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2b4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左道傾天》-第116章 我挺想他的【爲風家學子X,考入浙江經濟學院賀,恭喜。】分享-itaog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
“这几天里,你就先在别墅里自行修炼吧,自己压制。若是修炼材料不够了,我可以为你提供一些……嗯,今天就先这样吧。”
“暂时不用去学校,现在二年级六班的人准备找你抢桌子,你去了也就是打打架,没啥意义,莫如留在别墅夯实基础,让未来之路走得更踏实。”
“等到试炼的前一天,我让李成龙告诉你就好。”
文行天抬头看看,凌晨三点多了,再过一会,天就要亮了!
文老师一脸镇定的往外走去:“你休息一下,今天也很累了,记得保养嗓子。”
左小多先前那一顿惨嚎,直接到后来嗓子都喊劈了。
“呃,多谢老师关心。”
左小多有些担心,文老师的状态,看起来是很镇定,但怎么就好像有些不大对劲的样子呢。
肿么肥事?
这时,楼下传来咚的一声闷响,就像是那天项天飞撞在门框上的声音一样。
随即寂静无声,唯有门框仍在嗡嗡作响。
也不知道谁撞的。
左小多将自己往床上一扔,伸了个懒腰,有些兴奋:“人力有时穷,到了极限就是到了极限,看来我的极限就是这里了,文老师都说可以,那怎么也是差强人意的。
只可惜,想要追上念念猫,现在这个样子肯定还是不怎么够的,那就努力再多压几次吧……”
“念念猫可是在胎息境压制几十次的人哪,我这点程度,差得远呢……”
左小多兴奋之余,又生出几许惆怅之意:“真的是挺难啊……现在,她应该也到了丹元境压制期了吧。”
想了想,自己可不能松懈,仍旧要努力下去。
这事儿牵扯到未来夫纲不振的重大问题,此乃是原则问题。
谁愿意被自己老婆揍过来揍过去?
打得过的话,那是让着她,宠着她,但若是打不过……那得叫吃软饭吧?!
左爷堂堂伟丈夫,怎么能吃软饭?
虽然软饭也很好吃……
于是又拿出来一堆的星魂玉,开始吸收。
虽然上品的效果最好,但是中品的也不能浪费,还是有相当效果的。
一直到早晨八点钟,左小多睁开眼睛,整张床,再度被粉末占据。
直接用元气一卷,登时将粉末尽数兜了起来,随手一挥之下,一个粉末大团,直接从窗口飞了出去。
直直的飞出去一百多米,准确地落在李成龙辛苦垒起来的一个池子里。
那叫……碎渣池。
肿肿当时兴致勃勃建立,将地面挖下去数米,数丈方圆的大坑。
“这几年里,要用星魂玉碎渣,将这个池子填满。”
左小多喃喃自语:“看这个速度,应该用不了几年……”
饥肠辘辘,径自从空间戒指里拉出来一大片羊肉,大嚼大啃。
嗯,这手还是从念念猫哪继承过来的,空间里多储存一些个牛羊肉,烤牛腿烤羊腿什么的,以备不时之需,正合此时大快朵颐!
“星魂玉,还是储备量不足,需要另辟获取途径……”
左小多感觉,自己一直从方一诺那边拿,并不是什么好办法,主因还是自己的需求只会量越来越大,就算方一诺肯频频出手,走得夜路多了,终究还是会见鬼的。
方一诺修为虽然极高,已臻化云巅峰半步御神之境,但这修为,放在凤凰城或者可以横推无敌,可是在丰海这地界,还不足以傲视所有!
远远不足!
一旦他有闪失,自己安排好的暗线,可就失去了作用!
还有就是,方一诺曾言,在丰海这边收购上品星魂玉异常艰难,若是有可能的话,还是要另想其他办法的好。
想着想着,就给方一诺发了个消息:“干嘛呢。”
“正在为少爷奔走中……”
“过来下。”
位置发送。
不过十几分钟,方一诺一溜烟的到了别墅。
“少爷,我又给你整了一万块上品,都在这里了。”
“嗯,有劳了。”
“淘换星兽的事情也已经有了眉目,城外的庄子我已经买好了,剩下的就是等星兽到货,我将庄子的外围弄得严实些,最大限度的保守秘密。”
“嗯,有心了。”
“还有就是,少爷一直让我注意的吴家,高家,这段时间并没有什么动静,似乎是真的不打算找少爷寻仇的样子,虽然有违常理,但以两家的状态而论,真是如此。”
“事出反常必有妖,仍旧不能放松,小心无大事!”
“是,我理会的,小心驶得万年船。”
“对了,当初带着丰海十三中的代表队去参加龙虎榜的那位带队老师,叫什么来着?李成秋是吧?”
左小多感叹一声:“江湖路远,故人不知何处,你可以帮我打听打听,我还是很想他的。”
左小多道:“我好想……去看看他啊。”
“此事好办,我等下就去打听。”
“所有事情,都要加些进度,能搜集到的材料,尽快搜集齐全,然后形成文字交给我。”
左小多叮嘱:“你这几天面相实在是不大好,主西面有煞星投照;你尽量不要往西边去,最大限度的回避。”
“是,是,是,多谢少爷指点。”
方一诺大喜,满脸感激之色。
近几天以来,方一诺也感觉自己心神不稳,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一般,而这份有异常人的感觉已经救过他好几次,本就在疑神疑鬼,却无法确定因由何在。
尤其是上次凌晨出去做生意的时候,隐隐感觉似乎有人在窥视……
现在被左小多一说,竟然生出恍然之感。
刹那间,心中的那种不安,也随之消失了,灵台重复清明澄澈,一股依靠感,油然而生!
还是有靠山好啊!
虽然这个靠山修为不算多高,但这份指点生死的能力却是更契合自己所需!
随口一句话,就避免一场灾难……
方一诺大表心满意足。
左小多又练了一会儿功,打了两遍锤,看看时间快要十一点半,于是出门买了些必需品,又储备了些饭菜;身子一展,已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却是向着石奶奶的小院那边而去。
……
学校。
也正是午饭的时候,文行天看着面前打过来的饭菜,半天没动,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这是咋了?”项狂人走到他身边坐下,大咧咧的拍拍文行天肩膀。
却没想到这点举动,直接将文老师吓了一跳,身上隐隐元气躁动,几乎都要出手招呼了。
“干嘛?”
“你这出怎么跟犯了相思病似的……怎么回事?难道真看人对眼了?”项狂人对于某人的一样很有兴趣。
“跟你没关系吧?”
文行天怎么会跟这家伙说,自己是真的看人对眼了,这家伙脾气爽直的同时,却有些大嘴巴,纵使人不错,干啥事也都能让人放心,但有时嘴巴是真的靠不住。
一个秃噜可就能坏大事。
左小多的事情,文行天连叶长青都不准备告诉,又怎么可能告诉项狂人。
“真有对眼的了,说说说说。”
项狂人愈发的来劲了,大抵也是二十多年的被动宅生涯把他给憋闷坏了,难得有如此惊爆的八卦当面。
“说个屁!”
“嘿我这暴脾气……”
项狂人瞪起眼来:“老子可是副校长,你不过一武道部长,敢在我面前这么神气?怎么跟校长说话呢?”
“滚蛋!谁稀罕你这校长,就是一个副的,有个屁说头,有种你当正的,你要是真有那一日,你问我啥,我就说啥,啥啥都告诉你。”
“那不行,叶老大还没死呢,我当不了正的。”项狂人连连摇头。
“就算叶老大死了也轮不到你,不怕告诉你丫,叶老大前几天专门找上我了,希望我能顶他的班,我跟他说,我不稀罕。”文行天嗤之以鼻。
“你就吹吧,怎么也轮不到你啊!”项狂人表示不服。
“呵……那就能轮得到你?你就说走不走吧?”
文行天终于不耐烦的道:“你可想好了,你的重孙子和重孙女现在就在我的班上,老货,没事儿就滚远点,要不然我练死他们心疼死你。”
“随便练,随便练!”项狂人不在乎的说道:“我项家种多,不怕炼,练不怕,怕不练!”
“……”
文行天无语的翻翻眼皮:“你将卫副校长怎地了?我看这段时间,他怎么都不在学校出现了。”
“没啥,我就让他去找吴吕高那些人商量,所有人集体往后退一步,明明是这么正当的要求,可这货居然不去!”
项狂人大表不满,那家伙不听话!
他以为他躲了就没事了?
“啥?我劝你还是要注意点才好。”
文行天沉着脸道:“卫副校长真实修为和战力,未必比你稍差,你小心阴沟里翻船,要是再翻了船,可就未必再有那么好的运气,可以卷土再来了!”
“你和他交过手?”
“哼。”
文行天嗯了一声,说什么也不说话了。
任凭项狂人怎么问,就是一言不发。我能告诉你当年姓卫的刚调来的时候我看他不顺眼晚上蒙面去打他闷棍的事情?
有损我形象……
最后,在项狂人还在喋喋不休的时候,文行天径自端起饭碗,很是不耐烦的走了……
走了……
项狂人一脸懵逼。
………………
【是不是特别不想看到我在这里说话,嘿嘿,求月票推荐票和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