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zu1超棒的言情小說 大周仙吏 txt-第128章 野心暴露閲讀-94hr4

大周仙吏
小說推薦大周仙吏
徐长老看着李慕,见他不像是随便说说,只好道:“如果李大人想要试试,我回主峰后帮你安排。”
有句话他碍于面子,并没有说出来。
如果他只是“略懂”符箓之道,恐怕连试炼的第一关都无法通过。
祖庭每四年举行一次符道试炼,这次试炼,也有择优选取弟子的目的,每次试炼,会有数千,甚至上万的修行者,从大周各郡,甚至是其他国家赶来。
这些修行者,都想要加入符箓派,成为大宗弟子,走上一条更加宽阔的修行之路。
参加试炼的这些人,长途跋涉而来,有哪个不是对自己的符箓之道有些信心,即便如此,最终能通过试炼的人,百不存一。
能坚持到最后的人,无一不是真正的符箓高手。
修行之道,每一条都十分艰难,修行者一般只能精通一道。
一名精于符箓的修行者,在神通术法,炼丹炼器,阵法武道上,便很难投入大量时间,不会有太深的造诣。
在徐长老眼中,李慕在神通术法之上的造诣,显然已经登峰造极,属于绝顶天才之列,这种人若是还精通符箓武道等,那上天也未免太不公平了。
他本来想提醒李慕,如果对符箓只是“略懂”,根本没有参加符道试炼的必要,想了想还是觉得此话太过伤人自尊,不如让他自己碰壁一次,他便清楚自己在符箓一道,有多少斤两了。
遊方道仙 六月觀主
与徐长老分离后,李慕向白云峰飞去。
这次紫云峰之行,并非一点儿收获都没有。
他通过孙长老调查到,李清十一年前到符箓派,而且是通过特殊渠道入宗。
有人浪费了成为符箓派核心弟子的机会,用一枚符牌,将她送入了符箓派。
原本应该详细记录入派弟子身份信息的玉简,为何唯独她只有名字?
她到底有何身份,身上又背负了什么,为什么忽然离开符箓派——李慕心中涌现出一个又一个的谜团,这些他都无从得知,他唯一能肯定的是,李清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而且是重大的,极有可能危及到生命的事情。
李慕心急如焚,却又无处可查,无能为力。
忽然间,他像是想到了什么,脑海中涌现出一道亮光。
刚才他只顾着担心了,居然忘记了重要的一点。
只要找到那一枚的符牌的原主人,不就能弄明白李清之事?
符道试炼,四年才有一次,每年的夺魁之人,必定是万众瞩目,找李清很难,找到他还不容易?
自完美世界開始
李慕又飞回了主峰,这次,他没有让道钟去请徐长老,而是亲自拜会。
分别不过一刻钟,就又再次见到了李慕,徐长老诧异道:“李大人还有何事?”
雄霸大明朝
李慕开门见山的问道:“每次符道试炼的第一人,徐长老肯定有印象吧?”
“这是自然。”徐长老道:“四年前,符道试炼的第一人,如今是主峰的核心弟子,两年前就踏入了洞玄,八年前符道试炼的第一人,虽然没有留在祖庭,但却自己开创了一个符箓派的支脉,十二年前……,十二年前那位,十二年前那位,用他的符牌,换取了李清入派的机会。”
李慕急忙问道:“十二年前那位是谁?”
徐长老摇了摇头,说道:“因为他没有留在祖庭,也没有加入符箓派,老夫不记得他的信息了,李大人稍等一会儿,我去给你查查……”
他走出道宫,片刻之后,又走回来,说道:“查到了,那人名叫李二,十二年前,他只留下了这个名字,李二,李清,李清该不会是他的女儿吧……,不过,李二这个名字,应该只是化名,没有人会起这么奇怪的名字。”
李慕认真说道:“这件事情对我很重要,我想要知道当年之事的来龙去脉,麻烦徐长老了。”
徐长老还没见过李慕如此认真,想了想之后,说道:“我查一查,当年的符道试炼,是谁在负责,他应该比我知道的多。”
他走进道宫,片刻后又走出来,取出一张符箓,对那符箓传音几句,将符箓抛在空中,此符化成一只纸鹤,飞出道宫。
不多时,一名老妪从外面飞进来。
老妪进来之后,径直问道:“徐师兄,何事找我?”
徐长老看着老妪,问道:“陈师妹,十二年前的符道试炼,我记得是你负责的,你对当年的试炼第一,还有印象吗?”
老妪愣了一下,说道:“为何忽然问起这个?”
徐长老道:“你先别问这些,你对那人还有没有印象?”
老妪道:“自然还有,那人名叫李二,我记得十三年前,他想要送一名小姑娘,入我们符箓派,但那小姑娘的资质并不出众,所以当时我们并未同意。”
徐长老诧异道:“还有此事?”
老妪点了点头,说道:“后来他问我,要怎么样,祖庭才肯收那个小姑娘,我告诉他,只要那小姑娘在符道试炼中,能进入前三十,或者他能在符道试炼中夺魁,她就能够拜入祖庭……”
徐长老问道:“后来呢?”
老妪继续说道:“那小姑娘并未修行,连参加符道试炼的资格都没有,倒是那李二,听完之后,一言不发的离开,直到半年后,他居然真的来参加试炼,而且连过数关,一举拿下魁首,用那枚符牌,换取那小姑娘进入祖庭的机会,我记得她后来是去了紫云峰……”
时隔十二年,她说起那李二,脸上还露出钦佩之色,说道:“那人真是有大毅力之辈,参加试炼半年前,他根本不懂符箓之道,还是从我这里借了一本符书,我见他可怜,便传了他一点书符的心得,谁知道半年后,他的符道造诣,突飞猛进,竟然不亚于浸淫符道多年的长老,力压数千名符道高手,一举夺得试炼第一,其实那一次,掌教真人特许,除了那小姑娘之外,他自己也能成为祖庭核心弟子,但却被他拒绝了……”
老妪叹了口气,说道:“十二年前,若是他肯留在符箓派,以他的毅力和天资,恐怕我派又会多一位首座长老,可惜了……”
李慕满怀希望的问道:“前辈可知这李二去了哪里?”
老妪摇了摇头,说道:“自从十一年前,将那女童送到符箓派后,他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李慕不死心的继续问道:“那李二长什么样子?”
萌寶為媒:總裁的見鬼新娘
老妪一挥手,李慕的眼前,出现了一幅画面,画面中的男子身穿灰袍,头上戴着一个斗笠,斗笠边缘垂着黑布,将他的样貌彻底遮盖。
李慕叹了口气,符箓派所剩下的唯一的线索,就这么断了。
回到白云峰小筑时,韩哲和秦师妹已经离开了。
李慕走之前,换了他的酒,以韩哲的酒量,没几杯就会醉,也不知道秦师妹能不能把握住机会。
李慕没心思为韩哲担心,心里想的只有李清的事情。
一年之前,李慕在她身边时,还只是一个小小的捕快,帮不了她什么。
现在,他已经具备了保护她的能力,但却无处寻她。
命运时常如此玩弄于人。
她做出离开符箓派的决定时,一定也很痛苦。
所以,这一次符道试炼的符牌,李慕势在必得。
豪門攻婚:狂傲總裁的心尖寵
这件事情,在他原本的计划之外,李慕想了想,决定还是告知女皇一声。
李慕拿出海螺,用法力催动之后,轻声问道:“陛下,在忙吗?”
很快的,海螺里就传来女皇的声音:“你要回来了吗?”
李慕轻咳一声,有些尴尬的说道:“不是,臣回神都,可能还要等些日子,再过几日,是符箓派的符道试炼,臣打算参加此试炼……”
“符道试炼?”海螺内,女皇声音一顿,问道:“符道试炼不是符箓派为了选取弟子而设的吗,你答应过朕,不会加入符箓派的……”
李慕连忙解释道:“不是陛下想的那样,陛下先听臣解释……”
这么和女皇说话,李慕总觉得有些奇怪,似乎两个人的身份反过来了。
随后他才意识到,这才是他应该有的身份,他终于可以以这种正常的身份和女皇说话了。
女皇沉默了片刻,说道:“你解释吧。”
李慕想了想,说道:“臣是觉得,大周如今内忧外患,新党,旧党,还有书院,和陛下都不是一条心,唯一忠于陛下的内卫,实力又太过弱小,朝中看似臣子众多,但其实只有陛下一个人在苦苦撑着,符箓派如果能支持陛下,陛下就不用一个人那么辛苦了……”
长乐宫,周妩的心中浮现出一丝暖意,连目光也柔和了许多,轻声道:“这些宗门,向来都超然世外,不管王朝兴衰,他们是不可能插手朝局的……”
李慕道:“臣可以先成为符箓派弟子,然后慢慢修行,如果以后有机会踏入第六境,就能成为一峰首座,在符箓派也就拥有了一定的话语权,如果臣有机会踏入第七境,就有希望成为符箓派掌教,到时候,臣和整个符箓派,都是陛下坚实的后盾……”
小筑之外,徐长老拿着一张试炼函,一只脚已经迈进了院子,听到李慕的话,脸上浮现出尴尬之色,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李慕也发现了身后的异常,转过身时,和徐长老目光对视,表情逐渐变得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