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c70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十三閒客-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你想太遠了吧 (更新完畢)看書-4h7ic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听了闫君豪的解释,向南这才恍然大悟,同时也对沈家伟更多了一份了解,这位来自香江的企业家,看来也是一位文化遗产保护的热心人呀。
沈家伟和几位古建筑修复师寒暄了一阵之后,又将向南和闫君豪给他们介绍了一番,随后他便带着众人打了两辆车,直奔婺州下辖的一个村庄。
他十年前购买的那几栋徽派古建筑,其中有一栋就在这个名为柳河村的村庄里。
“柳河村的这栋古建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维护保养了,我之前听村长打电话说,有几处木雕都有点腐坏了。”
沈家伟摇了摇头,说道,“所以,这一次咱们还是先去柳河村这里看看,如果需要修复保养的话,还是得保养一下。”
向南忍不住问道:“沈老板买的几栋徽派古建筑,分布在好几个村子?”
“对呀,一个村子保存完善的古建筑本来就没有多少,而且别人也不见得会卖呢。”
沈家伟看了向南一眼,笑道,“所以,我原先都是分开来收购的,不过这些村子离得都不远,基本都在一个县城里。”
向南一副了然的表情,点了点头。
出租车沿着县道一路开去,沿路两旁是一片片平坦的稻田,田里面是一望无际的青涩的禾苗,更远处,则是连绵起伏的矮山,山上灌木丛生。
最強修真屌絲 痞子易
车子开了大约一个多小时,最后来到了一处坐落在河边的村庄里。
向南和沈家伟、闫君豪下了车,只看了一眼,就被眼前这美景给惊呆了。
眼前是一条宽约七八米的小河,那柳河村就沿河而建,白墙灰瓦、飞檐翘角,小巷蜿蜒、渔舟唱晚……这一幕幕,就如同一幅画儿,活生生地展现在了眼前。
此刻,正是中午时分,小河边的村庄里,一户户人家里都冒起了袅袅的炊烟,将这村庄笼罩在烟火气之中,仿似仙境。
“嚯!这地方很漂亮啊!”
闫君豪也被惊到了,过了好一会儿,也忍不住开口说道。
“漂亮吧?”
沈家伟回过头来一笑,似乎很是骄傲地说道,“我要不是放不下那些生意,我都想报道这里来住算了,自己种点菜,没事就钓钓鱼,日子多舒心!”
“想法是不错,不过,你过惯了城市生活,可不见得还能在这里住得下去。”
闫君豪笑了起来,说道,“偶尔来这边住几天散散心倒是不错,久了肯定受不了。”
冷情邪少小逃妻
“你这个想法不错,看来我得把其中一栋古建筑好好整修一下,以后有空了就可以带着家人来度假。”
沈家伟一脸感兴趣的样子,喜滋滋地说道,“也许以后退休了,还可以在这里生活呢。”
闫君豪:“……”
你是不是想得太远了?
你现在应该想的,不是先解决生意上资金链即将断裂的问题吗?
要是这个问题不解决,你可能说不定马上就要退休了!
还有心思想这个呢!
dota傳說
几个人站在村口聊了一会儿,沈家伟就带着众人朝村子里面走去。
村子里年轻人不多,大概都外出务工去了,整个村子里只留下一些老弱妇孺,见到沈家伟和向南一群外人时,都是一脸好奇和警惕的模样。
一群人走了没多久,一个头发花白、脸上皱纹像是刀刻一样的中年男子从远处走了过来,他一脸疑惑地打量了众人一番,忽然眼睛一亮,对着沈家伟笑道:
“沈老板,你怎么来了?”
沈家伟连忙给大家介绍,说道:“这位是柳河村的柳村长,当年我就是在他手上买下那栋徽派古建筑的。”
说完,他这才对柳村长说道,“老柳啊,我这次过来,是想看看我那栋古建筑情况怎么样了,诺,我还带了几位师傅过来,趁机把一些破损的地方修复保养一下。”
说着,他又转身将几位古建筑修复师指给柳村长看。
“这都大中午了,还跑过去干嘛?”
柳村长看了看沈家伟带来的几个人,连连摇头,说道,“沈老板,先到我家里吃点饭再说吧,下午再说修房子的事情。”
沈老板一脸讪笑,说道:“那多不好意思?”
玉色生香
“这有什么,不就一顿饭的事嘛!”
柳村长摆了摆手,率先在前面带起了路,一边走一边说道,“你这两年没来,那房子确实破败得厉害,是得好好修一修了,要不然,再过几年说不准就塌了,那可就亏大了。”
“破败得这么厉害吗?”
沈家伟愣了一愣,有些迟疑地说道,“哎,要不是我现在生意有点不景气,我都想把这些古建筑都拆下来运走了。”
穿越之山村美鋤娘
沈家伟和柳村长在前面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向南和闫君豪跟在后面,在他们俩的后面,则是魏师傅和曾师傅几个古建筑修复师。
向南转过头看了看魏师傅等人,笑了笑,轻声问道:“魏师傅,徽派古建筑修复,都是靠传统手艺来的吗?”
“差不多吧,现代的东西很难做出古建筑的风味,所以我们在修复古建筑时,基本上运用的都是传统木匠手艺。”
魏师傅有些好奇地打量了向南一眼,他之前并不认识向南,是听沈家伟介绍过后,才知道这个年轻人居然也是文物修复师,而且还是国家级专家,心里不免有些好奇。
他一脸憨厚地说道,“比方说像最传统的凹面刨、断间锯和麻花钻等100多种木匠工具,光是刨子就三十多种,这些工具,现在已经很少有人会用了。”
顿了顿,魏师傅继续说道,“而且,古建筑的木门窗是用很多小的榫卯构造衔接的,在修复时,也都是采用榫卯构造来衔接,不会使用一颗钉子。”
“那是挺复杂的。”
向南点了点头,又笑道,“修复一栋徽派古建筑,恐怕要不少时间吧?”
魏师傅笑了笑,说道:“前一段时间刚刚修复了一栋从西江省运来的古建筑,从开始到结束,一共花了五六年。”
向南扯了扯嘴角,他可是知道,修复一栋古建筑,需要的可不止是木匠一个工种,还需要石工、瓦工、泥水工、漆工等多个工种全力合作。
一栋古建筑修复五六年,的确是耗时良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