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b1t好文筆的小說 諸天苟仙討論-第三十五章真魔頭鑒賞-g6ktd

諸天苟仙
小說推薦諸天苟仙
看着下方的少年,水东流摇摇头:“太年轻了,太单纯了,太蠢了。”
“力量没有正邪之分,这种话都敢信。”
黑帝玄冥咳嗽一声:“年轻人嘛,多给点机会,谁没年轻的时候没有犯过蠢。”
“我没有。”
水东流眉头一挑问道:“难道道兄有吗?”
黑帝玄冥沉吟一会儿,想一想,如果自己修行之初,遇到这种玉简会怎么样?!
不对,以自己的性格怕是遇不到,看到的第一眼就溜了。
“我也没有。”黑帝玄冥真诚道:“看来他,确实不适合做道友弟子。”
“要不然,我们再选一个。”
所谓天命之子,气运之子,时代主角,不过是世界的宠儿,而眼前这位是世界的缔造者,世界之父,时代主角的爷爷。
有资格,也有能力决定第四山海的气运之子。
水东流淡然一笑:“倒是不用这么麻烦,他做不了九封的弟子,做一下水东流的记名道童,还算有资格。”
“况且,他让我想起一位故人,一位故人。”
黑帝玄冥心生好奇:“愿闻其详。”
水东流悠悠道:“还是至尊仙界的时候,有一位魔道祖师名曰无极老祖。”
“他曾经创立了一个宗门无极门,门内有四殿,鼎殿,剑殿,丹殿,龙殿。”
“门内弟子,修行魔鼎经,魔剑经,魔丹经,魔龙经,据说四经合一,就继承魔道祖师无极的真正功法。”
精靈之柊吾時代
黑帝玄冥眉头一挑,这是一个很老套的故事。
炼器的鼎殿,杀伐的剑殿,炼丹的丹殿,统筹全局的龙殿,一个正常宗门都是如此划分,可能多些殿堂,名字换一下,大体上是一致的。
至于四经合一,更是挑选弟子,证明忠心,亲疏有别的老手段了。
諸天從美漫開始 朗楓落葉
不过,这个故事从水东流口中说出来,就它只是看起来老套,能昔日的半步超脱九封至尊记住的故事,故人,必定有趣且不平凡。
果不其然,水东流顿了顿了,话锋一转道:“无极门的弟子修行待遇极好,都快赶得上正经大仙宗,然而,在古老的岁月中,却被视为魔门,真正的魔门。”
“无极门门规无情,入门需要自灭满门,立下血誓,或者在幼年时刻,接引人灭其满门,接引入道。”
“并且门中等级森严,分作外门,内门,殿主,自上而下,掌控极其严酷。”
“内门弟子视外门弟子如蝼蚁,现杀现取,并且因为同出一门,同修一法,有大补益。”
“殿主视为内门弟子如牛马牲畜,若是出行少了排场,命一龙殿弟子执行不可能任务,待到任务失败,找个借口将其炼制为龙身坐骑,龙属法宝。”
“若是修行有了缺陷,暗命一位丹殿弟子算计另一外丹殿弟子,再以清理门户为缘由,将两名弟子炼制为魔丹。”
黑帝玄冥若有所思:“想来,最后几位殿主的下场,也不怎么样吧。”
水东流颔首道:“道友明鉴,殿主尚且贪婪,不愿意放过内门弟子,无极老祖又怎么放过殿主呢。”
“无极门破灭前,龙殿有就九位魔龙经大成的殿主,统统被无极老祖炼制成魔龙。”
“九条魔龙合一形成九龙魔辇,即使坐骑,也是法宝,相当于一位六源道镜。”
听完无极老祖的事迹,跟太上天魔主坐下魔诃魔君关系不错的黑帝玄冥不由感慨道:“无极老祖真魔头也!”
这种吞噬万物,损苍生,以利自己的手段,放在洪荒大宇宙,也是咱……咳咳,他们魔道的一员干将。
哪有什么无极门,整个无极门就无极老祖一个人,至于其他人不要说弟子,连道童都算不上,只是纯粹的打工人。
一生勤勤恳恳的修行,只为塑造无极老祖更加美好的未来。
“不知无极老祖,后来如何了?”
黑帝玄冥好奇问到
水东流望向下方的罗墨少年,严格来说是注视少年手中的玉简,眼神逐渐冰冷,缓缓道:“后来至尊仙界遭遇大劫,断情绝性的无极老祖见情况不对,没有任何犹豫,立刻投降入了异族。”
“如今想来,是在三十三天传承道统,开花结果,又是一个无极门吧。”
虚空一抓,第四山海本源颤动,玉简中三十三天异族发出悲惨的鸣叫声,挣扎反抗,四眼通红。
瞥了少年罗墨一眼,水东流冷哼一声:“蠢是蠢了点,但我山海之修,岂是异族叛修可夺舍的。”
“敕命!”
“山海无量,众生有命,然异族之修不可存!”
一道蝎首人身的法相虚影破碎,追溯本源,三十三天内一尊异族神灵瞬间爆炸,化作一条似龙似蝎的法宝胚子。
水东流虚空一点,将法宝胚子抹去,一切痕迹皆不存在,世间再无此神。
狠人經
黑薔薇 未愛之夏
昔日的无极老祖他都不放在眼中,跟何况他的徒子徒孙。
打量了一会儿罗墨,水东流气息一转,化出一道神念落入玉简之中,取代异族之修的位置。
九封至尊乃是仙界第一人,纵横星空,什么场面没有见识过,大能残魂,老爷爷金手指,也是略懂。
异族修士的玉简晦涩难懂,单单是文字就是五花八门,没有蝎神指导,罗墨根本入不了门。
“怎么会这样!”
一拳打在石壁上,罗墨苦涩沙哑道
明明新功法就在眼前,明明可以打败师兄了……双倍的快乐,怎么会……
“嘿嘿,蠢小子,看来你需要帮助啊?”
就在罗墨苦闷难解之时,一道苍老的怪笑声,回荡在密室石壁间。
罗墨骤然转身,死死盯着玉简。
却是一朝先生遇罗墨,第四山海又起劫。
…………
宗门大殿之外,诸多弟子等候,宗主召集他们前来,却没有任何嘱咐,让他们不禁浮想联翩,私下中议论纷纷。
“师兄?宗主……”
有弟子忍不住向金乔觉打听,弟子中金乔觉最得宗主器重。
金乔觉淡然一笑:“早晚会知道的事情,有什么可急。”
最強特種兵之王 風語血
安抚完弟子,闭目养神,立如松,心境如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