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3nki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第三百七十三章   人皇,好久不見【5000字,求月票】-o2m35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小說推薦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轰隆隆!
天界。
蓦地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
不管是天界的哪一个角落,皆是被血色所覆盖,原本仙气袅袅,能量浓郁的天界,在一瞬间,化作了一片死亡地域一般。
穹天之上,浓郁的血云滚滚袭来,像是堆叠成了云海,厚重的仿佛是血色暴风雨即将来临前的云层。
龙族祖地,地动山摇,地面开裂,山峰崩塌,有血水不断的从龙族祖地龟裂开来的地面之中,弥漫而出,宛若喷泉!
所有龙族皆是身躯俱震,有不可置信之色涌现而出!
龙族老祖冲天而起,发出了怒吼,须发皆张,他的背后,一根又一根时光长河所形成的锁链牵扯着他的身躯。
诸多龙族强者也皆是震骇了,一位又一位的龙族强者腾空而起,迷茫,错愕,不知所措,眺望着远方,仰望着天穹。
血云,浓厚至极。
下一刻,在那血云中,有凄厉的龙魂在翻涌着。
“吾……不甘啊!”
那是规则的具现,那是龙族的天王……龙傲!
咻咻咻!
龙族北天王,还有龙族另一位老牌天王皆是不可置信的看着穹天。
“龙傲……死了!”
许久,北天王口中才是呢喃的发出了这般不可置信的话语!
龙族一尊天王,陨落了!
天王级别的强者,哪怕是整个天界,都屈指可数,然而,这样站在三界顶峰的强者,竟是陨落。
全体龙族,都在瑟瑟发抖。
龙族老祖怒吼着,龙族北天王也是在发怒。
天地间,规则在崩散,化作了龙傲的虚影,像是崩塌的星辰,从穹天之上滑坠而落。
不仅仅是龙族。
一位天王陨落,对于整个天界而言,都是大动荡的事情。
仙族,妖族,神族,佛族等四族也是有强者悬空。
神族祖地,只剩下一颗头颅的迦岚天王,满脸皆是惨笑之色。
他后怕不已,他有些茫然。
龙傲……死了。
跟他一同围剿罗鸿的龙傲,居然就这样惨死!
龙傲被拉扯入了黑暗禁区,这个情况他知道,可是,之前龙傲都没死,他还心存侥幸,现在,龙傲一死,天地异象呈现……
迦岚心中的侥幸自然被打破。
毕竟,龙傲的死,他也有责任。
煙銷京華(下卷)
“黑暗禁区……”
迦岚的头颅在颤抖。
龙傲并不弱,可是却惨死在黑暗禁区中,一位天王级别的强者,哪有那么容易陨落。
若是不战死,可以说是不死不灭。
龙族更是长生的种族,活个数十万年都没有任何的问题。
全面從嚴治黨永遠在路上 本書編寫組
“罗鸿……”迦岚眼眸中流露出几分惶恐,此子有毒啊!
区区一个至尊,坑死了多少强者?
而此时此刻。
原本隐匿消失的五族老祖再现天穹,他们眼眸中带着几分茫然。
多少年了。
天界多少年未曾陨落过天王级别的强者了?
天人宫再度呈现,光华漫漫,仙气袅袅。
天界镇守在天人宫中呈现,淡淡的看了五族老祖一眼,叹了一口气:“这便是时代更迭所需要付出的代价……”
“上古成为往昔,而新时代的降临,必将伴随着死亡和鲜血。”
“龙傲的陨落……只是个开始。”
“罗鸿不死,当世人皇不灭,五族必然要死更多的强者。”
天界镇守的话语,犹如洪钟,冲击在天界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位强者闻言,眼眸皆是一动。
罗鸿不死……他们便要死么?
时代的更迭,总是伴随着血的代价!
五族的老祖眸光中闪烁着光辉。
而五族天王眼眸也逐渐坚定起来。
他们皆是俯瞰着人间。
“还有三日时间……”
而天界镇守笑了笑,他扫了一眼,天人宫下,不断如洪流一般响应着号召,汇聚而来的天人,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只不过着笑容的背后,似乎带着几分森然。
……
人间。
罗鸿盘坐在人皇宫前,面色淡漠。
暴露了。
天界的事情暴露了,不过,他留在这儿的一缕意志分身,自然是清楚。
而且,原本攻打人皇宫,催动上古皇兵的诸多天王也都消失了,他们似乎退回了天界,不再攻打人间。
这倒是让人间诸多修士,松了口气,稍稍有几分喘息的时间。
虽然抵挡上界攻伐的不是他们,但是,那份上古皇兵所带来的压抑,让他们依旧是有些难受。
罗鸿的意志分身离开了人皇宫,化作流光飞速闪烁。
他来到了望川寺。
望川寺中,夫子安静的坐着,看着圣贤书。
罗鸿落下,夫子顿时放下了手中的书,温和的看了过来。
“你小子……胆子太大了。”
夫子道。
罗鸿笑了笑:“富贵险中求,慢慢等死,不是本公子的风格。”
夫子亦是点了点头,他抬起头看了一眼天穹:“天界应该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了……”
“北天王,东天王和西天王都不再催动上古圣人兵攻伐,显然是天界中发生了什么事。”
夫子淡淡道。
他目光奇异的看了一眼罗鸿,能够引起天界强者退兵,大概率是罗鸿又在天界做了什么大事吧。
“说说,你都在天界干了什么?”
夫子正襟危坐,轻捋胡须,道。
演武场上。
法罗大师,等诸多望川寺的高僧皆是盘坐着,他们很郑重,如今的罗鸿,得到了人皇传承,代表了人皇,因而罗鸿出现在这儿,便是代表着人皇来访,他们自然不能怠慢。
而夫子与罗鸿的对话,也让他们心头有好奇涌现。
罗鸿盘坐而下,挠了挠头。
“其实也没有干什么大事,在天界,一直被追杀……”
罗鸿道。
夫子点了点头:“之前你高声宣扬的那些李修远所做的事情,应该就是你做的事情……”
“还好吧,都是天人一脉自找的,炸了永安城也是为了自保。”
“甚至,合刀王被我杀了之后,我遁入了生命长河中逃命,被二十位王境围堵。”
夫子捋胡须的动作一滞。
二十位王境追杀围堵?
“二十位?”
夫子问道。
“对,天人一脉的王境,几乎倾巢而出,因为我杀了合刀王,所以剩余的六位王境率领着一大堆天人追杀而来。”
罗鸿深吸一口气。
“再加上五族,每一族大多都出动两位以上的王境,所以总共是二十位王境。”
“弟子也是被逼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躲在生命长河中,寻找求存的办法。”
“幸而弟子因为杀了诸多强者,获得了规则奖励,借助奖励的规则,一举让洞天趋于圆满,但是,弟子在半尊之境,参悟凝聚了三个洞天雏形,所以还无法踏入尊境,所以弟子一咬牙,一跺脚,拼了。”
“弟子爆发底牌,杀光了来围堵的弱境天人,所以第三个洞天也圆满……”
“弟子借此,跨入了至尊之境。”
罗鸿笑道。
吧嗒。
夫子手一抽,没忍住,把自己的胡子给揪了下来。
至尊?
这才上天几天啊,你就成至尊了?
尊境分三个层级,需要凝聚三个洞天,结果……罗鸿现在告诉夫子,他在半尊的时候就一口气凝聚三个洞天,一入尊境便为至尊!
周围,一直在倾听的法罗大师等望川寺的高僧,皆是倒吸了口冷气。
神級透視
被二十位王境追杀,迫不得已踏入尊境,一不下心成就至尊!
这说的是人话吗?!
逆問
“跨入至尊之境算不得什么,在天界……哪怕是至尊,也不过是个垃圾。”
罗鸿摇了摇头,有几分遗憾和叹息。
在天界,他才是明白了自己实力的孱弱,原来,跟真正的强者比起来,他罗鸿差的远呢。
“你继续说。”
夫子面不改色,道。
罗鸿点了点头:“可能是弟子入至尊的动静有点大,对上二十位王境,弟子也未必能战……所以弟子继续逃。”
“可是,五族出动了天王级别的强者来追杀弟子!那群老东西,简直太不要脸!”
“不过,因为天王追杀来需要时间,但是,出了个天界镇守,三番两次的阻拦弟子,险些让弟子陷入围剿中。”
罗鸿面色蹙起,凝重无比的说道。
“天界镇守?”
夫子眼眸一凝,严肃无比,道。
“对,就是天界镇守,所谓的天人……其实就是天界镇守联合五族强者一同搞出来的。”
“天界镇守打算通过创造天人一脉,来借此踏入皇境,不过大概率是失败了。”
罗鸿道。
夫子轻捋胡须。
“三界镇守,地狱,人间,天界……每一位镇守都是曾得人皇亲自册封。”
“每一位都有职责在身。”
“天界镇守……误入歧途了。”
夫子冷漠道。
罗鸿点了点头,有机会,一定得弄死这逼人。
对于天界镇守,罗鸿可没有太多的好感。
“然后,弟子继续逃,只能往黑暗禁区方向逃,黑暗禁区中有弟子熟悉的前辈。”
夫子听到这,忍不住又揪下一撮胡子。
心头有不太好的预感。
黑暗禁区?
就是罗鸿之前接触的那些邪物?
罗鸿刚刚感受到了人皇的实力和魅力,刚刚踏上人皇正道,这岂不是又要被带坏了?
唯願與你終老 櫻桃小姐
“唔,弟子在黑暗禁区中前辈的帮助下,成功进入其中,并且……黑暗禁区中的前辈,甚至杀了一位天王,龙族天王。”
罗鸿道。
说到这里,罗鸿也就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了。
“如今,天界退兵,弟子猜测,他们应该在预谋着更大的计划,或许要对人间进行一次总攻!”
罗鸿想了想,道。
夫子满脸复杂,听着罗鸿的话,胡子都不知道揪了多少根。
天界因为罗鸿死了个天王……
三界乱战尚未开始,就有天王陨落了。
一位天王的陨落,也算是给人间减缓了不少的压力。
不过,夫子不能表现出震惊。
“也就是说,你如今在黑暗禁区中?禁区之地……充满了未知,你小子小心点,至于天界……既然天界镇守与五族联手,大抵上是想要提早发动对人间的总攻……”
高達之星辰的光與影 落千水
夫子道。
尔后,他笑了笑,摆了摆手:“你安心处理天界的事情吧,黑暗禁区,充斥着未知,哪怕在上古都是极其凶险之地,你自己小心点。”
“人间有老夫,只要老夫不死,人间……就不灭。”
夫子笑道。
平平淡淡的话语,却充满了自信和霸气。
罗鸿眼眸一凝,点了点头:“有夫子这话,弟子就放心了。”
下一刻,罗鸿起身,他此行来找夫子,只是提醒一下夫子,关于天界的形势。
既然夫子早有准备,那罗鸿便回去继续坐镇人皇宫。
夫子看着罗鸿远去的背影,脸上带着微笑。
让人看不透,摸不清。
……
黑暗禁区。
神級大鏢客
罗鸿站立在祭坛之上,面色微微有些变化。
当祭坛之上浓郁的天王之血在流淌,以及那庞大如山岳般的龙族天王的尸体碎块,罗鸿才是明白,这儿是邪神老巢。
这些大家伙们,可都是邪神!
“桀桀桀……”
“诸位,祇是不是很聪明?把这大长虫给拉了进来,给大家带来点新鲜玩意,改善下伙食!”
邪神二哈傲娇的话语响彻。
“哼!二号!你闭嘴!若不是你三番两次的侵占祇的通道,祇能更快乐!”
三号,也就是那头庞大无比的黑猫,冰冷道。
二号和三号在互相拌嘴着,甚至,隐隐有动手的趋势。
“别吵了,都吵了不知道多少年了,还吵……烦不烦?”
九号青牛闷声道。
“而且,有客人在,给自己留点脸吧。”
邪神二哈和三号女邪神顿时安静了下来。
而那七号,也就是万变蚓,则是趴张开了大口,偷偷的吞下了一小块龙傲的肉块,黑暗中甚至伴随着嘎吱嘎吱的咀嚼声。
“愚蠢的小罗,开吃!”
“有什么话,吃完再说!”
邪神二哈大笑起来。
下一刻,也埋头咬下一块龙肉,鲜血淋漓间便咀嚼了起来,血肉和骨骼被咬碎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
三号女邪神也一样,叼起一块龙肉,便痛快的吃了起来。
“哎嘛,真香!还是龙肉最香!”
邪神二哈赞叹道。
“愚蠢的小罗……吃啊,别客气,若不是你,祇等还吃不到这新鲜的龙肉。”
邪神二哈一边吃,一边道。
槍斷輪回 天道巔峰
罗鸿干笑。
不过,对上一双又一双幽幽的猩红眼神,罗鸿还真觉得,这些邪神会把他也一起给吃了。
罗鸿取出邪剑,切割下一小块龙肉,尔后用剑穿透。
“二哈,给个火。”
罗鸿想了想,喊道。
邪神二哈瞥了罗鸿一眼,抬硕大的爪子,屈指一弹。
轰!
一团幽黑色的火焰,顿时在罗鸿的面前炸开。
“这是幽冥火,小心点,你这小胳膊小腿的,一不小心就被烧成灰了。”
邪神二哈道。
罗鸿笑了笑,控制着邪剑,将龙肉架在了幽冥火上烤了起来。
烤肉总比生吃要来的好吧?
罗鸿甚至抬起手一抓,天地间的元气被他压缩,化作了一颗又一颗晶粉般的东西,被罗鸿洒在了烤的金黄的龙肉之上。
龙肉开始滴油,浓郁的肉香开始从中弥漫而出。
诸多邪神猩红的眼眸顿时转了过来。
他们鼻子微动,看了一眼罗鸿烤的那金黄流油的龙肉,又看了看口中叼着的鲜血淋漓的生龙肉,顿时,口中的肉就不香了。
咻咻咻!
一道又一道人影浮现。
邪神二哈化作了一道笼罩在黑暗浓雾中的身影,而三号则是化作了曼妙的女人身形,青牛则是化作了壮实的青年,七号化作了一个小少年。
他们蹲在烤着肉的罗鸿的周围,裹挟在浓郁黑暗浓雾中的眼眸精亮无比。
“这是什么?”三号道。
“笨!这叫烤肉,人族不愧是最会吃的种族,真香!”
邪神二哈鼻孔放大,不断的耸动着。
很快,罗鸿插在邪剑之上的烤肉烤完了,香气达到了极致。
不过,就在罗鸿准备分肉给诸多邪神,打好关系的时候。
蓦地!
罗鸿发现了一只大口,骤然出现。
咻的一声!
烤肉不见了!
连带着幽冥火和邪剑都没了,像是被什么恐怖的存在给一口吞掉似的!
罗鸿汗毛倒竖。
而邪神二哈则是不可置信的捂住脸,一副要崩溃的样子!
“啊啊啊!祇的烤肉!”
邪神二哈绝望大吼。
三号,九号还有七号则是流露出了遗憾之色。
“没了,啥都没了。”
“一号醒了。”
九号青牛,遗憾道。
罗鸿这时候才是稍稍的平复了下情绪,一号?邪神一号?
序列邪神中的一号?
罗鸿眼眸一凝,他知道零号,零号老大强大无边,深不可测,那这一号……是啥?
“味道不错,人族对吃的果然研究深刻。”
淡淡的声音响彻而起,只不过这说话的语速有点缓慢。
尔后,噗的一声。
仿佛什么吐刺的声音,邪剑飙射而回,扎在了罗鸿身前,摇摇晃晃。
“小人族,再烤一点龙肉,祇好饿。”
慢悠悠的声音再度响彻。
而邪神二哈,三号,九号,七号等邪神都是默不作声。
对于这个一号,他们似乎比起零号还要来的畏惧。
忽然。
罗鸿的身侧,有一道黑影缓缓的凝聚而出,气息明晦不定,深不可测。
“好了,一号,别吓着小罗。”
温和而古老的声音响彻。
“哦。”
一号不情不愿的慢悠悠的回了句,就沉寂了下去。
至始至终,罗鸿都没有看到一号的模样。
“老大!”
而邪神二哈,三号,七号,九号等邪神,皆是开口。
罗鸿也是看向了黑影,黑影笼罩在黑暗中,看不清模样,只是笑着拍了拍罗鸿的肩膀。
“数十万载岁月以来,你是第二个入黑暗禁区的人族。”
黑色人影笑道。
“上一个是人皇?”
罗鸿问道。
“对,上古人皇……实力很强,可惜了……”
零号浑身都笼罩在黑暗中,道。
下一刻,零号黑袍之下,瞬间飙射出了倒钩尾巴,缠绕住罗鸿的左手。
将罗鸿的手给抬了起来!
罗鸿的五指张开,掌心中,那人皇皇冠的印记顿时开始散发出煌煌光辉!
“出来吧。”
“老友相见,别躲躲藏藏的。”
零号,道。
罗鸿心头一怔,尔后,便发现那皇冠从他的掌心中脱离而出。
有轻笑之声从中扩散,萦绕开来。
渐渐的,皇冠之下,无数的金光规则之力浮现,凝聚出了一道金色人影。
轰轰轰!
邪神二哈,三号,七号,九号邪神纷纷释放出恐怖的气机,猩红的眼眸,冷峻的盯着金色人影!
整个黑暗禁区都在这一刻,仿佛暴动起来似的!
而罗鸿看着拿到凝聚出了金色人影,亦是流露出几分震撼。
零号松开了缠绕住罗鸿手臂的蝎尾。
看着那皇冠所形成的人影,淡淡道:“人皇,好久不见。”
PS:求月票,求新鲜出炉的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