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bxy優秀都市小說 光耀艾澤拉斯笔趣-第738章 一萬年的分別熱推-qykjg

光耀艾澤拉斯
小說推薦光耀艾澤拉斯
艾索雷苟斯要传送回考达拉,泰兰德要返回苏拉玛报信,亚伦他们没有明确的目的,在征询了克罗米的意见后,也决定去苏拉玛。
看着天上盘旋的魔蝠群因为失去了目标而渐渐散去,亚伦看向艾索雷苟斯,笑道:“好了,这样一来,你就可以安心回去报信了,我们也该准备离开了,我想那些恶魔很快就要冲出城来了。”
虽然历史和亚伦记忆中的有所不同,但是燃烧军团的目的不会改变,那么他们的行动也不会有太大变化,这些来自扭曲虚空的怪物将以辛艾萨琳为中心,向四面八方进军,吞噬、腐蚀艾泽拉斯的土著,直至占领这颗星球,并将星球内部沉睡的星魂转化为邪能泰坦,以便达成萨格拉斯解决虚空大君对这个宇宙的威胁的目的。
而为了避免这样糟糕的事实发生,亚伦他们需要提前一步返回苏拉玛,加快反抗军反抗的脚步,以次来对抗永恒龙对这个时空的扭曲。
艾索雷苟斯点了点头,从树枝间跳了下去,开始准备传送回考达拉,临离开之前,看向亚伦:“期待我们下次再会,到时候希望你能满足我的好奇心。”
“没问题。”亚伦郑重地点了点头,并强行忍住了将奈萨里奥已经被古神侵蚀的事情说出去的冲动,希望艾索雷苟斯能够像亚伦所知的那样从蓝龙军团的灾难之中幸存下来吧。
看着艾索雷苟斯的身影伴随着传送术的光芒一起消失,亚伦叹了口气,说道:“好了,我们也走吧,该去苏拉玛了。”
亚伦刚说完,就看到一只魔蝠摇摇晃晃地冲着他们飞了过来,心中一惊,恶魔们这么快就冲出来了?太快了点吧。
“不对劲,亚伦你看。”温蕾萨注意到了魔蝠的背上还坐着一个人,一个看起来很像恶魔的人,“看起来有点像伊利丹?”
“伊利丹?你们认识伊利丹?”泰兰德有些茫然,她完全没有看出来那个看起来状况不太好还有点像恶魔的家伙哪里像伊利丹了。
武道天下
亚伦却理解了温蕾萨的意思,这是说那个家伙像恶魔猎手吧,也就是说是被邪能侵染而出现部分恶魔特征的暗夜精灵?这么快就有暗夜精灵放弃了奥术加入邪能的怀抱了?而且还以飞快的速度适应了邪能的扭曲并追了过来,这是不是太拼命了?
重生之大好人生
就在亚伦心中惊疑不定的时候,却看到那个身上流淌着邪能还冲着他们挥了挥手,口中有气无力地喊道:“可算找到你们了,你们这是打算去哪?”
“你是……托塞德林?”亚伦有些惊诧地看向来人,仔细观察的话,确实能看到对方和托塞德林存在很多相似之处:“可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自从发现恶魔传送门已经打开之后,亚伦就忙着逃出辛艾萨琳,甚至遗忘了前去面见艾萨拉的托塞德林,现在看来托塞德林这是假装投入邪能的怀抱趁机逃了出来?
当亚伦把自己的推测说出来之后,托塞德林摇了摇头,疲惫地说道:“我一进去就被女王的侍卫抓住了,根本不给我开口的机会就把我丢到了没有打开的传送门旁边,强行掠夺我体内的能量为那个传送门供能,没想到那玩意已经快打开了,结果我就被丢在了传送门的旁边,还被门里面溢出来的能量搞成了这个样子……要不是他们太过兴奋得意忘了我的存在,我也没那么容易跑出来。”
听托塞德林讲完自己的悲惨遭遇,亚伦油然而生一股同情,难怪一万年后托塞德林不得不将自己融入伊莫塔尔的身躯之中,原来在自己的干扰之下,他在这个时候就已经受到邪能的影响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亚伦重新审视了一遍托塞德林,发现对方不但出现了一部分恶魔化的特征,身上还出现了一些灰绿色的花纹,看样子他反倒是成为艾泽拉斯第一个恶魔猎手了,不过想必托塞德林是不想得到这份荣誉的。
“没想到女王陛下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托塞德林没有介意亚伦他们不顾自己离开辛艾萨琳的事情,去女王的宫殿里救人无异于痴心妄想,更别说后来还多了一大批恶魔了,想到这里,托塞德林又补充了一句:“我出来的时候看到那些恶魔开始离开王宫了,他们的目标不知道是哪里。”
末世危機之英雄聯盟 紅林小盜
“他们的目标……当然是全世界。”亚伦苦笑着简单介绍了下燃烧军团的野心,“恶魔们来到这个世界的目的就是征服和破坏,这颗星球都会变成恶魔的猎场,等到他们彻底征服这颗星球,这里就会变成恶魔的领地,我们如果侥幸活下来,而且没被变成恶魔的话,大概就得躲到地洞里去了。”
亚伦最后所说的是阿古斯上一部分坚持到最后没有屈服于燃烧军团的艾瑞达人,他们在地洞里挣扎求生了数万年,直到先知维纶带着远征军重返故土才算是结束了这些人的悲惨命运。
如果艾泽拉斯也落到那个地步的话,这颗星球的居民的情况可能要好一点,毕竟艾星土著里少有能活到一万年的,遭受的折磨也可以少一点,亚伦苦中作乐般想到。
“变成恶魔吗……”托塞德林举起自己已经变成暗青色的手掌看了看,叹了口气,对亚伦他们问道:“那你们接下来打算去哪?”
少年劍皇 楓吟紫辰
最終獵殺
“我准备和这位艾露恩的祭司一起前往苏拉玛,看看能不能反抗恶魔的进攻。”
繪天神凰
“这样啊,那我也要返回我的城市了,这种时候我也应该肩负起我的责任来了。”托塞德林说完又叹了口气,“不知道我的人民还肯不肯接受我,我都变成这父模样了……”
“你肯定可以的,你和你的人民、你的城市会一直坚持下去,直到胜利的到来。”亚伦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给托塞德林一点信心。
“是吗?既然如此,我也祝你们的反抗能够成功吧。”托塞德林深深地看了亚伦一眼,开始施展传送术返回埃雷萨拉斯。
亚伦沉默地对着托塞德林挥了挥手,在对方彻底消失之前,又喊了一句:“对了,你如果觉得自己出现失控的情况,很可能就是因为你身上的邪能影响,你可以自己研究怎么减弱这种影响。”
话音落下,托塞德林彻底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