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vp6a爱不释手的小說 明朝小公爺 txt-第八百七十章 紅鸞星動春始至,雲雨翻覆盡皆知(上)-biqst

明朝小公爺
小說推薦明朝小公爺
“我们需要欧罗巴人自己乱起来,但是我们绝对不能亲自参与进去。”
那一夜的皇宫里,玉螭虎将自己心中所想和盘托出。
“我们可以是规则的起草者、提倡者,但绝对不能是单一的制定者。”
随着玉螭虎的娓娓道来,龙椅上的弘治皇帝与内阁、军部皆陷入了沉思。
欧罗巴太远了,远到来回一次可能需要的是一年多的时间。
即便是这次运气好,对方乘着近乎完美的季风前来也需要几个月的时间。
几个月的时间啊!
如果是爆发什么不可收拾的事情,等收到消息再制定相关处置方案。
最后开始执行的时候,那边说不准又起什么变化了。
弘治皇帝现在完全感受到了,强汉盛唐时对外域管理的那种头疼。
该死的交通环境下,不是后世一个电话马上就能知道那边啥情况。
还有卫星、实时直播,完全可以在第一时间知道那里发生了什么。
这是大明,从南到北走的话需要好几个月甚至半年才能抵达。
八百里加急生生把战马跑死,送到京师打底也得半个月以上的时间。
“过多涉入,恐怕会让他们联合起来抵抗国朝。”
玉螭虎低声道:“此番我往欧罗巴,就是要表明陛下及国朝的态度。”
“国朝对于征伐欧罗巴并没有兴趣,即便是军舰亦只是护送商船前往贸易。”
御座上的弘治皇帝点了点头,抬手让萧敬将一份份的卷宗下发到诸臣手中。
这是欧罗巴使节团中,红衣主教与大明的秘密协议。
内阁与军部翻看着这份协议,很快的发现下面还有协议。
那是跟投资人的,还有跟豺狗的。
絕寵癡傻嫡女:逆天狂傲妃 紅塵陌上
戰國縱橫:鬼谷子的局4
“国朝不必干涉欧罗巴的事宜,但国朝却可以通过教廷、投资人让欧罗巴和我们保持差距。”
眼见玉螭虎深深的吐出一口气,沉声道。
“军械营造局需要扩大,并需要再次加强!”
“大匠地位需要提高,我们现在需要更多的大匠、需要更好的大匠!”
亦是这一夜,军械营造局改制为“帝国皇家军械营造院”。
院长被确立为每一任的皇帝,副院长被拔高至从一品。
古劍強龍 雲中嶽
所有匠作将会进行各类技术考核,最高者为军械营造院研究院。
大匠们的再晋升渠道,被完全的开启。
其入门者,称之为“研究生”。
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文学》:“殷仲堪精覈玄论,人谓莫不研究。”
唐李山甫《古石砚》诗:“波浪因文起,尘埃为废侵。凭君更研究,何啻直千金。”
研究此项,尚未成功,入门生员。谓之研究生。
考得出师,谓之“学士”。
《周礼·春官·乐师》:“帅学士而歌《彻》”郑玄注:学士,国子也。
饱学之士,堪为国子,为国效力,功绩未显。
此拜之为“学士”。
学士者可申请独立研究,以期成果。
而得成果受评晋升者,则官拜“硕士”。
《易·剥》:“上九:硕果不食,君子得舆,小人剥庐。”
高亨注:“喻货利在前而不取。”
晋左思《魏都赋》:“硕果灌丛,围木竦寻。”
唐李庾《西都赋》:“挺硕果於华林,育丰蔬於中园。”
为国取利,硕果累累,此官拜为“硕士”。
再上者,官拜为“博士”。
许慎《五经异义》:“战国时,齐置博士之官。”
《汉书·百官公卿表上》记载:“博士,秦官,掌通古今。”
汉文帝置一经博士,武帝时置“五经”博士,职责是教授、课试,或奉使、议政。晋置国子博士。
唐有太学博士、太常博士、太医博士、律学博士、书学博士、算学博士等,皆教授官。
饱读其义、硕果累累、独树一帜、累功为国者,官拜于“博士”。
而再上者则入“帝国皇家御敕军械营造院院士”,同时入元老会、咨政院。
他们将负责在技术层面,向皇帝陛下、内阁及元老院提供建议。
这种突然拔高的态度,让军械营造院一阵欢呼。
但下面的读书人却心底里有些不是滋味儿,感觉自己的蛋糕被分去了一块儿。
雲若塵 聊聊貓
然而已经身在元老院的刘健等人,则是强硬的通过了这一项。
玉螭虎这数年以来布下的棋局,终于开始完全的运作起来。
總裁的神秘戀
《帝国时报》上的论战一度烧的如火如荼,朝内原本反对的声音尽数外调。
而不擅科举的士子们,又看到了自己发展的另一个方向——军械营造院。
小道消息开始在读书人中传播,说玉螭虎这招其实也是在为读书人考虑啊!
那些匠户哪怕是被拔高了,可他们到底只是虚衔官儿啊!
俸禄都还是陛下自己掏钱的,其实说到底只是皇家的官儿。
可管理地方的,不还是咱们读书人么?!
如今大明读书人是越来越多了,即便是每年开科录取的也就那么多人。
剩下的读书人咋办?!总得有出路嘛。
那些匠户大字儿不识几个,他们哪儿能看懂古籍?!如何知道数术?!
说到底,能往上走的还不是咱们读书人么?!
玉螭虎此举,乃是在科举之外又给咱们读书人寻了条路子啊!
大家一琢磨,似乎还真是这个理儿啊!
科举说到底乃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谁敢保证自己连过乡试、春闱再殿试?!
再想到各部司也都开启了自己的科举,且还是举人、进士优先派官。
無敵寶媽:boss我廢了你 尤心言
顿时这心理平衡了不少,说到底还是咱们读书人做主嘛!
一番争论之下,到底是科举不容易出头的读书人占多。
他们也有着自己的考虑,谁寒窗苦读不想飞黄腾达?!
可到底很多人甚至连秀才都考不上,而军械营造院则是给他们开启了另一条路……
“哗啦~!”
草庐的浴池里,玉螭虎从池中缓缓起身。
妙安、足利鹤二女则是脸红扑扑的,为保证不会前功尽弃玉螭虎回来后专门请教了回京述职的陈州同。
得到师兄的认可,这门坑爹神功可算是练成了。
玉螭虎这才敢把跟二女圆房之事,提上了日程。
国事搞定了,这家事也得搞定嘛!
这特么素了好多年的玉螭虎,总算是能让自己的小兄弟长缨在手了!
豪門惡少的不良妻 若之
妙安杏眼含春,足利鹤媚眼如丝。
二女都知道,今日便是她们始承恩泽时。
姬武将们守备在此,不少脸上都红扑扑的。
按说,本来二女应当一个个来。
可她们俩谁都不肯相让,所以……一起来!
正是:
红鸾纱帐春意浓,玉人何处教吹箫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
如泣如诉战犹酣,鹰击长空虎啸至
轻拢慢捻抹复挑,雨后粉荷承恩露
红楼交颈春无限,柔如无骨又惊靠
可怜麒麟玉螭虎,褫衣沓嬲榻上摇
“公子……”
气喘吁吁的玉螭虎缓缓抬首:“有求,必硬!”
“夫君……”
丹凤桃花眼神迷离,一咬牙:“以劲,治洞!”
第二天,罕见的姬武将们全都挂着黑眼圈打着哈欠回房休息。
妙安、足利鹤与玉螭虎,则是干脆没有如往常一般练功。
一向早起就在家练功的虎头老国公,默默的带着一群家将入山。
午间回来的时候打了一头老虎,割下虎鞭让厨房炖了给自家孙儿送去补补……
熊孩子嘟嘟囔囔的说昨晚闹腾了一夜太吵,干脆先搬回东宫住个几天。
张嫣然给炖了一锅阿胶乌鸡红枣参汤,脸红的跟猴腚似的让姬武将们给送去。
这猛虎出笼,又岂是一日可勘定?!
玉螭虎也总算是体会到了这“白虎真铅决”的好处了,睡至午后再次精神奕奕。
一到傍晚,再次提枪奋战!
格根塔娜与米鲁则是默默的回到了草庐,厚此薄彼的事儿不能干啊!
鬼宅靈異事件
玉螭虎只能是很悲愤的让自己的小兄弟辛苦点儿,同时无尽感激师兄授予的这法门。
我,玉螭虎!有求必硬!
胡闹了五日,玉螭虎终于从草庐里出来了。
主要是虎头老国公让姬武将们送来字条,上面就四个字儿:适可而止。
修整了几日总算是把几乎苍白的脸色养回来了,这才带着四女准备出城游猎一番。
姬武将们太显眼了,于是只挑了五人随行。
倒是家将家丁们有二十余人随行,并四女一块儿。
众人戴着幕篱,玉螭虎亦算是第一次如此接近的看着这座几乎是由自己亲手建起来的京师。
沿途上虽是直道,大家却慢悠悠的打着马笑嘻嘻的谈笑着。
然而,很快一阵不和谐的声音就响起了。
“宏钰兄,你且说!这玉螭虎是不是疯了?!”
众人打马走的慢,而前面则是一群看起来亦鲜衣怒马的青年带着一群家丁行走。
“禾渊兄,谁说不是呢!”
这俩青年唉声叹气:“他玉螭虎出身勋贵,家财万贯又不需要功名!何苦为难我等啊!”
那叫宏钰的青年嗤笑一声,道。
“就是人家不需要,所以才为难我等啊!就如他身侧环绕如此多女子,他却是纯阳之身……”
这话一说,那位叫禾渊的青年嘿嘿一笑。
低声道:“说起此事,坊间有传玉螭虎虽是神俊却是个样子货!”
“否则何以身边美人环绕,却依旧纯阳?!怕那练功,不过是推出来的借口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