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prbz引人入胜的小說 異界烽火錄貳烽雲再起-一二七 對峙的石堡-6cqff

異界烽火錄貳烽雲再起
小說推薦異界烽火錄貳烽雲再起
……
“你让本相绕开石城进入西域?莫非这陇右道不在西域境内么?巴赞,以后说话请想清楚再说,不然只会彰显你愚蠢的像头猪!”
修磨指甲的论倾凌没有给提出建议的巴赞留任何情面,当着帐内众将对他是一顿冷嘲热讽。
巴赞根本是连个屁都不敢放,只能不住说道:“宰相大人所言甚是,是我没有思虑清楚……”
论倾凌挥挥手示意他退下后,收起磨指甲的刀具,对众人说道:“石堡我势在必得,既然蒙洛人已经答应把陇右道交给我们勃纥人来打理,那这里的一草一木都该有我们负责到底。”
众人总算明白论倾凌的意思了,是打算在此与石堡上的汉军周旋到底?
“但是,宗主国交代的任务该怎么办?”一名异族将领不安的问道。
论倾凌淡淡地回道:“宗主国的任务?陇右已是西域境内,且石堡内的确又是汉军驻守,那么在此鏖战已经履行了承诺,出兵协助白羊王对付汉军,不是已经在按照约定这么做了么。”
众人一时间无语,论倾凌这番话等于是放弃继续深入西域,只想把陇右道掌控手中。
但仔细想想却也有道理,陇右的确已是西域境内,况且石堡又有汉军踪影,自己也开始与他交战,也算是履行了身为附属番邦的约定。
“但是,蒙洛使者那边该如何交代?”副将宗赞问道。
论倾凌想了想,哑然一笑:“也是,那就有请宗主国使者来此,本相亲自跟他解释一下,也好消除两国之间的误会……”
不多时,蒙洛使臣骂骂咧咧的进入帐内,一见到论倾凌,立马大声质问道:“宰相大人,你们到底在干什么?为了一座小小的石堡居然延误驰援西域的行程,就不怕白羊王怪罪么?”
论倾凌起身来到使者身边,笑着说道:“贵使息怒,本相也不是没办法么?汉军忽然出现在石堡就得小心行事才行,何况陇右道还有多少汉军人马我们也不得而知,姑且先等查探清楚再走也不迟,还望贵使体谅……”
“本使能体谅,白羊王肯体谅么?”蒙洛使者冷哼着说道,“我看宰相大人是不想再遵守宗主国的约定,反正耽误了西域大事,你自己去跟白羊王交代吧!”
说完,蒙洛使者大步向帐外走去,论倾凌见此,上前一步拦下他道:“贵使,您当真不愿意将此地情形回禀白羊王,好让他清楚我们勃纥人现在的处境?”
蒙洛使者扬起头说道:“我说了,你还是自己去找白羊王解释吧!”
话毕,蒙洛使者再次向帐外走去。
就在这时,论倾凌忽然抽出腰间匕首,对准蒙洛使者后背,狠狠刺入……
“你……”
蒙洛使者怎么也没想到论倾凌居然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刺杀自己。
却见论倾凌面无表情,一刀一刀捅入蒙洛使者躯体,直到蒙洛人浑身鲜血淋漓,倒在地上瞪大双眼不再呼吸才罢手。
做完这一切,论倾凌却一脸无所谓的擦擦手中的匕首,看到周围目瞪口呆的属将,不由冷哼道:“蒙洛使者与我交涉中,忽然遇到汉军刺客偷营,蒙洛使者为两国情谊,不惜挡在本相身前,
却被刺客给害死,本相发誓,一定要替宗主国,替白羊王向汉军讨回这笔血债!”
论倾凌说的是轻描淡写,周围将领听的是胆战心惊,在对上论倾凌那凌厉的眼神时,也只能点头称是。
“对对对,蒙洛使者遇到汉军偷营不幸身亡,我等感到万分悲痛……”
周边勃纥将领纷纷附和论倾凌的话,面对这么一位权势滔天,手段很辣的主儿,谁都不敢说个不字,只能尽力讨好他,以免到时怎么死都不知道。
论倾凌擦干匕首上的血迹,收回鞘中说道:“且将蒙洛使者好生安葬,还有另外几名陪同,就一起陪伴他吧,也好地下不寂寞……”
论倾凌轻描淡写就决定了整个蒙洛使者团队的性命,这等手段和魄力即便整个象熊帝国境内,怕也找不出第二个。
等处理完蒙洛人尸体后,论倾凌回到主案上,厉声说道:“石堡,本相势在必得,想要让我们勃纥人走出高原,就必须得到西域,
得到西域前提,必须要控制陇右,我不管石堡如何难打,总之一定要给我打下来,我论倾凌在这里给你们承诺,
只要取下陇右,以后诸位,包括你们的家奴,都能过上舒适的生活,再也不必忍受寒冷的煎熬!
现在,我要你们起势,必须永远效忠赞普,听候本相之令!”
说完,论倾凌取过一支狼牙箭,将右手手掌死死贴住箭镞,顺势一划,殷红得学业登时如雨点般落了下来。
“愿誓死追随宰相大人!”
帐内其余将领也用利箭划开自己手掌大声起誓,生怕晚了被论倾凌给怀疑。
之后,论倾凌简单包扎了下伤口,满意的说道:“好,就从现在开始,我们与石堡之间的战争才刚刚开始,今日天色已晚,大家先安顿军心好生歇息,等明日四更,立马对石堡发起猛攻!”
……
夜幕降临,孤零零的石堡外横七竖八躺满了勃纥人的尸体,而此时的石堡城墙,忽然落下两条粗绳,两名汉军士兵利索的攀下近两丈高的城墙,借着城头幽暗的火把照耀,开始在尸体堆里摸索起来。
“这里……”
一名年长的汉军士兵一脚踹开脚前的尸体,将一面插有四支弩箭的盾牌捡起,然后用随身携带的匕首在箭镞钉入的缝隙间奋力的凿开一个缺口,将一支支弩箭尽数拔了出来。
好在如今是刚开春季节,加之又靠近高原地带,尸体的血腥味虽然浓重,但也是在可承受的范围。
两名士兵很快就在石堡下找到了几百支遗落的弩箭,当然洞入尸体的弩箭没有去取,毕竟都卡在骨骼中,外加甲胄包裹,收集起来十分不易。
“你说,咱这回要能活着回去,是不是……嘿……是不是该升个两级,混个什长当当?”
另一名年龄稍小些的汉军士兵在与同伴聊天功夫,用力从一口勃纥人特有的头盔上抽出一支弩箭。
那年长的汉军士兵,捡起两支弩箭,确定还能用后,对那说话的士兵回道:“升不升迁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次我们能分多少钱,早就听说汉军待遇天下仅有,打一场仗就能让一个叫花子腰缠万贯,
我就琢磨着回去后,换了军功,等放假回家,给我娘先把这眼睛治好了,她这眼睛老花,一到下雨天就犯痛,多余的钱再去租几亩地,买上一头牛,顺道把房子翻修一下,
对了,你呢,拿了钱想干什么?看你老大不小的,今年也有十八了吧,是不是寻思着娶个媳妇儿?对了咱村里头有几个姑娘不错,
心灵手巧,老实听话,晚上暖被窝,白天持家养孩子,要不到时你跟我一起回村里,我给你介绍介绍?保管你满意……”
那年轻汉军士兵闻言,将满满一捆收集的弩箭放到石堡上放下的吊篮里,然后拉拉绳子,示意可以起拉。
等目睹那装满弩箭的吊篮缓缓升起后,才抹了把汗说道:“娶妻这种事儿以后有的是机会,我现在就想能升个什长甲长当当,将来有机会好去长安当差,
早听说长安现在比以前更加繁华,我这辈子要不去一次才是真的后悔,再说长安的女人才叫水灵……”
年长的汉军士兵摇头说道:“城里的姑娘漂亮是漂亮,可也不见得比村里头的好,早听说他们娇惯的很,你养的起么……”
“现在说这些屁用没有,还是等打完仗回去再说吧,再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能说我戚纹一辈子就娶不上大城的姑娘,
对了老张,你说像监军这么大的官,居然会跟我们一起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涉险御敌?我活了十八年还是头一回见到京城的官儿有这么大能耐和胆识的,
看这监军大人也就一副文弱书生的模样,可白天你看到没有,他盯着满地尸体竟是连眼皮都没眨过一下,我都差点要吐了……”年轻的士兵奇道。
老张对戚纹说道:“这位许监军我好像听段帅他们几个闲聊时说起过,那可是一个狠人,当初就是他为陛下出谋划策壮大实力,
要不是许监军,指不定陛下现在能不能入主中原称帝,还有,你可千万别小瞧许监军,这位书生手上可是沾有几百万人的鲜血,比谁都狠……”
“乖乖,几百万人?比我积蓄的铜钱还多啊,怪不得今日他临阵指挥调度有方,感情是这么个猛人啊……”
戚纹惊讶的看着老张。
老张笑了笑,随即冲城头上大喊:“狗眼林,你他娘的把眼睛瞪大些,别让胡人趁机摸过来,把咱俩交代在这儿啊!”
很快石堡上有了回复:“去你妈的!老子这双眼睛什么时候出过错,你鬼哭狼嚎个什么?叫这么大声不怕把胡人引来?信不信给你两梭子滚阎王那找媳妇儿去,
快点收拾弩箭,收拾完赶紧回来,牛肉瓷罐已经打开了,晚了你就嘴角抹点油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