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qiq5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餘燼之銃 ptt-第七十章 戰爭與和平相伴-q3m25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
丽雅没见过那样的火,炽白的、就像一团翻滚的光团。
这是个蛮不错的焰火,仅仅是注视着它,都会感受到一阵神秘的圣洁感,仿佛这焰火是从云顶尽头的天国坠下的。
这是令人喜欢的焰火,可现在它却给予了丽雅无穷无尽的恐惧。
叶加大剧院在她的眼前开始崩塌,无尽的炽白之焰在裂隙之中喷涌着,建筑就像一名将死的老人,他无力地吐息着,每一次的呼吸都带起了火海的波动,每一次的波动都带走了它少许的生命,直到它彻底死去。
“究竟……发生了什么?”
丽雅目睹着这美好的崩塌,她发问着,但没有人能给她答案,随后狂热的吼声将她拖回了现实。
整个夜空不再黯淡,它被重重的烈火点燃,一片深邃的暗红,就像凝固的血渍一般。
身边的信徒们来回跑动着,丽雅就像激流中的枯叶,被人群裹挟着,跌跌撞撞,直到有了一息喘息的机会,她被挤倒在地,双手触摸着冰冷的地面,她大口地呼吸着,心神被恐惧彻底俘获。
神圣的仪式不再,此刻这里已经化作了地狱的战场,几乎没有任何交谈的机会,那些福音教会的信徒就这么冲击着剧院广场,他们举着样式各异的武器,目光充血地砍杀着见到的每个正教信徒。
冰冷的空气被大火烤得温热了起来,其间飘荡着甘甜的血腥味,这味道灌入丽雅的鼻腔,她的胃部一阵翻滚,她恶心地干呕了起来。
突然间有什么东西在触摸着她的双手,好像是流水,但这水流十分温热,还有些粘稠……
错乱的人影中,丽雅与一双呆滞的目光对视了起来。
那是一名男人,他正倒在离丽雅不远的地方,狰狞的伤口沿着他的喉咙处裂开,其中汩汩地流出鲜血,一直蔓延到了丽雅这里。
丽雅愣住了,身体仿佛被石化了一般,她试着移动自己的身体,可无论怎么用力,她都只能这样僵持在原地。
男人的嘴巴微微地颤抖着,他还没有死,嘶哑虚弱的声音无比清晰地传进丽雅的耳中。
“救……救我。”
有人踩在了男人的身体上,更多双脚踏过他的躯体,伴随着挤压有更多的鲜血从伤口之中涌出。
丽雅想救救他,但女孩完全被恐惧支配了,她甚至没有力气站起来逃跑,只能目睹着男人被彻底踩死,尸体在人群的脚下来回滚动着,直到消失不见。
这算什么?宗教战争?
身边尽是狂热的吼声,有人大声地念着教义,挥起武器砍向他人,冰冷的身体一个接着一个地倒下。
丽雅想不明白,她在地上爬行着,躲在杂物的角落里,把身子一点点地蜷缩了起来。
信仰的冲突,宗教之间的战争。
这种词汇对于年轻的女孩而言还是太遥远了,遥远的就像书中虚无缥缈的故事一样。
丽雅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知晓这个词汇时的样子,那时自己还没有加入正教,百无聊赖地坐在福音教会教堂外的阶梯上,听着神父为信徒们讲解着福音教会的历史。
神父慷慨激昂地讲起了史上神圣的东征,圣堂骑士团在教皇的带领下所向无敌,一路作战,将所有的敌人根除,败者只剩下了两个选择,信仰福音教会,要么被当做异端烧死。
那是辉煌的年代,福音教会的影响力扩散到了最大,一座又一座的教堂在异国他乡中被建起,每个人都虔诚地信奉着福音教会的神。
丽雅还记得当时自己做了什么,听到这里她很感兴趣,站了起来,在窗外对着神父问道。
“教皇为什么要东征?”
神父对于丽雅这个突然出现的听众表现的很意外,或许是更在意丽雅的问题,他第一时间居然没有赶丽雅走,而是回答了她的问题。
“因为他们是异端。”
提到“异端”这个词汇,神父带着汹涌的怒气。
“什么是异端。”
丽雅天真地问道。
“所有不信仰福音教会的人,就是异端。”
神父无比坚定地说道。
听着神父的话,丽雅当时觉得这个理由实在是太荒诞了。
“就因为这种事发动战争?就因为这种可笑的理由。”
丽雅想不明白,虽然她不是很懂这些,但“战争”这个词汇对于她而言有着如铁石般的肃穆,在她看来这是一种矛盾无法回避,不得不做出决断时,才会出现的残忍词汇。
可在神父的口中,这东西是如此地随意,只是因为这种理由便掀起了血腥的东征。
丽雅想不明白,为什么不信仰这些东西,也会成为一种罪恶。
听到丽雅的回答,神父当即便有了怒意,当时看着神父苍老的脸,一瞬间丽雅害怕极了,明明她和神父算得上是第一次见面,虽然谈话有些不愉快,但神父的眼中却有着想杀了自己的欲望。
因为自己的回答吗?
丽雅想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因为这种理由去杀死一个人。
鸞傾宮之如妃當道 苡菲
就像眼前的现在。
焰火升腾,鲜血飞溅,没有人感到恐惧,反而有种献身的狂热,诵读着神圣的教义,手中却做着最为罪恶的事。
他们很多人是第一次见面,在此之前就是完全陌生的路人,他们不清楚对方的过去,也不清楚他们的现在,但就为了所谓的信仰,直接拼杀在了一起。
不对,不该是这样的。
“丽雅!”
熟悉的声音响起,漆黑的影子笼罩住了丽雅,他一把地抓住了丽雅的手腕。
丽雅一阵慌张,但随后她看清了来者的样子。
“胡……胡奥。”
她的声音颤抖着,随后崩溃地哭了出来。
猛虎傳說
“别害怕,跟我来。”
这一次胡奥抓紧了丽雅的手,之前就是因为他没看住丽雅,才导致冲突爆发时,他和丽雅在混乱的场面中分散了。
“没人阻止这一切吗?”
丽雅紧跟在胡奥的身后,生怕与他分开,在这种情况下再次分离,丽雅很清楚自己会有着怎样的遭遇。
男人死时的惨状在眼前闪过,他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但最后却因为这种可笑的理由,不明不白地死掉了。
“我不知道,按理说骑警应该早就到了才对……”
说着说着,胡奥自己也没有勇气继续说下去了。
骑警来了又如何,伴随着叶加大剧院的熊熊燃烧,整个场面走向了彻底的疯狂,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控制可言,骑警来了,也只是为这场狂欢添加燃料而已。
“我们是要去哪?”
丽雅慌张地看着附近,忽明忽暗的光线下,她根本无法确定周围人是谁,大概其他人也是这样,可他们没有像自己一样心怀恐惧,而是投身于这狂欢之中。
“去找冕下。”
請叫我威廉三世 天空之承
胡奥伸出手一拳打翻了一个试图攻击他们的人,幸亏水手的生涯给了他足够强壮的体魄,不然他恐怕会和丽雅一样躲起来瑟瑟发抖。
感受着拳头上袭来的痛楚,这还是胡奥第一次主动地伤害他人。
“冕下?”
丽雅还记得之前发生的时,爆炸的冲击掀翻了高台,冕下在崩塌中不知所踪。
“对,冕下还活着,不过受了些轻伤,他被保护了起来,但我们人数还是太少了,冲不出这里。”
奪心千
胡奥回答道,如果说这里还有安全的地方的话,那么就一定是弥格耳的身边了。
信徒们将受伤的弥格耳牢牢地保护了起来,并击退了数次敌人的攻势。
他只是个水手,并不懂什么政治与利益,但事到如今胡奥也本能地感受到了,这是一次早有预谋的袭击,在这教宗登基的时刻,福音教会的信徒选择了攻击,他们要将正教扼杀在这里。
愤怒。
不知为何,在意识到这点后,胡奥的内心涌起了难以遏制的愤怒,有那么一个瞬间,他也想和其他人一样投入这战斗中,把这些前来进攻的福音教会击退。
但或许是身边还有着丽雅需要照顾,无论自己要做什么,先把她带到弥格耳身边才行。
“所以……为什么呢?”
丽雅小声地念叨着。
只是信仰的不同而已,为什么要做到这种份上呢?付出这些无意义的死亡与伤痛。
女孩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这些事,她只是感到悲伤与恐惧。
为了这一天,丽雅做足了准备,她编织了很多花冠,和大家练习了很久的圣歌,在她的预想里,这一天会在美好之中结束,温暖的教堂会在贫瘠的地方建起,她或许会成为一名修女,又或者成为一名学者……她的未来还有很多的机会。
这一切都毁了,在这熊熊大火之下付之一炬。
丽雅是个善良的孩子,她很少会去恨一个人,可现在她能清晰地感受到,心底那名为仇恨的情绪。
她知道这有些怪,但她无法控制这些,这些阴暗之物肆意生长着,蔓延至了每个角落。
鲜血浸透了剧院广场,明明路途并不算长,但由于这混乱的局面与敌人,这点距离显得格外艰难。
胡奥已经能看到守卫们了,他们把坍塌的高台重新利用了起来,就像一个简易地堡垒一样。
“是我!”
胡奥大声地喊道。
这里的战斗已经结束了,虽然混乱依旧,但大家都很默契地没有靠近这里,只见地面上是一滩又一滩的鲜血,可以想象到为了这短暂的喘息,人们都付出了什么。
“冕下,你还好吗?”
越过了防御之后,胡奥第一件事便是走向残骸的深处,关心地问道。
与外界的狂乱不同,这里的气氛带着些许的压抑,到处都是伤者。
“胡奥?”
声音从深处响起,随后老人一瘸一拐地走了出来。
弥格耳现在的情况还算不上糟糕,脸上有些擦伤,左腿在坠落时摔断了,但被简易地包扎过,目前还能勉强地站立起来。
他看起来很是狼狈,灰白的头发胡乱地盖在脸上,身上也脏兮兮的,带着血迹。
这么一看,胡奥倒有几分高兴,原来所谓的冕下也是个普通人,也会在这突然的遭遇下措手不及。
綜再面癱砍了你
胡奥还想继续说什么,可他的目光似乎被什么东西抓住了。
眼瞳紧紧地锁在了弥格耳的头上,胡奥不禁地咽着口水,心神都被其诱惑、火热了起来。
那是一具精致的冠冕,并没有什么华丽的珠宝修饰,也没有什么惊天的工艺,只是很简单的一具冠冕,优雅的弧线交错在了一起,就像桂叶枝。
这是一顶没有什么价值的冠冕,丢到珠宝商的手中,他们甚至不会多瞧其一眼。
这是一顶价值非凡的冠冕,它象征着权力与欲望,这是正教教宗的体现,虽然仪式被粗暴地打断,但弥格耳早就忍耐不住地戴上了它。
冠冕是有魔力的……权力是有魔力的。
虽然眼下的局势危急,但弥格耳却丝毫不担心,他从容极了,仿佛每个人都是他手中的玩物一般。
“冕下。”
回过神的胡奥意识到自己的失礼,他向弥格耳低下了头,表示歉意。
弥格耳没有在意这些,而是冷冰冰地问道。
“情况如何?”
“十分糟糕,我出去这一路上,尽是战斗,我们得想办法护送你出去。”胡奥说。
“也就是说,目前已经完全‘失控’了?”
弥格耳依旧是那副毫不担心的样子,他对着胡奥问道。
“嗯……”
胡奥想了想,表示肯定。
只见弥格耳露出了浅浅的笑意,他知道这种情况下,他需要保持着严肃,但一想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他还是难忍心中的喜悦。
“开始吧。”
他对着身边的守卫低声说道。
守卫没有回话,而是转身行动了起来。
“冕下……”
胡奥搞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但还不等继续问什么,弥格耳将目光投向了胡奥。
“胡奥,你是虔诚的信徒,对吗?”
面对这个问题,如果是之前的胡奥,他或许会犹豫,但现在他品尝过正教带来的美好与认可后,他毫不犹豫地点头回答。
“是的,我是。”
“很好,那么就跟在我身边,保护我吧。”
弥格耳说着便朝着人群外走去。
“冕下,这很危险!”
胡奥试着阻止他,弥格耳则抬起了手,制止了胡奥的行为。
“我的信徒在为了我流血,为我战斗,我怎么可以弃他们不顾呢?”
弥格耳头也不回地说着,随后大步向前。
“这会是正教的第一次胜利,而在这之后我们会接连不断地胜利,没有什么东西能阻止我们……”
就像早已谋划好的那样,弥格耳走出了残骸,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信徒们先是发愣,随后高呼着圣名。
他们的教宗与他们站在了一起,这是无上的荣耀。
敌人们则狂热了起来,这便是异端的教宗,只要杀了他,他们便为自己的神清除了大地。
扭曲又疯狂的想法在每个人的心中升起,他们站在不同的立场,可做着同样疯狂的事。
弥格耳享受着这一刻,而散布在暗中的唱诗班们也做出了行动,他们挥起利刃,砍杀着来犯的敌人,本是被压制的局面随着弥格耳的到来被一点点地逆转了过来。
所有人都在呼唤着弥格耳的名字,敬畏亦或是仇恨,他沉浸在这伟大的时刻当中。
可弥格耳殊不知,他的脸庞此刻正出现在瞄准镜中。
“弥格耳出现了。”
伊芙的手指轻轻地扣在了扳机上。
“那么就开火,杀了他。”
有些怒气的声音在一旁响起,红隼蹲在伊芙的身边,手中的折刀还在滴落着鲜血。
红隼讨厌这里,这里简直就是一群疯子的乐园,无论是谁都试着给自己一刀。
“我知道,我知道。”
伊芙注视着弥格耳那令人生厌的笑脸,轻声说道。
“永别了、冕下。”
末日贅婿 熊貓快跑
扣动扳机,子弹脱膛而出,瞬息间剧烈的鸣响盖过了所有的声音,世间居然陷入了短暂的寂静,随后轰鸣的爆炸声响彻。
伊芙不清楚自己有没有打中目标,在扣动扳机的那一刻,她感觉自己就像被一头公牛正面撞飞了一样,陨星的后坐力让伊芙摔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
也是在这个时候,伊芙终于清楚这个奇怪的武器,究竟是哪里比较特殊了。
術士百年 長弓圓旋
这发射的是特殊的子弹,其中内置漆锑,它就像一枚小型炸弹,熊熊的烈火在人群之中升起。
伊芙已经没机会去判断弥格耳是生是死了,因为这一击后,所有人都注意到了这里。
“我发誓,如果我能活着回去,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揍永动之泵那群神经病一顿。”
面对着那么多双眼睛,红隼努力地鼓起勇气,架起了折刀。
異界為尊
这哪是一把暗杀的武器呢?这分明是一架小型火炮发射器,想想也是,比起一味地追求精度,倒不如把杀伤面积扩到最大。
“该跑路了,红隼!”
红隼正欲持刀砍个痛快,但还未等冲出去,便被伊芙拉住了,几乎不需要思考的时间,红隼转过头就开始朝着福音教会信徒们的方向冲去。
随着这两个奇兵加入战斗,她们乱搅着局面,事态的发展开始倾斜。
不过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是,在叶加大剧院坍塌的废墟之中,似乎有雷鸣响起,而这声音越发清晰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