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0r2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線上看-第三百八十五章    聖人執筆,傳奇歸來【5000字,求月票!】看書-7r3p7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小說推薦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时空长河的深处。
有一块磐石,那是用规则所凝聚的磐石,而在那磐石之上,则是有一头庞然大物般的凶兽伫立着。
这凶兽便是天界镇守的真身!
谁都没有预料到天界镇守的真身,居然是这样的!
融合了五族的精华,置换了五族的精血,所演变而成的生灵,他已经不能算是人了,而是一种凶兽。
五根锁链抽打着虚空,扎穿了时空长河,连接着天界,顺着天界更是连接着五族祖地。
规则锁链颤动之间,五族祖地中的老祖们皆是身躯轻颤,有不可置信浮现而出!
这规则锁链,居然在偷偷的吸取着他们的力量!
该死的!
这个疯子!
天界,五族老祖彻底坐不住了。
他们脸上有愤怒之色涌现而出,他们被人皇封禁在祖地中,结果,天界镇守居然在偷偷的汲取着他们的力量!
监守自盗?!
人族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
而人间。
夫子也是微微变色,因为此时此刻,天界镇守的手段,让他不由的想起自己对南天王和地狱尸王所做的事情。
如出一辙!
这就……很怪异了!
但是,怪异之后,夫子眼眸中竟是浮现出了担忧之色。
夫子以凡人之躯,汲取了南天王和地狱尸王的力量,获得顶级天王的战力,而这天界镇守,若是吸收了五族老祖的力量,那实力岂不是要打破桎梏?
初代夫子能挡得住吗?
这个问题,就算是夫子也不清楚。
罗鸿亦是面色微变。
这天界镇守,心狠手辣的超出罗鸿的想象,本以为这天界镇守只是对天人比较狠,没有想到对自己也狠!
韓娛之自我之後無男神
居然把自己改造成了个怪物!
时间……真的会逼疯一个人么?
事实上,罗鸿倒是觉得天界镇守有些可怜。
十万年,他想要突破入皇境,找不到机会,所以,他才铤而走险,剑走偏锋,融合五族的力量,想要踏出成皇的一步!
结果ꓹ 就把自己弄的人不人,鬼不鬼的了。
初代夫子孔虚面色淡然。
尽管时空长河中所爆发出的力量非常的可怕ꓹ 更是有无止境的压抑,在冲击着他的心灵。
但是他很平静,也没有因为天界镇守夏苍的真身所表现出来的恐怖气机而有任何的担忧和色变。
他一步踏出ꓹ 入了时空长河。
虽然得到了生命长河的滋润,变得年轻了许多ꓹ 但是,他看上去依旧老迈。
微微佝偻着背ꓹ 儒衫飞扬。
他抬起手一抓。
环绕在罗鸿周身的圣人书山和圣人苦舟ꓹ 顿时化作流光飞速的朝着他汇聚而去。
苦舟化作了一支笔,书山化作了一本书。
初代夫子执笔捧书,像是一位教书人。
罗鸿抬起头,心头微微吸了一口气,此时此刻,他圣邪洞天中,那圣人虚影ꓹ 似乎隐隐和初代夫子的模样相重合似的。
之前因为初代夫子骨瘦如柴,死气沉沉ꓹ 随时都有陨落的危险ꓹ 罗鸿也没有把圣人虚影与初代夫子勾连起来。
现在看来ꓹ 圣人虚影很有可能就是初代夫子所留下的意念!
原来一直以来ꓹ 初代夫子都在他的身边!
夫子手持规则长鞭,亦是深吸一口气。
他来到罗鸿的身边ꓹ 看着有几分震撼的罗鸿ꓹ 笑了笑:“初代夫子……是个传奇。”
“你未曾继承夫子之位ꓹ 并不懂,每一代夫子ꓹ 都会入学海秘境中,得到一趟传承和圣人意志的洗礼,那时候,会经历一场大梦,重回上古,见证上古的荣光……”
“那时候,就可以看到上古时候初代夫子风华绝代的画面。”
“如果说人皇是镇压一个时代的存在,那夫子……便是辅助人皇镇压一个时代的存在。”
“他虽然是伪皇,但走的是类似涅槃道的圣道,借人间万万生灵的愿力,得无上力量,实际上,并不弱于皇者!他被称之为圣人,曾以圣之名,逆伐五族真皇!”
夫子浑身笼罩在圣人真言中,感慨的说道。
罗鸿听着,仿佛梦回上古,回到那个波澜壮阔的时代。
那个时代,人族为尊,五族为臣。
人族威压盖压三界,人皇统领,五族共尊,初代夫子以圣人之姿,教化五族。
可惜,人皇出走,初代夫子于人皇墓中静坐。
这一坐便是十万年,沧海桑田,寿元耗尽,即将陨落。
夫子感慨:“圣人也是人,枯坐十万载,生机亦会泯灭,寿元亦会消散。”
罗鸿深吸一口气,看向了时空长河中即将发生的一场战斗。
如今,传奇归来。
此时此刻。
天界和人间,皆是有强者在凝望着时空长河。
看着这一场旷古绝今的战斗。
伪皇之战!
两位人族从十万年活到至今的强者之战!
时空长河中。
初代夫子手持两件上古圣人兵,浑身有金光开始涌动,这金光太过于刺眼和夺目,竟是压下了时空长河的波涛。
他一步踏下,悠悠岁月仿佛在他的脚下匆匆流淌。
初代夫子孔虚行走时空长河,仿佛在回忆这三界的十万年岁月。
“有什么好看的,这十万年岁月……如牢笼!”
磐石之上。
天界镇守夏苍,发出了低吼。
他一步踏出,恐怖的肉身直接镇压住了躁动的时空长河。
两人各自站在时空长河的两端。
“十万年,人皇不知所踪,世人都以为人皇死了,但是,本座知道,人皇没死!”
“他的力量随时在影响着本座!”
天界镇守冰冷无情的说道。
“他既然离开了这方世界,为什么要封锁天地,不让他人成皇?”
“他为什么那么自私?!”
天界镇守怒吼着。
初代夫子摇了摇头,“你这等货色,若是成皇,那才是苍天无眼。”
孔虚说道,尔后,继续踩着时空长河,朝着天界镇守所化的怪物而去。
怪物咆哮着,整个长河都在动荡!
然而,初代夫子孔虚闲庭信步间,却是怡然无惧。
天界镇守眼眸中凶芒大显!
初代夫子的猖狂,刺激到了他!
“你不恨吗?被人皇封困了十万载……你一点都不恨的吗?!”
天界镇守怒吼着。
他瞬间在长河之上掠过无数的残影。
刹那间,扬起了龙爪,出现在了初代夫子眼前。
无数的规则力量从时空长河中卷起,化作了一只巨大的龙爪,狠狠的砸下!
空间炸裂,无数的无序的空间裂缝在涌动。
更是有崩散的规则力量在弥漫交织。
然而,初代夫子孔虚却只是淡淡一笑。
“有什么可恨的,因为你看不到很多事情。”
“若是你看的到,你就不会恨,你甚至会庆幸,会感恩,会感激。”
“可惜,你不懂,你只是个愚昧无知只知道自怨自艾的蠢货。”
初代夫子说道。
他的眼眸深邃,宛若浩瀚星空。
他看向时空长河的尽头,似乎看到了一片璀璨的星空,耀眼而夺目!
那儿有着寻常人看不到的美。
一声轻轻的叹息。
孔虚手中的苦舟所化的笔,骤然点下!
融合了五族精华的夏苍一拳,却是在这一笔点动之下,瞬间血溅飞洒,寸寸崩塌!
天界镇守夏苍那换了佛首的面容,骤然色变。
他瞬间倒掠而出,在时空长河上,一掠便是无数的距离和时空。
他警惕的盯着孔虚。
他的一只龙爪消失了,那可是顶级肉身,坚不可摧!
然而,在初代夫子孔虚一笔点下间,竟是被斩下。
仿佛那不是一支笔,而是一把刀!
陰胎十月:鬼夫,纏上身
初代夫子孔虚看着退走的天界镇守,嗤笑了声。
他似乎完全没有把天界镇守当做对手。
他继续行走时空长河,在俯瞰三界十万年的历史变迁,在游历一场大梦万千。
时空长河之外。
罗鸿看的目光熠熠,这风姿,无上惊艳!
而且,罗鸿隐隐似乎感觉,初代夫子似乎知道些什么。
他难道知道人皇去了何处?
他知道人皇为何无法回归?
罗鸿没有说什么。
每个人都有秘密,就如他罗鸿,意志海中的人皮册子也是大秘密。
初代夫子有个秘密,不是很正常?
他没有去探究。
只是安静的看着,这一战到了现在,已经不是他能掺和的了。
伪皇级别的战斗,如今的罗鸿,暂时还没有资格。
哪怕邪神二哈等邪神回归,也无法改变什么。
除非,邪神们放弃承载物。
天界镇守很严肃,他看到初代夫子在行走时空长河,像是在补足这缺失的十万年人生。
随着行走,初代夫子身上的气机,隐隐在攀升!
这让天界镇守很不安!
他怒啸着出手!
天界镇守化作了一头巨龙,甩尾间,天地崩裂,宛若龙族伪皇出世!
然而,迎接他的是初代夫子的一笔。
噗嗤!
龙尾断了,血洒时空长河。
天界镇守化作了一尊神族伪皇,背后十二翼展开,宛若手握审判之剑,一剑杀来。
然而,迎接他的仍旧是一笔。
折翼了。
天界镇守发挥了他所融合的五族所有的神通。
可是,都被初代夫子轻描淡写间,落笔破之!
任你花样万千,我自一笔破之。
而随着十万年时空长河岁月走尽。
初代夫子身上的气息越发的凝实,越发的可怕,他的眼眸愈加的深邃,天界镇守甚至不敢与初代夫子对视!
“不可能!你为什么这么强?!”天界镇守有些绝望!
初代夫子被封困在人皇墓中,削弱了十万年。
而他在外界浪荡,修行了十万年。
可是,他却依旧不是初代夫子的对手。
为什么会如此?!
他不甘心!
的确,他承认十万年前的孔虚很强!
但是,如今已经不是上古了,孔虚也不是当年的孔虚,他极度虚弱,他甚至腐朽不堪,可为什么,他还是敌不过!
“从你对自己的人族肉身不自信的时候开始,你就已经注定走不到顶峰,你欣赏不了高处的风景,你唯唯诺诺,像个怂货,如何能与老夫媲美?”
“老夫于上古,持笔敢战真皇!换个不伦不类的肉身,就觉得自己很凶?就当老夫怕了你?”
初代夫子嗤笑了起来。
当他踏下,脚尖点碎最后一片时空长河的浪花。
十万年岁月,走到了尽头。
他的眼眸愈发的深邃。
他身上的金光璀璨夺目到极致,他的身躯高大,仿佛踏步之间,两脚便可走尽时空长河!
“我不服!”
天界镇守怒吼!
他觉得若是人皇回归,他打不过也就算了。
为什么,一个老不死的孔虚,他也打不过?
十万年来,他不断研究,不断的变强。
难道……只是在研究个寂寞?!
轰!
天界镇守的气血在翻涌,仿佛有恐怖至极的力量在动荡。
他气息滚滚,背后有五族皇者虚影浮现而出!
天界,五族老祖浑身俱颤!
“那是我龙族真皇残留意志!”
“还有我神族真皇的意志!”
“这夏苍哪里寻来的这些意志,连我仙族真皇的意志都有!”
……
一位位天界老古董震惊了!
吼!!!
宛若五尊真皇的虚影,在时空长河上方凝聚成实质。
他们眸光深邃,他们杀气涛涛。
然而,初代夫子孔虚却只是淡然一笑。
“五族真皇?真身已死,留下的意志又能如何?”
手中的笔抛出。
笔落惊风雨!
五族真皇的意志纷纷炸裂。
被一笔贯穿!
天界镇守浑身染血,模样状若疯狂。
他很凄惨!
但是,眼眸之中只剩下疯狂!
他背后的五根锁链陡然绷直!
他开始疯狂的吸收被封禁在五族祖地中的伪皇的力量!
“是你逼我的!”
“吸收了伪皇力量,他们的封禁将会破裂!”
“五族伪皇,将彻底得到释放!人族……将永无宁日!”
天界镇守夏苍大笑起来。
哗啦!
锁链绷直,恐怖的能量不断的从锁链的另一端不断的涌入他的身躯中。
五族祖地中。
五位老古董纷纷发出了怒吼之声,但是,却是无可奈何,他们的力量被吸走了!
但是,天界镇守的话,却也让他们眼眸转动。
若是封印可破,被吸走些能量……好像也未尝不可?!
所以,五族老祖只是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
磅礴的规则力量涌入天界镇守的肉身中。
他的身躯开始膨胀,变得愈发的怪异!
像是个丑陋至极的怪物!
狰狞而可怖!
无序,疯狂,毁灭……
只剩下毁灭的意志在涌动!
集合五族伪皇的力量!
此刻的天界镇守比之前更加的强大,甚至强大许许多多!
吼!!!
他脚下那堵在时空长河中的磐石开始崩裂,龟裂……
他背后的一根根锁链崩断开来!
但是,他不在意。
他红着眼,朝着初代夫子咆哮!
桃運小神農
仿佛在说,你拿什么来杀我!
而初代夫子笑了起来,一手捧书,一手执笔。
轻叹一声。
“五族伪皇破封……天界镇守夏苍,玩忽职守,未尽职责。”
“当诛!”
当初代夫子口中那个“诛”字迸发而出,刹那间,回响在三界之间。
舌绽莲花,天地动荡!
手中的书,悍然抛出。
刹那间,化作了一座高大无比,巍峨壮阔的大山!
大山之上,无数的圣人真言流转。
金光扬洒垂落在天界镇守那怪异的身躯之上。
轰!
天界镇守咆哮间,却是被压住了身躯,被压在了书山之上。
只剩下个扭曲而丑陋的脑袋浮现在外面。
初代夫子笑了笑。
一个瞬身,出现在了天界镇守的脑袋之前。
抬起手,手握一支金笔。
噗嗤!
金笔点下,天界镇守的脑袋直接被点爆!
这位吸收了五族伪皇力量,站在三界之巅的绝顶强者在这一刻,被诛杀!
嘭嘭嘭!!!
那无序而恐怖的力量彻底的湮灭炸开!
时空长河都被湮灭了一段,浪花消失,化作了无尽的虚无!
强大的可怕!
而天界镇守的肉身消失了,只剩下了意志海。
剩下意志海的天界镇守,反而变得清明了许多。
他眼眸中满是复杂之色,看着初代夫子孔虚,口中只剩下了感叹和唏嘘。
“十万年岁月,人族的老古董……所剩无几,死一个,少一个,孤寂就多几分。”
帝念永存
“环伺人间,人面茫茫,可是却无一张熟悉的面孔,可你……非要找死。”
初代夫子孔虚摇了摇头。
杀天界镇守,他也有几分落寞,带着几分黯然迷惘。
如今人间,熟人有几?
虽然说,五族伪皇,天王都是熟面孔,但是他们不是人。
“是啊……我魔怔了。”
“可是,我别无选择。”
“我看不到路,看不到希望。”
“我只是选择赌一把,显然,我赌输了。”
天界镇守的意志海中呈现虚影,摇了摇头,道。
他看着孔虚,道:“你应该是看到了什么,可你未曾告诉我。”
孔虚摇了摇头:“你不会想知道的,知道了,你会更绝望。”
天界镇守笑了起来:“也许吧。”
“可那又如何?”
“你这么强,也会死……”
孔虚抬起笔,不想再继续说了:“上路吧。”
笨笨女的血族王子
一笔划下。
犹如刀芒斩星空!
噗嗤!
天界镇守的意志海,骤然被斩为两半!
整个天界都在大震,地面龟裂,无数的山河灰飞烟灭。
不过,初代夫子眸光微微一怔。
时空长河陡然炸开!
无尽的黑暗潮汐滚滚而来,下一刻,一张庞大无比的面孔浮现,那面孔宛若一整个世界,黑暗,死寂得世界!
那面孔张开了大嘴,一口咬下!
天界镇守被斩为两半的意志海,骤然被吞噬了一半!
而另一半,被初代夫子震碎!
“地狱尸魔皇!”
那张巨大的面容,吞噬了天界镇守的一半意志后,朝着初代夫子咧嘴一笑,而后重新砸入了无尽的黑暗潮汐中,消失不见。
初代夫子看着如潮水般褪去的黑暗潮汐。
一手捧书,一手执笔。
眉头微蹙,儒衫飞扬。
“地狱镇守呢?”
“地狱……也乱了?”
PS:求月票,求新鲜出炉的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