,可奈何李芸木人法相状态下是力量型的BOSS,王远虽是体修,境界不过金丹十层,李芸有化身十层的修为,二人相差了二十级……如何能抵御的住。
不过能和BOSS法相状态下角力至此,已经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李芸的拳头一点点落下,王远渐渐气力不支。
“蚍蜉撼树!不自量力。”李芸嘴角微微一扬,露出了得意的神情。
而王远却是咬紧牙关,爆喝一声:“三头六臂法相,开!!”
言出!法随!
王远左右双肩各长出一个头颅,肋下生出四臂,六条胳膊同时按在了李芸的拳头上。
三三得九!
王远的力道瞬间提升九倍。
李芸顿觉一股不可抗拒的巨力传来,身形一晃险些站立不稳。
“?”
当他看到王远三头六臂法相之时,脸上顿时露出了惊骇的神情。
三头六臂法相莫说是在仙灵界,就算是在天界,也算是顶尖的神通,会这项神通之人个个都是天界一流神将,而且还都是惹不起的存在。
此时看到眼前的王远突然使出这个神通,李芸登时吓得魂飞魄散,指着王远战战兢兢:“你……你是什么人!为何会……”
“砰!”
李芸化为说完,王远已经提着三条铁棒飞身上来,三棍齐落,把李芸指着自己的手,当场打断!
三头六臂神通只有120秒,王远哪有空和李芸墨迹。
“你你你……”
李芸惊慌失色。
惊的是,王远开启法相之后,实力暴增。
慌得是,天知道这家伙背后的靠山是谁。
我不做仙啦 筆下幻世
若是那牛,老君爷还是好说话的,若是那孩子,都是天界同僚应该念几分旧情,怕就怕的是那个不是人的。
那家伙可不是好脾气,当年因为吃饭没请他,就闹出那般惊天动地之事,此时要是知道有人欺负他的传人,还不得……
想到这里,李芸就脊背发凉。
开启法相状态的王远,再有天魔血遁的加持,实力提升十几倍,本就不弱于李芸,此时李芸心中忌惮惊惧,更是处处受制,形势顿时逆转,从压制王远变成了被王远压制。
白鹤亮翅几人也没闲着。
趁王远和李芸缠斗之际,四处放火。
王远和李芸缠斗所产生的拳风罡气催动下,火焰腾腾一片血红。
不过是几分钟的功夫,整个园子都被火焰覆盖。
时间一到,王远三头六臂法相虽然解除,余威尚在。
没有了花园里的草木作为后援,李芸也失去了强大的恢复能力,随着白鹤亮翅四人加入战团,形势急转直下,李芸只有招架之力毫无反击之功。
“你们……你们为何要对我赶尽杀绝!难道连几天都等不了吗?”
看着被众人烧毁的花园,又看了一眼远处水晶棺里躺着女人,李芸凄厉的嘶吼起来。
声音之凄凉,语气之绝望,闻者无不悲恸。
本来还按着李芸打的王远几人,也不由得停下了手。
李芸的木人身躯已经残破不堪,木屑脱落恢复了原身,满脸是血的躺在地上,愤怒的看着几人道:“为什么要这样?我不过是想救人。”
“这个……”
王远抓了抓脑袋,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说实话,这李芸确实也不算为恶之徒,只不过是躲在这里吸了一些阴气而已,不是大奸大恶之人,自己几人冲进来又是放火又是打人,孰对孰错,一目了然。
但任务毕竟不是自己的,王远虽有同情之心,但也不能因为自己同情,就真的放过李芸,让白鹤亮翅错过传承。
撿個娃娃來愛
毕竟和实际利益一比,游戏里NPC的爱恨情仇感人故事那都是个屁!
只要不是智障玩家,基本都不会因为剧情如何悲惨,就放弃自己的任务奖励。
近身兵王
“对不住了兄弟!”
白鹤亮翅亦是同情且无奈的说道:“法不容情!你私自下界已经犯了天条,我也是照章办事……这是天理!”
白鹤亮翅为人还是很正直的,无论是为人处世还是在对林平之的态度上,这家伙一直都三观很正,这也是为啥王远并不讨厌他的原因。
如果能通融,王远丝毫不怀疑这家伙会真的宽限几天。
“天理!天理就是对的吗?”李芸怒道。
“不一定对!但在规则内,绝对没有错。”白鹤亮翅道。
“呵呵呵!”
秀色滿園
李芸闻言冷笑三声,随手掏出一匕首架在了自己脖子上道:“你不要逼我,天界是要把我捉回去的,我死了也是你的失职!”
“这……”
王远几人面面相窥,对李芸的同情荡然无存。
他妈的,这家伙是真不讲理啊,这会儿竟然还威胁上玩家了,难道这就是他最后的手段。
“李道友不要乱来啊!”白鹤亮翅吓了一跳,连忙劝阻道:“你死了又有什么用?你是天界之人,不堕轮回,即便成了阴魂,也是逃脱不了的。”
“我就想在多待几天!”李芸看了一眼水晶棺里的女人,凄惨道。
“哎……”王远叹了一口气道:“女人有什么好的,至于吗。”
“女人是挺好的!”白鹤亮翅几人齐齐反驳王远。
“恩!”李芸也重重的点头:“你一个和尚懂什么。”
“我懂什么?”王远拍着胸脯对李芸道:“不就是想复活这个女人嘛?只要你跟他们走,这事就包我身上了!”
“这……”
白鹤亮翅拉了拉王远道:“牛哥,不要乱说……他是神仙都做不到,你能办到?”
李芸也将信将疑道:“我凭什么要信你?”
“你爱信不信!”
王远摊手道:“反正就算你不信她也活不了,到头来你还得跟着搭上一条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