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eoef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愛下-第一千零九十章 重擔在你身上分享-xewpa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不仅仅是呼吸这个问题,他由此还是联想到了许多,为何生物都是需要喝水,都是需要吃饭。
这水和饭究竟是在我们的生命之中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
这人表面上看是人,但是放大了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以后,会是什么样的?
生物会是由细虫一样的东西组合起来的吗?
这些问题,扁池以前从来都没有想过,可是此时此刻听见方休提起,却是猛然间想起来了,要知道,这些可都是问题啊!
不要觉得这些东西跟治病救人没有关系,实际上是有关系的,非但有关系,而且关系很大!
这些都是未来自己研究的方向。
扁池想到这,竟是有些恍惚了,他从没有哪一刻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竟是如此的重。
看了这么多的医书,按照常理,他应该是觉得自己懂的很多了,可正是看了越发多的医书,他越发的觉得自己知道的,看到的,只是皮毛,甚至连皮毛都不是。
路漫漫其修远兮啊……
好在,探索的路上,有方师作引路人,倒也不至于那么的茫然。
扁池想到这,心里面感觉十分的安慰,抬眸看向方休,端端正正的行了一礼,问道:“方师,请问咱们为何要呼吸?”
“……”
其实方休对于生物学方面的知识仅限于高中时代,他自己压根也不是特别的了解。
只知道这呼吸应该是因为呼吸作用吧,这呼吸作用又是为了什么呢?
似乎是为了释放能力。
这呼吸作用所需要的便是氧气。
方休想了想,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我们呼吸乃是为了空气中的一种物质,这种物质,你方才见过了。”
自己方才见过?
扁池微微一怔,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ꓹ 脸上露出恍然之色,说道:“是氧气?”
方休点了点头ꓹ 说道:“正是氧气,这呼吸给了我们身体许多的能量,正是由这氧气驱动的ꓹ 若是没有氧气,我们的身体无法产生能量ꓹ 自然而然便不行。”
“这……”
扁池还是没有听明白,隐隐约约似乎抓住了一些什么ꓹ 又似乎是没有抓住ꓹ 很是让他苦恼。
半响,终究是摇了摇头,说道:“学生还是不明白。”
本公也不明白啊!
方休默默的念叨了一句,看着扁池,摆出一副语重心长的姿态,说道:“这世上,你不明白的事情还是多了ꓹ 归根到底要有进取心,许多的知识ꓹ 其实是基础ꓹ 可是就连这基础ꓹ 我们楚人都没有搞明白。
这物理ꓹ 算术,文理书院已经有人在研究。
可是这医学ꓹ 药学ꓹ 生物方面的东西ꓹ 却是还没有人研究,所以这个重担便是在你的身上ꓹ 本公希望你能好好的,承担起这个责任。”
秒速五厘米
方休说着说着,自己的表情都是发生了一些变化。
戀奴
怎么感觉自己跟前世的那些唠唠叨叨的老师一样了。
眼前的扁池听了以后,脸上却是露出了郑重之色,重重地点了点头,道:“学生一定不辜负方师的期望。”
顿了顿,又是道:“因而,方师您弄这个氧气便是为了到时候麻醉以后,给那姚休呼吸用的?”
不得不说,扁池在医学方面的造诣的确是无人能及,方休只是随口一句话,他便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方休点了点头,说道:“没错,就是如此。”
扁池脸上略微有激动之色,说道:“若是可行,成功的机率便又是大大的提升了。”
方休道:“这些事情,过几天便知道了,那曼陀罗花估计还需要几天才能研制出来,你这几天好好的休息休息,等一切准备就绪了,本公再来找你。”
扁池点点头,看着方休,应道:“是,方师!”
位面之十大空間 太肥太胖
方休道:“走了,不用送。”
扁池听了,犹豫了一下,还是站在原地,没有上前,端端正正地站好,恭恭敬敬地拜下:“恭送方师!”
…………
颜府。
此时此刻,一间屋子里面,已经是用上了暖气。
这暖气如今已经成了京都府勋贵家中必备的东西,虽是要比火炉贵上了一些,但的确是好用,即便外面下着鹅毛大雪,滴水成冰,这里面也好似是春天一般的温暖,没有丝毫的寒冷。
于此,即便是上了年纪的颜庄颜阁老都只是披着一件简简单单的单衣,没有披着大氅,整个人显得精神很多。
在他的对面,欧阳阁老和刘阁老也都是同样的打扮。
除此之外,还有就是工部尚书,兵部尚书,吏部尚书,刑部尚书,大理寺卿,左都御史……
籃壇紫鋒 紫鋒01
六部之中,这礼部尚书如今乃是颜阁老兼任的,户部尚书乃是刘阁老兼任的,也就是说当朝的衮衮诸公全都已经到齐了,一个不缺。
他们聚在一切,讨论的必定是大事,能够撼动天下的大事。
魔祖 三千世
几人相对而坐,都是没有一个人先开口的。
最后还是颜阁老先开口道:“陛下的病情,本不应该告诉你们的,老夫召集你们聚集于此,本就是犯了忌讳,违背了陛下的旨意,但是……老夫却是不得不这么做。
原因很简单,陛下的病……实在是撑不下去了。”
狂傲世子妃 妃溪
话音落下,一向泰山崩而面不改色的衮衮诸公们,全都露出了震惊之色,瞪大了眼睛,看着颜阁老,纷纷开口。
“这……这……怎会如此啊!我今日方才听说陛下病了,身体不舒服,怎么到了晌午便是撑不下去了?颜阁老,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是啊!这宫里面有这么多的御医,还有那扁池扁御医,听说乃是扁鹊转世,病入膏肓都能给治好,为何这陛下就撑不下去了。”
“我昨日听说,方休那小子这几日隔三岔五的便往宫里面跑,颜阁老您给我们一句实话,陛下病重跟方休到底有没有关系?”
“方休那小子,老夫最为了解,他若是想要谋反,压根不屑于用这些手段,直接便是起兵反了,陛下的病情跟他绝不会有关系……”
兵部尚书马文华如此说道。
其他人听了,眉头微微皱起,却是没有反驳。
这个时候,颜阁老却是道:“都静一静,其实陛下这病已经一年有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