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tqf7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第二千二百八十七章 天下至貪爲權柄鑒賞-yoi3z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说到这里,他看着这贪泉泉水,叹道:“广州地处岭南,物产与中原截然不同,奇珍异宝众多,很多会成为世家公子们斗富争风的道具,所以在此地的官员,往往大肆贪污,为了躲过上峰的追查,就编出一个什么贪泉水让人堕落的鬼话,不过是给自己找个借口罢了。据我所知,历任广州刺史的,也有开国陶侃这样的名臣,他可没在这里贪污过,反倒是象刁逵这样的人,不管在广州还是在京口,都是出了名的大贪官,大蛀虫,总不能说京口的九乡河水,也是喝了能让人变贪吧。”
吴隐之笑了起来,捞起了一瓢贪泉水,直接就往嘴里灌,一边的几个从人脸色大变,连忙上来阻止,吴隐之摆了摆手,示意他们退下,随之将这一瓢水一饮而尽,一边抹着须上的水滴,一边笑道:“古人云此水,一歃怀千金,试使夷齐饮,终当不易心!”
王诞也跟着拍起手来:“吴使君,好诗啊,说得真好,别管古人的那些喝了这些水就想去贪千金的传说,如果真的有伯夷叔齐的那种高尚节操,就算喝了这里的水,本心也不会改变的。”
吴隐之微微一笑,挥了挥手,示意从人们全部退远,大家都很识趣地退下了,因为,所有人都明白,接下来吴使君要跟这位世家贵公子,纵论一番当今的局势了。
吴隐之的目光落在了王诞的身上,直视他的双眼:“茂世(王诞的字),你的本心,又是如何?”
王诞的眼中闪过一丝落寞之色:“也许在使君的眼中,我不过是一个趋炎附势,依附奸邪的小人吧,给世家丢脸,让祖先蒙羞。沦落到这般光景,也是罪有应得,死在这里,或者是对我最好的惩罚。”
吴隐之微微一笑:“如果你真的是那种小人,当初就不会冒着自己给牵连的风险,在司马元显当权的时候,为桓谦求情了。也许在外人看来,你这是两边下注的滑头之举,但在老夫看来,你是知道司马元显不足为恃,想要为自己留条后路罢了,其实,你和王诞是一路人,是想要有所作为的世家子弟,不过,你是想先找机会掌握大权,这才能有机会施展你的抱负,对不对?”
王诞的眼中泪光闪闪:“吴公,还是你了解我啊,只可惜我时运不济,天下虎狼当道,司马元显和桓玄都是祸乱天下的小人,恨我不能早生二十年,得遇谢相公,要是在他手下做事,又何至于今天?”
吴隐之摇了摇头:“现在未必不能施展你的抱负,茂世啊,时代变了,世家掌控一切的年代已经过去,现在,是新的力量控制权力的时候了,我已经老了,想要有所作为也不可能,但你还年轻,不要虚度光阴,更不要自暴自弃。只要找到明主,你会有所作为的。”
王诞睁大了眼睛:“吴公,你的意思是…………”
吴隐之正色道:“岭南的信息闭塞,现在我接到的,不过是三个月前的消息,现在我还没有对外公布,但今天来,我想先告诉你,前北府军大将刘裕,刘毅,何无忌等人已经起兵了,而且奇迹般地打败了桓玄,把他赶到了荆州,还在继续追击,他们拥立了武陵王司马遵暂时摄政,遥遵先帝司马德宗复位,可以说,大晋,死而复生了!”
王诞激动地手动在发抖,站起身,来回踱起步来:“不可思议,太不可思主义了!桓玄他可是手握天下大权,十万雄兵进建康,怎么会,怎么会就这样给推翻了呢?这消息,这消息当真吗?”
吴隐之微微一笑:“一个月前,桓玄还移檄各州郡,要各地的长官上表庆贺其迁移江陵,当时他是以坐镇江陵,主持北伐的名义,但实际上,就是给赶出了建康,不然作为皇帝,哪有轻易迁都的道理?茂世啊,你当时就提出过疑问,现在,这个疑问可以解了吧。”
王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坐了下来,尽量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说道:“吴公,不管是在桓楚还是在大晋,我当年党附司马元显,犯了很多罪恶之事,都是应该受到惩罚的,今天流放岭南,对我都是应有的惩戒,现在我也想明白了,不管中央的情况怎么变,我都应该扎扎实实地在这里赎罪,造福一方百姓,对自己也是种历练,而不是想着这种权力更替,就要急着去做官掌权。如果真的是这样想,那才是跟喝了这贪泉的泉水一样,人心给腐蚀了呢。”
吴隐之突然笑了起来,满意地点头道:“茂世啊茂世,你果然没有让老夫失望,看来,这贪泉水之试,没有白来啊。在这乱世之中,人人都想着借机发达,而能象你这样沉下心来,为百姓做事,真的难得,只有抱了这样的心理,以后才能做个好官。”
王诞正色道:“这是这一年来,在吴公身边,受了您的教诲后,我新的感悟,以前老实说,与那些世家子弟为伍,就是想着出人头地,以后在司马元显身边,成天跟那些趋炎附势的小人接触,人也变得庸俗了,只有跟了您在一起,才学到了真正的掌权之道,还是在于得民心,得人心,不然靠了父祖辈的余荫,终会不保。以前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刘裕能这么得人心,得军心,现在我算是明白了,只有跟这些底层的军民打成一片,为他们谋福利,急民所急,给民所需,才能得到真正的拥戴。我也需要在这里多做几年的事,造福一方苍生,对自己也是个提高啊。”
吴隐之正色道:“你有这个心思,很好,不管怎么说,我是桓玄亲任的广州刺史,桓玄一倒,我恐怕也要罢官回乡了,不过,我走之前,会上书朝廷,建议你留在这里代理刺史一职,身为一方大员,裂土分疆,希望你能保持本心,在这里好好历练,有朝一日,重返权力中心,掌大权之时,不要忘了你今天的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