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kev5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九星之主 txt-129 花店少年看書-sthtc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
高凌薇的家,距离松柏魂武高中并不远,就在一街之外的一个居民区中。
荣陶陶和杨春熙约定好了地点之后,便跟着高凌薇先去了她家。
看着居民楼外各式各样的蔬菜水果店、以及那些沿街摆摊的商贩,一股浓厚的生活气息扑面而来。
高凌薇一副感慨万千的模样,路过喧嚣热闹的小巷,进入小区院内,站在自家的楼下,仰头驻足了许久。
“你家在几楼啊?”荣陶陶一手抱着猫、一手抱着狗,好奇的询问道。
“顶楼,6楼,走吧。”高凌薇回过神来,率先拉开了那根本就没有锁的单元门。
“嘿,巧了,我家也是顶楼,不过是17楼,我自己住的时候,每天都去天台训练。”荣陶陶随口说着,快步向上走去。
这栋楼有些老旧,但打扫的却很干净。
他随着高凌薇来到顶楼,也看到了601户的门前,鞋垫是崭新的。
“这里有人住?”荣陶陶好奇的询问道。
高凌薇一手掏着钥匙,打开房门,一边笑道:“一周前,确定我们回这里过年了之后,我给楼下的物业打了电话,找了家政。”
“咔嚓。”房门开启,高凌薇对着里面歪了歪头。
“真暖和。”一股热浪袭来,荣陶陶忍不住开口说道。
由于这里的地理位置特殊,所以供暖是全镇覆盖的,而且是免费的、强制性的,所以虽然家里许久不住人了,但也不存在取暖报停这种问题。
室外零下18度,室内零上28度,这谁能受得了……
荣陶陶换上了拖鞋进屋,四处观瞧着,这是一个70平米的小型民宅,两室一厅。
“哪个是你的房间?”荣陶陶询问道。
“北面的那个,你随便坐吧,我去收拾一下。”高凌薇说着,便走向了卫浴间。
青雲修真路 練筆之作
荣陶陶心中兴奋不已,快步向北面的房间走去。
长这么大,还没进过少女的闺房呢!
他左手抱着猫,右手将云云犬放到脑袋上,而后一手推开了房门……
貧民律師
荣陶陶:!!!
好家伙,一柄刀悬挂在正对面的墙上,差点让他以为自己进了刑房。
放眼望去,双人床,学习桌,书架,衣柜,以及满墙的字画。
那里有半点少女闺房的样子?
要是没有墙上的那把刀,这明显是退休老干部的卧室啊?
等等,不对劲儿,怎么是双人床!?
Emmm……
“站在门口发什么愣呢。”身后,传来了高凌薇的声音,“怎么,没看到想象中的大玩偶、粉床罩?”
荣陶陶回过神来,转头看到了拿着换洗衣物的高凌薇,道:“啊…你自己在这屋住啊?”
“当然,怎么?”高凌薇好奇的走了过来,顺着荣陶陶的目光看去,却是忍不住一声冷哼,“我睡觉不安稳,喜欢翻身,所以床大。”
“奥奥。”荣陶陶尴尬的笑了笑,将雪绒猫和云云犬扔在了床上,抬头看着满墙的字画。
啧啧……
又是什么“怒发冲冠凭栏处”,又是什么“铁马冰河入梦来”的……
“说真的,你住这里能睡得着觉?”荣陶陶好奇地询问道。
高凌薇打开了衣柜,一边挂着衣物,一边说道:“想学的话,我可以教你。”
“得了吧。”荣陶陶咧了咧嘴,“我对写字没什么天赋,再说了,一天天除了训练就是训练,现在又多了一项弓箭技艺要修习,哪有时间练字。”
高凌薇:“那要是用戟呢?”
荣陶陶:“诶?用方天画戟?”
“嗯。”高凌薇对着荣陶陶勾了勾手,示意他吧外套脱下来,道,“用方天画戟,在雪地里书写。”
女戶
荣陶陶眼前一亮,听起来很有意思啊?
高凌薇接过荣陶陶的外套,迈步走了出去:“字是会反哺人的,也会反哺你的武艺,我始终坚信这一点。
高中时期,我出去参赛的时候,再怎么吵闹的现场,只要我在脑海中写字,内心很快就会安静下来。”
荣陶陶微微挑眉,他没经历过什么赛场,更没有万人注视的情况,也不知道…到那个时候,他的身体会不会紧张地瑟瑟发抖。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荣陶陶急忙走了过去。
“汪汪~”
“汪!”两个小家伙原本还在床上打闹,看到荣陶陶走出去,急急忙忙的也跟了出去。
“嫂嫂来啦。”荣陶陶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门,却是愣住了。
门外的杨春熙两手空空,笑靥如花。
而在她的身旁,竟然还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相貌英俊的男子。
“荣阳阳?”荣陶陶当即脱口而出。
荣阳双手拎着两大兜子食物和水果,听到这句话,也是颇为无奈的笑了笑。
帶著帝國系統回三國
杨春熙屈起手指,嗔怪似的敲了敲荣陶陶的额头:“叫哥。”
“啊。”荣陶陶下意识的听从教师命令,看着杨春熙,开口就是一句,“哥!”
杨春熙:???
荣阳:“……”
“杨教,快进来吧!”高凌薇急忙上前,给杨春熙和荣阳拿拖鞋,只是她的面色有些古怪,看向荣阳的眼神,似乎有点不对劲儿?
荣阳却是大方的承认道:“高同学,又见面了。”
又?
荣陶陶傻傻的后退两步,什么情况?
高凌薇也是眉头紧皱,一副冥思苦想的样子,好半晌,她才恍然大悟,看着荣阳的眼睛部位:“您是…您是未羊?”
“是我,之前在雪原里合作愉快。”荣阳笑着点了点头。
夜店服務生 胡說八道夢一場
高凌薇:“嗯…嗯。”
荣陶陶接过了荣阳手里的两大袋子,好奇的问道:“什么渭阳?”
高凌薇心思有些复杂,和荣陶陶拎着东西,走向了厨房:“你哥没告诉他在什么部队么?”
“倒是跟我说过一次,说什么是追捕偷猎者……”荣陶陶说着说着,就停了下来,将水果放在桌子上,小声道,“你之前去三墙,跟他们的队伍一起执行任务的?”
“嗯。”高凌薇点了点头,声音同样压低,凑到了荣陶陶耳边,道,“你哥真的是强的可怕,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是魂校级别了。
在你哥的十二人精英小队里,最出彩的就是‘未羊’了。”
“十二人?你的意思是,他们是按照十二生肖排的队内代号?”荣陶陶好奇的询问道。
高凌薇心态调整的很好,说着说着,嘴角也浮现出了一丝笑意:“嗯,而且还都戴着头套,要不是穿着雪燃军的迷彩服,很容易会被认为是银行劫匪。
回学校之后,我看你就感觉有点怪怪的,现在终于知道了,你和他的眼睛部位很相似。”
“切,我的眼睛不比他的好看多了。”荣陶陶撇了撇嘴,扭头看向了门外,只见哥哥嫂子都坐在沙发上,“要不你去招呼招呼他们吧。”
“嗯。”高凌薇这才想起来,这是在自己的家,她急忙走出了厨房。
“淘淘很不省心吧。”荣阳坐在沙发上,笑着说道。
“不,他挺好的,很刻苦。”高凌薇一边倒茶,一边回应道。
“嗯,你一个魂尉,和他这样的魂卒组队,倒也是屈才了,我看到了你在三墙外的表现,执行力很强,综合实力也配得上魂尉的称号。”荣阳拿过茶,轻声说着。
高凌薇笑着摇了摇头:“不,不屈才。他很快就会赶上我的,其实…他的魂法级别已经快要超过我了。”
荣阳微微挑眉:“哦?”
“您不知道?”高凌薇诧异的看向了杨春熙。
杨春熙“哼”了一声,道:“我怕他担心,还是想等他看到淘淘真人之后,再和他说雪原里的事情。”
虽然解救夏方然和荣陶陶的也是雪燃军,但是和荣阳根本不是一个部门的,作业任务不同,双方没什么交集,所以高凌薇之前并不知晓第二瓣莲花的事情,荣阳也根本不知道。
荣阳也是有点懵:“魂法赶上你?三星?”
一个魂卒…魂法硬生生怼到了三星?
你这不开玩笑呢嘛?
拒嫁豪門:總裁大人求放過
怎么怼?拿命怼啊?
上位
别说他荣陶陶了,我老娘徐风华在魂卒期的时候,也没这么猛啊?
嗯…说出来荣阳可能不信,荣陶陶还真就是拿命怼上去的……
高凌薇:“还是杨教跟您说吧。”
綜當炮灰boss們狹路相逢
杨春熙突然开口道:“叫嫂子,如果为难的话,也可以叫姐。”
“春熙姐。”高凌薇笑着点了点头,一副落落大方的样子,道,“今晚你们在我父母的房间住?不用担心,他们早在半年前就搬回老家了,已经不在这里居住了。”
“你不介意就行。”杨春熙轻轻颔首,却是感受到了荣阳那一副眼巴巴的模样,不由得转头道,“行行行,告诉你,你弟跟夏教在雪原里……”
此时,荣陶陶头上顶着狗,肩膀扛着猫,拿着巧克力棒走了出来,道:“嘿,哥。我可是魂卒巅峰、魂法二星巅峰,又要多两个可利用魂槽,又要修精英级别魂技。
咱俩马上就能精神相连了。雪玉石的魂珠我现在还带着呢,就等着临门一脚。”
荣阳怔怔的看着荣陶陶,道:“如果你魂法即将三星,我可以向队内申请,给你换一种精英级的额头魂珠,这样一来,你那个雪玉石魂珠可以送给高凌薇。”
闻言,高凌薇连连摇头:“不,那太珍贵了。”
虽然雪玉石魂珠只是二等·优良级的,但这毕竟是镶嵌在额头处的魂珠,精神类别的魂珠,统统都是特别珍贵的。
“你们双人组可以无声的交流,省着对手听到你们的计策,对你们很有利。”荣阳笑着说道,随即转头看向了杨春熙,道,“雪原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杨春熙笑语盈盈:“你自己问你弟吧。”
荣阳当即看向了荣陶陶。
“没事儿~有夏教护着我,能有什么事啊?”荣陶陶瘪着嘴,嘟嘟囔囔的小声说道,“我估计着,我要是再逛几次雪原,就能回家开花店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