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cbd人氣言情小說 仙宮-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靈月禁地展示-sz7s9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
修行四要素,所谓“财侣法地”。
这个地,就能看做是这个世界的仙守镇守一职。
能够汇聚一地精华强大自身,修士自然是乐意守护一方。
就冲这一点,叶天解决这灵月村禁地的变化也不会吃亏。
今天的一点造化之力,已经让他受益很大。
接下来几天,叶天开始翻看起灵月村以及荒神山的一些介绍。
相关的书册并不多。
他得知的信息也十分有限。
这灵月村确实是一处奇异之地,据说哪里的月光仿佛有着灵性,能够穿透生灵的身体不留下任何影子。
经常沐浴这样的月光,有很大好处,百病不生不说,连修士的修行进度都会加快。
只是后来村子发生未知的灾祸,一夜之间所有人消失无影。
就连本来的灵月都变成了恐怖的血月。
凡是接近那片区域的人,就能看到一轮血月高挂天空,月光变成了鲜血一样的颜色。
受到血月照射的人,会莫名发狂,凡是深入禁地的人再也没有回来,全部离奇失踪。
其中就有着天尊级中期的高手。
在这一带,天尊中期就算是难得的强者。
金蛟城中也只有几个天尊后期的高手镇守全城。
损失了几个好手后,掌控此处地界的吴家,就干脆放弃了这个地方,将其设为禁地。
这处禁地十几年没有动静,就渐渐被人们遗忘。
直到现在,带着月牙玉佩的邪灵出现,诸人才发现这过去的恐惧重新出现。
若是普通修士,非得等到金蛟城有了支援,才敢探索这处禁地。
当然更可能的是躲起来,见招拆招,绝对不会轻易涉险去探查这灵月村禁地。
白云也是这样想的。
他只想着叶天能够守住村子就好。
只要叶天表现出足够的实力,就算是一些恐怖的敌人也会选择绕开村子。
这其实是有点自欺欺人,却也是白云所能想到的唯一生机。
叶天却不会将希望寄托于他人。
出了村子,他一路向着荒神山去了。
这荒神山占地辽阔,不知埋藏了多少强者的尸骨。
其中更有着各种天地奇观、邪魔兽王。
因为是在外围区域,还算比较平和,叶天就纵身飞遁。
这样赶路速度比较快,消耗也大,还容易受到袭击。
一个时辰后,他就到达了灵月村所在的区域。
到这里,一股无形的力量笼罩四野,使得飞遁之术不能运行,叶天落下身来。
密林之中昔日的村落道路不见踪影,连些许的痕迹也不从发现。
这也正常,这个世界的草木生命力繁盛,没人打理很快就能吞噬一片空地。
落地后,叶天施展遁法,几个起落就来到一道明显的界限之前。
他能够感到虚空中存在一道无形屏障。
屏障之前的世界是正常的世界,之后的世界气机却变得险恶起来。
站在分界线之前,叶天抬头看去,只见古木参天而立,巨大树身广阔无比。
一根根巨蟒一样的藤蔓盘结延伸。
丛林中有悲鸟啼鸣,声断空山,更有曼曼妙妙的仙兽之影,凶戾狂躁的魔兽踪迹。
这灵月村还真是个好地方啊!
这里灵性十足,灵气犹如涓涓细流。
叶天估计在这里修行一天就抵得上在冰灵村十天。
这个地方的确适宜定居,难怪当年灵月村会建在这里,只是不知道后边发生了什么变故。
没有任何犹豫,叶天踏步走进了那层屏障之中。
瞬间,他感觉天地间多了一种其他的能量,那是一种有别于灵气的力量。
一下子,让他的精神变得激昂了一点。
叶天细细地体会了一下,接着用强大的意志压下了心中的异动。
这种能量倒是与那些黑色魔气有点相像。
感知到这股能量时,他猜到这里也被邪魔之力给侵蚀了,发生了与拜月城差不多的事。
其实看到那个邪灵时,叶天就知道这事多半和邪魔有关系。
仙源大世界和无尽虚空是一体的。
在虚空中,充斥着各种世界存在前已经诞生的恐怖邪魔。
那古老而又邪恶的力量一直在侵蚀着仙源大世界和诸天万界。
叶天的原世界以及归一之地都受到了邪魔之力的侵蚀。
现在看来,这仙源大世界也没有逃脱此劫。
结合在碧晶界的经历,叶天怀疑那万世大劫甚至牵扯到了这仙源大世界。
难道是邪魔大潮?
他的脚步越发坚定,答案很可能就在眼前。
不管怎么样,叶天一定会查明真相,并且拯救三界,阻止此次大劫。
强大的心性修为,让他丝毫不用顾忌空气中的邪魔之力。
他小心前行。
然后很快,叶天就看到了一些断壁残桓。
这个地方明显是灵月村的遗迹。
这里曾经兴盛一时,然而现在只留下被树木藤蔓吞没的残渣。
就在这时,叶天目光一凝,看向了地面。
这个地方土地蕴含着诡异的力量,准确地说有一股实质的恶意从地面深处散发出来。
叶天扫了一眼地面,接着身体一纵来到一截断墙之前。
运转灵气后,他右手一挥,切入了空气中的某个能量节点。
随着隐藏在虚空中的禁制被迫停止,断墙下面露出一个黑黝黝的通道。
一个斜斜的阶梯通到了地面深处。
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通道,叶天忽然意识到,这或许就是灵月村灭亡的元凶。
他神识一动,一团灵气之火在他手中浮现燃烧出来。
这火焰来自于叶天灵气的特性。
之前没有造化之力的增强,这火焰还没有这么容易显化汇聚。
现在叶天都能用来当做照明火把了。
大概走了两里的路,他就看到了前方有一个宽旷的大厅。
几根雕刻着血色浮龙的柱子就立在那里。
柱子之后就是一个圆形的好像由骨头组成的高台。
“这是祭坛?”叶天看着那白色骨质建筑,神情一变。
这时候,他想起游白刃说过修士的尸体能够卖大价钱。
确实是大价钱,不过不是卖个人,而是卖给未知之地的恐怖邪魔。
看来不管到了那个世界,总有一些人不配活着啊。
仔细看了一眼祭坛,叶天能够清楚地看到祭坛四周有着黑色的血迹。
在祭坛的中心处是一些用骨头雕刻的面具。
每一张面具的面孔都十分狰狞,仿佛正在挣扎惨叫。
一股邪恶冷厉的气息从祭坛上不断散发出来。
这么仔细看了一会,叶天还是没看出那些骨头到底来自什么生物。
他也没看出这祭坛是如何起作用的。
这灵月村可能就是因为这祭坛灭亡的。
叶天推测当年灵月村就是为了封印这祭坛而建立的。
看这通道的岩石痕迹,起码得有上千年,倒也符合灵月村的历史。
只是后来出了变故,很可能有人打开了这条通道,开始献祭沟通那些亘古存在的恐怖邪魔。
于是惨剧发生了。
下一刻,叶天猛地抽出虚陨剑向着祭坛一剑砍出。
火星四射,剑气纵横,大团的金色火焰烧在了祭坛上,却也无济于事。
最后那祭坛还是好好的,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这是有禁制保护。
正在叶天专心研究时,一道寒气从身后凝聚。
他想也不想的展开空间之法一个挪移。
回头看时,叶天就看到一个带着骨质面具、身材高大的人型生物。
这邪物身体仿佛由一块块白骨构成,然而行动起来,身体却又像是黑色幽灵,无声无息,速度快地惊人。
叶天看了一眼,祭坛上果然少了一张面具。
原来这玩意还有守卫的。
之前碰到的邪灵难道也是从这里跑出去的?
只是那邪灵和邪物有很大不同。
叶天有心试试这邪物的深浅。
他既没有离开此地,也没有急着进攻,只是耐心等待。
等到那邪物骤然来到身前时,叶天这才长剑一刺:“万剑无阻!”
顿时千万道剑气爆发出来,直接穿透了那白骨邪物的身体。
然而,受到这样猛烈的攻击,那邪物身体骤然变得虚幻起来。
到最后就如同水中月影一样碎裂消失。
“虚空之力?”感受到那股熟悉的气息,叶天皱了皱眉。
这祭坛的来头很大啊,召唤出的护卫竟然能够引动虚空之力。
只是马上他转头一剑挥出。
虚空之力是厉害,可这邪物是用邪魔之气牵引虚空之力,这动静就太明显了。
一剑之下,这一次,叶天感到自己砍到了实物之上。
他心中一喜,身后却是再次有动静传出。
什么!
叶天反应很快,立即抽身后退。
心念一动,他已经躲了开去。
他的莲花步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那怕是骤然受到袭击,也是能够及时躲开。
然后,几根骨刺不依不饶地飞了过来。
半途中,这些骨刺变得巨大无比,竟然变成了巨大的柱子一样。
叶天再次挥动虚陨剑,锐利剑气将那几根柱子切为碎片。
同时,他一脚踢出,将潜藏在虚空中想要偷袭的邪物踢飞出去。
“莲花步!”叶天捏动手印,身形跨越空间,瞬间来到了十丈开外的距离。
这一次,叶天站在了地下大厅的石柱之前。
三只白骨邪物只是用空无一物的黑色窟窿看着他。
这祭坛暂时毁不掉,叶天意识到有这些白骨邪物捣乱,是没有办法安心解开禁制的。
而且,他能感到这祭坛禁制的威能只是展现了很小的一部分。
看来必须另想办法了。
感应到空气中那股越演越烈的阴冷邪恶气息,叶天转身退出了通道。
此地不可久留。
前几次的献祭已经打开了禁制的力量。
虚空中的通道已经建立,只是当前的世界还在阻止这邪魔的入侵。
不过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叶天知道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通道中的经历让他越发确定自己之前的猜测是对的,有什么极为恐怖的存在正在醒来,或者说摆脱封印。
归一之地的黑色魔液以及原世界的崩坏,只是邪魔脱困造成的余波。
仅仅只是一点波及,就差点毁了两个世界。
可见这邪魔到底恐怖到了什么程度。
叶天意识到如果任由这邪魔之力四处蔓延,到时候一定会生灵涂炭。
只是这处通道已经打开,邪魔之力的出现是必然的。
单凭现在的手段,他无法关闭这处通道。
然后就在叶天刚刚走出通道时,他感受到了一股隐藏起来的敌意。
叶天身形一动,立即来到通道之前,向前看去。
“你就是冰灵村的仙守叶天吧?”一个紫衣中年修士拦住了叶天的去路。
“是我,你是?”叶天早就料到这回去的路不会太平。
来人冷冷一笑,“你当了冰灵村仙守却不认识我?我是吴凡,吴家的修士,之前冰灵村就是我们的驻地。”
“所以,你要提供什么建议吗?”叶天一脸平静,无悲无喜。
这吴家会找上门来一点不奇怪。
要不然,游白刃不会带着楚进远上任了,就是底气不足。
可惜这游白刃识人不明,这楚进远还不如不带。
“你见到那祭坛了?”吴凡的眼中闪过一丝冰寒,“那是我吴家崛起的关键,不能被人发现。所以,叶天你必死无疑。”
“崛起的关键?是作死的关键吧。”叶天不屑道。
这群人总以为“天上会掉馅饼”。
却不知道,平白得来的力量一定会轻易失去,甚至还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吴凡冷笑道:“据我所知,飞羽军根本没有这号人物。”
“流言并不可信。还都说你们吴家拿这禁地没有办法呢,可你们还不是发现了那祭坛,并且好好的利用了一番。”
叶天一脸嘲讽地看着吴凡。
现在他明白了,这吴家当年一定是发现了灵月村的秘密。
他们不想着毁掉那害人的祭坛,反而坠入魔道,开始向那诡异祭坛献祭。
如今事情发展到了不可控制的地步,吴家人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为了隐藏这个秘密,当年吴家人谎称进入这禁地会发生不可测之事。
同时,他们还在这里派人看守。
吴凡的神情更加冷厉,“你到底是谁?我们查过了,不但是飞羽军,附近的几个势力也没有你这号人物。”
“这重要吗?”叶天心中也奇怪。
按理说,那个楚进远如果上报了游白刃的死讯,那么自己的身份就会暴露了。
飞羽军应该会通缉自己,把自己打成罪犯。
只是到现在飞羽军都没有反应,未免太沉得住气了。
难道说那楚进远当真就这么跑了?
“等我把你割成千百块时,你就不会这么嘴硬了。”吴凡指间有一道寒光环绕着。
“匕首?”叶天目光一凝,看清了那寒光的真面目。
竟然是一柄寒光闪烁的匕首,只是因为高速飞舞而变成了一道流光。
这倒是让他有点惊奇,即使是他,也没有见过几个用匕首作战的修士。
“一寸短一寸险”在修士这里并不适用。
可这匕首也并不是什么好用的灵器,用的修士并不多。
“好眼力!”吴凡灵气凝聚,手中的匕首骤然射出,“就先取了你这对好用的眼珠子。”
叶天只感到一道流光快速的来到眼前,直刺他的双目。
最为古怪的是,明明只是一柄匕首,看起来轻飘飘的没有什么力道,速度也是很快。
然而,其中却附着一股恐怖的威压,就如同一尊山岳压下来一般。
这能够震慑普通修士心神的仙法秘术,却只是让叶天吃惊了一瞬间。
眨眼间,他的双眼就恢复清明。
再强的杀招打不中人也没有用。
别看吴凡有着天尊中期的修为,又有着如此杀招,可是叶天只要发挥空间之法的威能,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身形一动,叶天已经来到吴凡身后。
剑光一闪间,虚陨剑直取吴凡的头颅。
原本感知到叶天的剑招,吴凡非常不屑。
只是普通的招式,远远到不了仙术的层次。
有着境界的差距,这样的招式不可能威胁到他。
可是马上,面对凝聚的剑光,强大的道兵,吴凡的脸色就变了。
他展开身法,急速向前一扑。
同时,吴凡手臂一挥,那飞出去的匕首法器来到手中,就这么格挡过去。
“轰!”
吴凡的匕首和叶天的虚陨剑对撞在一起。
凝聚的劲力将四周的空气轰压出去,引起一声巨大的轰鸣。
一个是无匹剑光,有着剑道上的惊人造诣,剑气威力十分恐怖;
一个是天尊中期的修为,灵气更加强大浑厚。
按理说这应该是势均力敌的比拼。
看起来也是这样,甚至还是叶天退了一下身体,看上去像是吃了亏。
吴凡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这是当然的。
他不光是有着绝对的修为优势,这柄玄光匕首也是十分厉害的法器。
一旦催动起来,真的重若山岳。
有如此两个优势,这样实打实的对拼,怎么可能吃亏?
可马上,他的笑容就凝固了。
胸前出现了一道鲜红,点点血液正在渗出。
吴凡低头看了一眼,哪里的衣衫破碎,灵气防御破开。
可他明明已经挡住敌人的剑了!
这到底是什么时候?
怎么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