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芯國際下調資本開支 稱美國禁令影響可控

中芯國際下調資本開支 稱美國禁令影響可控

(原標題:中芯國際下調資本開支,稱美國禁令影響可控)

受益於市場強勁需求,大陸晶圓代工龍頭中芯國際第三季度業績再創新高。不過,在美國對中國半導體企業出臺一系列禁令的背景下,中芯國際上下游均受到影響,並下調資本開支。在最新財報會上,中芯國際聲明稱,出口管制影響可控,會持續評估影響。


摩洛哥海軍在地中海截獲近2噸大麻製品

上調全年收入增長預期

11月11日晚間,中芯國際發佈第三季度財報。報告顯示,該公司當季營收達人民幣76.38億元,同比增長31.7%;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淨利16.94億元,較上年增加105.5%。

“三季度公司收入繼續創新高,全年收入增長預期上修爲23%到25%,全年毛利率目標高於去年。”在12日舉行的財報會上,中芯國際CFO高永崗表示,客戶需求強勁、訂單飽滿、晶圓平均價格環比增長是三季度收入增長的主要因素。

中芯國際聯合首席執行官趙海軍指出,中芯國際的產能在第三季度總體上延續了今年以來的高利潤率,三季度公司各廠都滿載運營,經營結果符合預期。成熟應用平臺需求一如既往強勁,來自於電源管理、射頻信號處理、指紋識別,以及圖像信號處理相關收入增長顯著。從應用市場看,5G手機的快速置換以及疫情期間居家工作和學習習慣的改變引發了互聯網和消費產品需求的迅速成長。

“我們預測第四季度將延續前三季度的走勢,維持CIS圖像芯片、圖像信號處理器、射頻物聯網、BCD電源管理以及專用存儲器的強勁需求,在40納米、65/55納米以及0.15微米、0.18微米工藝節點上的產能缺口依然較大。 ”趙海軍預計,從產業格局和客戶需求看,到明年上半年,整個行業的成熟產能都將比較緊張。

在先進製程方面,中芯國際聯合首席執行官梁孟鬆表示,14納米在去年第四季度進入量產,良率已達業界量產水準;第二代先進工藝N+1穩步推進,正在做客戶產品驗證,目前進入小量市場,產品應用主要爲高性能運算。“第二代技術平臺以低成本客製化爲導向。第二代相較於14納米,性能提高20%,功率減少57%,邏輯面積減少63%,集成系統面積減少55%。”

中芯國際第三季度的亮眼成績也離不開其重要客戶華爲。美國對華爲的出口禁令迫使半導體產業鏈在9月15日前優先供應華爲。

今年5月15日,美國商務部升級出口管制規定,要求使用美國半導體制造設備的外國企業再向華爲或海思等關聯公司供應芯片時需要在進出口時申請許可證。同時,爲了避免對半導體設備公司及晶圓廠的衝擊,美國也留出了120天緩衝期。9月15日後,臺積電、中芯國際都無法繼續爲華爲代工。

特朗普赴國家公墓致敬士兵,雨中默哀數分鐘一言不發離去

趙海軍稱,中芯國際第三季度比較特殊,“某客戶有交付產品的最後期限,因此我們必須放慢某些非緊急性產品的生產,並在第三季度完成該客戶的需求。”他指出,中芯國際目前已經恢復正常的生產。

“出口管制影響可控”

在美國對中國半導體企業出臺一系列禁令的背景下,承擔半導體國產化重任的中芯國際在上游設備材料供應和下游客戶導入方面均受到一定影響。不過,中芯國際稱,影響可控。

中芯國際10月公告稱,知悉美國商務部工業與安全局(BIS)確實已經根據美國出口管制條例向部分供應商發出的信函。信函內容顯示,對於向中芯國際出口的部分美國設備、配件及原物料會受到美國出口管制規定的進一步限制,須事前申請出口許可證後,才能向中芯國際繼續供貨。

11月12日,中芯國際再次強調,作爲代工企業,公司面向海內外多元化客戶,自成立以來嚴格遵守經營地法律,合法合規經營。“我們與供應商、客戶及相關機構保持積極的溝通,全面評估美國出口管制對公司生產與運營的影響。目前公司正常運營,短期內出口管制對公司產生一定影響,但影響可控。公司會繼續跟進此事,並持續評估影響。”


“關愛老人 漿愛傳遞”愛心公益活動在京舉行

客戶方面,按目前美國對華爲的出口禁令,中芯國際無法繼續爲華爲代工。先進製程開發需要有夥伴客戶,這對製程的定義、量產的學習曲線以及將來的市場需求都會帶來非常大幫助。梁孟鬆在上季度指出,如果原計劃有所改變,也會找其他的替代方案。“一個完整的技術開發可能要分成很多段,由不同的客戶來擔當不同的任務。總體來看,會面臨一些挑戰,我們也覺得可以克服這些挑戰。對整個先進工藝的開發和需求,我還是表示樂觀的。”

梁孟鬆12日披露,目前中芯國際正在與國內和海外客戶進行10多個先進工藝流片項目的合作,包括14納米和更先進技術。“當然這些客戶的增量需要一些時間,我們估計應該在2~3個季度之內,可以把原來的產能填到我們需要的程度上。 ”

恆馳汽車命名規則:“恆馳+數字+英文字母”

供應鏈方面,趙海軍表示:“部分美產設備、零部件和原材料的交付期有延遲。我們正在積極與美國政府交流溝通,並按照相關法律法規,就部分美國設備、零配件、原物料與美國供應商合作,申請所需的出口許可證。”

在美國禁令下,中芯國際回調今年資本開支,從約人民幣457億元下修到402億元。中芯國際稱,主要是由於美國出口管制使部分機臺供貨期延長或有不確定性,以及物流原因導致部分機臺到貨延遲。此前,繼一季度創下季度營收新高,追加全年資本開支11億美元至43億美元后,中芯國際二季度再次上調資本開支至67億美元。

趙海軍指出,出口管制最大的問題是影響了擴產計劃,有部分美國設備、零部件和原材料交付延遲,例如高能原子注入機等部分設備已經延期2個月。“原來大家在建設工廠的時候都用美國設備的選型,因此出口管制對8寸、12寸成熟技術和先進技術的擴產都有影響。”

在先進產能規劃方面,梁孟鬆稱,秉持一直以來謹慎規劃的原則,以市場及客戶需求爲基礎,統籌計劃與布建。“目前,公司先進產能規模相對較小,擴產步伐也較爲穩健。針對可能被出口管制影響到的設備,我們與供應商正積極梳理相應的解決方案。”

首善之區加載智能應用

在被問到是否影響目前的生產時,趙海軍表示,短期經營不會受到影響,正與第二供應商及其他供應商合作,尋求解決辦法。

從先進技術研發上看,梁孟鬆稱影響有限,將按原計劃如期進行下一步的研發工作。

美國基本主導半導體上游的裝備行業。半導體諮詢公司VLSI Research發佈的2019年全球半導體設備廠商的銷售額排名顯示,美國應用材料公司(Applied Materials)、荷蘭阿斯麥(ASML)、美國泛林半導體(Lam Research)、日本東京電子(Tokyo Electron)、美國科磊(KLA-Tencor)佔據了全球集成電路裝備市場的前五名,美國獨佔三席。缺少這些設備,半導體代工廠無法生產芯片。

王兆星:打通普惠金融“最後一公里” 更好服務經濟社會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