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g6ig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344章 你竟敢覬覦武陽伯相伴-a4zde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蒋涵回去,见苏荷坐在那里发呆,就厉声道:“陛下大怒,三日后会去感业寺,若是没改观……我也救不得你!”
她有些失去了方寸。
苏荷一惊,然后说道:“姨母,我有办法了。”
她一溜烟就跑。
“什么办法?”
蒋涵追问道,可苏荷只留下了一阵风。
气啊!
蒋涵气得浑身颤抖。
卫无双来了,听到这事也感到了绝望,“那些女人生不如死,换做是谁也劝不动。”
她想了许久,却没有头绪,就寻个事去了皇城。
百骑。
“苏荷这次麻烦了。”
卫无双把事情说了,贾平安看着她,皱眉……
星河碎甲
“没办法吗?”卫无双有些惆怅,“那我再回去想想。”
“不是。”贾平安皱眉道:“无双,你瘦了。”
卫无双下意识的去摸脸,顺带把羃䍦掀开。
“啧啧!肌肤好像又嫩了些。”
打!
卫无双一脚。
贾平安一躲。
这个登徒子!
卫无双欺身而上,双拳捶打。
贾平安格挡,顺手抓住她的手腕,一本正经的道:“看你太闷了,就逗逗你。”
呸!
卫无双不屑的道:“你看看自己,一脸猥琐的模样。”
“为了你而猥琐,某无怨无悔。”
卫无双的脸红了,“不要脸。”
“若是把脸和你作比较,某自然不要脸。”
卫无双败退。
呵呵!
敢和老夫斗!
贾平安大胜而归。
……
“蒋涵的侄女出事了?”
王皇后不禁大喜,“那个女人整日板着脸,我的话也不听,弄的浑身刀枪不入似的。如今她的侄女……她的侄女叫做什么?”
“叫做苏荷。”蔡艳也知道这个消息的好处,不禁喜上眉梢,“皇后,陛下说了,三日后要去感业寺查看,这是给了蒋涵面子。”
“是给了面子。”王皇后有些遗憾,“若是旁人,这一下怕是就要被处置了,陛下还给了苏荷三日,这便是看在蒋涵忠心的份上。如此……你悄然去,就说我的身边差了一个女官ꓹ 蒋涵自然懂我的意思。”
蔡艳急匆匆的去寻了蒋涵。
“何事?”蒋涵依旧是冷艳的模样。
你现在还嘚瑟,心中定然是慌乱不堪吧。
蔡艳笑的很假ꓹ “皇后说,身边还差个女官。”
蒋涵眯眼,“知道了。”
等蔡艳走后ꓹ 蒋涵的心腹说道:“宫正,这是暗示呢!”
“我知道。”蒋涵在宫中多年ꓹ 这些弯弯绕瞒不过她,“皇后的意思是想让我暗中投诚ꓹ 随后等苏荷事发了ꓹ 再想办法把她弄到自己的身边去。”
她的眉轻轻皱着。
一只手在毛笔上轻轻搭着。
……
感业寺。
苏荷在和那些女人说话。
“其实人活着也好呀!你们看看,这天好蓝,吸一口气全是生机,看一眼就觉着精神抖擞……”
“我当年被人骗过,那时候姨母就气了,揪着耳朵说我笨,可我不笨呀!我只是可怜那个人。”
那些女人松缓了些。
一番劝解后ꓹ 苏荷口干舌燥的回去喝水。
好人忧心忡忡的道:“住持,若是陛下来看到这等死气沉沉的模样ꓹ 咱们谁都跑不了。”
苏荷被处置了ꓹ 好人她们也会被连带。
“等我歇息修炼一会儿再去劝说。”
苏荷进了房间ꓹ 找到了一个油纸包。
“我的肉干!”
修炼开始了。
“住持。”
外面有人ꓹ 苏荷赶紧结束了修炼,“进来。”
门推开ꓹ 好人欢喜的道:“住持ꓹ 武阳伯来了。”
晚些ꓹ 苏荷和好人见到了贾师傅。
“那事为何不给某说?”贾平安觉得娃娃脸有些轻视了后果。
苏荷看着他,“说了也没办法ꓹ 还让你烦恼。”
这个妹纸……
好人泫然欲泣,“武阳伯,那些女人还是死气沉沉的,别说是三日,就算是三十日也是这般。我和住持定然会被宫中处置。”
苏荷皱眉,“说这些做什么?”
贾平安伸手,苏荷愕然。
这手在她的肩膀上按了一下。
苏荷……
脸腾地一下就红了。
这妹纸看着大大咧咧的,可实际上比长腿妹子还害羞。
这个新发现让贾平安心情大好。
“此事某有些办法。”
贾平安坐下,“从此刻开始,按照某说的做。”
亂世嫡殺 諸葛龍蝦
“好。”苏荷没有考虑就答应了。
好人更是点头如捣蒜。
……
半个时辰后,贾平安回去了。
苏荷和好人去了后面。
“把人全叫出来。”
苏荷也不知道贾师傅的办法行不行,先试试再说。
那些女人出来了,苏荷寻了个相熟脾气好的,“你当年在宫中可有哪些得意事?”
这女尼就开始说起了自己当年的辉煌。
“……每日吃的都是羊肉,穿的都是……”
“你那算什么?”有女尼忍不住出手碾压,“我当年只吃羊排,只穿绸缎……”
“我当年……”
苏荷愕然发现已经不需要自己了。
“放屁!当年先帝宠爱的可是老娘,偶尔给你些雨露就把你喜的。”
“你当年……”
好人靠近过来,“住持,她们好精神,你看看,都兴奋了。”
苏荷点头,单手托着下巴,“武阳伯说这等时候需要回忆,把她们以前的日子都说出来,一次次的说,就算是什么祥林嫂也无所谓,说到她们对以往的日子释然了,才能重新迎接新生活。这话好古怪。”
一群女尼在叽叽喳喳的说着。
直至中午,往日喜欢午睡的几个女尼也不睡了。
这精神头。
“住持,能行呢!”好人欢喜不已。
苏荷得意的道:“我就说武阳伯最厉害了,看看,还有别的手段呢!”
盜墓十年
午后,贾平安又来了。
他带来了几副麻将。
“这是麻将……”
好人摸了摸,“武阳伯怎么玩?”
“好玩。”贾平安拿出一张纸,“这是规则。”
重生之天使特工
麻将简单易学,二人看了一会儿就欲欲跃试的。
“再叫个人来。”
晚些,四人凑齐了。
“胡了!”
好人仔细看看,笑的格外的欢喜,“我自摸!”
贾平安看了她一眼,“不错。”
这一战斗就是一个时辰,直至贾平安不能再留了才结束。
“武阳伯,不够呢!”好人数了麻将,“还差几副。”
“就是要差。”
贾平安说了轮换制,“打多少圈就换人,一个个的换,谁赢的多谁就能留下来,最差的那个被轮换,如此那些人在边上支招,顺带心痒痒的难受。”
……
三日后。
李治带着人来了感业寺。
清晨入古寺……
“都跟上。”
感业寺不小。
此刻一群女尼正排着队在小跑,气喘吁吁的模样,压根看不到半点曾经的雍容华贵。
李治愕然。
“陛下,这是晨练。”苏荷心中忐忑,“若是不这般,她们久坐对身子不好。”
李治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晨练结束就是早饭。
王忠良去查看。
“胃口这般好?”
那些女尼吃的喷香,关键是她们竟然有些急不可耐的意思。
这是想去干啥?
王忠良回去禀告。
“看来还行。”
晚些吃了早饭就是一刻钟消食散步。
李治今日特地来此,就是为了消除‘皇帝苛待先帝嫔妃’的罪名。
所以他很有耐心。
王忠良低声说着自己的发现。
有女尼送了饭菜来,李治摇头。
“陛下,那些女人心如死灰,时日久了就和枯木一般,若是被人刺一下就会发狂……”
这是心理层面的问题,谁都不懂。
“朕不管这些。”李治很冷酷的道:“若是不妥,全都换了。”
那些被换下来的女尼回宫之后会很惨。
王忠良对此爱莫能助,只是念及苏荷是蒋涵的侄女,就多了些唏嘘。
到时候蒋涵就坐蜡了,求情的话陛下不会搭理,不求情……谁不知道她宠爱那个侄女,那份煎熬她可能受得了?
“开始了。”
后院一声喊,顿时那些女尼都沸腾了。
李治张开嘴……
这是心如死灰的模样?
你看看那个女尼,脸上青筋直冒,伸手扒拉身前的女尼,凶狠的超了过去。
可被她扒拉的女尼也不甘示弱,拉住了她的后襟。
嗤拉!
李治目瞪口呆!
衣裳被撕裂的女尼依旧在狂奔。
李治回身问道:“蒋涵说的心如死灰……便是这个?”
王忠良摇头,“奴婢觉着……这不是心如死灰,而是……活泼的过头了。”
“十二圈!”
前方有人高呼。
“好!”
女尼们都欢呼了起来。
这……
李治觉得自己被打脸了。
“蒋涵莫不是骗朕?去看看。”
李治负手进了后面。
外面摆放着几张桌子,最先跑到的女尼们占据了C位,其他人只能站在她们的身后心痒痒的准备看热闹。
哗啦!
“话说贞观二十年的时候,你借了我十贯钱,一直没还。”
“哪有十贯,不过九贯。”
“还来。”
“还个屁!这里是感业寺,你让我去何处寻钱还你?”
“哎哎!碰!”
“胡了!哈哈哈哈!”
“三条!”
“吃!”
“九万。”
“……”
李治看着这热火朝天的景象,默然回身。
“陛下!”
苏荷小心翼翼的道:“陛下,这是麻将。”
“朕知道。”
李治看到麻将就知道了许多事。
“贾平安何时出的主意?”
呃!
苏荷一脸震惊的看着皇帝,然后又觉得失礼,赶紧低头,“三天前。”
很老实的一个女人。
关键是胆子小。
好人在边上看着一脸紧张,不,是兴奋。
这些女人看到朕来了很激动?
李治的心情莫名就好了许多,“要好生照看这些女人。”
“是。”苏荷答应的很干脆,然后欲言又止。
“说。”李治不喜欢这种。
苏荷如蒙大赦般的说道:“陛下,她们毕竟太闷了些,若是可以,奴想偶尔带他们到感业寺周边走走。”
李治摇头。
这会带来风险。
苏荷看着要哭了,“陛下,要不奴就让她们在门口看看外面。”
李治觉得自己太残忍了些,“可。”
“多谢陛下。”苏荷整个人都放松了。
这个住持还算是尽职。
等李治一走,好人欢喜道:“住持你好厉害。”
苏荷得意的道:“我就知道越恭谨越好,当初我经常犯错,若是一脸不管不顾,姨母就会下手打。若是害怕担心的模样,姨母最多揪耳朵。”
超神學院之黑色長城 不懶惰
帶著超級電腦穿越了
好人崇拜的道:“住持你还为她们说话,陛下竟然还允了她们在门口转悠。”
“陛下来一趟,自然要施恩的,我给他寻一个施恩的法子就是了。”苏荷双手合十,“陛下好仁慈。”
好人不禁笑了起来,“亏得武阳伯有这等手段,住持,要好生谢谢武阳伯才是,你看……要不下次武阳伯来了,我给他弄些好吃的?”
苏荷看着她,“可是武阳伯不喜欢吃素食。”
“我有肉。”好人的脸都红了。
狼子野心,竟然觊觎武阳伯!苏荷干咳一声,“武阳伯不喜欢和别人在一起。”
好人脸黑了。
是了,武阳伯就喜欢寻住持。
她看了苏荷一眼。
娃娃脸,丹凤眼,秀气的眉,嘴唇红润……
目光向下。
“住持。”
“干嘛?”
“你好凶。”
苏荷低头,苦着脸道:“我也不愿意这样的。”
阴云散尽,阳光普照。
蒋涵却在煎熬着。
“陛下可回来了?”
隔一阵子她就会令人去看看。
“还没回来。”
蒋涵看着依旧冷静,处置事情丝毫不乱。
晚些,她抬头,“去看看。”
心腹急匆匆的去了。
蒋涵放下笔,玉指捏捏眉心,“究竟是福是祸?”
“宫正。”
心腹回来了。
“如何?”
“陛下回来了。”
蒋涵深吸一口气。
仙行無疆 戲湧
“你去,小心些,装作不经意的问问。罢了,我是苏荷的姨母,正大光明的去问,就问苏荷如何了。”
心腹去了。
蒋涵起身踱步。
渐渐的,她双拳紧握。
“去皇后那边……”
她想过去给皇后低头,可若是如此,苏荷以后就成了人质。但凡她不满足皇后的要求,苏荷就会倒霉。
她仰头叹息。
可不同意又能如何?
若是皇帝在感业寺大发雷霆,严惩苏荷……
她深吸一口气,刚想出门。
“宫正!”
心腹回来了。
她在喘息着。
“宫正,陛下夸赞了苏荷。”
蒋涵的身体马上松了下去,她撑着桌子,不敢置信的道:“你说什么,陛下夸赞了苏荷?”
心腹点头,欢喜的道:“感业寺那些女人如今早上起来小跑,吃了早饭去打麻将,说是热火朝天的,日子红火呢!”
蒋涵呆滞……
“宫正!”
“我听着。”
心腹说道:“陛下出来前,还许了那些女人能在大门处转悠。是苏荷的请求。”
这是立功了。
否则皇帝哪里会答应。
“麻将是何物?”
心腹摇头,“只是听闻武昭仪那里有。”
“去看看。”
蒋涵心情大好,脸上带着红晕,急匆匆的去了武媚处。
才将到门口,就听到里面李治说话的声音。
我的絕品大小姐 大夢山人
金牌嫡女:蛇蠍二小姐 錦紅鸞
“那麻将要少弄!”
“是,臣妾也就是晚上打一打。”
“晚上要少打。”
“可……要不,白天打一打?”
“那是玩物丧志!”
皇帝的声音听着有些火气。
特工逃婚:前夫請滾遠 柒夏夏
武媚的声音却依旧轻柔,“那要不……臣妾刚叫人做了一副麻将,是那等便宜玉石做的,说是经常打,能锻炼手指手臂,强身健体呢!陛下,这里就三人,陪臣妾打几圈吧。”
“胡闹!”
“邵鹏,把桌子支应起来,铺上布,把武阳伯送来的那副玉石麻将拿来。”
“哗啦!”
里面开始了。
蒋涵悄然而退。
晚些,消息源源而来。
“是武阳伯的主意,武阳伯还弄了几副麻将给了感业寺。”
“早上起来小跑也是武阳伯的主意。”
“……”
蒋涵单手托腮,突然就笑了起来,“这般在意吗?”
这般在意她的侄女,说明了什么?
“义气!”
卫无双很是直截了当的说道:“武阳伯那人讲义气。”
“义气?”蒋涵不解,“苏荷这般美貌,他是男子,难道就不动心?”
她猛地想到了那件事,“他的药可吃了吗?”
“不知。”卫无双也有些猜测。
难道是……
想想自己这般美貌,贾平安也只是偶尔戏弄,却不见色授魂与。
“他莫非是不行?”蒋涵叹道:“武阳伯有才,有钱,有爵,有貌,这等四有男儿,就是最好的夫婿。若是不能拿到手,我睡都睡不好。”
她抬头,“无双,要不……你去试探一番?”
卫无双木然道:“宫正,那小……那人不知喜欢什么样的。”
“试试吧。”蒋涵真的心动了,“若是他不喜欢苏荷,说不得能喜欢你呢!”
卫无双一脸为难。
而王皇后已经要炸了。
“陛下为何夸赞了苏荷?”
她都谋划的清清楚楚得:只等皇帝处置了苏荷……注意,这里蒋涵要回避一下,如此皇后就执掌了处置苏荷的权力。
如此她把苏荷捏在手中,想要蒋涵瘪就瘪,想要她听话就听话。
拿下了宫正,她在宫中就占据了主动,随后收拾武媚那个贱人易如反掌!
可皇帝竟然夸赞了苏荷。
蔡艳也觉得不可思议,“说是感业寺里一片欢腾,那些女人的日子红火,比宫中的日子还好。”
“这如何可能?”
王皇后起身,厉声道:“去打听!我倒要看看,那个娃娃脸是如何翻的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