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223f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明天下》-第一四二章是個人都想當皇帝閲讀-kfbuw

明天下
小說推薦明天下
第一四二章是个人都想当皇帝
“陛下已经有了万全之策,微臣这就不多嘴了。”
自从张国柱担任国相以来,对于兵事,他基本上是不过问的,如果云昭不问他,他甚至会装糊涂。
这一次因为牵涉到官员被人挟持,他才会过来问问。
如果是平常的军事行动,在事后,云昭都会给他文书,说明这次军事行动的目标与结果。
这就是一个很合适的相处距离。
就像云昭从不过问张国柱是如何施政的一样,对于大明现在施行的很多政策,云昭也是从张国柱送过来的文书上知道的。
说真的,就连家里的鹅都有领地意识,莫要说这些位高权重的人了。
如今的蓝田皇廷,看似什么都管,其实除过军事之外他很少管别的事情,立法权在人大,司法权在法司,监察权在监察部,执法权在法务部,国相府统领的不过是民政权而已。
在以后的时间里,这些部门的权力还会得到加强,所以,张国柱现在连司法,监察事也不再过问了。
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国相府的权力太大,云昭睡不着觉。
川西的叛乱对庞大的帝国来说,只是疥癣之疾,高杰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开始行动力,在不久的将来,应该会有很好的消息传来。
这一次,云昭很想要川西高原,拿到了这里,就能直接威胁乌斯藏,帮助到孙国信跟韩陵山。
此时的乌斯藏,在分裂了数百年之后,真正能让那片地方统一起来的人就是活佛。
不过,这些年因为红教跟黄教的斗争,让活佛的权力一直没有办法达到巅峰。
或许,这一次有所不同,孙国信应该能做到一统乌斯藏高原上五颜六色的喇嘛教派。
韩陵山过扁都口的时候差点冻死,当年隋炀帝过扁都口的也是如此,所以,云昭在看了韩陵山送来的文书之后,就把扁都口这个鬼地方当成了自己的禁地,以后即便是要去出巡,也绝对不走这个一会雪,一会雨,一会冰雹的破地方。
根据韩陵山的说法,他是把手塞裤裆里才活着从扁都口逃出来的。
之所以不用西宁军司的军队,不是不相信这些同袍,完全是因为韩陵山相信,那些喇嘛们已经把西宁军司摸得透透的。
只要调动西宁军司的人手,喇嘛们就会知晓,这里要有大的行动了。
青海,倒淌河,日月山云昭是看过的,那里有着绝美的风景,当然,说这句话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保暖,身体暖和之后才有所谓的风景。
云昭当年看这些美景的时候就冻得跟乌龟一样,没有来得及仔细品味这里的风土人情。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品位的,他去的时候整个西宁城市都还散发着一股子浓重的羊膻气味道,包括宾馆里面的床铺,这股味道会在脑子里萦绕三日不绝,直到云昭开始喝酥油茶之后,这股子味道才从脑海里消失。
那个时候,路边的白色帐篷口,永远都站着一个盛装的牧羊女,只要是精壮的男子从她门前经过,她都会热情的邀请人家进帐篷喝一碗酥油茶,顺便把客人的鞋子挂在门口。
很方便的。
那个时候的云昭年轻的如同一朵稚嫩的花朵,老领导带着云昭路过这些帐篷的时候,总是牵着云昭这个孩子的手,生怕一松手,他就会被那些彪悍的牧羊女们给抓走。
其实……云昭对帐篷还是好奇的……
这个好奇心直到上溯到了三百多年前的大明,至今,在云昭的梦境里,都不太缺少白色帐篷的影子。
钱多多就是一个妖精。
云昭回到后宅之后,就看到钱多多穿着一身白色的丝绢制作的衣衫,俏生生的站在一顶白色的帐篷边上,邀请云昭进去喝茶。
这个茶是不能喝的!!!
云昭还在孝期,这时候别说敦伦了,就连稍微亲热一点的举动都是不孝,要是在孝期有了孩子,天啊,这个孩子从一出生就会背负严重的罪孽。
“没想干别的,就是让你进来看看!”
钱多多对于丈夫的小心谨慎的模样很是看不起,翻了一个白眼之后,就把他拖进了帐篷。
帐篷不错,远比草原牧民们居住的帐篷要好的太多了,再加上还有冯英跟三个孩子在,云昭进来之后就很是有些心安理得的模样。
冯英在炉子边上烤肉,三个孩子吃的满嘴都是油。
云彰,云显,云琸见父亲进来了,就给父亲让了一个位置,然后,父子四人并排坐着等冯英把肉烤好。
“帐篷哪来的?”
“是我让那些自梳女制作的,不错吧?你们军方是不是应该采购一批?”
听钱多多这样说,云昭彻底的安心了,不是要那啥,而是要推销帐篷,这就要好好的研究一下了,对于军资,云昭还是很重视的。
“有了薄牛皮,不好,军用帐篷上用得着装饰花纹吗?不好,支撑帐篷的木头杆子数量太多,差评,整个帐篷太大,不利于携带,差评……”
“好了好了,这是人家特意给妾身造的出行打猎用的帐篷,你要的军用帐篷自然不能是这个模样,这是给主帅准备的豪华帐篷!”
云昭瞅着钱多多那双大眼睛道:“我在军中的时候总想着把自己藏起来,你让我住这样的帐篷,就不担心我晚上被人偷营了?”
冯英在一边道:“皇帝就该用这样的大帐篷,如果我是你的随从军官,要是能让敌人摸到你的营帐跟前,早就自杀了。”
云昭见冯英这样说,还是有些犹豫的道:“好吧,那就先订一百顶,给李定国送去。”
钱多多鄙夷的道:“先让李定国试试会不会被人偷营而死是吧?没问题,只要你把帐篷加入军资采购项目里面就成,一百顶,就一百顶。”
商业谈完了,钱多多立刻就加入吃肉大军里去了。
不得不说,冯英烤肉的手艺确实不错,据云昭所知,能与冯英烤肉手艺相媲美的也只有云杨烤红薯的技术了。
今天很奇怪,平日里,钱多多在家里很独,吃东西,穿衣都是如此,必须处处压制冯英一头才罢休,今天很不一样,吃肉的时候,她总是会给忙碌的冯英留一些,即便云琸想拿,也被她把手给拍掉了。
这两个女人一定有事,绝对不可能是卖帐篷给军中这么简单。
钱多多趁着冯英休憩的功夫,把一把肉递给冯英,还奉上了一碗茶,见冯英吃的香甜这才对云昭道:“冯英真是太可怜了。”
云昭不解的道:“很好啊,婆婆讲理,丈夫疼爱,孩子孝顺懂事,怎么就可怜了?”
钱多多装模做样的用手帕沾沾眼角道:“是女人就该有一个娘家,妾身没事的时候可以去少少府上作威作福一通再得意的回来,冯英可没有这么好的事情。”
云昭一口咬掉一个羊腰子道:“冯英也可以去少少府上作威作福,毕竟,楚楚就是她的姐妹。”
钱多多瞅瞅低头吃肉不做声的冯英,探出手拍了冯英一巴掌道:“帮你说话呢,怎么就跟死人一样光知道吃,有本事别一个人躲起来偷偷哭。”
冯英抬起头苦笑一声道:“这一次,不是在夫君面前撒娇打诨就能混过去的事情,他们造反了,还是被我逼迫的造反了。
我一直希望祥麟他们能忍受下来,过了这一关之后,我会补偿他们的,没想到,他们很是让我失望,没能过这一关,这样一来,将军奶奶就没好日子过了。”
云昭放下手里的羊肉串,瞅着冯英道:“要做什么就快些做,等高杰的大军布置好了之后,就算是我都没有法子饶过他们。
这一次,高杰的目的在于平定川西,任何阻碍他平定川西的人或者集团,都在他的打击范围之内,包括川西的乌斯藏人,以及羌人。”
冯英摇摇头道:“这都是他们的命,妾身就算帮他们一次,要是下一次还叛乱,妾身就没了立身的立场。”
云昭瞅着这个过于懂事的老婆道:“你怎么做的?”
钱多多听丈夫这样说,立刻瞅着冯英道:“你已经行动了?你早说啊,害得我又当一次坏人。”
冯英瞅着云昭有些为难的道:“秦将军会亲自走一遭川西,带马祥麟,秦翼明来玉山请罪。”
云昭点点头道:“这个法子不错,不过,前提是被他挟持的官员没有受到伤害,同时,还没有欠下血债,这两条只要犯了任何一条,即便是回到玉山请罪,他也难逃一死。”
冯英连连点头道:“秦将军去了,川西的叛乱也就平息了。”
云昭摇头道:“叛乱平息了,平叛却不会停止,另外,我不觉得秦将军去了就能说服她的儿子跟弟弟,根据川西传来的消息说,马祥麟,秦翼明正在川西招兵买马,又根据秘书监分析后得出一个结论——马祥麟,秦翼明的目标并不是我们,而是乌斯藏。
他之所以放弃富庶的蜀中,转而图谋松州,就是看中那里是一个我大明人数量很少,大多数是回回,乌斯藏,羌人,他想招纳这些人为部下,与川西乌斯藏人合流,争夺一下乌斯藏南部,避开我们,自成一国。
所谋如此之大,断然不是秦将军能说动的,如果秦将军与他们爆发冲突,我甚至觉得会有不忍言之事发生。”
听丈夫这么说,冯英面色顿时变得煞白,咬着牙道:“秦将军已经离开石柱去了川西,足足有五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