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2wxv精彩都市言情 從1983開始討論-第八百八十六章 開始對壘推薦-cudlz

從1983開始
小說推薦從1983開始
在密云水库湖心岛的松林深处,有一片苏式建筑。
秀岭葱茏,自然生态,标志性物件是大门口站立的一尊白骆驼雕塑。
50年代,领导人视察密云水库时就住在这里,如今改成了市委培训中心,俗名叫:石骆驼。
避暑季节刚过,没什么客人,第22届金鸡奖评选便在这里拉开帷幕。
大体流程是这样:
每年5月,影协打电话给电影局,询问当年的影片创作情况,然后联系各出品方,通知报名。
金鸡奖不要求上映,取得放映许可证就可以报名。
影协有一个300人的专家库,每年随即抽选做评委,主任、副主任是邀请的。像今年,主任谢铁骊,副主任于洋,评委16人。
没错,是双数。
大家过着军训一样的生活,每天看片、讨论,临近收尾。
茅山鬼王
最后一次短会,确认提名名单。
“最佳故事片:《天上草原》《生活秀》《冲出亚马逊》《和你在一起》《美丽的大脚》”
“最佳导演:杨亚洲《美丽的大脚》,陈楷歌《和你在一起》,塞夫、麦丽丝《天上草原》。”
“最佳男主角:宁才《天上草原》,刘佩琦《和你在一起》,肖荣生《面对生命》。”
“最佳女主角:娜仁花《天上草原》,陶红《生活秀》,倪萍《美丽的大脚》。”
“最佳男配角:王志闻《和你在一起》,孙海英《美丽的大脚》。最佳女配角:周莉《声震长空》,元泉《美丽的大脚》。”
名单无误,要报给影协,影协再报给文联,然后才能公布。
散会后,评委走人,秘书长拿着名单转到另一间屋子,正是影协的几位领导,还有谢铁骊——因为他还是影协主席。
72岁,属第三代导演,拍过《早春二月》《海霞》等。
在座的年岁也差不多,最年轻的是奚美娟,四十多岁。
他们的作品在那个年代是先锋,但跟谢晋一样,早就过时了。谢铁骊2000年拍过一部《聊斋·席方平》,2000年的电影,依然充满了80年代的古旧感。
这也是此类单位的特征,老前辈先把位子占了,然后制定规则。倒不一定说坏或者如何,而是在那个位置,自然会维护那个体系。
就像金鸡奖,他们不知道应该改革么?
当然知道,但谁有魄力改啊!
这会,几人看了遍名单,沉默片刻,一人道:“上届《天下无贼》没报名,那也就算了,毕竟主题不好。
本届《十月围城》也没报名,两地合拍的革命题材重大影片,我们连点浪花都没有?”
“怎么有?片方不参评,我们还能强制么?”
“中影呢?中影不说话?!”
“吴孟臣早早投诚了,从来没向着过我们!”
“好了!金梧桐奖的审批过了,知道你们压力大,但广电态度就是支持那小子,真要吵起来,那得搅合一大片。
上头领导一看,我们文艺界成何体统?
上次老领导说得好,金鸡奖的权威性根深蒂固,这是最大的优势,不用怕一个刚出茅庐的新奖。
我们做我们的,每年提升一点,稳中求进,大家自然都看在眼里。”
“我赞同,像本届在无锡举办,地方政府给了很大支持,一定能办成绝无仅有的晚会。”另有人道。
“听说光开幕式就800万?”
惡魔總裁溫柔點
“当地公司还赞助了50辆礼宾车。”
“对,开幕式门票也被一家公司400万买断了,由他们向市场出售。”
網王同人之追隨跡部
大家又惊叹,无锡真有钱啊!
像金鸡百花这种一年换一个地方的活动,当地经济是否强大,直接关系到晚会质量。于是又增长了不少信心。
…………
时代传媒,办公室。
张国师进门就瞧见许非在打电话,自己找地儿坐着,几分钟后对方挂断,笑问:“《英雄》的宣传方案有意见么?”
真歡假愛
“这块你是行家,我没意见,就有点忐忑。”
武君小娘 玉卮
“别紧张,对自己,对我们都要有信心。”
對我而言可愛的她們 懶惰De天
神戰 五嶽之首
《英雄》将于年底上映,但许非找他是来谈《十面埋伏》的。
剧本在《英雄》拍摄中期就在酝酿,张国师每天都会抽出时间跟编剧讨论,最后自己也挂了名。
结果就是,第五代两大门面都没啥编剧才能。
逻辑漏洞百出,一路走过四季,章子仪死去活来,打斗也不刺激,华仔的角色像个禁欲多年欲求不满的屌丝中年人。
“你们那个剧本我看了,怎么说呢……”
许非敲敲桌子,道:“《英雄》我没怎么改,它初衷就是面向海外市场,所谓剧情简单,我们也得担心老外能不能看懂。
但这个,你明显走剧情片路线,一女二男感情纠葛,朝堂江湖仇杀。
不好。”
他给出两字评价,把剧本推过去:“我做了点改动,你拿回去先看看。”
张国师比姜闻好搞多了,一句话没有,点头道:“行,完了我们再研究。”
待他离开,又过了一会,林乐怡敲门进屋:“许总!”
“怎么了?”
通天星 雨少(縱橫
“记者朋友来消息,说过两天公布金鸡奖提名名单和百花奖获奖结果。”
“百花奖又提前投降了?”
“嗯,葛尤、周逊拿奖了。”
1號檢察官 陳玉福
百花经常干这种事,早早公布获奖人,然后在晚会上直接颁奖,一点悬念都没有。
许非就不理解为什么。
百花不需要报名,符合条件的自动列入候选。去年没什么,今年金梧桐可是获批了,于是林乐怡问:
“王志闻、元泉有金鸡提名,张艺某、巩丽、章子仪被邀请颁奖,还有不少被邀请捧场的,我们去不去?”
“……”
许非想了想,道:“提名、获奖的可以,演员心里还是很向往的,我们不便阻拦。颁奖、走红毯什么的就算了。”
“表演嘉宾呢?几个歌手也被邀请了。”
“钱给到位了么?”
“相当到位。”
“那没问题啊,有钱干嘛不赚?”
“好,我一会通知下去。”
办公室恢复安静,许老师坐在宽大舒适的椅子上转圈,手里十几粒金瓜子,哗啦哗啦耍着玩。
他准备在金鸡奖结束时,宣布金梧桐的具体筹备。
官面上肯定“明年初举办第一届”,但实际上肯定会拖到下半年,因为萨尔斯。
他不打算改,宣布了,萨尔斯,延期举行,对手幸灾乐祸,然后啪啪啪,这叫装逼打脸的必要程序。
自己做不了什么,捐款捐物,配合国家,在网上做好舆论方向。
越是这种时候,越要鼓舞士气,顺便给大家找点娱乐活动。
不能出门嘛,都窝在家上网吧!
许老师念罢,拿起电话:“老唐,你现在过来一下。”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