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85i2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妖魔哪裏走 全金屬彈殼-479.熱情沙洲(求訂閱啦)熱推-6re17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
这件案子把王七麟给难住了。
见多识广如谢蛤蟆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王七麟甚至猜测,这件事与金辉道长当年遇到的事那么相似,而当年的事与六道之外的褩多婆叉相关,那么这件事会不会也与六道之外相关?
虽然金辉道长和洛水后来都找到了事发地,但却都没有找到受害人。
受害人会不会已经带到了六道之外?!
所以他心里出现一个很大胆的猜测:实际上事发地有没有可能在六道之外?
金辉、金耀和仇公子的父亲当日所遇到的山村会不会在六道之外?船队前些天会不会到了六道之外?
他没有说出这个猜测,而是换了方向,说道:“往回走,去城里,既然你们去怀庆府里报过案了,那我要看看怀庆府的说法。”
飞舸往回走,途中经过河洲上的小村时,王七麟让他们将船靠上了码头。
河洲上有个小小的码头,有大约十几座或大或小的茅草屋。
这里住的都是打渔人家,家家户户晒着渔网和鱼干,一上去就能嗅到鱼腥味。
马明问道:“七爷,卑职去打听一下前几天的事?”
王七麟摇头道:“买鱼干,买鲜鱼,有什么水货就买什么,然后再聊。”
此时是下午时分,许多渔船出去捕鱼还没有回来,村里头只有一些看孩子、捕鱼网的老人。
小村没有族老,他们不是一个家族的,而是各地迁徙来的渔民,他们在家乡活不下去了,便来到这地方靠打渔为生,慢慢的在这沙洲上定居起来。
十多个老妇人在沙洲南端的一块平整空地上捕鱼网,徐大很迅速的找到了其中的领头人,于是掏出一把铜铢晃了晃说道:“大嫂子,我想买鱼,干鱼鲜鱼都行,你们这里是怎么卖的?”
领头的妇人满头银丝,但精神和身体都很好,眼睛看人时候很明亮,干活手脚麻利,不光自己修补渔网,谁家渔网破烂的厉害她还会去帮忙。
首席追愛:嬌妻哪裏逃 九斤七
听着徐大的话老妇人笑了,说道:“你看看我这年纪,你叫我什么?”
徐大倒吸一口凉气:“不会吧?难道你们在河里捕鱼的人家这么显老?那我应该叫你大妹子吗?”
几个老妇人纷纷笑,徐大也笑,说道:“大嫂子,我是正经要来买点鱼虾的,你们这里都有什么?”
领头的老妇人说道:“别当我们渔家人没有见识,你穿着官袍呢,是哪里来的官老爷吧?”
徐大说道:“官老爷爱吃鱼虾,你们这里有吗?”
老妇人说道:“有的是,还有刚捕捞的黄河大鲤鱼呢,一条十斤的鱼只要二十个铜铢,价钱怎么样?公道吧?”
徐大道:“公道,你们有多少我们要多少。”
假愛真婚 墨子歸
一听这话几个老妇人激动起来,纷纷放下渔网要回家收拾渔获。
鲤鱼、青鱼、草鱼、鳙鱼、鲫鱼,河里常见的淡水鱼小村里全都有。
鱼干的品种就更丰富了,还有自己晒的河虾皮和小虾米,村子里收拾了一下竟然收拾出不少东西。
徐大痛快的全买了下来,他让洛水来收拾这些东西,问道:“这姑娘你们还记得吧?”
领头的老妇人郑重的点头道:“你们果然是与城里的官老爷一样,都是来打听二十里荡的事。”
旁边的老妇人抱着孙子说道:“这个姑娘我们当然记得,她当时带着人忽然冲到了我们这里,你看看她的样子,头发是黄色的,脸长得、长得很吓人,大晚上的忽然出现多吓人?我们怎么能忘记?”
又有老妇人心直口快的说道:“她是疯子吧,他们两船的人都是疯子,来了就说碰到了一艘鬼船,说他们很多人被鬼给杀了,让我们赶紧报官。我们当然得赶紧报官,遇到疯子能不报官吗?”
王七麟站在不远处纵览全局,他注意到这老妇人说到‘鬼船’的时候,满头银发那老妇人皱起眉头眼神飘忽的往四周看了看。
有问题!
妇女们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渔家人本来就嗓门大、善聊天,徐大花大价钱买了她们积攒的鲜货干货,可把她们给美坏了,自然愿意将自己知道的事告诉徐大。
但她们说出来的都是废话。
一半说的是当晚看到洛水等人后吓成什么样,这里值得注意的是有一户人家养的狗怀胎一个多月还没有到生产时候,结果出这档子事把它给吓得早产了……
另一半说的是前些天突然到来的官吏们,他们来到沙洲盘查过渔家人,问他们关于船队和百川门弟子的消息,可是他们什么也没有问到。
大嗓门的妇女嚷嚷道:“我们就是什么都不知道嘛,说是没了二十多条船和一百多个人,二十里荡虽然大,可是这么多人和船没了,不可能连个影子都找不到嘛。”
有人用肘子偷偷的撞她,妇女莫名其妙:“你撞我干啥子嘛?”
旁边的人小声说道:“大脚媳妇,你快闭嘴吧,人家花钱买咱东西就是想要找咱要有用消息,咱啥消息都没有,人家不是白花钱了吗?”
众人握紧了自己的钱袋,生怕被人把钱给要回去。
王七麟冲徐大吊了吊眉头,冲着满头银丝的妇女使了个眼色。
徐大说道:“今天天色不早了,不如这样,今晚我们借宿在你们这里,一间房子给二十个铜铢的住宿费,怎么样?”
老妇女们纷纷赶回家去收拾房屋。
满头银丝的老妇人也要走,徐大拦住了她递给她几个虾米:“大嫂子,你家虾米晒的滋味真好,还有油呢,怎么回事?说说诀窍?”
其他人看到他拦住了满头银丝这老妇人便下意识的看,听到他的话后放下心来继续往家走。
王七麟也抓了一把虾米吃,问道:“大嫂子怎么称呼?”
老妇人叹了口气道:“老身丈夫姓姚,大人们称呼老身为姚老太便好。”
“原来是姚家嫂子,”王七麟笑,“听大嫂子的言谈,你应当是见过世面的人?以前家世不错吧?”
姚老太道:“大人谬赞了,老身一个渔家老婆子见过什么世面?不过老身夫家确实有过几年好日子,说是家世不错有些托大,只能说吃过几年饱饭。”
王七麟问道:“听您言谈就知道,大嫂子是明事理的人,那么能不能说点你没有告诉过衙门的事?”
姚老太又叹了口气。
王七麟诚恳的说道:“大嫂子,你应当知道前些天确实出事了,确实有一支船队撞上了一艘鬼船,一百零二个汉子死的不明不白。”
“而且这不是死了一百零二个汉子,是有汉子被杀死这件事,发生了一百零二次!一百零二个家没了,一百零二个娘没了儿子,不知道多少女人没了丈夫、多少孩子没了爹!”
姚老太说道:“大人不用再说了,老身明白你的意思,唉,你们跟之前来的官不一样,你们不光愿意花钱,还愿意与我们交谈,而不是命令我们跪下说话,你们是好官。”
王七麟道:“我们是普通的官,那些是坏官。这世道没办法,坏官太多了,显得普通的官成了好官。”
姚老太笑了起来,她说道:“大人,其实老身帮不了你什么忙,只能告诉你那鬼船是真的存在!”
“前些天船队从我们河洲旁经过的时候,我们看见来着,而且当时我小儿子还想去卖他们东西,但他们不肯买,直接把我小儿子赶走了。”
“我小儿子是个打渔的,我夫家也是打渔的,来这里已经五十年了,年纪轻轻就来了,在这里一住一辈子。”
谢蛤蟆忽然问道:“大嫂子你多少岁?”
姚老太笑道:“道长你叫我为嫂子还真是差不多,我今年七十五岁了。”
徐大诧异的说道:“真是看不出来,老夫人,你这脸色可是红润的很,而且耳清目明,刚才看你走路也是稳稳当当、虎虎生风,只看你身子骨,说你四十岁也有人信!”
王七麟沉声道:“先别打断嫂子的话,让她继续说,请说一下鬼船是怎么回事。”
姚老太说道:“我夫君带我刚来这河洲的时候,这里还没有人,于是我夫君攒钱买了艘破船打渔为生。”
“就在他买了船第一次去打渔的时候,碰到了你们要打听的那艘鬼船,接亲的婚船!”
她看向洛水说道:“那船是红木所成,挂着一圈的大灯笼,灯笼发白光,有人在船头吹吹打打的,对不对?”
洛水激动的叫道:“不错,正是这样!”
她看向王七麟等人说道:“你们看,你们看,真的有这艘船!就是有这鬼船出现过!”
姚老太说道:“是呀,它出现过,我夫君第一次打渔就碰上了它,而且险些没能回来!”
“我夫君是念过书的人,子不语怪力乱神,但怪力乱神的事是真有。”
“我夫君当时在傍晚看到这艘船从二十里荡里飘出来,他感觉不对劲,那时候这水道还没有开拓出来,不像现在有船队来往,周围更是没有人家,所以哪里来的接亲的喜船呢?”
“而且他撞上喜船的时候是傍晚,谁家晚上接新娘子?”
“他当时很害怕,于是便趴在船上闭着眼睛躲了起来。”
“那船吓人呀,它一直围绕着我家夫君的船在转,它想要我家夫君的命,可是我家夫君躲在船里,它似乎无可奈何,只能围着它转圈圈。”
“最后我夫君算是捡了一条命,他回来后吓得生了一场大病,还好他命大,最终熬过了这场灾。”
“可是这船太吓人了,我家本想搬走,却没了钱没处可去,还好往后多年,这古怪的红喜船再没有出现,直到前些日子!”
谢蛤蟆说道:“无量天尊,嫂子,你夫君能熬过那场大病不是他命大,而是他修为高深吧?”
天龍不敗
姚老太惊讶的看向他,问道:“真人看出什么来了?”
谢蛤蟆指了指她的心,又指向她丹田下方。
至尊靈皇
王七麟和徐大赶紧摁下他手臂:“为老不尊了啊。”“大嫂子别在意,他不是什么花道士。”
正要摆出世外高人架势的谢蛤蟆气的爆炸,他推开两人喝道:“无量天尊,老道是要说,这嫂子有道心也有气丹!她修的是我们道家金丹术!”
姚老太说道:“真人所言甚是,老身确实修了道家金丹术,我夫君也修过,但这与他能够躲过鬼船的迫害无关,因为他实际上是从鬼船上得到了一本金丹秘术!”
奧術乾坤
王七麟问道:“这金丹秘术叫什么?”
姚老太迟疑起来,脸上露出懊恼之色,她意识到自己刚才冲动了,暴露了一个秘密。
谢蛤蟆笑道:“无量天尊,嫂子不必担忧,我们这些人都有修为在身,不会觊觎你家秘术。”
王七麟补充道:“我们还会帮你保存这秘密。”
他一声剑出,五把飞剑在人群中开始穿梭。
看到他露出这一手姚老太顿时放心许多,她小心翼翼的说道:“这功法也是我家凑巧得来,并非是老身之物,所以老身不敢轻易将之暴露,以免引来麻烦。”
王七麟明白她的意思,便保证道:“我们绝不会将它的消息暴露出去!”
姚老太笑道:“没关系,大人们若是能找到这门功法所属主人,那将之还给人家也好,哦,这门功法叫做《升降天门运筹铸丹术》,诸位大人可曾听过这功法名字?”
谢蛤蟆眼神直了。
王七麟说道:“好像在哪里听过这功法?”
“金山派!”
谢蛤蟆从牙缝里蹦出三个字。
極品天醫 真劍
王七麟的眼神也直了。
拍賣妖孽壞老公 末小漓
金山派。
金辉真人。
金耀道长。
他急忙问老太太道:“老嫂子,你知道你丈夫是怎么得到这秘籍的吗?”
老太太摇头道:“他自己都不知道,当时他趴在船上躲避鬼船,鬼船在四周转悠,然后他听到了有鱼蹦出水面的声音,也听到了有东西落在船上,于是他等鬼船消失后去查看船上情况,进而发现了这本秘籍。”
王七麟对谢蛤蟆说道:“这船与金耀道长的失踪有关?这秘籍是金耀道长留下的?”
當青春變得冰冷
谢蛤蟆表情凝重的说道:“无量天尊,这本秘籍肯定与金山派有关,《升降天门运筹铸丹术》正是金山派的金丹大术,至于它是不是出自金耀道长之手就不好说了。”
“金耀道长?”老太太反问道,“有个道长的道号叫金耀?”
王七麟知道肯定要有所收获了。
老太太说道:“你们跟老身来,你们自己看看这本秘籍。”
她家在邻近码头第一户,家里养了两条看起来很凶的狗。
这两条狗看到九六后化作舔狗,磨磨蹭蹭的上来子昂舔九六的腚。
八喵上去给它们俩挨个来了一爪子:我看你们是没把我喵爷放在眼里!
王七麟抬脚将它们赶走:这俩货想得挺美,咋地,想整个夫の目の前で徹底凌辱?
老妇人进屋后捣鼓了一阵很快出来,递给他们一本只有巴掌大小的厚实小册子。
小册子封皮不知道是牛皮还是小羊皮,很结实,表面用靛蓝做了渲染,写着《升降天门运筹铸丹术》一系列的字。
翻过小册子,反面也有俩字:金耀。
谢蛤蟆凝重的说道:“很有可能是金耀道长留下的秘籍,可是他怎么会来到这地方?他是在山里失踪的,无量天尊,这之间什么关系?”
王七麟问老妇人道:“老嫂子,你丈夫碰到鬼船的时间你记得么?”
老妇人说道:“整整五十年前!”
金耀真人失踪至今则是整整六十年了。
事情很难联想到一起,但终归出现了关于这起迷案的消息。
王七麟坦诚的将金耀和金辉之间发生的事告诉了姚老太,这人很明事理,她将秘籍交给王七麟,委托他还给金山派,并没有去贪心人家的东西。
当然这也与她子孙后代不能修炼相关。
她告诉众人,她夫君得到这本秘籍后想要修炼来着,却练不出气丹,所以无能为力,反而她凑巧之下尝试了一番,竟然在丹田中修出了气感。
这也是她能健康活到现在的原因之一。
王七麟将秘籍交给徐大,说道:“天色不早了,咱们把房间安排一下,然后一起去找个地方吃鱼顺便讨论下案情。”
“现在开始表决,谁愿意与徐爷睡一间?”
大家伙看看徐大的那双大脚,毅然决然的对他进行了嫌弃……
但他们得感谢徐大,徐大的钱没有白花,得知他们要在码头上炖鱼吃,河洲上的人家纷纷送来家伙什借给他们来做菜。
姚老太借给他们一口小铁锅子,沙洲百姓喝的水就是黄河水,炖鱼自然也得用这河水。
巔峰修神
晚归的渔家人驾船而来,他们得知王七麟一行的身份后顿时战战兢兢、颤颤巍巍。
得知他们花钱买过鲜货和干货,这些当家人吓得要尿裤子,赶紧从家里人手中要回钱去送还给王七麟。
王七麟哭笑不得,说自己不贪百姓财产,不拿百姓一针一线,不吃百姓一饭一粥。
汉子们连呼两袖清风,但王七麟等人不白拿白吃他们心里不踏实,还是坚持着送过来一些刚捕捞上来的大鲤鱼、河虾、河蟹之类的东西。
王七麟推辞不过,只能收下这些东西,还有人用酱炒了田螺送来:“大人你们吃这个,这个下酒,不过现在春天,田螺不肥,以后等到夏秋你们再来,小人让家里婆娘给你们做肥的吃。”
看到他们自己动手做饭,汉子大吃一惊,赶紧告罪然后把自家婆娘喊来干活。
王七麟与他们客气一番,结果把他们给客气的人心惶惶,见此他便只好退步。
沉一说道:“七爷,两袖清风呢?”
王七麟说道:“明天咱给他们留下点钱不就得了?”
金发巾帼经过一段时间的缓冲,情绪已经好转许多,看到疲惫的渔民还要来帮忙做饭做菜她大为不忍,操手亲自上。
她利索的在河洲边缘掐了许多水草,回来咔嚓咔嚓切成段,见此有渔家妇女说道:“姑娘懂行。”
王七麟问道:“什么懂行?”
金发巾帼一边剖鱼一边随意的说道:“这是水蓼,它并不像其它的野草那样吃起来苦涩,它的茎叶有一股辣味,很浓重的辛辣,用来炖鱼最好,可以除腥。”
王七麟认了一下,水蓼长得又细又长,颜色带紫红色,看起来和其它野草相比很特殊,也很好认。
江水炖江鱼,他本来以为今晚就靠这道菜来填肚子,结果有人杀了两只鸡给他们送来。
我们的乡亲实在太热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