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zqn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1255再鑄鼎-第555章 沙漠風暴 三 小試牛刀閲讀-t1zse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1267年,6月5日,华罗城。
“我堂兄问的是,”明息之犹豫了一下,还是如实把身边一个胡人的话翻译给了高川听,“‘你们确定这些印度人能打仗?’”
在他们身边,两支部队正在聚集。一支是明家自己的私军和打手,大约有二百人,其中大约有一半骑着马,剩下的也各持着刀枪剑戟,大部分都是雅利安人样貌,身强体健。另一支则是西洋公司下属的第一合成营,五百余人,都穿着统一的白底深蓝色制服(为了与正规军区分,西洋公司的兵的马甲是深蓝色的,用印度出产的靛蓝染成),队列倒是排得挺整齐,但手中只有“短矛”,士兵还大多数都是印度人,这就不免让明家人看低了一眼。
常在印度打拼的人都知道,印度土人懦弱又瘦小,不是合格的战士,只能撑个场面,真打起来还是要靠高贵的白皮刹帝利才行。就拿华罗明家来说,他家多年来一直内部联姻,又刻苦修炼武艺,这才常年有着充足的武力可用,得以在华罗城站稳脚跟。而在他们看来,高川手下的这些人,唯一的优点就是人多了——五百人虽然放在正规战场上不算什么,但在印度地区以小规模部族械斗为主的战争模式中也不算少了——而战斗力就很可疑了。
印度的耕地、人口和文明主要聚集在两条河附近,也就是印度河流域和恒河流域。其中,印度河流域历史悠久,粮食和棉花生产量巨大,不过这条河的通航条件却不是很好,流量较小、多浅滩暗流,并且中上游存在一些难以通行的险峻激流段。因此,海船是不便于直接进入印度河的,一般都是在河口附近把货卸掉,再由熟悉水文的本地商家换小船分销往上游各地。
而印度河口的港口条件同样很差,因为泥沙量大,形成了大大小小密布的淤积沙洲,无法直接在河口建城,只能在附近另寻他处。河口以西过于干旱,少有人烟,因此东侧的华罗城地区就成了通往印度河流域的主要转运港了。可想而知,这么一座地位关键的港城,能够牵扯到多大的利益。
为了争夺这个巨大的蛋糕,华罗城聚集了错综复杂的各方势力。经过多年斗争,他们虽然形成了一定的平衡,但也绝不意味着和平,各大家族之间依然存在着凶险的明争暗斗。而随着时间进入六月,印度西岸开始出现一段平静的西南季风期,适合沿岸航行,因此区域贸易就又开始兴盛起来,往来华罗城的船只再度增多,这又一次将发生冲突的概率曲线推上了高峰。
到了今年,一股新势力的加入,更是为这个局面增添了变数。
明家在华罗城经营了数百年,可谓根基深厚。他们和西洋公司没有什么过往交道,当然也没什么利益冲突,现在通过明息之这个“亲戚”作为纽带联系在一起之后,就有了一定的合作空间了。西洋公司需要一个本地代理人为他们疏通渠道,而明家也可以借助这些外来者的力量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可谓一拍即合。
明家在当地有个对头,同样来自波斯的索索达家族,后者不但背弃了拜火教,还跟明家在业务上有着严重重叠,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经过一段时间的持续沟通后,明家便通过明息之邀请高川共同出兵,给索索达家一点教训,让他们在接下来的贸易季中收敛一点,同时也检验一下这些传说中的东海人的战斗力。而高川这边经过半个月的高强度练习也小有所成,正打算着搞个以战代练,对此也是欣然应邀,于是便有了今天这次的协作行动。
不过,双方这么一照面,对彼此都有些失望啊!
明家那边对合成营的观点自不必说,而高川同样觉得明家这些人乱哄哄的,典型的乌合之众,显然不是干大事的样子(废话,要能干大事早就一统华罗了),很是失望。
这下他听了明息之的翻译,心里顿时一通吐槽,好啊,我还没说你们什么呢,你们倒是先倒打一耙了?真是愚蠢啊!
但他也不好公开羞辱合作伙伴,只能说道:“哈哈,就算是印度人,只要用的好照样能打!等下就请好好看看吧!”
过了一会儿,对面的荒野上同样汇聚来了两支人马。明家堂兄辨认了一会儿,介绍道:“东边那支是索索达家的人,来了三百多……哼,恐怕是把小娃娃和老头子都叫来了。西边那支是诺阿家的人,应该是来给索索达家助战的。你们注意一下,待会儿打起来的时候,重点朝索索达家打,诺阿家只要打退就行了。”
说着,他又给高川讲解起其他的一些规矩。
华罗势力经过多年争斗,也发展出了一套“斗而不破”的潜规则出来,也就是如果不能一口把对方全吃掉,那么就要手下留情,不可逼人太甚;而失败者也会主动让出一些利益,回去积蓄力量等下次再讨回来。
这看上去有些迂腐,但实际上也是符合当地的战争环境的。当地人打仗的技术一般,筑城建堡的技术却不错,各家多代积累,都有坚固的石堡和庄园。若是打到你死我活的境地,往往发展成残酷的攻城战,攻城方死伤惨重,守城方同样不好受。即使是围城不攻,也要占用大量的人手,耽搁做生意赚钱的时间,得不偿失。因此,还不如野战分出胜负就果断停战,对双方都好。
高川稀里糊涂地听他讲解,不置可否,等他说完,便指着对面问道:“可以打了吗?”
此时对方的人马已经进入了战场,在己方阵前二百多米的距离站定,隔空骂战了起来。自己这边,明家的人也已经忍不住开始朝对面骂了回去,而合成营的人或许是因为语言不通没听明白(即使同是印度人,不同地区语言也是不通的),一直站着队列没动作。
明家表兄听了一愣,你们怎么这么急?但想想让他们打头阵也好,于是摇头道:“好,你们先派人上去试探一下,如果……”
高川听了个“好”,不待明息之翻译完,就对着手下的黄上尉下令道:“好了,开炮吧,剩下的你来指挥!”
“是!”黄上尉早就等的不耐烦了,收到命令,立刻提起了精神,然后提步小跑到了营横阵正中的炮阵处,对着那边的炮兵连喊道:“开工了,都给我动起来……这个距离还调整个屁诸元?直接来三发实弹急速射!”
西洋公司缺人手,但是会打炮的人可一抓一大把,因此这个炮兵连编制很足,足足配备了六门精钢打制的轻便龙吟炮。这下子收到了开火指令,他们可来了劲,稍微确认了一下炮口,就接二连三把炮弹打了出去。
“轰轰轰轰轰轰!”
一通冲天巨响突然在战场上传开来,无论是己方的明家人还是对面两家的人,都瞬时吓了一大跳,人员下意识缩了脖子然后向四周张望,马匹更是受了惊吓骚动起来。
明家人还好说,只是受到了惊吓,但真正受到了打击的索索达家那可就真是一个鸡飞狗跳了……巨响过后,阵中就出现了一堆残肢断臂和红白之物,他们何曾见过这样的打击?
不光索索达家,明家人和诺阿家也是就这么看呆了。
这是什么魔法,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威力?
呆滞过后,两家人也开始做出了反应,明家人开始兴奋地呼喊助威起来,诺阿家则开始有人往阵后退去……反倒是受了打击的索索达家人由于太过震惊,一直呆在那里,过了半晌之后才惨叫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轰轰轰轰轰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轰轰轰轰轰轰!”
三发急速射在半分钟之内就完成了,而这段时间内,敌方诸人的表情已经从挑衅完全转变成了极度的惊恐,能继续站着,纯粹是因为吓傻了而已。
看到他们这副样子,黄上尉也不让炮兵继续轰击了,直接对部下们下令道:“步兵推进,骑兵往右翼迂回!”
火炮的轰鸣停歇了,军乐队的鼓声适时响起,而步兵横阵则条件反射式地随着节奏动了起来,一动就是一堵墙朝前压了过去。
墙前的敌军,无一不是高种姓的外来征服者,而这道墙中的士兵,无一不是低种姓的土人。若是换了个场景,后者只有给前者低头**的份,但在此时此刻,后者黝黑的面庞在前者眼中却如同恶魔一般,而前者懦弱而动摇的姿态在后者眼中无异于最甘醇的美酒,名如胜利的美酒。
一部分敌军拔腿就跑,骑马的那些跑得尤其快。但还有一部分剩了下来,或许是因为试图抵抗,或许是因为吓傻了,总之是留在了原地。黄上尉估算了一下距离,决定不再把时间浪费在保持队形上,果断下达了命令。
“立正——”“预备——”“放!”
步兵们先是齐刷刷一停,然后机械地抬枪上肩,扣动扳机。在一片硝烟之中,前重后轻的扩张弹头顺着光滑的枪膛向前激射而去,虽然弹道并不如正牌陨星枪那般稳定,但在这百多米的距离上也够用了。三百枚铅弹蜂拥而至,瞬间还站着的敌军就倒下了一大片,剩下的人更是陷入了崩溃。
“嘟嘟嘟……”
随着冲锋号响起,蓝白衣的步兵们便展开了从军以来的第一次冲锋。
他们不再保持队形,而是散成小队提着枪就向前冲去,十几秒后就与残余的敌军发生了接触,狠狠将刺刀向他们刺去。换了平常,一个刹帝利或许能打倒三个首陀罗,但在此时武艺毫无用处,一个接一个被扎成了刺猬。
“胜利,这是胜利!”辛格一脚踏着一个白皮老爷,反复将刺刀扎入他的胸膛中,鲜血从中涌出,一直沾湿了他的裤脚。他体内的肾上腺素和多巴胺急剧分泌,后背和大脑幸福地发麻着,这种前所未有的滋味让他欲罢不能,人生之大美妙便在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