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qpgv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木葉寒風 歸咎.-第九百九十七章 不死二人組的下場(求訂閱)鑒賞-pfo9s

木葉寒風
小說推薦木葉寒風
……
“真是壮观!”
云雾缭绕的山腰深处,身披史诗级阿飞皮肤的大蛇丸正静静的看着下方的战场。
晓VS云隐村。
天道佩恩VS四代雷影。
这一战下来,不管是云隐村还是晓,恐怕都要元气大伤,因为这场战斗的背后,不仅藏着木叶,还有他大蛇丸!
我在大明開無雙 戴小樓
“阿飞,绝呢?”大蛇丸看了一圈,竟然没发现绝的身影,忍不住有些在意。
“他在长门那,放心吧,就算这是木叶的阴谋,有绝在,他们也别想轻易拿到长门的眼睛。”阿飞傲娇道。
“但愿如此。”大蛇丸冷笑一声,随后化作残影消失。
……
“晓组织的目标是我?”
山巅,木叶八郎看着团团将自己围住的云忍暗部,恍然大悟,“我明白了!”
火影大人让我卧底云隐村,其实是想以我为饵,引晓组织入侵云隐村,让他们两败俱伤!
不愧是火影大人!
木叶八郎由衷的生出一股自豪,但紧接着他就感觉腹部一阵发烫,仿佛有岩浆沸腾。
他低头看去,就见冒着气泡的腥稠查克拉如岩浆般从肚子冒出,转眼就将他覆盖,随后木叶八郎就发现自己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
是八尾出来了……木叶八郎无奈的叹了口气,他也想反抗来着,但以他的实力,只能眼睁睁看着八尾糟蹋他的身体。
“牛鬼大人?”达鲁伊感知到八尾查克拉,担忧的走了过来。
“这些人的目标是我!”
八尾的声音如洪钟般响彻在山巅广场,“我们都中了木叶的奸计!”
“牛鬼大人,木叶的奸计是什么意思?”达鲁伊不解。
八尾道:“按照你们的推测,大蛇丸故意将我从木叶带出是想引起两大国的战争,但我们都忘了一件事!”
达鲁伊紧张的问道:“是什么事?”
“木叶身为忍界第一大村,大蛇丸就算能潜入木叶抓走水泽户,也不可能无声无息的将他从木叶带到汤、火边境ꓹ 毕竟这中间可有好几天的路程!”八尾就像是吃了一枚智慧果,忽然智慧大增ꓹ 竟头头是道的分析起来,“所以唯一的解释是,木叶是故意让大蛇丸带走水泽户!因为水泽户的体内有我!”
达鲁伊听着山下传来的爆炸声以及若隐若现的惨嚎声ꓹ 心头大震:“我明白了!如果水泽户一直在木叶,那么这群神秘人就会入侵木叶!”
“岂可修!”希也反应过来了ꓹ “木叶这分明是丢了个麻烦给我们!真是太狡猾了!”
八尾侧眼,眼神很凶。
“抱歉ꓹ 牛鬼大人ꓹ 我没有说您是麻烦。”希赶紧道歉。
八尾哼道:“我最担心的是,木叶如果真的是故意让大蛇丸带走水泽户,那么他们极有可能还有后继计划!”
“该死的木叶!”达鲁伊只觉头皮发麻。
若一切如八尾猜测的那样,那云隐村和山脚下的神秘人就成了鹬蚌之争,最后得利的只会是木叶。
“这件事必须告诉四代雷影!”萨姆伊沉声道。
“小心!”八尾忽然大吼,同时快速转身甩出身后的八条查克拉尾巴。
砰!
巨响中,一个模糊的蜥蜴状的物体被八尾狠狠抽飞。
正是隐身的变色龙。
“到此为止了!”畜生道从变色龙的嘴中跳出ꓹ 落地后立马结印拍地,“通灵之术!”
砰!
轻烟炸响ꓹ 在山脚抵御云忍大军的地狱道、人间道、修罗道、恶鬼道ꓹ 以及在和四代雷影缠斗的天道佩恩ꓹ 同时出现在了山巅之上。
狂风呼啸ꓹ 云海翻腾,佩恩六道或站或蹲ꓹ 摆好possꓹ 身上的风衣在狂风中猎猎作响ꓹ 仪式感十足!
“这是……”
八尾看清这六个人的眼睛,顿时大惊ꓹ “轮回眼?!怎么可能?!”
时隔千年,仙人之眼竟然重新出现在忍界中!
八尾这回总算明白为什么尾兽一只只的失踪,为什么这群神秘人的目标是自己了。
他们分明是想回收九大尾兽,复活十尾……八尾一步步后退,祂想跑了。
没办***回眼的可怕祂比任何人都清楚,别说是祂,就算是九尾在这里恐怕也不敢逗留!
“八尾牛鬼。”
天道佩恩冷笑着伸手,“万象天引!”
“混蛋,别无视我们啊!!”达鲁伊大怒,双手结印喷出黑色雷电,“雷遁-黑斑差!”
“五指飞弹!”修罗道斜眼伸手,五指化作导弹激射而出,和黑色雷电刹那相撞。
轰!
剧烈的爆炸声中,山巅广场上的一众云忍被气浪迫开,唯有八尾在万象天引的引力下飞向天道佩恩。
“就算是轮回眼,也别想让我束手就擒!!”八尾怒吼一声,磅礴如海的查克拉顿时如泉涌般倾泻而出,转眼就化作了几十米高的巨大八爪鱼!
天道佩恩淡定的掌心下压,狠狠的将现出原形的八尾拍进了广场地底。
本就不大的山巅广场当场就在八尾的撞击下坍塌崩落,达鲁伊、希、萨姆伊等云忍狼狈的在滚石中闪避、挪移,恢复平衡后当即冲上碎裂的山巅,朝六道佩恩发动袭击。
与此同时。
山脚下。
当人间道、地狱道、修罗道以及饿鬼道消失,水无月寒冰、飞段、干柿鬼鲛以及角都的压力顿时大增。
“混蛋,佩恩都去哪了?”飞段挥舞着血腥三月镰逼退几名云忍,表情难看。
虽然他号称不死之身,但若是被这些疯狂的云忍砍成肉糜,恐怕……
飞段有些小着急。
“应该是被通灵上去了。”角都操控着四个面具怪和云忍对轰忍术,一脸淡定的说道,“别紧张,区区云忍不足为虑。”
“没错,就算打不过我们也可以跑啊。”水无月寒冰毫无节操的在几人心中种草。
“注意,四代雷影过来了!”干柿鬼鲛忽然抬头。
云海下方,一道湛蓝色的雷光以极快的速度呼啸而至。
“佩恩!!”四代雷影怒吼着冲向山巅,完全无视了水无月寒冰一行人。
“不知道四代雷影的查克拉怎么样。”干柿鬼鲛笑着将鲛肌插在地上,结印喷出一个大水炮,轰一声命中了空中一闪即逝的雷光。
“混蛋!!”四代雷影愤怒的低头看去,一眼就看到了干柿鬼鲛等人以及……遍地的云忍尸体,他那愤怒的表情当时就怔了下,紧接着四代雷影体表的雷电铠甲轰一声炸了!
總裁,好久不見
“给我去死!!!”
凡欲成
数百云忍是死尸将四代雷影彻底激怒了!
雷光一闪,四代雷影撕裂空气,在层层音爆声中瞬移般出现在角都身旁,一爪子就插进了他的胸膛,残忍的捏爆了他的心脏,同时将他的胸膛炸开。
轰!
雷光再响,四代雷影突兀的出现在水无月寒冰身后,啪一脚将他腰斩。
“嗯?”四代雷影眉头一皱,就见被他腰斩的水无月寒冰竟忽然化作烟雾消散。
影分身?
四代雷影心中闪过一丝疑虑,但动作却是没停,雷光再再闪就出现在飞段面前,一个雷电手刀将他斩首。
最后他闪烁到干柿鬼鲛身后,一拳轰了过去。
砰!
干柿鬼鲛反手捞起身旁的鲛肌挡住了四代雷影的拳头。
“吞噬吧,鲛肌!”干柿鬼鲛桀桀冷笑。
重生之網遊劍俠
鲛肌刀身上那些紫色刺棱如鱼鳃般舞动起来,似在回应他的话,又像是为能吸收到四代雷影的查克拉而欢呼。
“什么?”四代雷影感受着体内的查克拉如开闸洪水般朝鲛肌泄露,脸色微变,这一刻,就连他体表的雷电铠甲都痿了三分。
与此同时。
四代雷影的眼角余光看到旁边被他斩首的飞段身体竟然踉踉跄跄的朝掉在地上的脑袋走去。
同时被他捏爆心脏的角都,摇摇头晃动晃动脖子,最后没事人般继续操控着面具怪抵挡四周的云忍。
夢回三
一顿操作猛如虎,最后战绩0-5?
四代雷影整个人都不好了:这群家伙究竟是怎么回事?!
惊怒交加间,四代雷影体内的查克拉已然被鲛肌吞噬近半。
“给我滚开!!”
四代雷影怒吼着一脚越过鲛肌将干柿鬼鲛踹飞,但那把紫毛鲛肌却如跗骨之蛆贴在了他的拳头上。
“这是什么鬼东西!”四代雷影砰一脚将鲛肌踹飞,随后转身再次冲向飞段。
“雷遁-重流暴!”
砰!
四代雷影一个雷电肘子命中飞段的胸膛,将他的肋骨、大肌霸以及五脏六腑尽数捣成烂泥,最后一脚将飞段的两只腿左右分离!
随后他再次化作雷光闪烁到角都身后,两只雷电手一用力,轻轻松松的将角都一分为二!
但角都破裂的身躯没有流出半丝血液,只有密密麻麻的黑色触手疯狂的交织、飞舞,短短半个呼吸就将角都合二为一。
但他附近的一个面具怪却是砰一声炸了。
竟然一瞬间就被打碎了两个面具……角都被吓破了胆,当时就打算开溜,但四代雷影似乎跟他拗上了,雷光一闪再次逼至他的身后,一脚将他懒腰踢爆!
“你们这些家伙别光看着啊!”被踹爆的角都气急败坏的招呼干柿鬼鲛和飞段,同时利用地怨虞重新组合身体。
“水遁-大爆水冲波!”干柿鬼鲛有求必应,二话不说就喷出一股恐怖的水流。
水流如海浪翻滚,汹涌澎湃的朝四周扩散,然后化作一个椭圆形的巨大水牢,将四代雷影、碎裂的飞段、角都以及他自己全部覆盖!
“狩猎开始!”干柿鬼鲛笑眯眯的和鲛肌融合,化作了一个鲨鱼人。
但即便被水牢困住,四代雷影的速度依旧快如闪电。
轰!
湛蓝色的雷光狂暴的破开水流,轰一声再次降临在角都身前:“雷遁-雷虐水平千代舞!”
轰!!
水花炸裂、雷光四溢,角都干净利落的再次被四代雷影干碎了一个面具。
前前后后,四个面具、四个心脏被四代雷影在短短四个呼啸内全部干碎!
也就是说,此时此刻,角都就只剩下一个心脏、一条命!
再死就真的时了!
角都心肝俱裂,疯一样朝化身鲨鱼人的干柿鬼鲛游去。
但……
轰!
三國之最強軍神 胡糊
雷光一闪,四溢的雷电如无数蓝色小蛇,刹那破开水流,贯穿……角都!
“我……死了?!”
怎么可能?!
我可是连忍界之神千手柱间都无法杀死的存在,怎么可能会死在一个区区四代雷影手里……念头刚起,角都的意识就彻底陷入黑暗。
终于死了!
四代雷影看到散落的地怨虞,眼中闪过一丝解恨之色,紧接着他察觉到周遭水流变化,抬头就看到激射而至的鲨鱼人。
四代雷影忙朝后闪避,鲛肌的可怕他已经领教过了,可不敢再随意让他近身!
对了,那个被他砍头、爆胸、劈腿的家伙死了没?
四代雷影环顾左右,就见旁边两只脚仿佛小龙虾般拖着残破的身躯朝水牢边缘游去,而飞段的脑袋则已沉入水牢最下方,被沙泥掩盖。
總裁前夫滾遠點
这样都不死?
四代雷影不信邪,雷光一闪就冲到左腿旁,轰轰轰一顿王八拳将飞段左腿打成肉糜,紧接着他以恐怖的速度甩开紧追不舍的鲨鱼人,再将飞段的右腿也给砸成了肉泥,最后他破开水牢,一飞冲天!
“所有人远离这个家伙!”四代雷影边朝山巅疾冲,边侧头命令下方的云忍大军。
“所以说我最讨厌这种体术型忍术。”鲨鱼人干柿鬼鲛漂浮在水牢的中心,看着化作雷光消逝的四代雷影,眼中满是遗憾。
紧接着一串水泡忽然从他脚下漂浮而起,干柿鬼鲛低头看去,就见一个脑袋躲在泥沙中,正瞪着两只眼睛咕噜咕噜吐着水汽。
干柿鬼鲛看不到。
……
与此同时。
云隐村外一座直插云霄的山巅上,长门和小南一坐一站,四周云雾缥缈,两人宛如神仙眷侣,远离尘世。
“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小南忽然叹了口气,随后扬手一挥,洒出漫天的起爆符。
“老朋友再见,就用这个东西招呼吗?”山腰处缓缓走上一个人影,正是寒风。
重生之幸福寶典
寒风本来是打算进云隐村看戏,可惜才进去没多久,就有影分身感知到了长门和小南的查克拉,他哪敢耽搁,当即以飞雷神飞了过来。
“月光寒风,止步!”清冷得声调下,迎风洒落的无数起爆符瞬间如手里剑般在四周疯狂旋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