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kjvy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鳳舞隋末 起點-第七百章 算賬熱推-y52rl

鳳舞隋末
小說推薦鳳舞隋末
这房圭自打加入以来,虽然挂的是监军府监理参事的头衔,但干的是实际上却是代理财务总监和代理总会计师的工作。(黄娜才是正职)
再加上自打幽幽谷开始,天凤军在草创时期就已经明确了军、民、商、地方,四者财政分离的措施,所以这些年的账目自然是清清白白。
随即,房圭便又顺手从桌子底下拿出了一本寸许厚度的账目,开始一条条的汇总起来。
而监军府存档的账目记录,自然是从幽幽谷时期开始,这第一笔入款倒也明明白白就是当初黄娜拿着所谓的老黄家“家传宝物”跑去文登拍卖后所得钱财购买的钱粮什物,随后这每一批的新军招募、军饷、训练、服装,军械、装备费用的借款多少也是锱铢必较,还有就是这成军数年来的各种战损、抚恤、缴获、收益也条条款款理得清清楚楚。
最后所得的数据是,这些年来天凤军上下总计向黄家舅侄俩,以及两人名下的“华夏商行”累计借款是一亿七千多万石,然后天凤军自己攻城掠夺获得的缴获还有地方赋税折算下来也就是三亿多一点,折现后属于国朝的净资产也就两亿七千万多一点,然后如果真要平账把之前的借款都还上的话,那么国朝的国库就会出现赤字。
而且这个赤字还不小,这一亿两千多万石的款项,真要国库拿税赋来还的话,差不多得是将近三年的全国赋税总收入。
当然了,这个“全国”指的是凤国现有非实控区,而“赋税”也指的是如今还在行用隋朝制度的非实控区按照地方七中央三的比率交上来的钱粮数目。
因为如今实控区正式开始试行“公田法”,农民种地开始不交税,而未来商税能收多少还没有个准数。
就听着房圭一桩桩一件件,历数着什么什么时候从雷神工业买了多少钱的火器,什么什么时候又从“东华工业”买了多少被服、鞋袜,然后从监军府走了多少帐,或者从“华夏商行”借了多少款。
实际上大家也明白,要不是这些年“华夏商行”持续不断的向天凤军输血,只怕仅是这十几万军队就养不起,更别说还能用神机箭、神机炮去洗地来获得一次次的胜利了。
说什么缴获、赋税,肯定是远远不够的!
那么,报完了帐,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这钱要不要还?怎么还?
对此,就听黄小刚道:“身为监国摄政王,本王也就干脆先代表女王陛下表个态,这笔欠款里由王室借出的款项,肯定是不用还了,毕竟这如今已是开国建政,半个天下都已经是我们老黄家的了。但是,这笔款项里,属于商行借款的部分,却是一定要还的。虽然商行是我老黄一手办起来的,但商行走的是股份制,如今我老黄家也就占着六成的股份,其余四成的股份分别由大小股东和商行里数万雇员共通持有,所以这笔款子一定得还,因为这可是大伙共有的红利,这是肯定得给人家说法的。”
听了黄小刚的表态,众人自然也没有什么意见,然后看着房圭三下五去一的这么一算,便得出最终的数字是一亿一千两百三十万石,按照新朝货币兑换政策,便是一亿一千两百三十万贯。
那么,对于这笔款子的偿还,房圭代表财政司给出的建议,最好是分期五年偿还,期间的利息按年利率百分之八来计算。
对此,各司的司长还有代相和次相的举手表决结果是十六票赞成,四票弃权(律法、秘书、水利、资源),按照少数服从多数原则,算是正式通过了。
那么接下来,房圭再次拿出了一叠每本约有数十页的手册,分发之后便也做起了报告,册子里是财政司拿出的新一年的财政预算案,涉及十多个大项和一百多个小项,林林总总念了差不多有大半个时辰,最终给出的预算结果是五亿贯。
对于这个数字,如果片面来理解可能觉得很大,但要按着各司职能来分摊的话,区别可就大了。
比如说,如律法、外交、审计、医药和秘书各司,给出的财政预算都是基本的一千万贯。
而如商业、教育、公安和建设、水利就略高一些,两千万至五千万不等。
可是接下来的国防就是大老虎,直接就给了一个亿,然后工业、农业各五千万,航天、航海、交通、资源、财政各三千万。
此外,还有一个特别的预算项目,就是“战争预算”,财政司这边直接给出五个亿。
对于这份天凤四年的年度财政预算,今日列席在座的各司司长,只有极少数个别人是完全门清,而多数人只是理解,毕竟这多数人不是出身监军府,就是来至大元帅座下,对于这样的预算报表还是相当的熟悉。
不过房圭倒也不厌其烦,还是揉开掰碎了把有关财政预算的详细情况解说一下,把财政预算有哪些支出,又有多少是属于部门及所属事业单位的行政经费和各项事业经费、社会保障支出、基本建设支出、预算外支出及其他支出等等。
简单点说,就是告诉你这预算是让你怎么花及你可以怎么花。
而如律法司梁业、商业司陈沛、水利司郑彬、资源司王缶、农业司宇文温和秘书宇文儒童这些人,虽然听得一脸懵逼,但最终还是大致听明白了其中的关键,所以最终对于这份总值十个亿的财政预算举手表决结果自然是全票通过。
不过,这也就如今时期特殊,只怕到了明年可就没这么容易了,相信到时候为了各司预算的增减,这些司长能够争得打破头去。
这然后,房圭又花了小半个时辰,把一些与财政有关的边边角角的小问题说了说,这日头也就到了正午,便自休会一个时辰,好安排午饭以及午休。
下午继续会议,第一件便是国防司的本年度防务预算,不过这也恰好没什么好说的,因为国防司主要负责是国内防务,预算支出的几个主要项目也就是实控区和非实控区的警察(含衙役)、民兵(含乡勇)系统以及凤都城防部队(朱雀白虎四部)的军饷、福利、装备方面支出,都在那一个亿的预算里面了。
而皇家陆海空三军的预算开支则全部包含在了“战争预算”里面,不接受国防司管理和监督,战时由军方的“总后勤部”负责使用支出,打仗花了多少钱会在战后实报实销,如果有缴获也是由“总后勤部”来折现统筹,最后上交给财政司纳入国库。
毕竟,这“皇家陆海空三军”听名字就知道是属于“皇家”(黄家)的军事力量,财政方面自然是独立核算,不可能受国务院的左右。
而且在制定新朝政纲的时候也确定了,日后国会虽然有“开战权”,但国会的权限仅仅是可以确定“打谁”、“什么时候打”、“打到什么时候叫停”及“打多少钱的”。
而帝国的战争,则必须由女皇或皇帝领衔,由元帅府指派元帅,由战争部(指总参等六部)直接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