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7cli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無量劫主 愛下-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恐怖組織相伴-l0hh9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
不出陈安意料,来拜访的人正是林雅音。
亂世蘭陵王妃夢 淩風雪子
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足足忍了两天才来找他。
他不信林雅音不知道他在这里。尽管相对于扶桑来说,林雅音算是外国人,可是林家在横须的势力显然不一般,而且北原康介完全没有必要替他隐瞒住址。
想来,他在离开林雅音视线的一个小时后,他的去向应该就摆在了林雅音的办公桌上了。
她不来找陈安,估计是默认了陈安的这部分自由,可现在来找他,又是为了什么?
陈安此时正无聊,因此等栗田樱子奉上茶,他就饶有情趣的等林雅音说明来意。
締約吧,妖狐大人 玉衡暄琰
最強區小隊
林雅音也没有磨叽,意味不明地看了栗田樱子离去的背影一眼,就开门见山地道:“码头上抢夺我们货物的人,身份查到了。”
楊洋一笑很傾城
“是什么人?”
陈安对这些事本不关心,但现在闲着也是闲着,干脆就耐心听一听。
“是玄洋社。”
玄洋社?
異界之超級軍神
陈安知道这个组织,这两日他都在历史的间隙中汲取有关这个世界背景的知识,和杨辉的记忆碎片相结合,期望能找出一些有用的信息。
而作为大罗天尊,他汲取知识的速度很快,两天时间,基本已经将扶桑这边的情况基本摸清楚了。
现在的扶桑,军国主义崩溃,被明和沙帝兰两国钳制,正处在战后重建的阶段,只是崩溃的军国主义却没有彻底灭绝,还有一些余孽残留,借着战后大发展阶段,甚或有抬头的征兆,其中最激进最具代表的一支就是玄洋社。
他们号称不惜玉碎也要毁灭一切的反动者,这个反动者自然指的是明和沙帝兰的驻军,甚或还包括愿意接受和平重建的扶桑人。
当然,他们不止是喊喊口号,实际行动也在这么做,人肉炸弹,恐怖袭击层出不穷,可由于明和沙帝兰防备严密,他们基本没有得手过,恐怖袭击杀死更多的还是他们本国人。
只是玄洋社根本不管这些,似乎破坏才是他们的唯一宗旨。
“他们抢那批古董做什么?仅仅只是为了发泄,或者破坏我们的商业活动?”
林雅音皱眉道:“这个我们也不清楚,其实他们夺取的货物价值并不是很大,追查的事情也有三十七军和警察厅去烦,我这次来只是想告诉你,让你这段时日出入都小心些,这些疯子既然做出了轰炸码头这等疯狂的事情,很难说还会有什么样的后续。而且他们当初夺我们的货物,目的显得非常明确,我担心他们也知道你的存在。”
对于玄洋社来说,要制造恐怖主义,显然杀人比抢夺货物破坏公共设施的效果更好。而在杀人之中,杀一个社会名流和杀一个普通人比,显然是前者造成的轰动更大。
清河公司虽然表面上只是一家经营艺术品的普通公司,可实际上却是大明国对扶桑最重要的几个物资中转枢纽之一。
而其在横须更是首屈一指,经营着古董、军火、毒品,甚至人口等黑色贸易,其主事者在扶桑国内拥有着非同寻常的影响力。
若是有机会将其主事者杀了,其效果不亚于直接刺杀大明国驻横须最高军事长官。
所以,林雅音在得知上次的袭击者是玄洋社后,立刻就紧张了起来,匆匆忙忙跑来告诉陈安这件事,提醒他小心。
说起来,虽然她才是清河公司幕后的真正主事者,可名义上的执行理事却是陈安,很难说那些玄洋社的人能不能分清楚主次。
而且她还怀疑,这可能是东联财团内部泄露的消息,其目的就是借玄洋社的手干掉杨辉,以图斩草除根。
“放心吧,我会小心的。”
陈安表面上笑着答应了一句,暗地里却是对玄洋社产生了一点兴趣。
这些时日来,他对天玄的考验如狗咬刺猬一般完全无从下口,根本不知道切入点在哪里。
妖妃傾城:皇上,請自重!作者Bibi醬
就好像天玄就是单纯的送他来体验一边杨辉的人生。
但他却知道,天玄术士绝对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一定是有什么东西,他忽略了。
现在想来,这玄洋社的出现好巧不巧,莫不是有什么指示。
虽然,他并没有通过照彻阴阳镜“看”到命运波动的产生,可天玄乃是自在天中的古老者、半步无量,肯定有能瞒过照彻阴阳镜窥探的手段,所以照彻阴阳镜也未必就能看的准。
林雅音想了想还是不太放心,陈安这里并不难查,若是玄洋社有心未必查不到,因此迟疑着道:“我在神明町那里有一栋别墅,你……搬过去好吗?”
神明町距离三十七军的驻地非常近,一旦有个好歹,总也有个照应,所以林雅音说完,就一脸期待的看着陈安。
可陈安毫不犹豫的拒绝道:“不用,我这几天都没去过公司,他们未必能查到我的存在,若他们真这么神,那么能查到我,就能查到你,我反而觉得应该多小心的是你才对。而且我们在明,他们在暗,若想做点什么,躲在哪里都没有用,况且我们不可能永远躲着不露面的。”
林雅音仔细想想感觉陈安说的话虽然不中听,但似乎也有一定的道理,而且杨辉的存在本来就是他们林家的一项投资,若其被人杀了,林家或许会有些亏,但却未必伤筋动骨,由是也不再劝,起身道:“那你多保重!”
陈安也起身送客道:“放心吧。”
在送走林雅音后,陈安在家安稳窝了五天。
觉得玄洋社那么大一个势力,又是地头蛇,如果想要查清楚他的身份,应该用不了多久,给他们一周时间应该是绰绰有余才对。
可五天过去了,毛事都没有发生。
这让陈安有些愕然,感觉剧本不对啊,如果这真的是被安排好的命运,不应该会这么平静才对。难道真的只是巧合,他们仅仅只是为了活动筹措经费才去抢古董的,可被抢的那只青铜蛇头也没看出来多值钱啊。
这一点在清河公司的账目上有清晰的标注,难道东来财团这么多鉴定师都被打眼了?
陈安左思右想,感觉与其守株待兔,不如主动出击。
修仙百藝 醉心紅顏
先找到玄洋社,然后一路趟过去,管他是真因果还是巧合,有杀错,无放过,怎么都比在这傻等着强。
于是他稍稍嘱咐了栗田樱子一句,就开门走了出去。
一出门,陈安立刻感觉到了几道视线的注视,分别来自街对面、隔壁和远处的高楼顶。
这些注视并不带有任何的恶意仅仅只是一种单纯的监控。
陈安立刻就知道了,这些应该是清河公司的人,被林雅音派来保护他的。
玄洋社的势力的确不小,可作为地头蛇,在大明和沙帝兰互相牵制的情况下,还是只能暗搓搓的搞些恐怖袭击,显然那两方的实力只会更强大,甚至不只是强大一点点。
清河公司作为大明国在军方之外的代表,这实力明显不可小觑啊, 或许正是因为这些人的存在,玄洋社的人才没敢出现。
陈安心中感慨的同时也忍不住吐槽玄洋社。
丫的还叫嚣着要毁灭一切,结果看到有人守门,就连头都不敢冒了,一群软蛋。
有那么一瞬间,陈安都开始怀疑起之前的猜测了,或许天玄的安排和那个玄洋社根本无关,自己之前猜错了方向。
可是既然决定的事情,怎么也得做完再说,还是那句话,闲着也是闲着。
于是他身体一晃,直接消失在晨曦之中,门口监控的人没有一个发现他开门离开的。
績效致死:通用汽車的破產啟示
两个街区之后,陈安的身影才显露于人前,倒不是他不能长久维持这种隐匿的状态,而是他在用自己钓鱼。
拜金王妃 拖鞋皇後
他这次出来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去往来时的码头,然后用照彻阴阳镜追踪那些人的踪迹,当然,若能在这个过程中,引的那些人自己跳出来动手,那就更妙了,可以省去他不少功夫。
毕竟在这个世界中,照彻阴阳镜虽然没被压制,可他被压制了,没有修为,御使照彻阴阳镜也困难不少,无法像全盛时期那样,一转镜面就能照彻整个世界。
现在他只能一点一滴的映照出一些蛛丝马迹,具体的线索还得靠他自己追踪。
不过,他显然是高估了自己的价值,这一路往码头走去竟然什么事都没发生。
倒是有两个可疑的路人一见他的面转身就走疑似前去报信。
可当他谨慎的利用照彻阴阳镜分化出两个镜像分身,追踪一段距离,却发现这两个家伙报信的目的地竟然是三十七军和清河公司。
陈安有种晶了狗的感觉,无奈之下只能码头查起。
忽视码头搬运工差异的目光,他站回当初下船的地方,头顶只有他能看见一面虚幻小镜旋转,镜光四射下,一周前的景象,如回放电影一般浮现在他的眼前。
他看着那些人抢到装有青铜蛇头的大木箱,然后装上一辆普通轿车的后备箱,在一群人的掩护下,悄悄的驶入了一条小巷。
陈安就这么跟着轿车疾驰的慢放镜头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似乎是为了防备跟踪,这轿车各条小路上七绕八绕的,有时在一条岔路口直接就失了踪影。
陈安调转镜面挨个照过去,才能再次发现其踪影,然后继续跟随。
废了老大一番功夫,陈安才看到那辆轿车驶进了一座面积不小的院落,院落中大多是低矮的平房仓库,只有一栋七层高楼独树一帜,傲视群雄。
线索到这里就中断了,因为对面的院落门正锁着。
陈安自然是没什么好犹豫的,找了个没人的角落,双腿一屈就打算直接翻墙进去,可忽然之间,他感觉有些不对劲。
周围的景物,怎么感觉有些眼熟。
目光一闪,他暂时放弃了偷溜进去的打算,而是调转了个方向,开始沿着那院墙转了半圈。
这时,他才发现,原来刚刚那地方是个后门,前面还有个正门,正门还有一块招牌,上面用雅语和扶桑语双双写着四个大字。
“清河会社!”
陈安愣了愣,嘴角不禁勾勒出一丝笑意。
他终于明白自己怎么会觉得这里眼熟了,这里竟然是他曾经来开过会的清河公司本部,这感觉越来越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