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a85妙趣橫生小說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笔趣-第935章 彌天畫影分享-b4c80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小說推薦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第935章弥天画影
天云、天月和天雄,一直站在那,如忘却自我般,脑海尽是空白,僵硬了足有一炷香时间。
在恢复思考后,从丝毫不信,到将信将疑,又到细思极恐,后来举棋不定,不断的认可和否定。
‘怎会变成这样?’
‘我也不知啊!否则岂会让他进门,这位道友说的好像真的一样,很吓人的。’
‘圣元道君之名,虽不如许多道君赫赫惊雷般,但论起实力,确是非常靠前的强大存在。’
‘谈论那些太远,还是看看眼前这位,他哪里和圣元道君相符,重要的是,数百年前他们似乎都消失了。’
‘那就看此人,是否能拿出足够的代价,或者让我等信服的大手段,保持清醒,不被诱惑吸引,千万慎重!’
三人调整呼吸,彼此密语片刻,殊不知如此近的距离,根本无法瞒过陆寒,他只是笑了笑。
但经过方才一番震撼,这几位族老再也不敢入座,脸上堆起笑容,不敢得罪也无法亲近,处境非常尴尬。
“道君成圣,而圣人之道,无量无法,参天造化,请问如何求证?”
天云鞠了一躬,心里七上八下好像陆寒才是主人,他属于远方野客,正在无法看清的虚幻前,等待命运的煎炒烹炸。
“可证天地,可证古今,可证你我!但是陆某谋求道祖之巅ꓹ 仍然缺少三分契机和一缕造化,因此特来重修。
虽不能逆天改命ꓹ 颠倒阴阳之力暂时也无法做到给天轮门卜卦未来,引来的大道谴责,恐怕你们也承受不起ꓹ 哪如排解眼前困局来得实在。”
侯門女
“甚好甚好!若能更进一步,哪怕给一些太乙大罗那样的指点ꓹ 我们就以崇拜道君的尊崇,真心供奉陆道友。”
梧桐深秋 李陸
天雄略微思索ꓹ 眼中精光闪了闪ꓹ 直接表示同意,唯一的女族老天月,不知为何原因,此刻缓缓低下头去,双手悄悄揉捏裙摆,莫名开始紧张。
天地和古今,需要道法超神作为根基ꓹ 却是他们不敢承受的,天云的脸上略有遗憾ꓹ 却必须无可奈何ꓹ 转而又有一股压抑多少万年的渴望ꓹ 在他的心神底部悄悄撕开一条裂缝ꓹ 急于脱困而出。
大唐之奮鬥 書生不吃飯
眼神逐渐火热,但在脑海中总有个清醒的声音ꓹ 告诉他堂堂道君降ꓹ 临天轮门赏赐绝世恩泽的概率ꓹ 比进阶金仙、甚至太乙之列还不靠谱,连四大王庭屹立至今ꓹ 就从未被垂过。
但陆寒的目光忽然开始深邃,隐约天响地鸣,瞳孔犹如巨大漩涡,越发深不可测,好像藏着一片浓缩的浩渺星河,开始锁定在天元身上,上上下下看了三遍,继而神秘的一笑。
‘不好!有人窥视!’
持槍嬌妻:裴少,別惹我 曉容
嘶!
天元忽然感觉,一股凉意笼罩自己,仿佛背后冒出神灵的巨眼,盯住自己仅仅短暂片刻,直就被看得彻底通透,犹如赤身裸体,本能的想要运转玄功抵抗,但咬紧牙关仍然忍耐下来。
“以你天元开头,虽然曾经也没有仪表堂堂,风流倜傥之容,但也该皮肤白皙,仅仅中年之躯就铸造此身,缘何落得面色暗沉,满脸晦涩衰老?
那金仙大劫对你来说,此刻比整个宗族还重要万倍,这处灵脉上的势力能否崛起,犹如万众瞩目般,全部放在你的身上,承受之重难以衡量。
因此变成了心魔,导致你的寿元正额外流失,体内仙婴常常焦躁不安,和我相识这短短时间内,还有加速之象,又有三年五载付诸东流了,如此推算不出五个甲子,天劫必然降临。”
天元脸上,不知为何反而漏出木然之色,似乎未听清什么,反而是一旁的天雄和天月,顿时大吃一惊,彼此面面相觑。
他们接着就看见,天云猛的大汗淋漓,气息萎靡不少,然后喘着粗气,嘴唇微微发紫,仿佛缺氧一般。
但双目反而很大,似乎有前所未有的冲动,在迫使他颤巍巍伸出双手,对着陆寒怯懦说话,话音不高却如同竭尽全力。
“可……可有妙法?可有妙法啊!?”
然而陆寒轻轻一笑,并未答复,将注意力又放在天雄身上,后者顿时退了几步,一身鸡皮疙瘩骤起,汗毛倒竖。
本就惊魂未定,此刻如同仰面掉落,下方无底深渊开始吞噬,想反抗却无能为力,正深陷在陆寒的双瞳之内,好像神魂也被抽走了。
淺思曾經丶希莫如金
大骇!
“你的仙婴之上,竟然多了几片红斑,似乎曾经和高阶魔修发生过死战,而且被人偷偷算计了,天轮山这些年的珍惜资源,在你身上消耗的的不少吧?”
天雄:“我……我……!”
“天月此女,才踏入仙道的年轻之时,修炼过采阳补阴秘法,一度妩媚众生放荡不羁,创造的孽缘无数,虽然仙躯外表柔美但仙婴之上还有一丝黑线,如此多年过去,体内阳力竟然反噬,阳盛阴衰之下,你的因果很难圆满。”
“暂不知另外两人如何,但我从剑洞迷空之中出来后,顶多辅助你天轮门内出现两名金仙强者,玄仙的数量无所谓多少,好好考虑!”
陆寒的话音徐徐落幕,附近天空不知为何,忽然出现狂闪的异象,白光反复冲刷天地,又感觉进入了虚幻。
不知他人是否看见,三人却都感觉正式发生了,他们压抑在最深处的东西和秘密,忽然被陆寒轻松发现,并无情的彻底翻出,宛若幽暗遭到烈日侵蚀照射,神魂深处有个声音隐约哀嚎着。
天月满脸羞红,几乎无地自容,她发现陆寒盯着自己时,还有一丝隐晦笑容闪过,似乎还有话未说,难道那个秘密也被看穿了?
不行!此地不宜久留!
神醫狂妃:天才召喚師
修行十几万年之久的三人,此刻仿佛像个孩子,在被大人严厉审核,尽数渺小无助。
金仙的诱惑无穷之大,却一想到他们五人只能有两位登顶,另外三人还要走向兵解,心绪未免有些低落。
但转念一想,没有这个年轻人坐在此地,他们又有多少信心?
恐怕那恐怖天劫之下,都会全军覆没,一个个接着步入尘埃,金仙之难,整个弥阳仙域只有区区几十位。
“您真的是圣元道君?传闻数百年前,无数圣人神秘失踪,昊冥仙域的道君即使多达三人,这些年来传来的消息,也证明那里生机开始跌落,似乎情况同样不妙。”
“如果一切安好,我怎会出现在此地?”
“是!是是!大道无极,您说的太深奥和精准了,只是……若以我们整个宗族世家作为血誓的代价,晚辈的心仍旧七上八下,总差那么一点才能安然落地。”
天云挥袖,向嘴里扔了两颗仙丹,似乎在这小半个时辰内,经历了无数艰难险阻,法力竟出现两三成的亏缺,但他又恢复了老辣,眼里还有期许以及其他深意。
陆寒再次看着天云,嘴角翘了翘,就因为天轮门内没有强者,区区几位玄仙之前,他才没有顾忌的轻易表露出身份,即便如此也知道,这些人纵使此刻信了,仍有三分疑惑无法抹去。
穿越美漫之山寨神盾局
今天所说的一切,没有人能承受泄露的代价,丝毫不用担心。
冒牌神靈
“那就一起血誓吧,陆某以金仙、太乙、大罗三大天劫警示自己,做不到承诺,就在这里和诸位一起兵解。”
卧槽!太狠了!
主殿之内,宾客人影憧憧,却不见主家一人,那九个分支族长位列两侧,面容严肃的形同雕像。
嫡女,第一夫人
‘天云老儿在哪里?’
一个声音高叫着,语气颇为不满,丝毫不理会桌上的仙果灵茶,他衣冠光华,每一件都无比贵重,玄仙之威严让人无法直视。
‘来人,来人啊!云台之会的小辈在哪里?若有出彩之辈,我可将随身婢女嫁给他,做个双修伴侣。’
哄笑四起,随着时光推移,这些世家大族的代表,以及宗门翘楚,都开始冒出怨言,对天家失礼表示不满。
‘不如让老夫的干孙女嫁到天家,诞下幼娃后直接做主的了,免去一番内斗,简直两全其美。’
即便如此,仍不见一名族老出现,众人又开始猜测其原因,其中不乏恶意和猥琐,这样的情形,直到两个时辰后……
一天后,天轮门内忽然震动四起,那些高台上光影闪动,无数屏障结界,以及法阵遍布。
九个分支族群里,遴选出的二十七名地仙,再次开始拉开厮杀大幕,但无数席位之上,陪同云云贵宾的却只有天雄,以及另一位名叫天猛的族老。
经过短暂抽签之后,就有六个身影带着萧杀,威风凛凛飘至高台,各个俊朗英才,一番惊天之战开启,他们背后,是宗族许久以来的动荡,和新的变革在缓缓推进。
主持日常事务的,是个看似较为干练的中年人,但一干高层都称呼其为六族老,他正是五大族老之一的天苍,和六七个真仙晚辈,在这里指挥天轮门运转。
天家秘地的祭坛前,两个身影分裂左右,他们面前九个晚辈并列站直,共有六男三女,各个神情激昂,同样都是地仙境界。
“准备好了?”
“是的,族老!”
“进去吧,争取一个不少的出来,记住你们的责任,若功勋卓越,尔等就是将来的族老。”
“天家踏地,山河尽在眼底!”
祭坛上的剑典,一片平静无波,那把巨剑倒悬,表面流光闪烁,从开启的洞口向下铺就一条狭窄小道,都是最纯碎的剑光衔接编织而成。
这里冷意袭人,在天云和天月注视下,一行九个身影开始踏上小道,依次排列完毕,天月就掐了个法诀,对着剑典念诵几句咒语。
这条逼仄狭窄的路,顿时徐徐收起,拖着进入剑洞迷空的弟子,快速到达洞口。
两人目光,不约而同锁定在第七个身影上,平淡神情中莫名多了些紧张,那是一名俏丽的女修,都是身披黑红大氅,不同的是白丝上衣和翡翠紧身裤,裹住优美身段。
第一名弟子,已经站在洞口,就见小门两侧,开始泛起一丝涟漪,几把剑光亮起,其中一把伸到他面前。
重生豪門:電競大神超軟萌
他立即抬手,咬破食指探出一第精血,但血滴落在锋利剑光上,虚空一阵嗡鸣,然后所有剑光齐齐闪开。
如此反复施为,很快就轮到第七个身影,就见那名女修也屈指探出精血,丹红双唇微闭,明亮眼神里闪过一瞬的慌乱,幽幽清香在附近回荡。
通过!
站在下方的天云和天月,见此才收回目光,彼此眼神交流中,有无人察觉出的喜色,在各自体内偷偷泛滥。
这九名晚辈,都是天家嫡系,血脉很是相近,除了前方比拼的二十多个,他们最出类拔萃了。
当所有人进入后,就在巨剑的剑柄上,猛得落下一道剑幕,将小门尽数封死,森森杀气开始弥散,天云和天月见状迅速退走。
‘有惊无险,看来天道在我们!’
‘那个陆寒真能瞒过大罗的手段,看来真的是道君再修,你我对他那般态度,等同在生死边缘徘徊啊!’
‘的确,那等圣人级别,根本无法想象能出现在此处,即便又借体重修,仍可毁天灭地。他有手段震慑仙王甚至神王,我们却无比脆弱,根本不堪一击,但这机缘更要死死抓住,哪怕下血本供奉他!’
‘为了将那最后一丝疑惑去掉,迅速给昊冥仙域传信吧,让那里多多注意太乙境界以上老鬼的动静,此刻想来还是太离奇,还是防范些为好。’
此刻,剑洞迷空的内部,九个身影已经走了数里,冷森森寒气奔涌,道路崎岖坎坷,高低起伏不定,如身临险要山地。
随着前行,周围才从十几丈宽,变得稍微广袤起来,一片静谧之外,神念可以查看的仅仅数百丈范围,开始出现淡淡雾气,几丝冷香味道愈来愈浓。
两侧也有四条分支小路,以此等待众人抉择,他们似乎早已拟定了对应方法,九人迅速分为五组。
其他人两人一组,三组依次消失于小路上,一组继续探寻主路,身穿白衣、翡翠长裤的女修,则单独走上一条岔道,很快也没了背影。