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5gbd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回到明朝做昏君 ptt-第五零四章 認慫纔是王道鑒賞-m39p0

回到明朝做昏君
小說推薦回到明朝做昏君
几个人全都慌了。
趴在地上的那个人原本已经趴着不动了,可是听了许显纯的话之后,心里面那叫一个焦急,更是焦急地想要爬着去。
可是锦衣卫就那么按着他,嘴给他堵着,就是不让他说话。
不屑地看了一眼几个人,许显纯手中拿着刀,面无表情的盯着他们。
掌握话语权的人就是这么有实力,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让你说话。
“没有,没有!”
“没有,我可,我们可没有!”
几个人连忙摇头,把头摇得像波浪鼓一样。
这种事情谁敢认?
认下了就完蛋了!
護花神醫
啞妻難求 冰美人
许显纯拉过来一个人,说道:“来,你,先说说你自己,姓甚名谁,家住何方,作何营生?”
“但凡敢说一点假话,你就是山东白莲教的余孽,这一次在江南就想兴风作浪,趁着陛下到江南之际,要图谋不轨,重复山东旧事。”
这句话,许显纯一副很认真的模样,说得非常理所当然。
被拉出来的这个人差点吓尿了。
山东的事情他当然知道,当年可以说是闹得沸沸扬扬。山东白莲造反,死了多少人?多少人被发配到辽东去了?
谁都不知道。
事实上,并没有弄死多少人,更多的都被朱由校弄到辽东充军去了。
要知道,辽东那个地方现在没有人,如果不发配点人过去,日子都没法过了。
不过朱由校也有其他的办法,比如吸引一点朝鲜移民。
当然了,肯定不是底下的穷苦百姓,而是那些能够写大明文字、能够说大明话的朝鲜移民,都是比较高端的人士。比如当年的李舜臣,人家还能够写诗,那诗写得还不错。
说朝鲜语的都是低等人,回头把朝鲜收了之后,那也就是个方言。朱由校根本就不在意。
大明这么大,方言还少吗?
那粤语和普通话它就不是一回事,听得懂?还有闽南话,讲得明白吗?多一个朝鲜话有什么?
再说了,方言也不行,那就少数民族语言,反正以后民族肯定会很多。
朱由校无所谓,只不过这个计划现在还没有展开罢了,相信很快就能展开。
不过这些和锦衣卫都没有关系,他们每天嚣张跋扈,做起事情来各种吓人,所以山东那边的情况就被传得神乎其神。
神醫世子妃 聞人十二
尤其是读书人,出了孔家的事情之后,是一片人心惶惶,各种乱七八糟的人全都出来了。
当时抹黑朱由校的话更是多不胜数,整个江南又是读书人汇聚之地,所以舆论风潮就起来了。再加上有人暗中推波助澜,那就更加传得神乎其神。
毕竟朱由校要干掉书院,又干掉了很多学问,这就使得很多读书人不满意,朱由校的风评就很差,那当然就要造谣了。
没有坏事也得给你编一点出来,何况现在你还这么干了,那自然给你夸大其词再说一遍。
明朝的这些文人,别说夸大其词了,他们就是给你编故事,都给你编得像模像样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朱由校在山东简直就是杀人如麻。
至于女人的事情,那自然也是编排出来的。皇帝后宫女人多的事,早就已经得到大家的共识了。
像当今皇帝好酒色、信奉道士,这样的事情早就屡见不鲜。这也是为什么朱由需要走到哪里就能把人吓一跳的原因,简直就是凶名赫赫。
现在许显纯拿这个来吓唬眼前这些人,直接就起作用了。这要是被锦衣卫扣上这样的帽子,绝对全家死光光。
这个人连忙说道:“大人,我是李昌盛,扬州人士,家里面是贩卖盐的。大人千万要明察,我可是遵纪守法的良民!”
许显纯看了李昌盛一眼,目光之中带着不屑,冷哼了一声说道:“什么意思?你是良民?你什么都没做?那你是说本大人有眼无珠,错怪了你?”
这话一出来,在场的人再一次被许显纯震惊了。
您这无耻和没有下限,已经超乎了我们的预料。这样的话您都说得出来?
但是也没办法,李昌盛连忙说道:“小人没有这个意思!大人自然是英明神武、明察秋毫!”
風華正茂 挑燈夜奔
“自然。本大人英明神武、明察秋毫。那就说说吧,你犯了什么事?”
陈昌盛这一下就被噎住了。
什么叫我犯了什么事?
这让我怎么回答?
我犯的事情多了,难道要一件一件的交代?
这要是全都交代出来,我还不如直接承认造反,那样还来得痛快一点。
“难道是流连烟花之地?”李昌盛试探着问道。
“你是大明官员吗?”许显纯看着李昌盛问道。
啞醫
“不是不是!”李昌盛摇了摇头说道:“小人也曾经读过书,只不过没有考中科举,这当官是没有办法了,希望下辈子吧。”
“下辈子也没戏。”许显纯不屑地说道:“你既然不是大明官员,谁管你留不留恋青楼?看来你也不老实。来呀,拉下去打断两条腿。”
说完,许显纯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暖婚似火:寶貝,來親親!
见到李昌盛要张嘴说什么,许显纯又不带烦的说道:“把他的嘴堵上,简直就是不知所谓!打断腿扔一边去。”
锦衣卫如狼似虎的冲上来,直接把李昌盛拎了下去,就打断了腿。
这次负责行刑的就是上次打断别人双腿的那个锦衣卫,仿佛是有了经验一样,只用了两下,就把李昌盛的腿打断了。
速度快,效果好,简直就是锦衣卫之中的王牌。
赞赏地看了一眼手下,许显纯说道:“很好,做得不错。”
许显纯将目光看向剩下的几个人。
此时,这几个人慌神了。
陰司守靈人 瘋狂的和尚
这什么呀?
就这样打断了两个人的两条腿?
这治好了也是个残废,这要是搞不好,命都没了。如果不回家去治疗养伤,直接扔到锦衣卫的大牢里面,那妥妥的活不下来了!
显然这些锦衣卫丝毫不在乎他们的命,简直就是无法无天!
其中有一个人忍不住了,颤抖着牙齿说道:“你们这么做,还有没有王法?大明是有王法的!大明是有律法的!你们怎么能这么干?我们不接受!”
许显纯看了他一眼说道:“说的好,你们不能接受,没关系。换个能接受你的方式,来呀,拉下去打断两条腿!”
那人瞬间就惊叫了出来,“你不能这样,你不能这样!”
“把嘴堵上。对对,把嘴堵上。”许显纯不耐烦的吩咐手下。
两个锦衣卫如狼似虎的冲上来,直接就把人按住,把嘴堵上了,然后拖到了一边砰砰两声。
这一次又打断了人的两条腿,然后把人扔到了一边。
许显纯看着剩下的四个人直接说道:“你们谁还有话说?”
四人直接摇头。
还说个屁呀,你让人说话了吗?
谁要说话了,腿就都被打断了。
你这简直就是不要命的人,疯了都!这个时候谁还敢说话?
“那好,你们都不说了,本大人来说。”许显纯说道:“来来来,就你过来,胖子。”
这次被拎出来的是一个白胖子,身材也不高,看起来很粗壮。
我的日本文藝生活
在这个年代能够这样粗壮,那绝对是身份不同一般的表现,很富态。
为什么胖叫富态?
因为只有富人才能吃胖。你穷人连饭都吃不起,你怎么胖?没饿死你就不错了。
只有富人才能够吃胖,所以胖叫富态。一个人胖了,证明他的生活标准是富的状态。
眼前这个人就是了,这明显是一个有钱人。一看就知道比其他几个人有钱。
看看他的衣服,就这个装扮、这个打扮,这绝对是个有钱人。
许显纯之所以把他留下来,没有第一个就把他拎出来,原因也很简单,刚才那几个人就是为了吓唬他。
通常情况下,在一个合作的事情当中,有钱的那个人知道的最多。毕竟搞一个买卖赚钱,有钱的那个人肯定要占股最大,人家有势力。
除了这个之外,那就是身份最不一般的那个人了。
这几个人中,身份最不一般的那个就是第一个跳出来那个、跟自己非常猖狂的那个,已经被打趴下了。
许显纯想要知道事情内幕的话,那就只能找最有钱的那个。眼前这个胖子明显就是最有钱那个。
现在杀鸡敬猴也做完了,到了问猴的时候了。
许显纯直接问道:“你会不会像他们一样?”
胖子直接摇头说道:“不会不会。”
这个时候他也不傻,还管什么杀鸡敬猴。到了这个地步,许显纯不管干什么,自己都得听。
要不然就不是杀鸡儆猴,而是直接把猴子剁了了吃猴脑了。
所以认怂才是王道,胖子直接就认怂了。
“很好。”许显纯夸奖了他一句说道:“那本大人问你,你姓字名谁,家住何方作,作何营生?”
“回大人,小人赵无极,徽州人士,也是做食盐买卖的。”赵无极连忙说道,脸上带着笑容,“大人你有什么尽管问,小人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好吧。”许显纯点了点头说道:“这个人是什么人?”
说着,许显纯指了指第一个被打断腿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