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ke8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玉虛天尊 txt-第五百七十七章真正的風天越分享-qw3go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
哇——
看到太羲魂飞魄散,风天越气血上涌,呕出一口血。
胸膛上下起伏,他死死盯着蛇鳞。
当年那个如师如父,既是朋友,也被自己视作兄长的人。早在送自己离开时,就被泰皇墓的神禁斩杀,神魂破碎。
太羲当年就死了!
“那么,我从颛臾墓复活的又是谁!”
蛇鳞震动,继续回放后来的那一幕。
天吴看到太羲魂飞魄散,接连大吼:“喂喂……你没事吧?太羲?太羲?”
太羲神魂崩溃,原地留着一团不灭紫气。
随着通往人间的通道消失,不灭紫气缓缓愈合,然后从里面走出两个太羲。
两个一模一样的人,但他们身体一部分相连,紫气缠绕在彼此身上,让他们无法分离。
“太羲?”天吴小心翼翼询问:“你……你没事吧?”
“太羲?这是我的名字?”两个人同时开口,神色颇为迷茫。
失忆了?
天吴心中一动,突然紫金柱上的一张人脸迫不及待道:“对,你叫太羲,是我的奴仆,对我忠心耿耿——”
轰隆——
左侧太羲打出一道掌心雷,天吴那张脸瞬间成了黑炭。
“虽然我不记得自己是谁,但我知道,你在说谎。”
另一侧,凤皇本来也打算开口,但看到太羲虽然失忆,但神通犹在,默默缩了缩脑袋,不敢吭声。
看不到我,看不到我。一个陛下已经很麻烦,又来一个陛下,双倍的陛下,这是要折磨死我吗?
右侧太羲看着紫金柱:“你们是谁,难道是被我抓起来的奴隶?既然是奴隶,那么……”
“等等……等等……”天吴慌了:“我可不是奴隶ꓹ 咱们是朋友,你忘了?对ꓹ 是朋友……”
风天越呆呆看着蛇鳞中的这一幕。
“所以,他在墓里就被迫一分为二?”
黑暗中,苍老的声音徐徐响起:“我那学生留在帝棺上的力量ꓹ 直接斩了太羲神魂,断送他的天命。哪怕他轮回重修ꓹ 生生世世也要面临双魂之劫。”
“纵然某一世双魂合一,在下一次轮回ꓹ 那一击‘泰皇浑濛神光’也会重新分裂神魂ꓹ 让他变成两个人。”
末世之絕對輔助
“生生世世,自我残杀。这正是他送你出去,所支付的代价。”
賴上好姊姊 染香群
“那小子很聪明,一千多年就能参悟泰皇帝陵的奥秘。但他把自己想得太高,把泰皇想得太简单。”
蛇鳞快速闪过一幕幕光景。
太羲神魂被斩,但凭借其神魂修为,两道神魂竟仍能保持不灭ꓹ 在泰皇墓生生挺了五百年。后来,颛臾墓的复活阵法运转ꓹ 将两道神魂全部接引ꓹ 然后有了颛臾双魂。
颛臾死后ꓹ 泰皇遗留的诅咒再度发作ꓹ 迫使琴魂重新分裂,又有两道魂魄。
如果一世世不断分裂下去ꓹ 终有一日他的神魂力量会被彻底磨灭ꓹ 化为乌有。
“当天命定下那一刻起ꓹ 就注定他的神魂力量会不断分裂,直至最终消亡。”
“我不会允许这个未来发生。他答应过ꓹ 未来要跟我一起出去看星空朗月,看人间河山。”风天越抹掉脸上的泪水,咬牙道:“说吧,故意让我看这些,想让我做什么?”
“我要你出手,阻拦天道异端。”
蛇鳞映射三皇殿中的事情,当看到天梯上的战斗,风天越脸色微变。
神秘声音在风天越耳畔回荡:“当年他为你丢了一条命。老朽相信,你也会为他拼命。”
“那个天皇异端正在纠缠他,夺去他的本源。这一刻,需要你出手帮他压制天皇本源。”
“你……你是烛龙神?”
风天越忽然想起天吴曾经提及过的话。
“你原来一直躲在广场下面?”
“不错,正是老朽。”
“当年帝陵建成,老朽把家搬过来。躲在这里睡大觉。可是你们这些小家伙一批接着一批,整天叨扰老人家大梦。”
烛龙神叹气道:“现在又在帝陵打起来。我那学生虽然死了,但你们在他墓地打闹,总有点说不过去吧。”
烛龙催动黑暗笼罩帝陵,原本破损的宫殿建筑一一复原,那些被抹掉的防御禁法也在时光神力中恢复如初。
“动手吧!”
蛇鳞贴在风天越身上,玄妙的时光力量将风天越被抹掉的道基一一复原,并恢复其最巅峰时刻。
太乙道果、万神图箓、天皇大道,再加上烛龙神注入的神力。他的实力已然超越任何一位天皇阁主。
……
天梯,宿钧五人联手围攻任鸿,而任鸿自己也在努力对抗天皇大道相。
笑貓日記之綠狗山莊
这时,任鸿身后的万神大道突然一震。他睁眼看向前方:“你怎么来了?”
“天位之战,总不能少一个主角吧?”风天越恢复修为,身后万神大道凝聚一面道轮。他对任鸿胸口重重拍出一掌:“你我联手,将他逼出来。”
任鸿微微颔首,同样催动自己的万神图。
两股万神大道在任鸿体内爆发,一举轰入识海击退天皇大道相。
天皇大道相察觉风天越归来,露出惊色:“你小子怎么可能复原?”
他鼓动大道反击,但烛龙之力加持而来,将祂的反抗全部抹掉。
最后,天皇大道相被迫脱离任鸿身体。
“噗——”任鸿吐了口血,默默后退三步。
“小心。”风天越赶紧扶着他。
“别管我,快把天皇大道相镇压?别让他离开。”
“别说那些,你身体怎么样了”
他只在意任鸿二人的情况。
纵然他们不是当年的那个人,但是他们拥有太羲的记忆,拥有太羲的灵魂,是那个人的延续。
天皇脱离任鸿身体,宿钧二话不说,化作蝴蝶飞走。四代五代联手祭起山海经,遁入其中闪避。六代变化女相,显化娲皇真身。最后天皇大道相不得已,只得选择七代。
“虽然这家伙的伏羲神性只有三成,但也足够了。”
天皇大道相裹着七代肉身回归三皇殿,调动伏羲神像。
“女娲,朕要反击了!”
天皇眼睛一亮,主动和女娲界的大道相融合,注入七代肉身。在挣扎中,七代神魂彻底毁灭。
霸道首席邋遢妻
三皇殿神坛上的伏羲神像轰隆作响,缓缓睁开眼将一道神力注入天皇体内。
另一重大道圣境展开,巍巍天理自成圆环,挡住寂灭大道的侵蚀。
有点不妙啊。
任鸿微微皱眉,忽然他察觉风天越的状况不对。
他扶着自己的手掌正一点点沙化,灰色的飞沙缓缓散开。
“你——”
任鸿赶紧催动法力。
“没用的。”风天越看到自己的情况,露出古怪笑容:“那位陛下还真有点气度,直到最后一刻才解开我身上的咒术吗?”
天皇展开大道圣境后,第一时间解开风天越的咒术,让这具天尸尘归尘,土归土。
宿钧所化的蝴蝶重新聚合,面色肃然来到二人跟前。他口中念念有词,将飞散的流沙一一聚拢。
“没用的,正如你们不是他,我也不是真正的八代。”
风天越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点崩溃。
“真正的八代早就转世了。现在的我,只是滞留在尸体中的一缕执念。”
不能将三代救出帝陵的遗憾,让这缕执念徘徊在尸体,经年不灭。
他看着任鸿和宿钧的脸,轻喃:“可惜,直到最后我也不能带你走出这座墓……”
“我就是我。而你也就是你。”任鸿轻声道:“要不是你的颛臾墓,我们俩不会有机会重归人间。这一点,你昔年的遗憾可以消除了。”
“没错,你就是八代。风天越,越天而行。”宿钧握紧拳头,往三皇殿方向看了一眼:“单凭你的神通,的的确确达到天皇阁主的历代最强。这一点,没辜负我的期望。”
就如同任鸿宿钧认可自己作为太羲的身份。纵然如今的风天越只是一缕执念,他们也认可这个人是昔年陪伴在太羲身边的那个小孩。
风天越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们能去看一看真正的我。”
说罢,他整个身体化作灰烬,彻底消失。
……
“啊——”
突然,人间某处房屋,少年从噩梦中惊醒。
相思入骨:陸少請止步 禦晨風
冷汗浸湿衣袍,他默默看向镜子。
“刚才在梦里,好像又梦到颛臾墓了。”
自己在颛臾墓中茫然行走,然后来到一条蛇道,接着离开大墓,再然后被焦家人收留。
抹了一把冷汗,少年喃喃道:“不过这次梦到得东西有点多。”
闭上眼,各种过往记忆一段段回溯。他好像在另一个墓里和一个人共同生活。好像出现在一个名叫华胥山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