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19f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起點-第638章 第二個兇手推薦-3mbad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横沟重悟缓了口气,突然发现气氛不对。
周围,死者同桌人、饭店客人、饭店店员、其他警察都呆呆看着横沟重悟。
好凶……
横沟重悟:“……”
他平时冷静睿智的形象崩了。
还有,会不会被认为他严厉又不通人情?现在怎么办?要不要解释?不过解释会不会很没面子又显得反复无常?
柯南见横沟重悟脸色猛变、时阴时晴,沉默,低头思索。
醫手遮天:腹黑王爺狂萌妃
他怀疑池非迟是故意的,就是为了报复横沟重悟警官之前吐槽‘不务正业的兽医’、‘瘟神’。
那家伙果然是个小心眼,还好他以往都是在心里默默吐槽,敢直接吐槽的朱蒂老师和横沟重悟警官,似乎都被气得够呛。
不过能理解,池非迟好像对熟人比较容忍一点,不够熟就吐槽,也难怪池非迟会反击。
不管,他还是赶紧破案,不然又要赶不上池非迟了。
湿毛巾上毒素多,但又不是被转动转盘带过去的……
嗯?等等,转动转盘?
他记得当时有人疯狂转动转盘,跟玩一样,难道说……
……
池非迟离开了一段时间,折返回来,叫上鉴识人员去了洗手间,抬眼看到柯南靠在墙边等他,走了出去。
武俠+歷史輪回
逆流之一生無悔 雪絮聽楓
柯南见池非迟出来,仰头看池非迟,“我也知道了,谁是凶手,还有凶手所使用的手法!”
池非迟停在洗手间门口,看着柯南。
不知道柯南是发现哪一个‘凶手’,估计……
柯南摸着下巴,“他先是到了洗手间,将氰化物倒在自己的湿毛巾上,回到座位上之后,用湿毛巾将毒涂在转盘下方,让川端先生转动转盘时在手指上留下毒素,吃烤鸭时让川端先生吃下毒素身亡,只不过,他的湿毛巾上有氰化物,不能留在身边,那么,他大概是在毛利叔叔检查川端先生的生命体征时,趁机凑上前,将他的毛巾和川端先生没有毒的毛巾对调,虽然之后毛利叔叔让你看着,别让人碰桌子上的东西,但那个时候他已经对调完了……”
池非迟点了点头。
宇宙的遊戲
没错,矶上海藏确实对调了毛巾,也不得不对调。
要不然等警方来了之后,在矶上海藏的湿毛巾上发现大量氰化物,矶上海藏同样说不清。
“之前川端先生的牛仔裤上被洒了汤,在用湿毛巾擦拭的时候,牛仔裤多少会脱落一点颜色,”柯南继续低声推理,“但川端先生座位旁的湿毛巾上只有汤渍,没有擦过牛仔裤会留下的青色,而矶上先生手里的湿毛巾上会有汤渍、牛仔裤掉的色,这就是有毒物的湿毛巾是他的、而他调换了湿毛巾的证据……”
非赤还留在柯南那里,绕着柯南的手臂,听柯南推理。
它确实看到了矶上海藏偷偷调换毛巾,本来想提醒主人的,不过主人好像也看到了,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没有说,大概是想先调查出作案手法?
“对了,你找鉴识人员来洗手间,是想调查他用来装毒物的瓶子有没有丢在洗手间吗?”柯南继续思索着道,“我觉得就算找到了装氰化物的瓶子,他既然会想到用湿毛巾沾上毒物、避免手上被检测出毒物反应,也不可能留下指纹之类的痕迹。”
池非迟伸手将非赤拎过来,“鉴识人员在男洗手间垃圾桶里发现了装氰化物的小瓶子,另外,在另一个隔间的马桶下水口检测出了氰化物反应,还有一点别的成份,还没有彻底融化的糯米纸,糯米纸上也有氰化物……”
“哎?”柯南一愣。
既然池非迟提到,就说明糯米纸很重要。
糯米纸是一种可食薄膜,透明,无味,一般是由淀粉、明胶和少量卵磷脂混合,流延成膜,烘干而成,遇水即化。
出现这种他推理中不该有的东西,说明他的推理某一个环节出了问题。
等等?遇水?
恐怖之末世系統
烟灰缸侧面和底部的毒素、糯米纸……
“你之前问过烟灰缸和烟头有没有毒物反应,”柯南迟疑看着池非迟,“是怀疑下毒杀死川端先生是另外的人?可是……”
“矶上先生确实想下毒,也确实将毒素涂在了转盘下方,”池非迟给柯南提供最关键的线索,“可是我能确定,川端先生全程没有摸到转盘,更别说碰到转盘底部。”
柯南愣了愣,脑海里闪过一道灵光,“之前你是故意转转盘的?”
“算是,”池非迟找了个借口,“因为川端先生说他讨厌那两道菜,而矶上先生一直把那两道菜往他面前转,我才把菜转开。”
“很奇怪哦,”柯南怀疑盯池非迟,“对于这种不熟悉的人,你会在意他吃饭吃得开不开心吗?”
池非迟直视着柯南,“我会未卜先知。”
柯南脸色微妙了一下,脸色这么一本正经,说得跟真的一样,他怀疑池非迟的癔症犯了,又在幻想着自己身有异能力,原本相处时间久了,他还觉得池非迟只是性格问题,精神没什么问题,现在看来,问题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的,“我说你……咳,没什么,呃……那如果矶上先生的计划并没有成功,抛除掉他所做的事,那就还有另一个投毒者,而导致川端先生死亡的也正是另一个人,现在餐厅那边的毒物反应检测已经完成了,除了餐具、烟灰缸、湿毛巾、川端先生的手上之外,没有其他地方有毒物反应,照这么看来,另一个人的作案手法应该是在烟灰缸底部涂了氰化物或者撒了氰化物粉末,再将糯米纸小心地糊上去,将边缘黏住,在布餐具的时候,端上去给川端先生,因为糯米纸很薄,只要糊在烟灰缸底部的时候弄得平整一些、不让边缘超过烟灰缸的边缘,一般人就算用手拿都未必能察觉到,更不用说看到,之后,只要……”
柯南突然停住了,脸色变得很难看。
神戰 五嶽之首
九龍神珠之宇宙顛覆 微微郁
“只要在吃北京烤鸭之前,让汤或者茶水弄洒在桌上,烟灰缸下方的糯米纸就会慢慢融化,而川端先生看到自己面前泼了汤或者茶水,也会拿起烟灰缸、用湿毛巾进行清理,”池非迟接过话,“因为烟灰缸里有烟头和烟灰,一般人为了不弄脏手指,都会选择从侧面拿烟灰缸、并用手指拖在烟灰缸底部协助用力,而不是将手指放进烟灰缸内部,在拿过烟灰缸后,也会擦拭手指,这样无论川端先生是用哪只手拿烟灰缸,毒素都会沾到湿毛巾上、又在之后擦手的时候,沾到另一只手上……”
“只不过用餐时出了意外……”
魔帝狂妃:廢物大小姐 起司貓錢多多
“犯人没来得及动手,但川端先生撞到小兰的手肘、又不小心把汤碗弄洒了。”柯南声音低沉,心里有些难受。
虽然说,就算没有毛利兰这么一出,凶手多半也是会自己动手将什么东西弄洒,没必要自责,但以毛利兰的性格,一旦知道了这些事,一定会觉得自己是杀人从犯。
对,就像去美国见到沙朗那一次。
一开始在舞台剧后台的时候,挂盔甲的绳子老化、沉重的盔甲在他们路过的时候往下掉落,而那个叫萝丝的女演员衣服被钉子勾住,是毛利兰最要紧的关头冲上去,在萝丝被盔甲砸中前将人救了下来。
结果萝丝之后在表演舞台剧的时候,就杀害了男演员西斯。
他当时让他老妈去推理,并且让萝丝承认了自己杀人的罪行。
護花神醫在都市
而在萝丝被警方带走的时候,还回头对毛利兰说了一番话:
“无论如何,上帝还是眷顾我的。盔甲掉下来的时候,我的戏服正好被钉子勾住,幸好有她帮了我一把,才让我谈过一劫……”
“谢谢你,可爱的天使,都是因为你的帮忙,我的愿望才得以实现……”
那天,那些演员各怀鬼胎的丑恶、萝丝离开时的大笑、毛利兰站在原地怔然失神的模样,那一切他都记忆犹新。
毛利兰那时候也感冒发烧了,因为这段实在算不上愉快的回忆,在清醒过来之后,就选择性地忘记了那一趟美国之旅。
不过,之前毛利兰说她见过沙朗……除了那一次,毛利兰应该没见过沙朗了吧?她是不是已经想起什么来了?
“啊?”柯南皱眉思索着,突然发现额头一冷,抬眼就看到一只微凉的手放在了自己额头上。
“你的表情很奇怪,”池非迟见柯南回神,缩回了手,“不是一般的奇怪。”
“啊哈哈哈,没什么啦……”柯南卖萌干笑一阵,很快又一脸苦恼,“我是担心小兰姐姐因为这个内情而觉得难过。”
先不说毛利兰有没有想起那一次的事件,要是这次又发生了同样的事,毛利兰大概念能想起当年的事,很快也得需要心理医生开导了。
池非迟‘嗯’了一声认可,多愁善感的女人是比较容易钻牛角尖,“待会儿推理你搞定,我找借口,让她陪我去在停车场的车里拿东西。”
“你方便走开吗?”柯南问道。
有池非迟跟着,不用担心毛利兰中途因为某个意外折返回来、不小心听到,是比较稳妥一点,但池非迟现在嫌疑还不低,跟他们不熟的横沟重悟警官不一定愿意放池非迟离开餐厅。
“没事,趁他们不注意,我带小兰开溜。”
池非迟也觉得横沟重悟不会放人,不过他无论如何,也要跟着毛利兰一起离开。
他是突然想到一件事:
毛利兰吃了他的感冒药,不一定会发烧晕倒,原本该想起的美国事件就不一定会记起来。
但如果这个案子有内情,毛利兰受到了差不多的刺激,又很有可能会想到那年遇到沙朗后发生的事件、知道赤井秀一是FBI的事。
好像一切都有所注定,有一条看不清的规则锁链将所有事安排规划好。
他有预感,如果让毛利兰一个人去停车场,毛利兰肯定会因为某个原因折返回来,通过刺激想起美国的案子,修正他提供感冒药后带来的轨道改变。
老天似乎铁了心要给柯南送一条线索——那个在毛利侦探事务所附近晃悠的戴黑色毛线帽的男人、赤井秀一,是FBI友军。
他也乐意看到圆月之夜事件按原本的方向进行下去,也有必要让柯南掌握一些重要线索,但不想用这种自己也被算计进去的方式。
简单来说,他感觉自己又被老天套路了,他不爽,想反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