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vnq1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ptt-第四章 劍二十三!展示-92qik

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小說推薦電視劇裏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天下会。
前往三分校场的路上,人影络绎不绝,热闹非常。
大帝劉宏 代號強人
今天,正是雄霸和剑圣的决战之日。
当今武林,天下会的势力几乎一家独大,各大门派尽皆归顺了雄霸,不愿归顺的都已被剿灭。
綜影視強買強賣
靈之驅魔師
雄霸强势如斯,在这至关重要的日子里,各派掌门自然不敢不来捧场。
任以诚孤身一人,不紧不慢的拾阶而上,来到了位处山巅的校场入口。
“这位朋友风度非凡,不知是哪一派的高手?高姓大名?”秦霜面带微笑,拱手而来。
前来观战的人数众多,但是,他一眼就注意到了混在人群中的任以诚。
“霜堂主客气了,本人任以诚,无门无派,江湖散人一个。”任以诚上下打量着秦霜。
孔慈身死那晚,他未及细看,只见眼前之人历经大变,此刻却仍能谈笑风生,指挥若定,气度之深远,实非常人可及。
“原来是任兄,这边请。”
秦霜自忖看不穿任以诚,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亲自将他领到了一处靠前的位置坐下。
玄幻竊命師 江湖有神氣
寒暄过后。
任以诚坐定,闲极无聊之下环顾四周,这三分校场占地极广,各处要道皆有人布防,守卫十分森严。
忽地,身旁一阵“咚咚咚”的异响传来,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任以诚转头看去,只见一名十八九岁的俊秀少年,正满脸错愕的看着手中正不住跳动的木盒。
“看什么看?我的朋友不喜欢被人盯着。”少年语气不善,同时运功透入木盒,将跳动压制了下来,
从他逸散出来的气息来看,年纪轻轻,内功修为竟是不弱。
相隔不过两尺,任以诚敏锐的察觉到了少年内力中夹杂的炽热,并生出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他略一思索,当即反应过来,这感觉是源自火麒麟。
“阁下盒中之物看来不是凡品。”任以诚饶有兴趣的回道。
江湖中能和火麒麟扯上关系的人或物寥寥无几,聂风他见过,绝无认错之理。
眼前的少年只可能是断浪,那盒子里的则是他家传的火麟剑。
“与你无关,我的朋友也不喜欢被别人评头论足。”断浪脸色微沉。
他莫名有种感觉,火麟剑的异动和眼前之人脱不了干系,但是这样的事情,简直匪夷所思。
疑惑间,断浪因分神导致功力弱了三分,盒子登时再次跳动了起来。
“你的朋友看起来有些激动,说不定他是想跟我认识一下。”任以诚嘴角泛起了一丝戏谑的笑容。
他已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定是火麟剑感应到他身上的麒麟血了。
当日火麒麟因为被任以诚吸血,导致身上的火焰都熄灭了,足见被吸走的血量之巨大。
蜕变重生之后,他基本就等于是一头人形的火麒麟。
这奇妙的感觉,直让他有种想要找个锡纸烫和大波浪,组团一起去倒斗的冲动。
“我这朋友有个习惯,每日必须饮血,你若执意找死,那我不介意拿你给它解解渴。”
断浪持续加催功力安抚火麟剑,双目中杀机一闪而过,暗下决心一定要解决掉任以诚。
眼下火麟剑的情况,让他很是不安。
任以诚对于断浪的威胁毫不在意,淡淡道:“阁下以剑为友,倒也是个痴人,委实令人佩服。”
他蓦地一笑,若有所指道:“不过朋友这种东西,不就是用来背叛的嘛,你可千万要小心,也许哪天你的朋友就会把你给卖了。”
断浪早已和火麟剑人剑互通,闻听此言,心中顿时怒意横生,却又强压了下来。
他现在的身份代表着无双城,代表着出身无双城的剑圣,他不想因为自己的一时之怒,耽误了剑圣和雄霸的决战。
大局为重,他必须得忍。
任以诚还想继续撩拨断浪,高台上突然有人高喊道:“帮主到。”
大齊魔人傳
在众人的注视下,一道霸气凛然的身影昂首阔步的走了出来,坐在了龙椅上。
雄霸年近半百,长须及胸,唇上亦蓄着浓重的胡须,目光似鹰隼般锐利,不怒自威,一代枭雄的姿态尽显无遗。
任以诚听到声旁传来一声不屑的冷哼,只见断浪正怨愤的看着雄霸。
当年天下会选拔堂主,断浪一路打进决赛,在和步惊云决战之前,却被雄霸下令只许败不许胜。
断浪本以为能够大展宏图,在被泼了这一盆冷水后,最终愤而出走天下会,改投了无双城。
雄霸心有所感,循着目光找到了断浪,神色骤冷。
断浪挑衅的回了一个轻蔑的笑容。
雄霸却将头转了回去,过程中,他的视线不可避免的扫到了旁边的任以诚,当即目光一凝。
和秦霜一样,他也只一眼就看出了任以诚不寻常。
时至正午。
剑圣迟迟还未现身。
秦霜皱眉道:“师父,决战时刻已到,为何剑圣仍无踪影?”
雄霸沉声道:“稍安勿躁,以静制动,免得我们中了剑圣这老贼扰乱心境之计。”
观战的众人不禁开始议论纷纷。
断浪的脸色也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有些凝重。
又过了一刻钟。
雄霸起身,朗声道:“决战时刻已过,况且天色已晚,老夫决定此战押后再议,请各位先去休息。”
众人面面相觑,均感扫兴。
秦霜迈步上前,抱拳道:“各位,剑圣畏惧我帮神威不敢前来赴战,有在场的武林同道为证,无双城已不战而败。
在下认为既然胜负已分,那就无需再战了。”
断浪闻言,提着剑匣的右手不由紧了一紧。
任以诚的元神突然生出感应,抬头望向了天空。
今天的天气并不怎么好,是个阴天,整个三分校场见不到半点儿阳光。
轰!
天际突然降下一束昊光,冲破重重乌云照在地面上,剑圣随之现身,竟仿佛凭空出现一般。
“有劳各位久候,雄霸,来战。”
剑圣的身躯挺拔如剑,神采飞扬,话音响起的同时,身上瞬间爆发出无穷杀意,脚下地面登时支离破碎。
他负手于背,缓步向雄霸走去,所过之处,旁人如被利刃切割,霎时碎尸遍地。
眼见如此情形,断浪果断抽身急退。
雄霸凝神纳劲,三分归元气沛然运转,绿、红、蓝三种分别代表着天霜拳、排云掌和风神腿的三种真气汇聚掌中,形成一团琉璃似的球形气劲。
将发未发之际,剑圣的身上突然绽放出一股诡异莫名的晶莹豪光,映照整个三分校场。
下一瞬。
任以诚只觉一股震撼心灵的恐怖力量压向自身,和氏璧元神随即便像受到了刺激一般,抗力自生,直冲头顶天灵,显化出一道虚影将他笼罩了起来。
与此同时。
在场其他所有的人、事、物皆被静止,如断浪这般想要逃离的人直接被定在了半空。
这些人虽仍能思考,却无法动弹分毫,仿佛时间被凝固,已然超出了他们理解和想象。
任以诚则目不转睛,全神领悟,生怕对这灭天绝地的剑二十三有任何疏漏之处。
剑身心有所感,看向任以诚,从他的身上发现了圣灵剑法的痕迹,欣慰的点了点头,继续攻向了雄霸。
他身形经过的地方,被静止的人尽皆灰飞烟灭,三分校场已完全被死亡所笼罩,扼杀一切生机。
剑圣宛如天地主宰,雄霸亦是动弹不懂,心中惊怒交加之际,已被剑圣的剑指刺中肩膀。
帝國戰紀
两人脸对脸,相隔不过数寸距离。
“成也风云,败也风云,老夫的霸业绝不会颠覆于此。”雄霸脑海中浮现出了泥菩萨的批言,不由心神振奋。
而就在他这个念头升起的刹那间,剑圣的身形陡然如同一阵轻烟,被风吹散。
被静止的人、事、物也恢复了过来。
一时间,校场上尽是残肢断臂,血肉横飞,恍如人间炼狱,惨不忍睹。
任以诚收回元神,心神犹自震撼不已,只见雄霸瘫坐在龙椅上,脸色苍白,却忍不住露出得意的笑容。
“师父!”秦霜急忙上前关心。
雄霸喝道:“霜儿,把断浪和无双城的人给我拿下。”
断浪适才逃走不及,被定住身体,此刻正自惊疑剑圣为何突然消失,秦霜已率领部众围了过来。
寒气陡生。
秦霜天霜拳出手,‘霜雪纷飞’直击断浪面门,此招拳带扭劲,中者势必筋骨立断。
“想抓本少爷,没那么容易。”断浪右臂一挥,以手中剑匣向秦霜撞去。
砰!
秦霜右拳被挡,脚步不停,欺身而上,左拳紧随在后,又是砰然一声,剑匣被拳劲击碎。
爆萌狐妃:朕的萌寵又化形了
一道血红色的光芒闪过。
秦霜猛觉热风扑面,就见断浪手握一柄剑锋通体赤红的长剑,以蚀日剑法中的‘日坐愁城’交织出一张绵密剑网,朝他当头压下。
天霜拳随机应变,‘霜冷长河’凝聚出雄浑寒气自秦霜双拳轰出。
妾非賢良
嘭!
气爆如雷。
冰寒拳劲被炽热的剑芒消融,秦霜脸色一变,人已被震飞出去。
断浪火麟剑在手,展现出惊人威力,天下会部众的寻常兵器根本不堪一击,须臾间被他杀的人仰马翻。
任以诚目的已达成,无意再多留,转身向外走去,却忽然被一种武林人士拦住,刀剑相向。
“他跟断浪是一伙的,别让他跑了。”
那些为了向雄霸邀功的人,见任以诚适才和断浪相谈甚欢的样子,便将他当成了无双城的人。
“杀!”
吼声震天,十余人各持兵刃同时攻向了任以诚。
任以诚直接被气笑了。
王子的優雅 一傷二十八
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那些人身形顿止,均感到有数股截然不同方向的力道在拉扯他们的身体。
这正是天魔功的拿手好戏,天魔力场。
当初答应收留石之轩并非完全没有条件,作为交换,他从石之轩口中得到了《不死印法》以及《天魔功》的秘籍。
以他如今远超邪王阴后的功力,想要模仿两人的武功绝学,实非难事。
“滚!”
任以诚没好气的冷哼一声,那些人当即各自倒飞而出,口中鲜血狂喷,横洒当空。
雄霸在高台上,一边暗自调息恢复功力,一边观察场中情况,眼见断浪凭借神兵撒野,右掌一翻,三分归元气翻涌激荡。
断浪却也不曾大意,一直小心注意着雄霸,见此情形,眼珠一转,倏尔闪身来到任以诚身后。
任以诚嘴角微抽,心道:“断浪这货果然十分记仇。”
他无语之刻,破风声骤起,三分归元气已激射而来。
“化!”
任以诚右臂探出,拂袖一旋,久为施展的‘虚空灭’出手,顿时便将三分归元气的劲力消弭于无。
而断浪则趁此时机,飞身掠出了三分校场。
眼见任以诚如今轻描淡写的接下自己一招,雄霸心中已打起了十二分的警惕,脸上却是不露声色。
“年纪轻轻便有如此修为,武林果然长江后浪推前浪,尊驾究竟是何方高手?”
任以诚笑道:“现在不过是个无名小卒而已,久闻雄帮主三分归运气威震天下,任某早有心领教一番。
只是今日雄帮主已和剑圣做过一场,损耗不小,不宜再战,待来日帮主复原,任某定当登门挑战。”
雄霸纵声大笑:“年轻人够狂妄,想拿老夫当垫脚石,好!我就等着你,希望你到时不要让老夫失望。”
“告辞!”任以诚拱了拱手,转身离去。
雄霸双目中闪烁着冷厉的光芒,沉声道:“霜儿,三天之内,我要看到这个人所有的消息。
另外,吩咐各路人马,全力搜查断浪的下落,格杀勿论。”
秦霜点头道:“徒儿明白。”
下山的路上。
任以诚站在石阶上,远远的就看到步惊云急奔而来,身后还有一个十八九岁的娇俏少女,正辛苦的追赶着他。
两人擦肩而过。
步惊云皱了皱眉,心中莫名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
那人好生眼熟,好像曾经见过的样子,可又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任以诚在脸上摸了摸,他知道自己现在容貌,依旧还能看出几分温凰的影子。
他不禁一笑,暗道:“嘿嘿!任凭步惊云想破头都不会知道,我就是那个换走圣灵剑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