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bkj8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愛下-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諸公議論-vygxw

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小說推薦敗家子的逍遙人生
话音落下,全场一片安静。
陛下病了,病了一年有余,他们这些人竟然没有得到一点儿消息?
这未免也太疯狂了!
在场的几人脸上的表情都是发生了一些变化。
颜阁老则是继续道:“说是病,其实也并非是病,而是西南道的毒蛊之术,至今没有找到解毒之法,但是安国公提出了一个方法,便是开颅,然后从陛下的脑海里面取出蛊虫……”
话音落下,全场仍是一片安静,这一次更加准确的说是死寂。
所有人都是瞪大了双眼,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盯着颜阁老。
他们实在没有办法相信。
颜阁老竟然能如此平淡的说出这么一个耸人听闻的消息。
下一秒,刑部尚书啪的一下站了起来,速度很快。
“胡闹!开颅?这岂不是在要陛下的命!即便是陛下没事,开颅之后也定是有事了!”
旁边的大理寺卿点点头,认同地道:“开颅乃是在胡闹,老夫绝不会做事方休如此胡闹!”
悲慘孕父
其他人纷纷开口,大都是在指责方休。
欧阳阁老和刘阁老坐在一旁,全都是沉默,一句话都不说。
原因很简单,他们打心底里也是觉得这开颅之法一点儿都不靠谱。
也就是陛下认同这开颅,他们才勉强同意,否则无论如何,他们也是不可能接受。
虽然勉强接受了,但是让他们为之辩护却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众人听到开颅,都像是触到了逆鳞,炸开了锅。
这一切却都是在颜阁老的预想之中。
他拍了拍桌子,道:“安静些!你们的顾虑,老夫都是知道,这开颅之法,乃是经过扁池扁御医认同的,到时候真正主刀的也并非是安国公,而是扁御医……
最为重要的是,陛下是认同这开颅之法的,无论你们认不认同,陛下认同乃是最为重要的事情。
今日所讨论的问题ꓹ 这个并非是重点,只是基础ꓹ 接下来老夫要说的,才是重点,你们一定要好好的记着。”
陛下得了重病ꓹ 都快要撑不下去了,这还不算是重点?
天底下难道还有比这更加重要的事情了吗?
诸公们听见这话ꓹ 表情都是变得有些奇怪,看向颜阁老的眼神也是有些不太一样了。
但是颜阁老既然都已经这么说了ꓹ 他们也不好多说什么ꓹ 只是点了点头,安安静静的坐在原地,看着颜阁老,想要知道颜阁老所说的那件事情究竟会是什么样的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
颜阁老见众人安静了下来,方才缓缓开口,说道:“陛下想要立小皇子赵昊皇子为储君,已经下了旨意ꓹ 相关的诏书,礼仪ꓹ 老夫已经差人着手去准备。
因为陛下病重ꓹ 因而这几日没有朝议ꓹ 老夫在这里告诉你们一声……
如今ꓹ 康王和宁王已经不在了,你们之中有些人怀有不一样的心思的ꓹ 如今也是可以消停了ꓹ 小皇子相比康王、宁王ꓹ 乃是有明君之相,我等以后要好好的辅佐……”
又是说了一通话ꓹ 都是事关太子的。
众人听的都是十分的认真。
原先这些人或许属于不同的阵营,彼此之间都是不共戴天的。
古宅兇影 七日殺
但那是康王和宁王对立的情况下,如今康王和宁王都已经没了,他们对立也是没有丝毫的意义,即便是有些事情,彼此之间都是由不同的意见,商量商量也都是能够解决了。
婚色撩人:狼性總裁輕點愛
因此,这小皇子为储君,为未来的陛下,他们都是能够坦然的接受的,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安安静静地听着。
頑石也會點頭
说到了最后,颜阁老停了下来,目光环视一周,表情变得更加的严肃,说道:“接下来,老夫所说的第三件事情,同样的十分重要,你们一定要记在心里面,若是违背了,出了什么问题,别怪老夫没有提醒你们。”
这话说到这个地步上,众人都是更加的好奇,颜阁老到底是想要说些什么。
所有人都是用专注的目光看着颜阁老,一言不发。
颜阁老缓缓开口:“这第三件事情说到底其实也是陛下嘱托老夫的,但是老夫却是明白,这朝廷并非是我们三个老家伙,三个大学生的朝廷,乃是诸公的朝廷。
愛上漂亮女總裁
许多的事情,若是你们不知道,单单我们三个人知道,那是没有丝毫的意义。
因而,老夫还是要告诉你们的,这个问题便是安国公……”
安国公三个词一出来,明显能够感受到整个房间的范围都是不太一样了。
所有人都是用一种专注的目光盯着颜阁老。
只是这专注的目光之间还有所不同,左都御史,大理寺卿,眉头皱的很紧,提到方休的时候,脸上不由自主地流露出厌恶之色。
的确,再加上一个刑部尚书,他们三个应该是最为厌恶方休的了,没有什么其他特别的原因,便是因为方休总是能够给他们找到许多的麻烦,让他们烦不胜烦。
这第二梯队便是工部尚书,吏部尚书等人,提到方休,眉头也是皱了起来,隐隐约约带着一些期待,想要知道陛下究竟会如何处置方休。
毫无疑问,他们当然希望方休能够出事,最好是给他流放了,赶他离开京都府,越远越好。
癡情女將戰昏君 作者:簫箬
当然,他们心里面都是明白,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谁让人家手上握着神机营呢。
这第三队,准确的说就只有一个人,便是兵部尚书马文华。
马文华乃是武勋出声,说到底跟方休还是站在一起的,此时此刻听说陛下提起了方休,自然是心惊胆战的。
说到底,他觉得现在的情况就是最好的情况,互相之间不招惹,武勋是武勋的,文官是文官的,各自做各自的事情。
颜阁老把每个人的反应都记在了心里,随即开口道:“怕是要让诸位失望了,陛下并没有说要训诫安国公,更不用说什么降罪了……
陛下只是说,安国公以后若是想要做什么,即便是现在看起来有些荒唐,都是由着安国公去做,没必要给安国公明着暗着下绊子,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安国公本心乃是好的,乃是为了大楚的百姓,因而你们看着就好……”
后面还有半句话,颜阁老照顾衮衮诸公得尊严,没有说出来。
那就是,别看你们这么大的年纪,勾心斗角了一辈子,未必是人家的对手,因此,还是别惹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