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6vr1寓意深刻小說 諸天之從新做人-第一一四九章 天龍終焉(上)展示-myvqw

諸天之從新做人
小說推薦諸天之從新做人
“全冠清,你一向是个聪明人,当知我为何不但不杀你,反而给你天大的造化。”何邪淡淡道。
全冠清含泪激动道:“全冠清当然知道!尊主是念着一份旧情,知道我虽卑鄙,但对于众兄弟之情,却真挚诚恳,没有半分虚假!我之所以能活命,就是因为如此!”
“没错。”何邪点点头,看着他,“你的命运,是我一手扭转的,当年我们共创天下会,你是立下汗马功劳的。我是亲眼看着你如何从一个醉心权势,毫无道义廉耻可言的小人,最终成长为连我义弟乔峰和段誉他们都认可并且看中的好汉子!十余年兄弟之情,我实不忍杀你。”
全冠清羞愧弓身一躬,哽咽道:“尊主之所以给我如此造化,是因为您不想看着我就这样身败名裂,狼狈而死!您想让我亲手挽回一切,重振天下会声威!”
“还算你没有彻底废了。”何邪面色稍缓,“去吧,我给你一年时间,若是不能重新一统天下,你便自裁吧。”
全冠清跪在地上重重磕了三个头,然后毅然转身离去。
何邪叹了口气,身形悄然隐去。
全冠清本就是个能力很强的人,只是一直以来,他都被乔峰、黄裳这些人遮掩了光芒,兼之其心性不足,是以他真正的本事除了何邪,一直都没人能发掘出来。
而且他武功一直都不高,又极度缺乏安全感,所以一身居高位,就会剑走偏锋,成为人憎鬼厌的大反派。
可当他的实力强大到无惧任何人,他的心性就彻底转变过来了。
现在的全冠清重新焕发了斗志,爆发出的力量,十分惊人。
十天!
仅仅用了十天ꓹ 全冠清悄然出山,一举荡平江南七大寇ꓹ 亲自取了他们的人头,然后厘清吏治,狠杀了一批他亲手培养起来的鹰犬ꓹ 折节下交,大力提拔了一些原先被埋没的人才俊杰ꓹ 最后昭告天下,令各路坛主赶来江南觐见。
举世震荡!
之前全冠清整日声色犬马ꓹ 无心政事ꓹ 谁都在等着天下会从上层自己分崩离析,然后高举义旗勤王,清君侧,名正言顺夺取天下江山。
可没想到,一个被认定是昏君暴君的人,突然间爆发了。
不但武功臻至化境,重返壮年巅峰ꓹ 而且大刀阔斧改革,有了明君之相。
整个江南为之沸腾ꓹ 无数有志之士热泪盈眶ꓹ 纷纷重新出山ꓹ 加入天下会。
而全冠清则做足姿态ꓹ 每每有人才投靠,都要亲自迎接ꓹ 并为他之前的昏庸而致歉ꓹ 赚足了忠心和感动。
一个月后ꓹ 整个江南的面貌已焕然一新,被全冠清凝聚成了铁桶一块。
但在江南之外ꓹ 并起的群雄,就心思各异了。
品尝了权势的滋味,就很难再放得下。
更何况,一旦入了权力场,很多事就不再受控制。即使想退一步,往往也身不由己。
中原之地,王重阳的全真教如日中天,教徒数以万计,且王重阳本人被誉为当世最有希望飞升的第一人,其门下全真七子,各个武艺高强,德高望重。
这样的一个教派,自然不甘心重回天下会麾下。
更别提,若论实力,全真教现在要远远大于天下会,而且天下会的规矩一向是——所有江湖门派,武林家族,全部是非法组织!
霸道,蛮横!
这是当年何首尊和黄裳二人定下来的规矩,无人敢违背。
王重阳是第一个打出全真教的旗号,并且学习天下会的架构,实施****,明确将反天下会写在教义法规里的头号人物!
之前,全天下的人都很看好王重阳和他的全真教最后席卷天下,取代天下会。可现在全冠清突然重新振奋起来,天下会已有了中兴之兆。
娘子且慢行 璞玥
天下会虽然没有全真教的实力,但大义名分在此,且由于何邪、黄裳等前几任尊主打下的基础,天下人此时还都心向天下会。
所以现在的局势是,天下人普遍认为全冠清和王重阳,天下会和全真教必有一战!
天生相士在末世 雞鴨魚肉
群雄此刻大部分都在观望,他们或想着等他们两败俱伤,然后趁势而起。
或者是等待决出胜者,再投靠之。
还有的暗中联合,想要参与这场大战,从中分一杯羹。
一时间,天下风云激荡,暴雨欲来!
全冠清深知此刻全天下的目光都聚焦在他和王重阳二人的身上,他输不起,一旦输了,天下会最后的气数,就会被他败光。
可论兵力,他困守江南,能用之兵不过数万;反观全真教,道兵十万,外门三十万,兵雄马壮!
论高端战力,天下会的高层,凡是能威胁到他的,几乎被他之前几年全给弄死了,现在剩下的,要么就是武功不行,要么就是能力不行,要么就是还没成长起来,小猫小狗两三只,很是凄凉。
而江南之外的那些堂主、坛主和舵主,现在全部听调不听宣,他根本指挥不动,也不敢用。
反观全真教,麾下二代弟子七人,号称全真七子,各个宗师修为。
还有王重阳的师弟周伯通,其恋人林朝英,都是大宗师。
三代中,赵志敬、尹志平等佼佼者,也早就名满江湖,实力不俗。
可以说是人才济济,武力强盛。
论人心,他全冠清虽然表现出幡然醒悟,痛改前非的样子,而且江南的政貌也焕然一新,但毕竟他之前实在太混了,很多人都在观望,并不能信任他。
反观全真教,****的体制下,每个能战之士,都是狂热的信徒和忠诚的战士,投入战场那叫个如臂挥使。
整个综合算下来,天下会全面处于劣势。
可全冠清想要重振天下会,全真教就是他绕不过去的一座大山。
而且,他必须绕过这座大山,才有资格继续接下来的逐鹿游戏。
全冠清发出天下召集令的第五十天,各方势力各自派了代表,前来江南,算是响应征兆。
至于各方势力之主,是一个都没来。
即使这副局面在全冠清的预料之中,也还是让他离奇愤怒。
曾几何时,天下召集令一出,各路坛主昼夜不停,赶赴紫微宫,根本不敢有误。
可现在,已经没人拿天下召集令当回事了。
这时候,全冠清的真正水平就表现出来了。
鏡中的愛人 涼薄攻
他先是派出手下心腹和各路使者虚以委蛇,相互扯皮,然后自己却悄然离开江南,打算亲自去找盟友。
傲世妖姬 羽飛梁
当今之世,各路诸侯并起,足有上百路之多。
然则武功高强,势力又大,还能帮得上他忙的,倒是屈指可数。
如淮中十一月坛主裘千仞,党项九月坛主洪七,东海三月坛行走,桃花岛主黄药师,
还有段氏后人,五月坛主段智兴。
余者要么碌碌,要么狼子野心,要么就是非我族类。
全冠清率先找到的是淮中十一月坛主裘千仞,直接以武力震慑,再晓之以利,立刻说动此人从右路偷袭全真。
搞定了裘千仞,全冠清马不停蹄,接着便去找洪七。
全冠清洞彻人心,工于心计,深知小人喻之以利,君子喻之以义的道理。
他早就听说洪七此人义薄云天,豪爽大方,有“小乔峰”之美誉,故而一见洪七,二话不说,先是噗通一声就直接给洪七跪下了。
这吓了洪七一跳!
全冠清再不堪,但也是鸠摩智飞升之前,亲传的天下会尊主之位。
而且全冠清故意没有遮掩自己的武功,洪七感应得很清楚,全冠清是大宗师巅峰境界,比他的武功还要高一筹。
城北地帶 蘇童
男儿膝下有黄金,这样一个身份尊贵,武功高强的人,居然跪在他面前,洪七哪怕之前对全冠清所做的事情再忿恨,再不齿,此刻气也消了一半。
他急忙亲自去扶全冠清起来,但全冠清痛哭流涕,悔恨不已地检讨自己这些年做过的错事,洪七的气再消一半。
这时候,全冠清开始陈述自己对未来的打算,表达决心,并痛斥王重阳的不臣之心。
“天下群雄不尊我这个尊主,乃是我咎由自取!如果有朝一日我全冠清死于任何一人之手,我虽死而无恨!唯独王重阳此人,我与他不共戴天!”全冠清咬牙切齿,指天咒骂。
“天下群雄即便是反,也是反我全冠清,而非是天下会!即使我全冠清死,也不过是换个尊主,可是王重阳狼子野心,确实要灭我天下会道统,让历代尊主呕心沥血打下的大好江山,毁于一旦!”
犀利仁妻
“王重阳此贼,若非得益于我天下会公开武学典籍,让人人都有武功可学,他岂有今日之风光?可此贼毫无感恩,吃饭砸锅,卑鄙无耻下贱!”
“我全冠清深知全真势大,但此次哪怕拼至一兵一卒,也定会与那王重阳狗贼一决生死!我所虑者,万一我身死,天下群雄万万不可放过此贼……”
全冠清如杜鹃啼血,句句发自肺腑,起码在洪七看来是这样的。
洪七动容了。
他看到了一个浪子回头金不换的好尊主。
虽然没有纳头便拜,但洪七还是当场承诺,九月坛上下,必定出兵!
不但如此,洪七还答应全冠清为他召集忠义之士,共举大事。
全冠清再次承诺,定不辜负洪七公,旋即才依依不舍跟洪七惜别,赶往桃花岛。
但他的好运气似乎到此为止了,黄药师云游天下,不知所踪,他扑了个空,却也不便久留,只好失望而去。
段智兴那里,全冠清也碰了软钉子,段智兴明确告诉全冠清,他只会两不相帮。
最终,全冠清只得了洪七和裘千仞的相助,急急忙忙赶回江南了。
接待完各路群雄的使者后,全冠清立刻向王重阳发出最后通牒,要求王重阳解散全真教,并亲自来江南负荆请罪。
随即,洪七等一些坛主也公开谴责王重阳叛逆之举,战争的气息一下变得浓重起来。
整个江南开始备战,全冠清下了血本,大开府库之门,把天下会历代以来的积蓄全部砸在这场战争上。
另一边,王重阳沉寂一段时日后,向全天下发布了征讨全冠清的檄文。
他在文中历数了全冠清十宗大罪,辩解了自己和全真教并非反叛行为,并提出了重建天下会长老院的诉求,要求长老院中的长老,可以自由组建门派。而他全真派,要在长老院中占据两席之位。
他还广邀群雄和志同道合之士,一起讨伐全冠清,重组长老院,并遵循天下会最初的会章,由长老院七位长老,选举出新的尊主。
这种说法很有市场,很快,北方不少势力纷纷响应王重阳,就连段智兴也立刻响应。吐蕃的金轮法王、女真部落的欧阳锋,草原上的铁木真、慕容求败等雄主,也都蠢蠢欲动。
他们都是偏向于王重阳的提议,要求重建长老院,重选尊主。
王重阳这个做法无疑是非常聪明的,不但化解了他和全真派有失大义的名声短板,反而将了全冠清一军。
你全冠清要是真的为天下会好,就应该主动退位让贤。
全冠清陷入被动,就连裘千仞也态度重新暧昧起来。
几天后全冠清做出回应,依然要求王重阳解散全真教,并且拒绝了长老可以自己组建门派世家得要求。
閨暖
但他答应了退位让贤,并且答应了重组长老院,并且承诺所有坛主以上的人可以通过选举,进入长老院。
这番回应立刻引得天下议论沸沸扬扬。
其实明眼人都可以看出,王重阳不可能解散全真教,而这个核心问题不解决,大战根本无法避免。
果然,接下来一段时日,双方互相扯皮,互相抨击,在一个月后,各自集结大军,大战一触即发!
閃婚霸愛:老公太難纏
王重阳的全真道兵一出世,便震惊了世人!
道兵如摧枯拉朽般,冲入江南,全冠清的军队根本做不出有用的抵抗,一败千里,即使全冠清极力奔走,也未能阻挡颓势。
关键时刻,洪七率部杀来,最终双方一番惨烈厮杀,各有损失,对峙于荒原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