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9m3精华玄幻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笔趣-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你倒還裝起來了 (更新完畢)閲讀-ky7go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咱们的看法差不多。”
腹黑總裁甜心控 along、允兒
张春君笑着点了点头,说道,“那行吧,这件青铜龙形器就交给你来处理了。”
说着,他又看了一眼一直站在边上的卢国强等人,接着说道,“你要是忙不过来,让小卢他们给你搭把手,顺便让他们学习一下你的修复手法。”
向南微微点头,说道:“好的,老师。”
等到张春君离开之后,向南这才转头看了看卢国强等人一眼,笑着说道:“卢老师,以你们的水平还搞不定这件青铜龙形器?哪还用得着专门把我喊过来?”
邪魅總裁獨寵嬌妻成癮 清風新月
卢国强一脸幽怨地看了看向南,说道:“主任让我打电话的。”
你以为我愿意把你叫过来?还不都是你的好老师不放心我们的技术?
话说,我们也是他一手教出来的啊,虽然不是师徒,但胜似师徒!
你自己说说看,都是师徒关系,为啥咱们两个人的待遇差别这么大呢?
“行行行,你别这么看着我,瘆得慌。”
向南被他这幽怨的眼神看得寒毛直竖,他赶紧朝他摆了摆手,说道,
“还是赶紧做事吧,咱们先把这青铜龙形器器身上的有害锈清洗干净,然后就可以按照对方的修复痕迹,将它给重新拆开来。等拆开了以后,需要矫形的就矫形,需要配补的就配补。”
卢国强等人自然没意见,点了点头,说道:“嗯,就按你说的办法来吧。”
玄魔至尊 墨雨
于是,三个人就各自分工,开始修复起这件青铜龙形器来。
过去常采用的青铜器去锈方法,是用刻刀、凿子、锤子、錾子等进行锤震,剔除锈蚀,在锤打时,位置要准确,用力要适当。
这种方法虽然简便,但容易损伤原器。
而这件青铜龙形器曾经被修复过,为了不让青铜器遭受二次伤害ꓹ 向南和卢国强等人便没有采用这种除锈方法,而是采用了不容易损伤原器的超声波洁牙机对青铜器的表面进行清洗。
将这件青铜龙形器上的斑驳锈迹清洗干净后ꓹ 器身上显露出了一道道修复痕迹,粗糙的配补工艺,大小不一的焊接点ꓹ 让向南看得忍不住直皱眉头。
武林高手在異世 酒品
萬界淘寶商 葉恨水
这哪是在修复文物?这分明只是随意将青铜器碎片胡乱焊接在一起,拼凑出了这么一件青铜龙形器而已。
简直是在糟蹋文物啊!
有些无力地摇了摇头ꓹ 向南深吸了一口气,准备将这件青铜龙形器按照原本的修复痕迹ꓹ 重新拆分开来。
“卢老师ꓹ 咱们分工合作吧。”
向南笑着看了一眼站在边上的卢国强和另外一位修复师,说道,
“这件青铜龙形器修复的痕迹很重,我觉得它原本已经碎成一堆残片了,如果我一个人拆分,恐怕要蛮长时间的,大家一起动手的话ꓹ 速度应该会快一些。”
“那就听你的,分工好了。”
卢国强和那位修复师对视了一眼ꓹ 点了点头ꓹ 说道ꓹ “龙头那块比较复杂ꓹ 就交给你了。我们两个人就沿着龙尾这边开始拆分,我一眼就看出来了ꓹ 龙尾这块卷曲的地方ꓹ 原本就应该是断开的ꓹ 后面被人给焊接起来了。”
三个人说了几句,就分头开始干了起来。
青铜器焊接ꓹ 主要采用的仍然是“锡焊”工艺。所谓“锡焊”,是利用低熔点的金属焊料加热熔化后,渗入并充填金属件连接处间隙的焊接方法。
用“锡焊”工艺焊接起来的青铜器,拆分也相对容易一些,只需要用加热后的烙铁,将低熔点的金属焊料熔化,焊接在一起的两块青铜残片就自然而然地分离开了。
最強劍聖 永恒Y
向南、卢国强以及另外一位不知名的青铜器修复师,一人拿着一个烙铁,在这件青铜龙形器身上忙碌了小半天时间,总算是沿着它之前的修复痕迹,将它给拆分开了。
这一拆不要紧,倒是将三个人都吓了一跳。
“这条青铜龙,锈蚀得也太厉害了吧,都碎成三十多块了。”
葬明 寒風拂劍
向南看着一旁堆成一小堆的青铜器残片,忍不住摇了摇头,笑着问道,“这是从哪儿来的?”
卢国强捡起一块青铜碎片看了看,说道:“是一位企业家捐赠给博物馆的。”
“估计花了不少冤枉钱。”
向南摇了摇头,这种用锈蚀掩盖修复痕迹的方式虽然很常见,但不懂行的人往往会被蒙骗,当然了,这件青铜龙形器年份是没错的,但锈蚀成这样,哪怕再修复成形,在艺术价值上也会缩水不少。
将这些青铜器残片又重新清洗了一番,先用氧化银涂抹一遍,再用苯骈三氮唑封护其表面,防止青铜器表面有害锈再生。
都市神級召喚系統
獄仙獄死
做完这些之后,向南这才站起身来,伸了伸懒腰,笑着对卢国强两人说道:
“暂时先这样了,等过几天看看有没有再次生出有害锈,如果没有,我再过来将它修复起来。”
“好,这几天我会多观察一下的。”
卢国强点了点头,说道,“要是有残片再次生出有害锈,我会将它清理掉,再做一遍封护处理。”
“嗯,那我就先走了。”
向南和他们打了声招呼,又跑到办公室里跟张春君说了一声,这才离开了青铜器修复中心。
妖神相公爬上榻 蘇如暖
从魔都博物馆文保小院出来后,夕阳已经斜挂,红霞洒满了整座城市,连带着,路上的行人身上,也都熠熠生辉。
向南转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公司,想了想,还是转了个弯,朝着那边走去。
上了楼,大家还都在各自的办公室里做着事,向南将背包放回到办公室的沙发上,然后到几个修复室里转了转。
几个刚来的资深修复师看起来跟大家相处得都还不错,唯一的一个古陶瓷资深修复师沈忠伟,就坐在老戴的边上,专注地修复着手里的一件道光年间的青花云龙纹赏瓶,时不时地,他还会扭过头去,态度恭谦地和老戴聊上几句什么。
而老戴,则是一脸矜持地点头,附和几句。
向南在一边看着都忍不住想笑,这老戴,你在陌生人面前,倒还装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