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o4fa玄幻小說 我有一柄打野刀 豬憐碧荷-第1013章 混亂死寂相伴-ixk5v

我有一柄打野刀
小說推薦我有一柄打野刀
羏貊抬头看着正上方天空中出现的那条颜色灰白的破败长河,目光落在悬浮于长河之内的虚幻长剑上面,莫名感觉到了一股令真灵神魂都倍感战栗的气息。
这种万籁俱寂、死气沉沉的压迫感,它当初只在末法之劫降临,诸多超凡生灵哀嚎陨灭的时候感受过,没想到如今却又在天地变化、灵元复苏的时候能再次重温。
“这就是封镇天人渊尸体的那柄长剑,那些阴魂天兵之居所吗?”
“羏貊神君所言不错,本来吾也不想将吾主之轮回剑这么早请出,但自从风雪渐歇,阳光普照以来,它似是受到了天地变化气机牵引,本就濒临破碎的剑身再无法维持下去,所以只能是趁此机会将剑内封镇的东西放出,也好给它减轻一点负担。”
肥妻要翻身
羏貊点头称是,但却是连一个字都不信这头老狼所说。
它保持沉默,只需要暗中观察,看其如何去做。
然后再从诸多事情之内寻找把握脉络,推测对方在一系列的动作之中,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目的。
哗啦啦……
随着那条灰白长河越来越变得清晰,所有狼骑甲士耳中同时响起滚滚流淌的水声。
而后一道漆黑裂缝在长剑虚影下方突然出现,一头通体鲜红,狰狞可怖的怪物从黑色裂隙中挤了出来。
它就像是被剥了皮的活人,浑身上下鲜血淋漓,又有灰败死气在周身环绕,刚刚出现在天地之间,便引动了灵元狂暴涌动,像是在排斥这种死物,不让它出现在充满了生命气息的世间。
狰狞怪物仰头长嗥,被死气和鲜血覆盖的身体在灵元的压迫撕扯下不正常扭曲,数个呼吸后竟然嘭的一声炸裂成大团碎屑肉糜,朝着下方的狼骑战阵飘下。
紧接着,漆黑裂缝迅速扩大……
更多的怪物从裂隙之中钻出,密密麻麻占据了一小片天空,带来的死气迅速污染了越来越大的区域。
天地灵元愈发狂暴起来,甚至凭空形成了道道龙卷乱流,将一个又一个鲜血淋漓的狰狞怪物撕扯成碎末,下了一场血雨,铺洒在了狼骑战阵之中ꓹ 沾染到了不知道多少金狼的皮毛之上。
不知不觉间,一头头狼骑甲士的眼睛由碧绿变得通红ꓹ 身体也吹气一般膨胀起来,连同胯下的巨狼一起,正在变得狂躁不安ꓹ 几近疯狂。
福滿花香 寒山亭北
咔嚓!
一道寒光闪过。
发狂的那头狼骑甲士朝着距离最近的同伴一刀斩出,硕大的狼头掉落地上。
当第一头狼族甲士开始失控之后ꓹ 短短数个呼吸时间,所有发生了变化的狼骑全部陷入疯狂。
它们浑身鲜血淋漓ꓹ 体内散逸出灰败死气ꓹ 拼命朝着周围挥刀砍杀,直到将身边所有的同族砍死,或者是自己死在从别处斩落的刀下。
羏貊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冷漠地注视着发生在狼骑战阵之中的骚动,感受着越来越强烈的混乱死意,绝大部分注意力却一直都落在了旁边的金狼神身上。
如果按照这个趋势下去,或许根本不需要对面铺天盖地的蜂群出动ꓹ 这边的狼族大军便会在自相残杀中直接崩盘,最终只剩下一片尸山血海ꓹ 让这方荒野的草木生长得更加旺盛。
不仅如此ꓹ 还有不断从那条灰败长河和轮回剑影下方出现的怪物ꓹ 也会被越来越狂暴的灵元异动给撕扯成碎片ꓹ 到后面能活下来多少都是个未知数。
所以说,这头老狼是玩脱了……
还是一切尽在它的预料之中?
如果是玩脱了ꓹ 那就什么都不用说了ꓹ 一会儿在对面蜂群大举压上时ꓹ 直接准备跑路回极北冰原便是,黑山君就算是再厉害ꓹ 也鞭长莫及,难以在茫茫冰原上寻找到它的踪迹。
而若是金狼神故意如此,在大敌到来时弄出这样等同于自残的举动,它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羏貊正在默默想着,忽然间眼神一动,看向了自己身体的另外一侧。
仙光道氣
与那头金狼虚影相对应的,一头淡淡的灰色巨狼虚影自虚空中显形,周身同样充斥着混乱死寂的气息,却并未引起天地灵元的不正常异动。
它猛地眯起眼睛,再次将视线转向了已经完全陷入暴乱的狼骑战阵之内。
在已经倒地死亡的狼族甲士尸体内,一只只灰色的巨狼虚影漂浮而出,飞快朝着头顶上方的灰败长河飞去。
“金狼神,它到底想做什么?”
羏貊心中闪过这样一个疑惑。
腹黑總裁要抱抱
就在此时,对面的蜂群开始动了。
尋找重生之旅
无数金纹战蜂展开双翅,铺天盖地朝着北面碾压了过来。
顾判与金狼神之间的战争,骤然爆发!
嗡!
蜂群扇动翅膀的声音连成一片,犹如道道闷雷在高空炸响。
偷菜女強銀
上古卷軸 赫連蟬寒
入目处尽是密密麻麻的暗金蜂群。
遮天蔽日,无穷无尽。
“我很想知道,它究竟想要做些什么?”
我的親親老婆:豪門隱婚aa制 十月初
顾判的声音在石坡上缓缓响起,显得有些沉闷沙哑。
紈少的小萌妻
“老夫也看不分明,为什么那些畜生会突然间陷入混乱无序与血腥杀戮之中……”
业罗法王抬头注视着远处空中已经清晰可见的灰白长河,缓缓呼出一口浊气道,“不过终归应该是和那条河,那柄剑有关。”
“按照圣使刚才所言,那条河本应是上古时期某位天人所化,那柄剑,则是初圣罗叶随身携带的佩剑。”
顾判点点头道,“没错,只是我也没有想到,它们竟然一直都在北地狼神的手中。”
“它既然在此时将这两样东西祭出,就说明对它们有着很强的自信,认为可以抵挡住我们的攻击。”
“只是现在忽然出现了自乱阵脚、自相残杀的情况,确实是让人心生疑惑。”
他说到此处一抬手,雕塑般默立在石坡周围的红衣甲士同时拔出了兵刃,冰冷肃杀的气息迅速攀升,连成一片。
顾判踏前一步,举起了手上的双刃战斧,指向灰白长河所在的方向,“不过事出反常即为妖,我别得不管,就盯住一点,它想要做什么,我就不让它做什么,就算是它现在想不开了要自杀,那也要问过我手上的斧头到底同不同意让它这样轻松死去。”
發個微信到天庭
轰!
下一刻,血色长虹冲天而起,在沉默无言的红衣甲士护卫下,融入到了铺天盖地的暗金云层之内,闪电般朝着对面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