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5wpe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終末忍界-番外篇:第七章 幸運或不幸讀書-slmvk

終末忍界
小說推薦終末忍界
而在这时。
寂静的病房外传来了敲门声,显得有些突兀。
嘭嘭…
佐纪微微侧了侧头望了一眼房门的方向,然后眼眸微微眯了眯。
她已经知道是谁来了。
然而外面的敲门声也只是轻轻敲了两下便停了下来,停顿了一下,然后传来了一个犹豫的声音。
“喂,佐纪。”
“是我。”
来人正是住在隔壁病房陪着待产妻子的鸣人,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来串门了。
而鸣人此刻的内心也微微有些忐忑,他正是受到了小樱的委托才赶过来的。
他刚刚听到了隔壁病房传来了一些动静,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刚刚才听小樱说了整件事情,知道了小白映的身体或许有一些问题,在十月怀胎的时候从母亲的体内吸收了大量的查克拉。
然而小樱说的很笼统,毕竟她也不清楚这些查克拉该怎么办。
小樱特别嘱托了佐纪如今的状态很不对劲,毕竟自己的孩子出现了问题,任谁都无法接受,所以想要拜托鸣人帮她照看一下佐纪。
然而事实上以她的实力根本不需要人特别的照顾。
其实小樱的目的就是让鸣人看住佐纪,不要出现什么乱子,毕竟这个忍界能够看得住佐纪的人或许也只有鸣人。
而且佐纪刚刚生产完,极为虚弱,在力量天平上也稍稍弱于现在的鸣人一头。
“鸣人,你应该去。”
而挺着大肚子的雏田听到了小樱的请求,神情微微有些严肃。
作为一个准妈妈,她能够理解佐纪如今的心情,如果她的孩子有什么问题,她也会发疯的。
而佐纪能够造成的破坏力也太惊人了,如果她一旦陷入到了某种不理智的情况,恐怕将会是另外一场浩劫。
“我明白了。”
鸣人最终还是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答应了小樱的请求。
而如今。
鸣人站在隔壁病房的门前,内心微微有一些忐忑,他敏锐的本能突然告诉了他,这间病房内正在散发着非常危险的气息。
这是能够威胁到他的一股力量,正是宇智波佐纪的目光。
她正在望向这个方向。
鸣人的心脏微微提了起来。
而在这时,病房内传来了一个熟悉的清冷声音打破了这短暂的沉寂。
“进来吧。”
鼎天力地 揮墨客
呼…
鸣人微微松了一口气,然后吱呀一声拧开了门把手,走了进去。
屋子内没有开灯,只有寂静的月光穿透明窗洒了下来,照在了病床上。
一个单薄的身影穿着淡蓝色的条纹病服,正在双腿盘坐在病床上,黑色的长发如瀑,脸色在月光下显得微微有些苍白,一双异色的双瞳正在锁定着鸣人。
看到了那一道熟悉的身影,鸣人的心脏没由来的咯噔了一下。
佐纪的这种状态确实看起来有些不对劲,作为最熟悉的朋友,他对于佐纪还是十分了解的。
咔——
鸣人手指找到了墙面上的开关,然后打开了电灯,白色的光芒瞬间照亮了整间病房。
“佐纪…你一个在屋子里怎么不开灯呢?”
然后鸣人嘴角扯了扯露出来了一个有些勉强的微笑,故作轻松的开口道。
看起来就像是来闲聊,一点不像是被小樱委托来监视佐纪的人。
然而佐纪没有开口,一双异色的双瞳依然静静的落在鸣人的脸上,只是在灯光下她的脸色比刚刚在月光下看起来正常了不少,依然有红润。
“鸣人。”
“有人说过你的演技很不到位么?”
然后佐纪突兀的开口道,屋子内的气氛瞬间有些僵硬。
“你…在说什么,佐纪。”
“我怎么听不明白。”
被拆穿后的鸣人脸上微微有一些尴尬,装作糊涂笑容收敛了几分。但随后抿了抿嘴,又重新露出来了一个牵强的微笑。
他似乎想要努力表现出来乐观的情绪,把它传达给自己的好友,希望佐纪也能够乐观一些。
而黑发女子看到了此景,眼眸微微软化了几分,然后扑哧一声笑出了声。
“鸣人…”
鸣人还真的是从来都没有改变过,他永远都是那样一个人。
然后佐纪向后仰了仰身子,重新依靠在床头,怀中抱着一个布偶。
“谢谢你的关心,鸣人。”
“我知道你是来监视我的。”
宇智波佐纪先是表达了感谢,然后直截了当的拆穿了鸣人的把戏,她不是一个傻子。
而且鸣人也着实不会演戏,更加不会撒谎,他的谎言几乎把所有答案都写在了脸上。
“我…”
被无情拆穿后鸣人微微有些尴尬,作为一个极为在乎同伴情谊的人,被小樱委托来监视同样是第七班的好友,鸣人也有一些不自在。
他相信佐纪不会做出来不理智的事情的,毕竟佐纪如果是不在乎大局的人,她当初也不会做出那样的选择。
为了拯救整个世界,而和她的父亲对抗。
她的‘器量’比其他人想象中更加深厚。
“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做出来不理智的事情的。”
想到了儿子的事情,坐在病床上的女子笑容也微微收敛了几分,然后声音平静的开口道。
“抱歉,佐纪。”
而鸣人脸色有些羞红。
然后低了低头,为自己的不信任向同伴道歉。

而在另一边。
如果毀滅 既往胡來
滴…滴…
滴滴…
一连串密集的声音,红色的信号灯加速闪烁,一台机器上监测数据正在跌宕起伏,而大蛇丸正站在设备前,面色微微有些凝重。
这种情况还是他第一次见到。
“找到位置了么?”
穿着一身白大褂佩戴着口罩的大蛇丸微微侧了侧头,声音平静道。
“没有。”
一旁开启了白眼的宁次正在辅佐大蛇丸在小白映的体内找寻着什么东西。
然而一无所获。
“麻烦了。”
夫滿為患 瓊姑娘
大蛇丸眯了眯眼睛,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然后摘下了贴在小白映身上的各种接头。
換個相公好過年 慕君傾
“这种情况我也是第一次遇到。”
大蛇丸直接了当的开口道。
他用最尖端的设备和白眼的辅助得到了比纲手更加准确的结果。
“宇智波和日向一族血脉的结合,似乎开启了一种非常惊人的血继能力,单是这查克拉量就已经非常可怕。”
“然而…”
“这对于这个孩子是幸运,又是不幸的。”
霸情惡少:調教小逃妻
大蛇丸沙哑的声音在实验室内响起。
“他很有可能无福消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