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17o火熱都市小说 天唐錦繡笔趣-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少女慕艾看書-t2igt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
长乐公主面对愈发跳脱的妹妹愁的不行,晋阳公主却不以为然,俏脸一板,轻哼一声,道:“穿个男装而已,有什么了不起?又没谁规定公主不许看舆图,那些御史言官吃饱了撑的来管我?”
话是这么说,却也乖乖的回到长乐公主身边坐好,只是秀美的脸上有些不爽。
说到底,晋阳公主非是那种任性活泼的性子,还是很温柔娴淑的,只不过如今房俊河西之战的威名传遍长安,使得素来对房俊崇拜孺慕的公主殿下有些亢奋,这才换上男装,又让人挂上舆图,想要体会一番那等“挥斥方遒,樯橹灰飞烟灭”的壮志豪情。
却不料长乐公主前来窜门儿,被逮个正着……
长乐公主伸出葱白一般的玉指,轻轻点了点晋阳公主光洁的额头,嗔道:“你也老大不小了,宫里正在商议你的婚事,这般轻率不当,万一传了出去,到时候被人说成不知礼数,岂非糟糕?”
霸氣王妃:傲視天下
原本,因为晋阳公主很是亲近房俊,导致朝野之间谣言四起,对于晋阳公主的清誉很是不利。眼下虽然是风气开放的大唐,非是将“存天理灭人欲”发挥之极限的明清两朝,但是女子的情欲同样重要。
尤其是那些传承千年的世家门阀,谁家愿意娶回一个与旁的男人不清不楚、纠葛颇深的媳妇?
更何况这个媳妇身份尊贵,注定为家族之长媳,将来还要成为一家之主母……
晋阳公主闻言偷偷皱皱鼻子,有些不满,乖巧的给长乐公主斟茶,笑道:“听说最近可是有不少人家往宫里递信,谈及我的婚事呢,姐姐难道不知道?”
长乐宫主气得瞪眼:“那是数日之前,现在你再看看,哪里还有一家敢于提亲?”
“嘻嘻!”
晋阳公主掩唇而笑,眼波流动,很是有些得意。
之前,由于韦正矩与房俊的意外冲突,使得京兆韦氏差一点遭遇灭顶之灾,事后不仅京兆韦氏惊魂甫定不敢再言及向晋阳公主求亲,即便是京中原本那些有意求娶晋阳公主的,也都偃旗息鼓。
没弄明白晋阳公主与房俊只见到底什么关系之前,谁也不敢轻举妄动,万一撞到房俊这块铁板上,惹得这个棒槌不满,岂非自讨苦吃?
不过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李二陛下以及太子殿下对于晋阳公主的宠爱,依旧使得许多人家愿意行险一搏。
前夫破盤價
毕竟一旦成功求娶到晋阳公主,获得的政治资源足以使得一个中等门阀一跃成为显赫门庭,福泽数十年……
故而等到房俊出镇河西,朝中流言四起,都认定房俊必将大败亏输,甚至战死河西,那些个被投机之野心膨胀得蠢蠢欲动的门阀们纷纷行动起来。
血雨南洋 海西榕樹
在他们看来,纵然晋阳公主当真与房俊相好,清誉不在,可是与娶到晋阳公主可以获得的丰厚回报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等到房俊战败于河西,无论是死是活,必将威望暴跌,甚至还要为惨败负责,进一步受到陛下的惩罚。
有一些门阀掂量掂量,觉得还是可以抵抗房俊的报复的……
于是,各路求亲者如同雨后春笋一般纷纷冒出头来,整日里有宫中妃嫔的家眷入宫求见,都是碍着各方的求情,不得不充当一个红娘。
然而好景不长,这样热闹的场面没过几天,河西大捷的消息便传回长安。
那些认为房俊必将大败的门阀们悔之不及,赶紧纷纷偃旗息鼓,之前求亲之事再也无人提及,一个个犹如缩头乌龟一般躲了起来……
导致晋阳公主的婚事如同一场闹剧,冷一场热一场,今日趋之若鹜,明日无人问津……
六指農
晋阳公主倒是无所谓,她自忖年纪小,成亲之事倒也不急,却将一众兄弟姊妹给愁坏了。
女子到了及笄之年,若是尚未成婚倒也罢了,可若是连亲事都未订下,岂非让天下人耻笑?
唯有贫苦农家那等无盐女才会这般无人登门提亲……
看着晋阳公主不以为意的模样,长乐公主又气又愁,将她拉到身边,牵着手问道:“你这丫头到底怎么想的?长安城中那么多的少年俊彦,总归会有你欣赏中意的类型吧?左右父皇与太子哥哥也不会委屈了你,你挑一个自己看上眼的,就算门楣差了一些也无妨,大不了加恩便是。”
所有的兄弟姊妹都疼惜这个自幼病疾缠身的妹妹,曾经一度有太医说她难以活到成年,将兄弟姊妹们心疼得恨不能含在嘴里、捧在掌心,不肯让她受到一丝半点的委屈。
即便如今病好了,可是依旧不会委屈她,尤其是成亲这等大事,联姻之类的想法断不会有,唯一的条件便是晋阳公主自己颔首应允,否则没人会逼她。
可是这长安内外、关中上下不知凡几的年青俊彦,却硬是没有一个被她看得入眼的……
这可就麻烦了,超过十四岁尚未定亲那可就是老姑娘了,难不成一辈子寻不到看的入眼的,便一辈子不嫁人?
那可真真成了李唐皇室的丑闻了……
晋阳公主反握着姐姐的手掌,微微扬起雪腻尖俏的下颌,秋水一样的眸子微微眯起,眼神似乎有些放空,语气轻柔:“那些个所谓的世家子弟的,各个都是自命不凡,却没什么真才实学,要么只知吃喝玩乐,要么古板木讷毫无趣味,若是嫁给那样的人,一辈子要如何才能够挨完呢?简直就是遭罪啊。”
长乐公主无语,不死心道:“那你自己到底中意什么样儿的?”
晋阳公主咬着粉润的菱唇,目光迷离:“要有才华啊,出口成章、落笔成文是最起码的。再者说来,男人嘛,不能插花敷粉病秧子也似,雄健的体魄是必要的,不然早早便死了,我岂不是要守寡?还有啊,似咱们这样的人家,女婿肯定是要委以军政重任的,不说什么‘上马提刀定乾坤,下马执笔安社稷’,可总得文武全才,不让父皇、太子哥哥失望吧?最重要的是不能长得太丑,姐姐知道我最喜欢漂亮的东西,若是郎君太丑,岂非大煞风景……”
听着晋阳公主叨叨咕咕,长乐公主一双美眸越睁越大,檀口都张开来合不拢,芳心怦怦乱跳。
天呐!
这死丫头说的岂不是就是那人?
这普天下的男子,怕是再也找不出一个如同晋阳所描述这般优秀的男子……
星河
可这事儿绝无半分可能啊!
那厮乃是高阳的驸马,自己与之暗通款曲已经不像样子,好歹自己是一个和离之妇,婚姻破碎,纵然行为不捡也不至于那般惊世骇俗。
可兕子乃是父皇最最疼爱的女儿,掌上明珠一般,焉能让她与那厮有一丝半缕的瓜葛?
休说瓜葛了,哪怕只是露出那么一点点的苗头,父皇都能拔剑将那厮斩杀了事……
长乐公主使劲儿咽了口唾沫,心慌慌的拉着晋阳公主,打断她的“憧憬”,断然道:“世间之事,哪里有那么多的十全十美?没听说谁家找女婿比选状元还难。再者说来,夫妻之间从陌生到熟悉,总要相识相知,才能彼此情投契合、相濡以沫,不然就算男子乃天下英才,负心薄幸的还少了?”
说到这里,难免有些黯然,这就是她自己的写照。
当初长孙冲便是那等玉树临风、才气横溢的名门公子,长安城多少少女为之倾心。结果与自己成亲之后,方知道婚姻双方性格能够合拍、彼此能否宽容才是重中之重,再好看的容颜,再高深的才华,若是不能情投契合,终究也只能是一场悲剧。
惡魔校草絕版愛 飛樹精靈
晋阳公主是个聪慧的,见到姐姐的神情,便知触动了姐姐上心之处,赶紧温言抚慰道:“姐姐以往固然辛苦,可是如今能够与心上人相知相印,不也快活?”
不知怎地,听到“快活”这词,长乐公主便一阵脸红气短、心跳加速,轻轻拍了妹妹一下,正欲说话,忽然见到外头侍女进来,禀报道:“启禀二位殿下,韦妃娘娘求见。”
姊妹两个一愣,旋即面色有些冷落下来。
看起来,这位韦妃娘娘还是不死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