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qjbt超棒的都市异能 詭三國 ptt-第1952章大赦風波,油脂替代展示-7tlvy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
或许是这一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太多的刀枪寒芒,各地的颠沛流离,无数人和事扎堆似的赶到了一起,然后到了冬天的时候,总算是多少能够放下来,清闲一些。
时间仿佛就被温度所凝固了一样,关中在秋获之后,暴动之下,也难得的进入了一段平和的时期,普通百姓重新竖立起对于来年的憧憬,尤其是在斐潜派发出了一些福利之后,更是让普通的民众嘴上多少有些油色光亮。
真油。
逐渐油腻中年男斐潜,向长安城内外,受到了之前学子暴动影响的百姓,每家每户发了一碗油。
或许对于后世的许多人来说,一碗油真的是毫不起眼的东西,甚至连多一块牛羊肥肉都拒绝食用,更不用说牛羊油了,但是在汉代,就连庞统这样的职位,都会从内心当中渴求油脂的摄取,平民百姓就更是油脂稀缺。
斐潜有时候觉得么,庞统是不是小时候落下的心理疾病,比如没有抢到最后一块肥肉啊什么的,导致到了现在对于油脂特别喜好……
之前这些牛羊油脂,是大多数要用在军事用途上的,比如兵刃枪头刀刃需要涂一层油,以防止生锈,皮甲和铁铠上也需要油,甚至一些其他器械也同样要油脂来养护,但是今年么,斐潜在科技上略有提升,研制开发出了新的替代品,这些牛羊油自然就可以节省下来,变成百姓的福利。
对于士族子弟而言,在这个冬日里面,他们并不怎么关心斐潜给百姓发的油脂,而是关注着从许县传来的『大赦』诏令……
参律院的韦端每天沉着脸,就跟所有人都欠了他几百万几千万一样,但是依旧有人偷偷的会议论着,猜测着骠骑将军斐潜究竟会如何处理这一件事情。
然后今天,参律院之中来了一个新人,一个让韦端看了就觉得很不爽的新人……
裴垣很得意。
就像是一些人看见坑的时候往往会错误的认为那个坑是个机遇一样,裴垣也认为自己的『机遇』到了。
斐潜任命了裴垣作为假参律参议ꓹ 专门负责议论『大赦』,然后以此来确定是否要对于那些闹事的学子进行『大赦』。
裴垣以为这个事情很简单ꓹ 甚至认为这不过是斐潜的一个不甘心于听令天子的一个台阶。毕竟这个大赦是从天子刘协那边发出来的,纵然斐潜这边有西京尚书台,但是天子的号令自然也是要听的ꓹ 然而斐潜又可能是觉得就这样大赦了,有些面子上顾不住ꓹ 所以要裴垣来提供出一个台阶。
只要裴垣这个事情办得漂亮,那么自己头上的这个『假』字ꓹ 也就可以摘掉了……
裴垣新官上任ꓹ 在参律院之中报到之后,便带着新调配到自己手下的两名书佐,三名侍从,兴冲冲的赶往青龙寺。
謀嫁宸宮 雲杺
在参律院,裴垣没得到韦端的什么好脸色。这也很正常,韦端之子因为在学子暴动之中受伤残废的事情,终究还是遮掩不住ꓹ 自然大多数人都清楚了其中的关系,虽然表面上大家都是对于韦诞致残表示了深沉惋惜的哀叹ꓹ 但是实际上心情怎样ꓹ 恐怕也自己最为清楚。
所以ꓹ 韦端给一个负责『大赦』的裴垣ꓹ 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好脸色?
但是这没有关系,裴垣觉得自己成竹在胸。
毕竟有汉一代ꓹ 是真正确定了『大赦』制度的朝代ꓹ 或者说ꓹ 汉代的大赦,已经让很多人习以为常。
大赦制度ꓹ 从夏商周,到春秋战国,都有,但是到了汉代之后,才算是成为了一种频繁的政治手段,大汉王朝期间一共大赦了一百四十余次,平均下来几乎三四年就大赦一次,因此裴垣自然的就认为议论大赦,是一件『简单』的工作。
超級圓夢制造商 春卷醬er
华夏文明发展过程之中,司法自然占据了重要的一席之地。而赦免,作为古代司法制度当中的一个重要部分,也并非是一蹴而就,而是有一个发展的过程。
早在先秦时期,就有法典涉及了赦免的理念和案例,汉代更是如此,甚至会在大赦诏令之中引用先秦的经典论述来作为其赦免的理论来源,证明其举动的合理性。
大体上来说,大赦的理论基础出自于《尚书》,所谓『宥过无大』是也。同时汉代也是一个讲究祥瑞的王朝,所以出至于《易经》的解卦,『君子以赦过宥罪』也是其中一个赦免的理由源头。
春秋战国时期,为了政治的需要,各国都有一些赦免的活动,但是因为不管怎样,春秋战国时期的赦免活动都有一定的局限性,只是在本国之内的政治行为,而真正的成为所谓『大赦天下』,则是在华夏到了大一统之后,才出现的。
虽然汉代大赦制度没有形成具体法典规定,但是实际上在数量还是范围上,都是非常的大,是一种效力遍布全国的刑罚消除制度,除了少数犯罪之外,几乎所有的犯罪都可以得到赦免,同时如果在诏令之中特别注明了按照惯例所不应该赦免的犯罪,也可以得到赦免的话,那么就意味着在这样的情况下,所有的犯罪都可以赦免。
比如汉灵帝在位期间,就大赦了二十次,几乎平均两年就一次……
所以,这不是很简单么?
裴垣到了青龙寺就支开了草台摊子,准备随便意思意思几下就可以应付了事,可是让裴垣没有想到的是,从一开始,议论的方向就裴垣就无法控制了。
因为汉代的大赦,太过于随意了,以至于很多士族对于大赦,其实都不是非常的赞同,当然,如果说大赦放在自己头上自然是不错,可是如果说让自己的仇人赦免了,那如何能够接受?
『……谓废德教而任刑罚,刑罚不中,则生邪气,邪气积于下,怨恶畜于上,上下不和,则阴阳缪戾而妖孽生矣,此灾异所缘而起也……故自当赦之……』
这是支持大赦的,并且还用董仲舒的观念来作为支撑的。
『诗有云,商邑翼翼,四方之极。圣人所以统天地之心,著善恶之归,明吉凶之分,通人道之意,使不悖于其本性者也!然当罚不得罚,使冤者不得申,痛者不得平,方为国之害也!』
这是反对大赦的,同时也引用了匡衡的论点作为论点的。
『此言差矣!涤恶弃秽与海内更始,乃创太平是也,如何不得赦之?』
『赦赎数则恶人昌而善人伤矣!又何能赦宥?』
『人之初,性本善也,当容改过而自新者……』
『一岁再赦,奴儿喑噁!何有善之者?』
『……』
嗡嗡嚓嚓,唧唧歪歪,对于大赦的支持者和反对者汇集在青龙寺,口沫横飞,让裴垣顿时脑袋变得一个有三个大。
消息传回到了骠骑府衙。
斐潜摇头笑笑,和庞统说道:『竟无人提及党锢,怕是仍有顾虑……』
庞统点头说道:『当如是也!』
斐潜给裴垣准备的,就是名为『党锢』的这个大餐,一提起来让士族都痛楚的事件……
隨身帶著玉如意 撐渡人
第一次党锢的导火索,就是一次大赦。
桓帝在位的延熹九年,河内方士张成,得知朝廷要公布大赦令,便纵容儿子去杀掉仇人。他儿子就去杀了,而且在杀人之后也不跑,主动等着官府前来抓捕,甚至宣称表示,他自己会没事,朝堂当有大赦云云。
结果当时处理此案的是李膺,他愤怒不已,认为这是奸猾之辈,不可大赦,于是即便是收到了大赦诏令,也是处斩了张成之子。
而且这么干的人也不仅仅是张成一个。
特種強兵 莫少卿
宦官赵津、侯览等人的党羽,张泛、徐宣之辈也是同样为非作歹,并故意在大赦之前犯罪,期望以此逃脱惩罚,而不仅是李膺,还有地方官员成瑨、翟超、刘质、黄浮等人也不畏权贵,在大赦以后仍然按律处置了这些人。
宦官和张成等人,自然非常不满,于是宦官出了个主意,让张成弟子牢修向桓帝上书,诬告李膺和太学生、名士往来频繁,结成朋党,诽谤朝廷,败坏风俗。桓帝接到牢修的上书,非常生气,立即下令在全国范围内,逮捕党人。
太尉陈蕃拒绝执行诏令,桓帝更加愤怒,便把李膺等人关进黄门北寺狱。这件案子所涉及的有太仆杜密、御史中丞陈翔和陈寔、范滂等200多人。陈蕃因上书极谏,以『辟召非其人』之罪,被免官。
这就是历史上的第一次『党锢之祸』。
当然,恒帝并非是为了张成之子打抱不平,最为根本的原因是『相权』驳回『皇权』,使得『皇权』感觉受到了欺凌,从而发动的反击。而后皇权甚至还特意再次下发大赦,并且注明了『党人不赦』,以此来表示自己的权威性。
荀彧自然也是知道这一个事情,只不过当前大赦有利于曹氏政权的统治,所以荀彧就用了大赦作为手段。
『大赦之后,奸邪不衰,罪恶不止。今日得大赦,明日又犯法,赦之何所欲?』斐潜缓缓的说道,『如今礼仪纲纪皆为败,风俗道德失其常,大赦好事之徒,无异于助长不良之风,对乱世无宜……』
『贱良民之甚者,莫大于数赦赎。』庞统也是认同斐潜的观念,『贪残不轨,凶恶弊吏,掠杀不辜,侵冤小民,若赦宥之,常使恶人高会而夸诧,老盗服藏而过门,孝子见仇而不得讨,亡主见物而不得取……』
絲纏綿
斐潜笑笑,说道:『且由论之……』
对于『大赦』这个事情,斐潜还有更深层面的考虑,当然,现在这个阶段么,就先让裴垣折腾一段时间再说……
斐潜招了招手,令人捧上了些器物,示意庞统看一看。
『此物……』庞统动了动鼻子,显然是闻到了一些特殊的味道,然后掀开了竹筒盖子一看,脱口而出,『火油?』
斐潜指了指其中的一个竹筒,说道:『此方为火油,其余者么,皆为石漆所炼……』
石漆,又称之为石脂水,是古人对于石油的称呼。
华夏算是最早发现石油,并且开始利用的国家了,当然,这得益于华夏良好的历史记载传统,其他的民族或是国家可能也有用过石油,但是没有留存下文字来证明这一点。
《易经》之中,说『泽中有火』,『上火下泽』,表示有火在水面上燃烧,也就是一种石油蒸汽在水面上自燃的现象。
斐潜最早获取石油的地方,是在上郡。
上郡高奴左近有一条淆水,然后或许是因为地下的石油在缝隙之中被水流带了出来,导致水上会漂浮一些石油,可以用绒毛麻布等等进行收集。
但是一直以来,斐潜对于石油运用仅是在军事上,制作出了猛火油,但是实际上石油的用途有非常多,都没有开展研究。
比如说最为简单的,收集燃烧之后产生的黑烟所制作的墨块,就比一般的墨要更加细腻和柔和,可以用来制作最上层墨块。而原本的墨块对于植被的破坏很大,所以如果改用石油制墨,就可以一定程度上减少一些生态环境的影响。
重生女道士:首席的惡魔嬌妻
同时石油燃烧取暖,也是当下小冰河时期的一个重要作用。在寒冷环境下,即便是干柴煤炭,也不容易被点燃,但是加上火油,就方便许多了,而且石油和煤炭这两个新的燃烧取暖物种,就斐潜现在豁出命去全力使用,大概也就只能是花掉后世的九牛一毛而已,但是却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对于关中植被的砍伐,如果能形成了社会的习惯,或许后世的大河也不会那么黄?
看着面前的一排好几个竹筒,斐潜略有些感慨,『以石漆蒸煮,便得此等之物,若有不甚,便引大火,焚伤毁坏,不知凡几……』
搞科研,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虽然斐潜在初中化学课上就有学过关于蒸馏的相关技术,甚至也知道石油到汽油煤油沥青等等,是通过蒸馏产生的不同沸点芳香烃的产物,但是具体怎么做,斐潜却记不得了。初中化学书本上只是简单的划了个等号,注明蒸馏二字,然而具体实践的时候,却包含了太多的东西,许多的未知。
黄月英都差点烧了骠骑后院……
『嗯?士元不可……不可食之……』斐潜看见庞统下意识的似乎沾上点油就往嘴边送,连忙出声制止。斐潜可不想将这个油命名为『落凤油』。
还好庞统只是想要试试清油的那种,对于浓稠刺鼻的黑油并没有什么兴趣。
庞统放下了手中的竹筒,然后指着另外一个说道:『此油气味尚可……然此筒之内,就有些恶臭了……』
斐潜点点头,说道:『此等四种油脂,皆出石漆。略有各异,亦不同于用也。』
因为条件和材料的限制,斐潜不能像是后世那样对于石油有精确的分馏炼制,只能是大概的分离,产生出来四种不同的油。
有一个很重要的,是斐潜分离出了可以作为润滑油使用的油脂。在分离出了比较容易燃烧的清油之后,再次进行分离出来的油脂就比较的粘稠,虽然也可以用来燃烧,但是并不易燃,所以完全可以替代原先的植物动物油脂的润滑作用。
之前斐潜所有的润滑油以及兵器的保养用油,都是使用得动物的油脂,牛羊的油脂为主,后来加入了猪的油脂,但是在大多数汉代人还不能有充裕肉食的当下,使用动物油脂来作为器物的润滑和兵器的保养,无疑是一件比较奢侈的事情。
现在,石油提炼的润滑油取代了动物油,那么节省下来的这一部分动物油就可以让更多的汉人食用,以提升身体的素质。
而且这种润滑油的可以广泛用于各种机械上,包括不限于斐潜之下的工房水力器械,各类车辆轴承等机械承重齿轮上。
当然也包括了弩车。
还有四轮车的转向轴承上。
华夏之前没有发展四轮马车,原因有很多,但是最重要的一点是不怎么需要。两轮马车已经够用了,所以就没有继续提升的需求。
然而斐潜现在不一样,当西域打通之后,就必须有大量的承载工具来回运输,而仅仅靠骆驼、马等畜力,无疑是不足的,更坚固且承载力更大的四轮车,就成为了解决交通问题的一个重要抓手。
另外一个也很重要得油,是提炼出了之前庞统想要尝一尝的那一筒的清油。
极易燃烧,重量较轻。
斐潜觉得应该类似于后世煤油和汽油之间的,比起原本所用的猛火油来的更轻,那么就意味着可以配合着投石车,产生出类似于汽油弹的效果……
这对于攻打大规模的目标,尤其是攻城,是一种非常可怕的武器手段。
庞统看着,然后捏着肉乎乎下巴上面的稀疏胡子,说道:『主公之意,此物可克西域?』
斐潜点头,说道:『某已令人直送玉门,不日可达西域。番邦于西域修有坚城,强攻定然多有折损,此物正当其时也。』而且,西域也有石油。
庞统神色略动,吸了一口气,微微有些感叹的说道,『这么说来,西域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